Blog

那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溫玉一聽,急忙呵斥道:「你到底是誰?趕緊出來,不要在這裡裝神弄鬼,我師兄可是林逸,我父親乃是溫王,你若是膽敢欺負我,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不會放過我?老夫本就是一道殘魂,難道他們還能把我給收了不成?」

蒼老的聲音帶著一抹自嘲,不屑的冷笑了起來。

隨後一道灰色的氣流,就像是龍捲風一般急速從遠處而來,所到之處,森森白骨紛紛朝著兩旁飛去,霹靂乓啷,聲勢好不嚇人。

隨後。

一名穿著灰色長衫,目光如炬的老者便出現在了溫玉的面前,在這種陰氣森森之地,驟然出現一名目光如炬的老者,頓時就讓溫玉的心頭狂顫起來,不過雖然恐懼,他卻沒有後退的意思。

林逸救了他,保護了他數次,現在身受重傷,即將頻死,他這心裡依然下定決心,要保護林逸一次。

「你也不用太過緊張,我若是想要害你們,你們兩人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去的,不過我在這裡本身就是為了傳承天一神水,自然也沒有害你們的必要!」

老者淡淡的說道,隨後蒼老的手臂一揮,頓時一道灰白色的氣流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這,這是屍氣,你想要做什麼?」

溫玉眸子一瞪,一臉憤怒的盯著老者呵斥道,同時體內的靈氣瘋狂鼓噪,隨時都準備跟對方拚命。

「呵呵,我做什麼?我在救他,以他現在的情況,想要活下去幾乎是沒有可能了,就算是能夠活下去也多半是一個殘廢,可我這屍氣卻不同,這是有無數修士凝聚的屍氣,精純到了極致,可以說是天地間罕見的至寶,負極得正,天地間任何的資源都是如此。」

老者盯著溫玉淡淡的說道,從出現到現在,似乎一直都是無悲無喜的樣子,彷彿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事情能值得他傷心,值得他開心一般。

「負極得正?」

溫玉眉頭皺了一下,腦海里忍不住浮現了一抹錯愕,這話他隱約記得好像有什麼人給他說過,可偏偏一時半會兒卻又想不起來,當即扭頭看向了背後的林逸。

這一看。

溫玉直接被嚇的後退了兩三步,一張髒兮兮的臉上也浮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只見,此時林逸身上那如同爛泥一般的血肉,竟然如同活物一般在劇烈的翻滾,給人一種詭異至極,讓人頭皮發麻的荒謬之感。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溫玉猛的扭頭一臉憤怒的盯著老者質問道。

「呵呵,他的確不俗,生命力強大的簡直可怕,說不定他真的可以繼承天一神水。」

「繼承天一神水?」

溫玉再度愣住了,他從小就在溫王的羽翼之下生長,對於外界的事情,簡直一無所知,堪稱是小白中的小白了,否則,也不至被林逸三言兩語就忽悠的陪著他一起到處找死了,所以倒還真不知道這天一神水有什麼厲害之處。

論神殿的建立 「呵呵,這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啊!看到這四周的森森白骨了嘛?數十萬計,他們可都是為了這天一神水啊!對了撼天宗現在怎麼樣了?」

老者似乎響起了什麼,看著溫玉笑呵呵的問道。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撼天宗?還好啊!一直都是九品宗門!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事情啊?」

見林逸的傷勢似乎在慢慢的癒合,溫玉的緊繃的心弦到是鬆懈了一分,看著老者淡淡的說道。

「九品宗門?」

老者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尖叫了起來,「宗門雖然有設置九品,可一直以來,還從沒有那個宗門弱的能夠進入九品之列,難道現在的撼天宗已經衰敗致此了嘛?」

「不是啊!撼天宗在幾百年以前就已經是九品宗門了。」

溫玉皺著眉頭,一臉疑惑的看著老者說道,不明白為什麼老者在聽到撼天宗是九品宗門的時候會如此的激動。 畢竟撼天宗成為九品宗門,已經是整個仙域眾所周知的事情了,在他看來實在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地方。

「呵呵,九品宗門,九品宗門,主人啊!這可比你當年要設想的凄慘千百倍啊!」

老者聞言,頓時揚天悲戚,兩行近乎透明的眼淚,竟然順著他的臉頰抑制不住的落下,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深坑內,此時竟然風起雲湧,厲嘯不斷。

「鬼哭,你,你不是人?」

聽到這讓人頭皮發麻的凄厲慘叫,溫玉的面色終於再度一變,驚呼道。

「呵呵,哪裡來的鬼,不過是一怨靈的殘魂而已!」

一臉痛苦的林逸咬著槽牙,緩緩睜開了眼睛,目光不善的盯著老者,此時,他全身的骨骼,血肉,幾乎都已經生長的差不多了,只是經脈受損也比較嚴重,此時倒是還無法動用靈氣而已。

「大師兄!」

溫玉一聽到林逸的聲音,就像是小狗見到了主人一般,一個箭步沖了過去,緊緊的撲在了林逸的胸膛上哽咽道,那樣子簡直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

「呵呵,你個傻小子,別像個娘娘腔一樣,老子死不了,任何人想要欺負你,都只能從老子的屍體上踩過去。」

林逸眼睛惡狠狠的盯著老者嘲諷道,那神情就差沒有對老者說小心老子收拾你了。

溫玉聞言,起身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臉頰上的淚水,急忙把林逸從地上攙扶起來。

「你這人倒是眼牙尖嘴利的很啊!既然你能夠活著走到這裡,已經說明了你的機緣跟天賦,天一神水你能不能取走,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也終於可以離開這裡去尋找主人了啊!」

老者揚天,神情有些唏噓的說道,彷彿他心已經隨著主人離開了一般。

「什麼?天一神水?你,你剛剛說的是天一神水?」

原本還兇巴巴的林逸在一聽到天一神水的時候,卻眼睛突然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天一神水乃是天地間的至高無上的寶物啊!傳聞跟息壤一樣,都是天地誕生之初存在的東西,數量有限,而且蘊含著無盡的神通,一旦能夠煉化天一神水,那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啊!

甚至能夠幫助林逸凝聚不死之體啊!

「咕嚕!」

見多識廣,心境無承受的林逸,此時都忍不住吞咽氣口水,震驚十萬分了啊!

上一世,他林逸貴為仙帝,也不曾見過這天一神水啊!

可現在,眼前的老者竟然說要送他天一神水,他如何能不激動呢?

這一世,六道輪迴訣的威力,他根本無法施展出來,作戰時最強強大的攻擊手段便是他那與生俱來的恐怖力量。

而這天一神水,也同樣是世間分量最重的神水,沒有之一,如果能夠煉化,那好處簡直無法言喻啊!

「難怪我跟前輩一見如故,感情,您是魏真人的僕人,敢問前輩,我撼天宗魏真人去了何處呢?」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震驚,看著老者討好的問道。

作為一名怨靈,此時如此想要離開,那麼便只有一個可能,創建這撼天宗的魏真人依舊還活在世上,這可是一個無比勁爆恐怖的消息啊!

魏真人已經成名多年,如果現在還活著的話,豈不是足足有萬歲了?壽命能夠超過萬歲的強者,那他的修為簡直無法言喻了啊!

若是能夠把魏真人找回來,他林逸還謀划個屁啊!

到時候,撼天宗那絕對是仙域內的第一宗門,他這個大師兄完全可以橫著走了啊!

老者聞言,再度抬頭看向了天空,神情有些落寞的呢喃到:「主人去哪裡了,我也不知曉,不過我能夠感受到,他還在,等你收走了這天一神水之後,我便可以憑藉著彼此之間的感覺找到他的!」

林逸一聽,這頓時樂了啊!「看樣子,他應該是要找到能夠煉化天一神水的人,這才能夠離開這裡,去找他的主人啊!」

想通了其中的原有之後,林逸的臉上再度浮現了一抹銀盪的笑容,他還真怕自己沒有辦法收拾這老頭,現在,知道了對方的短板,那一切可就好做的多了啊!

「哎呀前輩,這個天一神水你給別人吧!」

林逸張大嘴巴,搖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溫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林逸下來是為了什麼?不正是想要找到魏真人修行的地方,然後撈點好處嘛!

可現在,天一神水這等逆天的玩意兒都到了他的面前,林逸竟然不要了?

這實在有點不太符合林逸的個性啊?

不過跟隨了林逸一段時間之後,溫玉到也不是那麼的傻了,他相信狡詐的林逸,一定有自己的想法,當即站在林逸的旁邊,也不吭聲,就像是一道影子一般安靜。

老者一聽,也是眼睛猛的一瞪,慌了神兒,盯著林逸焦急的呵斥道:「我在這裡等了幾千年才等到你,你現在竟然說不要了?」

「對啊!不要了,老子又不傻,那天一神水的確是珍貴無比,可煉化起來那後果是什麼你以為我不知道啊?我現在才是天龍之境的修為,讓我煉化天一神水,你這不是讓我找死的嗎?」

林逸眼睛一翻,一臉鄙夷的嘲諷道,沒有點好處,這事兒他今天還真就不做了。

老者一聽,頓時神情一怔,這才注意到,林逸的修為,竟然真的還真是天龍之境啊!

「這,你,你的修為如此弱,為何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竟然沒死?」

老者結結巴巴的盯著林逸問道。

「你要是問這個吧!我倒是能夠回到你,帥,帥出天際了,所以,老子的運氣自然就好了,才幸免於難,不過這也說明了我跟咱們撼天宗的老祖有緣,跟這天一神水有緣,只是……嘖嘖,這緣分好像還是淺了一點啊!」

林逸嘖嘖嘴巴,一臉無奈的搖頭笑道。

老者一聽,也頓時回過神兒了,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是想要敲竹竿了,當即一臉冷漠的呵斥道:「我能夠幫你的也只是把你的修為提升到化神期,除次之外,我也幫不了你什麼,我常年在這裡也需要修行資源,所以這裡誕生的寶貝已經都被老夫煉化了。」 「什麼玩意兒?都煉化了?」

林逸眼睛一瞪,不爽的尖叫了起來。

他本以為怎麼也應該能夠搞到一些萬年份兒的靈草啊!

可現在,毛都沒有一根了,這頓時就讓讓林逸不爽了。

「丫的今天你就是吃進去了都要給老子吐出來一點,要不然,別想老子拿命去煉化這天一神水。」

林逸咬著槽牙,十足一副無賴的樣子,盯著老者呵斥道。

這話也不全部都是氣話,煉化天一神水的確是危險無比,就算是進入了化神期,他的把握也不大,畢竟沒弄過,萬一弄不好就是身受重傷的節奏啊!

甚至有可能經脈盡毀,這可不是開玩笑啊。

「這……老夫這麼多年一個人在這裡,如果不靠那些天才地寶維持生計,恐怕早就煙消雲散了,實在是沒有寶貝了,而且,你的性命好歹也是老夫救的,難道就不應該知恩圖報嗎?」

老者看著林逸一臉為難的說道。

「大師兄,要不就算了吧!」

溫玉覺得老頭實在有點可憐了,如果是其他人遇到有人送天一神水這等好事兒,恐怕早就激動的睡不著覺了,可林逸倒好,竟然還敲詐起了對方,這老頭在溫玉看來也是倒了血霉了,竟然遇上了林逸這麼一個奇葩。

「小玉,你丫的不懂,這老東西不老實啊!你看看這裡白骨森森,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啊!而且他們的骨骼密度,強度都很好,否則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保持這麼多年不腐敗,那就是說他們生前可都是超級強者,可現在儲物戒指呢?沒有,完全沒有啊!總不能憑空不見吧!」

林逸話落,一臉陰鷙玩味的盯著老者冷笑了起來。

溫玉一聽,臉上也瞬間出現了一抹恍然大悟的神情,隨後也是一臉的瞪了老頭一眼,隨後拉著林逸的大手不滿的嘟囔道:「大師兄,咱們走,這人如此狡猾,我怕那天一神水都有問題,還是不要煉化好了。」

林逸看著已經上道兒的溫玉,這心裡簡直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當即美滋滋的笑道:「你說的不錯,他這麼不老實,萬一再在天一神水上做點手腳,那弄不好我可是要倒大霉的,還是不要算了。」

話落。

兩人一起朝著遠處走去。

「哎呀,你們別走啊! 總裁我怕疼 我可以發誓這天一神水是真的沒有問題啊!而且我一個人在這裡,消耗真的很大啊!要不然這樣好了,我再給你們一百萬的靈石作為補償。」

老者看著林逸跟溫玉的背影焦急的喊道,當初,魏真人把他留在這裡的時候,曾經說過,要讓他找一個能夠煉化天一神水的人才能夠離開這裡。

否則,以他的手段,想要放一兩個人下來,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兒。

一開始他也是這麼做的,想要放水,可後來他慢慢的發現,那些放水的人資質,實力,都非常的一般,他就算是把他們弄下來,也根本沒有實力煉化天一神水。

索性就不在干預了,這麼些年過去了,林逸可是第一個摔下來不死的人啊!

當時,雖然林逸的傷勢非常嚴重,可他又如何看不出來林逸的情況呢,那磅礴的生機,不斷在急速修復的傷勢,可以說,只要林逸不是當場斃命,幾乎就是不死啊!

這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絕世天才啊!最要命的是林逸的境界啊!

天龍之境就能夠從這麼高的地方下來不死,那將來的可塑性可是非常高的,魏真人之所以把天一神水這等逆天至寶留在這裡,不就是想要為自己的宗門子弟留下一個崛起的機會嗎?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走,他如何能不慌亂呢?

九品宗門了啊!

已經是仙域內最低級的存在了啊!

若是再降一級,那撼天宗可就真的完犢子了啊!

到時候他如何有面目去面對魏真人呢?

「小子,你給老夫站住!」

老者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猙獰的盯著人林逸呵斥道。

只可惜。

林逸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竟然依舊拉著溫玉的小手朝著前方走去。

「三百萬靈石!」

老者盯著而另一的背影,咬著槽牙,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那神情彷彿出三百萬,已經到了極限一般。

林逸聞言,停下了腳步,緩緩轉身看向了老者。

「呼呼,主人說的不錯,有錢能使鬼推磨果然是真的。」

老者見林逸終於停下腳步,不禁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可溫玉看向老者的目光卻多了一絲同情,他實在太了解林逸了,絕對不是這麼容易搞定的人。

下一秒。

天空驟然一亮。

隨後便是嘩啦啦的聲音驟然響起,一顆顆數璀璨奪目的靈石,就像是鴿子蛋大小的鑽石一般轟然從天空落下,砸的老者在原地不斷的亂蹦躂。

「我去!這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靈石會從天而降啊?」

老者一臉激動,興奮,的大叫道。

「從天而降?你他嬢的可真會做夢,這是五百萬的靈石,小爺我送給你了,只希望你閉嘴,不要再勸我了,我跟師弟要回去了。」

林逸不恥一笑到。

「什麼?五百萬的靈石?」

老者一聽,頓時愣住了,「撼天宗不是九品宗門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