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誰知道……根據那些描述,這個怪人肯定會在夜晚襲擊人,並吸食血液。雖然不排除他會直接闖入民宅,然而由於一些習慣的問題,他們暫時仍然會採取襲擊路人。”

孫傲雲一邊走一邊玩着手機遊戲,這已經是兩人當誘餌使的第三天了。在這三天之中,仍然陸續有人遇害,或許是兩人的運氣好,一直都沒有碰到。

“喂,你說這個怪人到底是個人,還是屬於什麼組織呢?”

林慶忽地想起一事,皺眉道:“如果他們是一個組織,問題就要複雜許多了。事情也將會變的非常困難……”

孫傲雲直接否決,“那不太可能,如果是屬於什麼組織的話,那就絕對是有紀律性的,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在短期內引起巨大的轟動。”

林慶想了想,覺的也是這個道理。剛要說話,鼻翼輕輕的抽動了幾下,忽地感覺到空氣中有着一絲腥氣傳來,謹慎的道:“小心,他要出現了。”

孫傲雲也很快聞到了空氣中一股難聞的氣息,有血腥氣,還有着其他一股的難聞的氣味。當下謹慎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嗯,看來就是他了。”

兩人正說話間,一聲沉悶的咆哮聲自附近響起,隨後一道身影帶起一股風浪向着兩人所在的位置飛撲而來!

月光下,那是一個滿臉綠毛,雙眼赤紅的怪人!口中不斷低聲的咆哮着,神情很是猙獰,就好像一個餓了多天的人看到了一份美餐一樣。

林慶、孫傲雲兩人互相點了點頭,孫傲雲已經在第一時間裏掏出了紫色的匕首,匕首之上,已經盡被紫色的電光所覆蓋。

怪人陡然間在兩人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就在兩人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又是一陣腥風撲來,一名比面前停下來的這個怪人要高上一頭的怪人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林慶人心底一突,竟然是兩個人!

而且,林慶還清晰的發現,這兩個怪人,竟然比之前還強上不少。同時藉助月光的照射,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兩人,皮膚皺巴巴一片,宛如枯死的老樹皮。看起來給人一種很怪的感覺,總之很不舒服。

高個怪人出現的瞬間,兩個怪人同時撲向林慶兩人。速度又快又猛,迫使兩人都向後退了一小步。

林慶不敢藏拙,第一時間內利用精神能量將對方兩人完全覆蓋,‘神經錯覺’之痛覺已在第一時間內釋放,然而下一秒頓時令林慶大感意外,面對與‘神經痛覺’,這兩個怪人竟然毫無動靜!

無效!

竟然無效!

林慶慌忙避開高個怪人的攻擊,心底已是一片吃驚。神經痛覺不同於‘視覺錯覺’,後者只要對方不看自己,就不會起到什麼作用。可是神經痛覺卻是隻要出現在自己控制的範圍內,那都是必須能夠影響的!

“吼!”

高個怪人咆哮一聲,右手五指併攏,呈刀狀砍向林慶。

林慶眉頭一挑,清晰可見對方右手的指甲竟然相當長,約有七八釐米的模樣,閃爍着黝黑的光芒。當下不敢硬接,連忙逼了開去,同時向孫傲雲提醒道:“小心他們的指甲,可能有問題。”

心底忽地又閃過一個念頭,他還記的上次他與那個矮個的交手的時候,對方好像是手握成拳,並不像現在這樣以掌對敵。

也就是說,他們的指甲是最近幾天才長出來的。

聞言,孫傲雲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並清晰的感覺到,那看似普通的指甲,絕對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恐怖。

撕拉……

林慶一個躲避不及,高個怪人的指甲劃過林慶的T恤,險些劃破皮膚,可就算如此,也讓林慶心底一驚,目光匆匆一掃被劃破的地方,白色的T恤竟然逐漸轉爲烏黑!

不及細想,一個縱身跳向了後方,同時一把抓住T恤大力的撕了開去。同時‘視覺錯覺’釋放,高個怪人方向頓時生硬的改了一個角度。

高個怪人往前一撲,見竟然沒有辦法碰到林慶,猩紅的雙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同時又快速的向着林慶所在的位置斬去。林慶心底冷冷一笑,只要你敢看,累死你,你都沒辦法打到我。

蓬!

林慶趁着高個怪人撲向自己旁邊的同時,一腳對着高個怪人的肋下踢了過去。高個怪人在這一腳之下,直接被踹的飛了起來。然而,就在他身軀快要落地的時候,伸手在地上一按,竟然直接一躍而起,雙腿宛如裝了彈簧,躍起一丈多高,右手臂一縮,右掌成刀,直直的刺向林慶。

然而,在林慶‘視覺錯覺’的影響下,他又怎麼能夠觸碰到林慶?

林慶這邊雖然輕鬆,孫傲雲那邊卻就有些麻煩了。因爲沒辦法和對方直接對碰,竟然顯的有些狼狽。不過,她的對手也不好看,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孫傲雲的匕首切成條條了。當看到衣服下的皮膚,孫傲雲秀眉更加緊皺。

衣服下,黑褐色的皮膚乾枯一片,就好像整個人失去了水分。然而,這難看的皮膚,防禦力卻是極強。以孫傲雲的實力,輕易的不能夠將對方創傷。

這倒不是林慶不直接將異能籠罩住孫傲雲的敵人,而是這個異能是直接性的大範圍,亦或者可以直接對某個人釋放。不過,這裏邊還有一點就是,取決於對方的實力,如果對方的實力過強,那麼異能的釋放則就要專心了。

如果是實力相差太多的人,林慶只需要很隨意的釋放,而且完全不會使己方的人受到絲毫影響。可是當見到面前這個高個怪人對‘神經錯覺’免疫的時候,他就有些忐忑了。

因此,這纔將異能完全的集中在他的身上,不敢一心二用。

“嗯?”

忽地林慶眉頭一皺,不知爲何,竟然有些眩暈、嘔吐的感覺。這才注意到,空氣中那股難聞的氣息卻是越來越盛了。目光一掃孫傲雲,見對方竟然也是如此,神情中也透着一絲不舒服。

“不好,有毒!”

林慶心底陡然一驚,來不及向孫傲雲提醒,輕輕一縱,落在五丈開外,同時右手向着高個怪人按去,緊握成拳。

“死亡錯覺!” 明月高懸,大戰正酣。

林慶右拳緊握,只代表錯覺異能僅施與一人之身,‘死亡錯覺’是爲林慶現在最爲強力的殺招。然而,下一刻,林慶卻愣了,高個怪人只是呆了一呆,口中忽地呢喃一聲,

“我應該已經死過一次了,爲什麼還要選擇死呢?”

隨後,神情又恢復常色,帶起一股勁風撲向林慶。

林慶大驚,只覺的越來越頭暈目眩,心底明白,應該是那股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腥氣聞的太多了。當下‘乾天擴體’運用頻繁,身軀如柳絮一般,不斷飄舞,藉以躲避對方的攻擊。

相對的,孫傲雲也是苦惱萬分,對於這怪人的防禦,她實在是無奈的很。而且,她也與林慶的感覺一樣,都覺的頭暈目眩,同時也明白,如果再持續下去,僅僅這些有毒氣味就會讓兩人沒有反擊之力。

視覺錯覺!

林慶再一次將‘錯覺’轉換,右拳之上黑色的玄能不斷的包裹着,眨眼間便已經有籃球般大小。

喝!

林慶爆喝一聲,趁着高個怪人因爲視覺錯覺的關係側身到了自己旁邊,立即一拳轟了過去。轟擊的地方,正是怪人的心臟位置,同時還附帶了‘神經錯覺’之痛覺。

高個怪人再次被擊飛,這一次起身的速度卻比前一次要慢上許多。只覺的心臟處疼痛無比。忽地猩紅的雙目中滿是驚恐,因爲在這一刻,他竟然感覺到面前的這個人正在凝聚一股足以毀滅他的力量。

那是來自心底的恐懼,不是威壓,是直覺!

不僅僅是高個怪人,另外一個怪人也是同樣的感覺。兩個怪人齊齊互看一眼,不及細想,紛紛向遠處逃竄而去。每一個縱躍都在數丈開外。

孫傲雲並沒有選擇追擊,快步走到林慶身前,疑惑的道;“什麼情況?”

林慶搖了搖頭,“再這樣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所以我直接用了‘感知錯覺’,讓他們產生現在正面對一名非常強大的,足以把他們毀滅的高手。不過,這樣一來,要麼是激發他們更強大的鬥志,要麼就把他們嚇跑。很明顯,我們的運氣不錯,把他們嚇跑了。”

同時關心的道:“對了,你怎麼樣?沒受傷吧?還有就是從他們身上散發的氣味,好像也是有毒的。”

孫傲雲搖頭道:“我沒事,因爲無法清楚他們的實力,我剛開始的時候也只是試探性的攻擊。誰知道,沒過多久,竟然就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不過現在倒是好多了,看來也不是什麼厲害的毒素。”話雖然如此,心底卻也明白,如果是在戰鬥中,這些毒氣足以決定了戰鬥的勝敗。

“嗯,若是剛開始,我們就採取強烈的攻擊手段,並減慢呼吸的頻率,或許結果會好很多。不過,經過這一戰,想必他們也會學聰明瞭,下一次想再碰到他們,就有些麻煩了。”

林慶皺了皺眉,沉思道。

孫傲雲無奈的道:“那樣沒有辦法,不管怎麼說,我們現在起碼對他們又有了不少的瞭解。一來,力大無窮,肉體防禦很強。二來,渾身會散發出有毒氣味,並且指甲很長可做利刃,應該也是有毒的。”話落,忽地看到林慶身上的T恤已經破爛不堪,目光一掃看向之前被林慶仍在地上的布料,不由‘咦’了一聲。

“怎麼了?”

林慶順着孫傲雲的目光看去,只看到原本自己撕掉的T恤布料,此時竟然完全的變黑,當下走上前去想看個仔細,由於走路帶起的微風一吹,T恤的布料直接化爲了飛灰。

見狀,兩人臉色具是一變,心底震驚不已,這該是何等的毒素,竟然強大到這個地步。

如果自己被對方碰上那麼一下,恐怕……

林慶很快想到了之前孫傲雲向自己演示的‘化屍火’,這個毒素,絕對不下於‘化屍火’的威力。

孫傲雲俏臉已是煞白一片,若不是林慶之前的提醒,自己或許真的有可能會採取以傷換傷的方式來解決對方,而現在看來,若真的那樣做了,自己真的會很慘。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林慶倒也不懼,只要‘視覺錯覺’有效,那麼對方就無法攻擊到自己。唯一令他不解的是,爲何‘死亡錯覺’對他們無效?到底是真的無效,還是說他們有另外一個辦法?

同時林慶又想到,‘神經錯覺’好像對他們也是無效的,這點或許可以從他們乾枯的皮膚上來判斷出,這兩個人很有可能根本無法感覺到疼痛麻木等感覺。

要麼沒有神經,要麼神經壞死。

林慶已經不敢在想下去了,那樣的人,豈不是等於死人?

孫傲雲輕抿紅脣,低聲道:“看來,需要向組織報告這個事情了。以我們兩個人的實力,就算加上黑玫瑰,也未必能夠把他們怎麼樣。”

林慶緊皺眉頭,仔細思考着對戰時的每一個細節,忽地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沉聲道:“或許事情還沒有到你想象中那麼糟糕,這兩個怪人,雖然防禦驚人,不知疼痛。可實際上,你發現了嗎?他們的肢體很僵硬。”

“肢體僵硬?”

孫傲雲一怔,很快想到那個怪人的攻擊雖然凌厲無比,可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直來直去。比如手腕,並不能像正常人一樣隨意活動。恍然道:“的確,我剛纔倒是沒有在意。”

林慶繼續道:“而上次我碰見他們其中一個的時候,那個怪人還能夠手握成拳,並且沒有那麼長的指甲。現在看來,他們應該正在持續變異。身體越來越僵硬,而防禦也將會越來越強。”

孫傲雲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們的防禦更強了,面對攻擊直接忽視。可是,他們卻也變的遲鈍了。如此以來,只要我們找到弱點,完全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掉他們。對吧?”

林慶道:“你說的沒錯,而他們的弱點就是心臟和頭部。不過,這兩個弱點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剛纔專門試過,那個高個怪人的心臟竟然能夠承受住我五成的攻擊力。”

“五成!”

孫傲雲神情滿是詫異,不過想想,也覺的合理。林慶與她不同,孫傲雲的異能是直接與玄能融合一起,併發出更強烈的攻擊。而林慶的異能只是一個‘干擾’的狀態,對於攻擊力並沒有太大的強化。

可孫傲雲卻不同了,‘電’屬性異能使她的攻擊提高了數個級別。雖然林慶現在是一名‘四玄’的異能者,可真要論攻擊強度的話,卻也未必有孫傲雲全力一擊強。

只不過,林慶的異能卻會讓他所有的敵人吃足苦頭。你再厲害,可是你受我干擾,根本就打不到我。而且,時不時渾身神經還會產生疼痛、麻痹等效果,一不小心,再中了‘死亡錯覺’,到時候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因此,林慶單一的攻擊性不強,可綜合的戰鬥力,起碼在四玄異能者中,名列前茅。

兩人當下也不多待,又自商議了一番,匆匆趕回去休息,並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攬天酒樓的雅間內,孫傲雲瞪大雙目看着面前一個體形肥胖的男子如一隻惡狼一樣瘋狂的進食着。而她的旁邊,林慶只是一臉微笑的看着。

雅間的門,不斷的打開着,並有服務員送上來道道精美的飯菜。偌大的餐桌上,早已有了十幾個空餘的盤碟。

終於,肥胖的男子喝了一杯紅酒,仰頭打了個飽嗝,這纔算將這頓飯結束掉。

胖子歉意的向着林慶兩人笑了笑,“不好意思,吃的有些忘形了。前幾天減肥來着,倒是沒有放開過胃口去吃。”

林慶輕笑一聲,“沒什麼,咱們之間倒是沒有必要那麼客氣。”

孫傲雲倒是直接進入正題,“我想問你,最近杭州市出現的怪人是怎麼回事?他們的位置又是在哪裏?”

毫無疑問的,面前的這個胖子就是郝仁。而帶孫傲雲來這裏的時候,林慶就已經把一些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郝仁目光在孫傲雲與林慶的身上轉了一圈,笑道:“請問,這兩個問題是林大哥問,還是孫小姐問?”

孫傲雲一愣,“有區別嗎?”

郝仁笑道:“當然有區別,如果是林大哥問的話,那麼自然的,這些信息是免費的。如果孫小姐變成了林大嫂,也是可以免費的。可現在如果只是你問,那就要看信息的價值而收費。”

“你……”

孫傲雲微怒,瞥了旁邊的林慶一眼,不由冷哼一聲。

郝仁依舊笑道:“你的身份我知道,也知道一部分原因。所以如果林大哥要來買你的資料,我想,我可能會幫你。”

孫傲雲俏臉微變,忽地野蠻的一把抓住林慶,“說,你小子會不會來買我的信息?”

“不會,不會。”

林慶連忙道:“我說大姐,公共場所,注意點形象,這還有外人不是?”

孫傲雲這才收了脾氣,美眸一瞪郝仁,“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你把我的信息賣了,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郝仁笑道:“我能夠直接的和你說,那就證明我不會賣你的信息。”忽地,目光又在孫傲雲的臉上打量了片刻,忽地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