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赤月天驕會的名額,更是從那懸山試煉,就能鎖定一半!

宮家之人離去後,林邪修煉越發勤奮起來。

懸劍試煉還有着倒計時一個月的時程,雖然還多,但也相對較少了,之前很多沒有參加劍龍奪旗的弟子,有一些是具備着硬實力的,這些人在最後的時間準備的越發充分起來。

不到最後一刻,往往宗門中那些隱藏較深的弟子往往不會出來,熟知這一點的林邪,一直是心靜如水。

他雖然在劍龍山奪旗取得了成績,但到底只是排名前列而已,像那青衣女劍修,他自忖其實單對單不是她的對手,還有那神祕黑袍人,自己當時自始至終沒有與此人交過手,深淺自然不知。

當時取得奪旗第一的青衣女劍修,自那日分別後他便再沒有見過,想起來便是神色複雜。

姜劍主當日說的“不太好”,隨後便帶着那青衣女子離去,這其中到底有着怎樣的含義。

在這最後的一個月,林邪拿出了宗龍劍主所給的劍龍傳承,開始勤修起來,他的功法也完全轉化爲了此門功法,劍氣自然也是轉化。

龍火劍氣比雲爆劍氣的品級還高,前者是氣變境的劍氣,後者是淬體境的劍氣,兩相比較,龍火劍氣有一種生命層次上的超然。

至於武器,血影劍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

這一日,林邪來到了懸劍山的鑄劍峯,想請峯上的煉器師兄把這劍重新鍛造一下。

鑄劍峯上排起了浩浩蕩蕩的長龍,林邪問了一下,發現都是爲懸劍試煉做準備的。

林邪不禁有些擔憂,以這長龍的速度,要想輪到他,那得等到猴年馬月,這隊伍排上,至少便得三天。

心念一動,林邪想起了自己精英弟子的身份。

在奪旗戰後,精英弟子榮升了五十多人,而這精英身份,那是有好處的,便是權限!

外門弟子來到鑄劍峯,可能要老老實實的排隊,但內門弟子便可以進行插隊,而精英弟子,是可以直接進入其中的。

林邪提着血影劍,忽視這浩浩蕩蕩的長龍隊伍,徑自朝着大殿之中走去。

隨着他的行走,這長龍隊伍頓時炸了鍋,不少一直埋頭苦練的弟子,一看到林邪這般姿態,還以爲是門中哪位絕代天驕,但是他的長相又實在不符合那些天驕的樣子。

不知道是誰,突然間喊了一聲是林邪,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都焦灼起來。

“天哪,是林邪,他怎麼會穿着精英弟子的衣服?黑衣金邊,他成了精英弟子了嗎?”

“衆所周知,這林邪難道不是個廢物嗎?三年了,修爲還停留在淬體境三轉,怎麼現在氣息強大那麼多了。”

“氣變了,你們看!想不到他居然修煉這麼快,是後來遇到什麼奇遇了嗎?”

“也許是天賦覺醒?要知道林邪加入宗門的時候,測驗石上可是爆發出了八丈劍氣,堪稱千載以來第一天才。”

“第一天才其實是有些名不副實,要知道其他天才,七丈八九的倒也如過江之卿,他這種測驗表現能力,也不用那麼誇張纔對。”

一個個弟子看着林邪步伐沉穩的朝着大殿之中走去,有羨慕的,也有神色不善的,但林邪無論如何都是面色平靜,像是做了一個很隨意的動作。

精英弟子,無需排隊,怎麼,很意外嗎?

“林邪,你憑什麼不排隊!”突然間,一道極其不善的話語響起,在這鑄劍峯上頓時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林邪的腳步停了下來,訝然的看着面前這個站出來的高大少年。

“宮子墨!”

他一眼就認出了來人,這是雲水宮家的弟子,和林邪還帶着一絲關係,只是這關係,卻也微不足道。

宮家家主之女,乃是林邪婚約裏的未婚妻,說起來,這弟子還得叫林邪一聲林少……

可宮家對林邪態度之前可是十分明確,那就是想方設法的退婚羞辱他,甚至這家族背後還攀上了玄天門這棵大樹。

雲水林家裏,林邪的父親林戰雖然身爲執劍長老,四處征伐,但說到底不過是個氣變境的武者,其實力有限,而且在林家也有很多派系排擠於他。

林邪這三年更是懸劍山外門裏出了名的廢物,足足三年的光陰,竟然修爲未有寸進,待在淬體三轉如烏龜一樣不動彈。

相比之下,宮家對林邪是更加看不起了,尤其是一道林戰還並非林邪生父的傳聞傳出,這讓的林邪在宮家人眼中地位越加之低。

宮子墨在宮家是排的上號的天才,以十五歲的年紀便成爲了內門弟子,擁有着氣變一變的修爲,可謂是少年得志了,而以內門弟子的權限,在這鑄劍峯是可以插隊的。

只是林邪穿着精英弟子的衣服徑自前往大殿,毫無排隊和插隊的意思,竟然是去直接鑄劍了,這讓他怎麼能忍。

宮子墨身體高大,足足比林邪高了半個頭,體型壯碩,身邊還跟着三名淬體九轉巔峯的弟子,這般陣容莫說放在世俗,就是放在宗門世界,也是不弱的一股力量了。

被宮家弟子攔住了去路,林邪微微擡頭,玩味道:“幾位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說你這個廢物沒有過去的資格,明白?”宮子墨猙獰冷笑一聲,雙臂抱胸道:“以你的實力,我看還是乖乖的滾出宗門世界,回你的雲水城吧……”

“你父親好歹也是個執劍人,你若放棄一切,滾回世俗,說不定可以討一個當鋪掌櫃什麼的,在凡人世界裏愉快的過一生……”

“可你居然還有臉待在宗門世界,你這就是給臉不要臉了。我不知道以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界上,難道說僅僅是爲了抱緊妃雪小姐的大腿,希望做那贅婿嗎?”

“如果你所圖之,僅僅如此,那你可就是自取其辱了。玄天門要收妃雪小姐爲親傳弟子了,連下一任宗主的人選,也會和小姐成婚……”

“你呢,一個三年淬體三轉的廢物,我勸你儘早主動退婚,好讓小姐擁有那玄天門的上好姻緣……做人吶,要爲別人着想,一味死賴着……不是什麼本事。”

宮子墨雙手抱胸,猙獰冷笑,看着林邪身穿的精英弟子他更是冷笑玩味了:“在哪偷得衣服?你以爲你穿上精英弟子的衣服就是那級別了?告訴你一句話,以你這種廢物,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林邪笑了。

“有些人你說他是瞎子吧,他還不瞎,能看得見路,那麼這種人的愚蠢表現,只能說他是傻子。宮子墨,老子說的就是你!”

林邪亮了亮拳頭,不善的看了眼宮子墨。

“呵呵,小廢物,我罵你你就聽着,居然還要還嘴!”

宮子墨冷笑一聲,眼睛一瞪,整個人氣息頓時變得猶如毒蛇一般,朝着林邪便是撲了過來,雙手一捏,頓時刺到了林邪眼前,便是一個扎!

毒蛇九擊,扎字訣。

林邪面色平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突然間伸出一拳,朝着這人扎出的一手便是狠狠的對撞了過去,轟的一聲,在前者強勁的力量之下,後者直接被打飛了出去,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

一下,決出勝負。

場上的衆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氣冷氣,很多人沒有看見過林邪出手,但這一下,便把久負天才盛名的宮子墨擊敗。

宮子墨背後的兩名弟子,看着前者被林邪擊倒,面露兇相朝着林邪撲了過來。

足足三名九轉巔峯!

林邪面色平靜,玩味一笑,旋即目光一凝,雙臂張開,頓時一道道無形的氣浪重疊而開,將那三名九轉巔峯的弟子拍飛了出去,而他本人,原地未動。

“宮子墨,告訴你,你不過只是一隻螻蟻。很多事情,我懶得跟你說,因爲你,沒有那種與我平等對話資格。”

林邪冷笑一聲,旋即踏過這幾人,朝着鑄劍大殿裏走去。

一隻螻蟻口無遮攔,難道自己就要把其滅殺嗎?

如果真得殺伐果斷,那這片天地的至強者豈不是要殺光所有人。

林邪心中沒有絲毫波瀾,就像獅子不會在乎犬吠。

“他現在的實力好強……一入氣變便化仙,九轉巔峯還是凡……我今天算是徹徹底底的見識到了。”

“氣變境裏面實力差距也很大啊,你看宮子墨就是氣變一變,林邪好像也是這個層次,但是輕輕一下,那宮子墨就飛出去了。”

“武道之路,真是強中自有強中手!我們也得好好修煉纔是。沒有強大的實力做掩護,在這御魂大陸生死鬥在別人掌控之中。”

隊伍裏的一名名弟子小聲議論着。

鑄劍大殿裏,門口有着十名內衛守着,這些人身穿鑲金邊的黑衣,這是懸劍山內門弟子纔有資格參加的執法衛。

執法衛忠誠於長老殿,加入的最低門檻是氣變一變。其衛隊共有五千人,這是內衛性質。

作爲內衛,執法衛通常要做的就是執勤,五千人的隊伍,分爲五十個大隊,每個大隊又分爲十個小隊。

懸劍山七大峯,各大洞府,各大祕境點,都有着內衛弟子的守護。

氣變一變是最底層的衛士,到了氣變四變就可以挑戰小隊長,贏了就會上任,輸了則被重罰。

氣變七變,就可以挑戰大隊長,到了紫府境,就可以挑戰衛隊總長。

現在的衛隊總長,則是由九大天驕裏一個叫做莫星辰的擔任,據說其一身修爲深不可測,雖然屈居排名第七,但真是戰鬥力,似乎能與姜劍主平起平坐。

只是這個傳言,也無人證實,畢竟幾乎沒有人見到過莫星辰的出手,他到哪裏都是平平靜靜的,擅長使用短短的語言來進行不戰而屈人之兵。

這鑄劍殿,是懸劍山比較火爆的殿堂,因此這裏足足有着五隻內衛小隊執勤。

作爲一隻內衛部隊,這隻小隊的武者個人實力尤其出衆,首先都踏入了氣變境,其次則被懸劍山有意的進行戰場訓練,戰鬥力要強於普通弟子。

看到林邪穿着精英弟子的衣服走了進來,內衛之中一個修爲最高的弟子走了出來,攔在了林邪的身前,訝異的看了一眼他,猜出他可能是這次劍龍奪旗戰裏的佼佼者,不然無法解釋,以氣變一變的實力,爲什麼破格成爲了精英?

林邪淡淡一笑,取出一塊代表精英弟子的八角晶體令牌,上面刻有着他的名字和長相以及一些基本信息。

覈對無誤後,這名小隊長看向林邪的目光裏充滿了羨慕,非常客氣的便讓他過去了。

看到這一幕,幾個千辛萬苦排隊到跟前的弟子傻了眼,看向林邪的背影,一方面是充滿了眼紅,一方面是充滿了無可奈何的氣憤。

看出了這些弟子所想,內衛小隊長搖了搖頭道:“宗門世界,弱肉強食!你們如果有實力,也大可以如此。不要覺得這個世界不公平。”

“沒有絕對的公平,只有絕對的實力!有了實力,規則都得爲你讓步,沒有實力,你只能遵守規則。而在規則裏,強者可以做例外,這也是標明的。”

聽到這番話,那幾個弟子都是哭喪着臉。

憑藉着精英弟子的身份,林邪很快找到了一位負責鍛造劍刃的煉器師。

鑄劍峯上的煉器師,大多都是戰鬥方面偏向弱勢,但對於煉器格外有天賦的武者。

林邪眼前這位中年人,雖然一臉滄桑面色微紅,乃是一個粗漢子,其修爲也不過只有淬體九轉,但是其身上的氣息竟然也是深不可測! 林邪對此絲毫不奇怪。

御魂大陸上,很多武者雖然實力不高,但憑藉其他領域的強大建術,也擁有了上位者的氣息。

比如尊貴的煉丹師,稀少的煉器師,強大的符篆師……他們有的個人實力並不強大,但在他擅長的這一道上可謂是鳳毛麟角,有求於其的高境武者不計其數。

哪怕是一個氣變境的煉丹師,他在煉丹一道千古奇才,紫府強者,陰陽強者都有求於他,那你說一般的紫府武者,敢小看他嗎?

久而久之,那上位氣息便就培養出來了。

林邪面前這位中年煉器師,便頗有着深不可測的威勢。

很快,林邪將自己的來意說明。

“煉器師你好,我有意把這血影劍進行鍛造升級,讓其躋身於靈兵的範疇,如今他已經不適合氣變境的對戰了。”

他拿出了血影劍,這一把劍造型古樸,但是其上血氣濃郁,顯然不久前纔有着鮮血喂劍。

看到這一劍,煉器師眉頭一皺,顯然有些不喜。

林邪連忙道:“這都是劍龍山奪旗戰裏,飲了那血宗和天邪宗武者的血。這劍雖然得自戰場,但到我手中後,一直以擊殺血邪餘孽喂劍,不知救下了多少懸劍山弟子!”

聽到這句話,煉器師眉頭才舒展了下來,他看着這把劍,打量了片刻道:“劍是好劍,也具備了升級到靈兵的材質,只是不知道你要升級到什麼方面?”

“氣變境的兵器,叫做靈兵,這把劍,現在是一把玄兵,只適合淬體境的弟子使用。但若是現有的靈兵,我倒是不推薦給你,其一你不熟悉,其二這把劍自身擁有的潛力,升級到靈兵後會比同級靈兵更強。”

煉器師道:“而升級方面,分爲五大系,金木水火土。每一大系,裏面又有着小系,比如水系靈兵,其中分了寒冰系,細雨系等。”

不多時,這位煉器師給林邪拿出了一張煉器清單,並詳細的附上了那些大系小系的區劃。

在與這位煉器師敲定的過程中,林邪逐漸從不明白到明白,最終溝通爲,將自己的血影劍升級爲火系裏的火焰系,因爲他考慮到自己如今修煉的是劍龍傳承,而這傳承劍訣,乃是龍火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