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鄒忌說完,立刻推門出去,鄒忌剛出門,迎面就碰見很多的醫生,還有很多的病人來看熱鬧,鄒忌看着那些醫生走過來,鄒忌立刻裝出一份焦急的模樣,“快點吧!快點吧,樓上!樓上出人命了!!!快點!!趕緊救人啊!!”鄒忌說着就坐到了地上,哭了起來,“嗚嗚嗚嗚,我可憐的姐姐啊!”

領頭的那個一開始有點不信,但看到鄒忌這個樣子,在加上鄒忌身上的灰塵,那個醫生相信了鄒忌,一揮手,帶着一羣醫生和一些病人就上樓了,此時的鄒忌看着他們剛剛上樓,現在這個地方都沒人了,都上樓上看熱鬧去了!鄒忌馬上從地上坐了起來,飛奔這跑向前臺,這個時間明顯已經來不及了,除非鄒忌會瞬移,但是鄒忌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鄒忌剛剛拐過一個拐角,迎面過來一個俏麗的身影!兩個人差點撞在一起,鄒忌停了下來,“趙露露?趕緊讓開!救命啊!”

趙露露聽了這話沒有讓開,還抓住了鄒忌,彎着腰喘着氣說道,“我,我,我已經知道了,我看到了!趕緊,趕緊讓王大爺出來,車子已經在門口了!”

此時的鄒忌心裏泛起一陣感動,不過他可沒時間想那麼多,“謝謝了!露露姐!”說完,鄒忌立刻轉身跑回病房。

趙露露看着鄒忌的背影,“可惡,我有那麼老麼?!”趙露露說完轉身快步走到了前臺,趙露露費了好大的工夫,把前臺和保安弄出去約會去了。

鄒忌跑到病房門口的時候,申大龍和張小兵正在把王大爺推過來,王心心在旁邊伶着一些生活用品,幾個人碰了個對面,申大龍急這說道;“忌哥,你怎麼回來了!趕緊叫車把,一會他們就下來了!”張小兵和王心心都十分的緊張。牀上的王大爺到時笑着看着鄒忌,鄒忌沒理會王大爺的笑容,走過去也推着牀說道,“露露已經幫我們安排了車,我們趕快去上車!”

“露露?”申大龍和張小兵都是十分的疑惑,不過現在可沒時間給他們解釋那麼多,旁邊的王心心哼了一聲,只不過在牀軲轆的聲音下,被擋住了。

三個人不一會就推着王大爺到了醫院門口,“這破醫院,連個電梯都沒有!接下來怎麼辦?”張小兵揉着胳膊抱怨道。

醫院大廳還是有很多病人的,都詫異的看着鄒忌他們,不過都沒有說話的。

這時,一聲叫喊傳來“這裏!這裏!”

幾個人的左前方,一輛白色的救護車停醫院門口的路上,趙露露在一邊揮手叫着鄒忌他們。

幾個人立刻推着王大爺到了車子前,把王大爺又擡到車上,鄒忌轉身對趙露露說,“謝謝你了,如果沒你,我們這次就倒黴了!”

趙露露揮揮手,“趕緊上車吧,沒時間道謝了,你想謝我,就過兩天請我吃飯!”

“嗯嗯,一定會的,到時候我來找你!”鄒忌點點頭。

“好了好了,趕快上車,你開這車趕快把王大爺送到市醫院把!一會他們就下來找你了!”趙露露推這鄒忌向駕駛室走去,順便着還塞給了鄒忌一個紙條。

鄒忌被趙露露推這上了車,看了看手裏的紙條,上面寫着電話號碼,打開窗戶,“你小心一點!我們先走了!”

“嗯嗯,快走吧!快走吧!”

王心心他們早已經坐到了車裏。

鄒忌果斷髮動救護車,“轟。。”車子行駛了出去,鄒忌從倒車鏡裏看見一羣人已經從醫院門口出來了,趙露露嬌小的身軀伸出雙手擋住了他們,鄒忌看在眼裏,果斷的踩油門,車子飛快的朝着市醫院駛去。

王心心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她沒有說話,她幫不上忙,她很內疚,緊緊地握着小拳頭,低着頭,咬着嘴脣,心裏很痛苦。 市醫院,一位大夫辦公室裏,此時王大爺剛剛做完檢查。幾個人都累壞了,鄒忌讓申大龍和張小兵先回家了,他要在這裏陪陪王心心。

還是重症監護室,王心心坐在王大爺旁邊,幫王大爺削着蘋果。

病房裏就三個人,王大爺看着正在削蘋果的王心心,笑着對鄒忌說,“小雞啊,你今年多大了?”

鄒忌很迷茫,王大爺怎麼突然問這個,“呃。。。我已經25了,王大爺,你問這個幹嘛?”

“呵呵,沒什麼,來來來,先坐下。”王大爺指這王心心旁邊的凳子說。

“嗯。”鄒忌走到凳子旁坐下。

王心心臉紅了一下,繼續削這蘋果。

王大爺看見了王心心的害羞了,笑了笑,對這鄒忌說,“小雞啊,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王心心一聽這個立即豎起了耳朵,手也停了下來。

鄒忌笑着摸摸頭,“還沒有呢。”

王大爺繼續說,“那你長這麼大就沒有談過女朋友啊?”

鄒忌害羞的說,“以前都是以學習爲主嘛,等到了大學,有自己喜歡的女孩,也不敢表白,現在的女孩都太現實了,我沒什麼資本,也不能給她們幸福,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談過戀愛。”

王大爺一聽就開心了,“我孫女事到如今也沒有接觸過男孩子,她從小我們兩個就是相依爲命的,她很乖巧,還很善良,至於你說的大學裏那些女孩子的現實,我孫女是絕對沒有的!”

鄒忌點點頭,看着王心心說,“嗯,我也是這樣感覺的,心心身上從來就沒有過任何的裝飾品,也沒有化過妝,她的確比很多女孩子好多了!”

王大爺開心的笑了,“那你說,我家心心人怎麼樣?愁不愁嫁?”

鄒忌笑着說,“當然不愁嫁啦!心心人這麼好,即善良又溫柔,還很可愛,多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啊!”

王心心一聽這話,臉紅得更厲害了。

“那你喜不喜歡心心呢?”王大爺笑眯眯的問。

王心心沒有阻止王大爺說話,反而緊張的看着鄒忌。

鄒忌笑着摸摸頭,對王大爺說道,“我啊,我當然是喜歡心心的了。”

王心心聽到這話,欣喜的看着鄒忌,可是鄒忌接下來的話,讓她有一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她就像我妹妹一樣呢。”

王心心此時很是失落。又繼續削這蘋果。

王大爺把王心心的心思看在眼裏,無奈地看了一眼鄒忌,這個傻小子!氣死我了!

“我說的是把心心嫁給你怎麼樣?!”

“啊?!”鄒忌聽到這話,楞了一下。

“爺爺!”王心心在一旁很是糾結,她害怕王大爺這話說出來後,鄒忌不答應,那麼她和鄒忌兩個人的關係肯定會很尷尬的。

“哎!”王大爺揮揮手,“讓鄒忌說,你別插話,爺爺這都是爲了你的未來。”

鄒忌聽着王大爺的話,陷入了迷茫,王心心我們兩個怎麼可能嘛,她也不喜歡我,我對她嘛,就是哥哥一樣啊,王大爺爲什麼說出這話,難道,難道是爲了試探我?難道真的是王大爺傳給我的功力,然後用王心心來試探試探我是不是個好色好利之人?看王心心這個樣子,肯定是不知情的!那就是王大爺自己搞的鬼了!結合前面發生的一切,讓我不得不更加的懷疑王大爺了。鄒忌看着王心心,心裏有了結論。笑着對王大爺說。

“心心就是我的妹妹,這點你是可以絕對放心的,我會很好照顧她的,我對她絕沒有一點的非分之想!”鄒忌說完,還摸了摸王心心的頭。鄒忌心裏想的就是這樣說,委婉的告訴王大爺自己是王心心的哥哥,讓王大爺放心。

鄒忌說完,旁邊的王心心流下了一滴眼淚,不過她迅速的擦了擦,躲過了鄒忌的眼,卻是躲不過王大爺的眼。

王心心站起身來,“我去個廁所。”說着快步跑出了病房,跑向了廁所,路上,她的眼淚已經止不住的落了。

王大爺看着王心心的身影,嘆了口氣。

旁邊的鄒忌一臉迷茫,“心心是不想讓我當她哥哥嗎?怎麼跑那麼快?”

“嗯,就是不想讓你當她哥哥!她想讓你當她老公,你個煞.筆雞,氣死我了,非得我把話給你說明白!!氣死我了!”王大爺氣的臉都紅了。

“啊!!不會吧!王大爺,你不要開玩笑了,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在試探我!”鄒忌站起來,雙手抱着肩膀,對王大爺說。

王大爺震驚的看着鄒忌!!!眼珠子瞪得老大,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就變了,王大爺心裏也開始打鼓,這個鄒忌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我絕對沒有在他們面前顯示過我的功力啊!就算那天也是在他們背後弄的!難道,難道是因爲我身體裏的繡花針?可惡!這個可惡的繡花針,真後悔當初沒有拿出來!不過,看着鄒忌對愛情傻傻的樣子,不知道能不能騙他呢?!

“什麼嘛?你說的是什麼啊?”王大爺迷茫的說。

鄒忌在一旁冷冷的說,“不要演了,我早已經看出來了,是你在我們三個身體裏不知道幹了什麼,讓我們擁有了不一般的能力,現在讓我們的生活很是不習慣!你到底幹了什麼?!而如今還利用你孫女來騙我!”

王大爺心裏震驚,但臉上還是那種迷茫的表情,“什麼啊?鄒忌!我告訴你,你不喜歡我孫女你就直說,我什麼人你不知道?我裝什麼了?從你進大學開始我就認識你了,四年了!我裝什麼了?我告訴你!我這輩子最煩別人騙我了!我也沒強求你喜歡我孫女!”

王大爺本來就不想讓鄒忌三人捲入到另一個世界來,因爲那個世界太危險了!如果不是他貿然的進入到那個世界,也許王心心的父母就不會死!自己的女人也不會死!現在他們就是一個幸福的一家人!一切就是因爲他得罪了他得罪不起的人,導致一家人被害,自己卻帶着小孫女,獨自一人,開始了他漫長的修煉,事到如今,他練得一身絕世好功法!

不過他再也沒有爭輸贏的心了,他只想安安穩穩得生活。

巧合之下,他發現鄒忌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修武奇才!智力更是強的離譜。

他實在不忍心自己的一身功力就這樣後繼無人,於是一狠心,他把自己的一身內力傳到了鄒忌三人的身體裏。

其中鄒忌身體裏最多,鄒忌身體裏有王大爺3分之二的內力,申大龍和張小兵各有剩下的一半,這不是王大爺偏心,而是鄒忌自身的天資,這身功力可以在危難時候幫助鄒忌。

王大爺之所以想讓王心心和鄒忌在一起,一是因爲王心心真的喜歡鄒忌,二是鄒忌有保護王心心的能力,所以他要牽紅線,誰知道鄒忌這麼不開竅。現在鄒忌猜出了是王大爺在鄒忌三人身上搞動作了,王大爺顯然是想瞞着鄒忌的,因爲他不想讓鄒忌步他的後塵,不過,這種事情,王大爺一個人怎麼可能阻擋的住呢? 鄒忌看着王大爺,心裏想道,難道真的不是王大爺弄得?可是除了王大爺還會有誰呢?還是說真的是我自身的潛力?哎呀!算了,不想了,反正是對我有益無害的,這樣也能幫着我建立事業。

自從王大爺給了他們三個內力之後,他們的力氣就不斷的增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哎~不想了! 混沌天帝訣 不管了!

“好吧,王大爺,你別激動,我的錯,好吧,我不問了好吧,那個啥,我先走了啊!等心心回來你幫我給她說聲再見。”鄒忌說完扭頭就走了。

王大爺看着鄒忌離開了,無奈的搖了搖頭。

鄒忌出了醫院的門,想着王心心今天的一系列表現,鄒忌感覺自己的腦袋亂成了一鍋粥!學習就那麼好,怎麼愛情就搞不懂!算了不想了!先回家好了!

鄒忌雙手插兜,準備回家吃飯。手往兜裏一插,摸到一個紙條,拿出來一看,是趙露露的手機號碼。

拿着手機,思索一下,今天人家幫了那麼大的忙,自己當然要感謝一下了,於是撥通了趙露露的手機號碼。

“喂?”一個甜美的聲音從電話裏響了起來。

“是我,鄒忌。”

“哦!哦,是鄒忌啊!打電話幹嗎呀?”

趙露露一聽是鄒忌,語氣立刻變了,讓鄒忌一陣無語。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想請你吃個飯,感謝一下你了。”

“我還以爲你因爲我幫你一次,你就喜歡上我了呢,原來就是這個啊!”趙露露好像有些遺憾的說道。

“呃。。。是的,你在哪裏?我去接你。”鄒忌又是一陣無語,他知道趙露露是在開玩笑。

“難道你就不問問我吃飯了沒啊,就直接讓我跟你出去吃飯啊。”

鄒忌好想能感覺到趙露露現在翻了個白眼。

“呃。。那你吃了沒?”鄒忌問道。

“嗯。。。沒吃!就等你呢,你來接我吧,我在家呢。”趙露露中間頓了一下,回答道。

“嗯,好的,你把地址給我發過來,我去接你。”

“嗯,馬上發,那先掛了!”趙露露說完,掛掉了電話。

趙露露坐在她臥室的牀上,把地址給鄒忌發過去,放下電話,從牀上起來打開門,對這客廳叫道,“媽,等下我出去一下啊,有朋友約。”

趙露露說完,一個嚴厲的聲音馬上回答道,“不許去!剛吃完飯,出去幹嗎?這幾天咱們市不太平,不去出去”是個年輕的男聲。

“哎呀!哥哥!我就出去一下,吃完飯也要運動一下嘛,半個小時之內就回來!”

“那也不行!”

趙露露跺跺腳,剛要說什麼,就聽見一個人從樓梯上走下來,“陽陽,這麼兇你妹妹幹什麼,出去玩就出去吧,這麼大人了,再說現在也才七點而已,你這性子,真是和你爸爸一樣,難道當警察就謹慎的連門就不出了?!”

趙露露一聽這聲音,一下就開心了,馬上走了過去,“媽,還是你最好了!我就出去半個小時!絕對不會有事的,我會保護好自己的。嘿嘿~”趙露露搖這她媽媽的手說道。

“好好好,記好啊,半個小時!好好保護自己,你哥哥說的沒錯,這幾天咱們這裏來了一個流竄的犯罪團伙,鬧得很厲害,你爸爸因爲這個現在還在局裏加班。”

“嗯嗯,我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的,我把手機撥上哥哥的手機號,到時候直接打給哥哥就好了!”

“嗯,行,這樣我就放心了。”

“媽,你就這樣慣她吧,你看你閨女矯情的,就是一個千金大小姐!”趙陽陽在一旁說道。

“哼!你纔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趙露露仰着臉對趙陽陽說。

“哎呀!媽,你看你和爸把她給慣的。”趙陽陽一臉不平的對這趙母說道。

“行了,你就別說了,露露還小,你當哥哥應該照顧她。”

“好好好,我不管了,讓她出去吧!”趙陽陽說完,扭頭看電視了。

趙露露朝着趙陽陽伸了伸舌頭,轉頭說道,“那媽,我先去收拾一下,一會我朋友來接我。”

“嗯,行,對了,你那朋友是男的女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