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鎮長辦公室裏,福生把建個工程隊的事和齊鎮長一說,齊鎮長立刻高興壞了,立刻點頭同意!心說這小子辦事還真的有效率。如果他能搞得好一些,說不準自己不用調走了也說不定。到時候大不了給他個副鎮長的職位,讓他幫着自己搞業績豈不是更好!

“福生!說你小子有能力那可不是須捧啊!就看你現在這個本事,來做個鎮長絕對的沒問題!你要是在能搞幾個廠子什麼的,促進我們鎮的經濟發展,帶動我們鎮的稅收,給國家創造效益。那!你可就厲害了!若是現在的這個縣長不來,你足可以來頂這個缺了!哈哈哈!”齊鎮長還真的會捧着說,心說福生這個熱血小青年,給幾句好話還不尥着蹶子幹!

“齊鎮長!我就是您手下的一杆槍,您說怎麼打,我就怎麼打!我就怎麼打!”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福生同樣捧着齊鎮長嘮!但是,兩個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算盤。

福生從齊鎮長的辦公室出來,立刻拿出手機給柳書記打了個電話,把這件事也和柳書記回報了一下。

“福生啊!看來我得儘快的把你調到鎮裏來了。呵呵!齊鎮長這是要搶業績,保住自己!不過,他的動作太慢了,我已經上報了縣委,他走已經成了定局了!”柳書記在電話裏說道。

掛了電話,福生沒有直接回村村裏。而是立刻爲工程隊的事辦理了一些相應的手續。三天以後,福生的兄弟工程隊在鎮里正式成立了!同時,福生也在兩天後正式的進入了鎮**!不過,還監管着雙豐村的一切事物。這是福生主動地要求的,這個村支書他還不想就這麼的丟給別人。這裏可是自己的‘根據地’。

“福生!現在你可是副鎮長了,要考慮一下該怎麼樣的改變一下我們鎮上的實際情況了!改容換貌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可是很難啊!現在你有什麼辦事可要全部的拿出來了!啊!”柳書記對福生滿是期待的說道。

“柳書記!你放心,我會盡力的去做的!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福生咬着牙說道,其實自己也沒有什麼好的改變整個鎮的經濟面貌的好辦法!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我對你這個年輕人還是有着足夠的信心的!我相信你能行!”柳書記點了點頭,語氣深重的的說道。

福生明白,柳書記也是把自己的前途一半都壓在了自己的身上。看來自己的壓力還真的是很大啊!可是自己該怎麼辦才能做到讓這個鎮的經濟都能飛速的發展起來呢?僅僅是一年的時間啊! 福生一進來,徐宏等人也是嚇了一跳,真的是冤家路窄!幾個人騰的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福生?你瑪,你還真的是陰魂不散!在這裏也能遇到你!”

“姓徐的!看來是你帶人打了我的工人吧?妮瑪!今天我們新舊賬一起算算!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說法,就別想着離開!”福生指着徐宏的鼻子說道。

“哼!到了這裏你還敢裝蛋!你以爲這裏是你們的雙豐村吶!今天是有人要離不開了,但是那不是我,是你!妮瑪!給我揍他!”徐宏一揮手,五六個人呼啦的奔着福生衝了上來!

其實不用說,這幾個人早就想伸手了,當初吃了福生的虧,現在到了自己家的地盤上,豈不是報仇的好機會!徐宏話聲才落,幾個人已經到了福生的跟前,拳腳並施,一起向福生招呼過來了。

“你們別打架!有話好好說啊!”孫工長一看,急忙的在旁邊阻止。但是誰還聽他的啊!喊也是沒用了,衆人已經出手了。

福生一進來就做好了打架的準備,一見幾個人同時的撲了上來,揮拳迎了上去。身體向旁邊一側躲過迎面的一拳的同時,砰砰兩拳,擊到了前面兩個人的軟肋上,隨着兩聲悶哼,兩個人捂着肋骨倒在了地上。

旁邊‘砰’的一聲,福根一見有人要打弟弟,那怎麼能幹?在後面上來,一擡腳給了衝上來的賀老大一腳,一腳把個賀老大踢翻在地。同時伸手抄起旁邊的一 張椅子,掄起來就要砍下去。嚇得身後的金彩霞大叫一聲,一把將他給拉住了。

“哎呀!媽呀!你是想整出人命來啊!你趕快放下!”金彩霞把福根手裏的椅子搶了過來。福根不解氣,擡腳又踢了賀老大一腳。

一個照面,六個人趴下三!另外三個嚇得當時就退回來了。徐宏當時就是一哆嗦。福生的拳頭硬,自己領教過,可是打架也這麼厲害,那可是出乎意料。賀老大等三個人那也是小有名氣的,不是一般的混混。結果一拳都沒躲過去,全都趴下了。

徐宏急忙的從懷裏掏出來一部手機,給自己的妹夫黑虎打了過去。搬救兵了。另外的三個人對着福生兄弟擺着架式卻不敢上前。趴在地上的三位咬着牙爬了起來,也不敢再出手了。

福生本想接着揍這幫混蛋,但是孫工長過來攔住了福生:“福生兄弟!你不能再打架了!有事咱們慢慢解決啊!不能說動手就動手啊!這會帶來麻煩的!”

“哼!這小子現在找縣公安局的黑虎副局長過來,你能跟他慢慢解決得了麼?”福生看到徐宏打電話知道這小子準是在找黑虎了。

“啊?靠!你知道這麼大的麻煩你還招惹!添亂!”孫亞軍說完急切的過去拿起了電話。電話是打給工區主任江總的,自己是兜不住了,還是請老闆出面吧!

聽完了事情的經過,江總急忙的操起電話打給了市公安局局長黃佰坤。事業能幹到這個程度沒有點人脈怎麼能行啊!黃局長可是江總的一個大靠山,黃局長這麼多年替他擺平了不少的難事,當然也拿了他不少的好處!

福生知道徐宏找黑虎過來,自己必定沒什麼好果子吃,打人的感覺很爽,但是被打被折磨的滋味也不好受。特別是上次經歷了一次黑虎的那個手段。此時不走那是傻子!

福生回身看了看徐宏等人怒衝衝的說道:“哼!別以爲你找來了黑虎我就會害怕,等我的工人要是有什麼事,我決不會和你們善罷甘休!”說完回身給金彩霞使了個眼色,三個人轉身出了辦公室。

“瑪的!你不能走!”徐宏一見福生要走,急忙的在後邊喊道。

“尼瑪!那我就先弄死你!”福生返回身來就要去打徐宏,金彩霞急忙的攔着,孫工長也過來推福生出去。

徐宏嚇得急忙閉上了嘴!福生罵罵咧咧的被推了出去,急忙讓金彩霞留下來探聽一下情況到時候給自己一個消息,自己拉着福根兩個人騎車去了李娜的飯店。

福生才走,徐宏在後面便來了勁了,翹着腳罵道:“你姥姥的!有種你別跑!看我妹夫來了不弄死你!尼瑪!跟我叫勁,我早晚把你送進去蹲死你!敢跟我叫勁,我弄死你你也白死!尼瑪!”

孫工長並沒有理會徐宏那撒潑般的謾罵,而是坐到了旁邊,靜等江主任來處理這件事!他知道江主任的人脈,處理這件事並不會很難,只不過在自己的工地上出了事,總是要給領導一個不好的印象!這個時候窗子外邊已經圍了不少的工人,個頂個的手裏都拿着做工的工具,不過也挺嚇人的!幹活用它,打架這也不含糊。徐宏等人可是有些膽顫!

十幾分鍾之後,黑虎開車帶着七八個警察趕來了。接到徐宏的電話,黑虎便叫上人往這邊趕,心說在這裏要是有藉口能抓住福生,非扒他皮不可,上次竟然沒弄死這個小子,還真的算他命大!

“徐宏!那小子他人呢?”黑虎氣勢洶洶的進來卻不見福生人影,對着徐宏問道。

“人!人朝這個小子要,是他把福生那小子放跑了!”徐宏一指孫工長說道。他當然不不能說是自己沒敢攔着福生離開。自己六七個人,多丟臉啊!而且窗外還圍着那麼多的人呢,雖然都是這裏的農民工但是也不能在他們面前掉鏈子。

“你是幹啥的?福生那個小子跑哪裏去了?”黑虎轉向裏邊坐着的孫亞軍問道。

“我是這裏的工長,孫亞軍。這幾個人阻止我們拆遷,還打壞了我的工人。……!”

還不等孫亞軍說完,黑虎一瞪眼睛,喊道:“別廢話,我問福生他人呢?”

“福生他們已經走了!”孫亞軍答道。

家有萌寵,花心老公來碗裏 “走了!?尼瑪!打了我的人說走就走了?哼!哪有那麼容易?今天你要是交不出來人,我就把你帶走!趕緊說,福生那小子跑哪去了?” 掛斷電話,黑虎急忙恭恭敬敬的把手機送到江總的面前,怯聲的說道:“江總!不知道您和黃局長還有這個關係,得罪之處請您不要放在心上!這些人我立刻帶走!呵呵!立刻帶走!”

江總頭往後倚靠,嘴角掛着一絲淡淡的冷笑,什麼也沒說,卻吐出來個菸圈。黑虎知道自己還是別自討沒趣,回身一指徐宏等人對着手下的警察說道:“把他們都帶走!”說完轉身走出了辦公室的門。

“妹夫!福生那小子打了我們的人……!”徐宏不知道好歹,在後面還報委屈呢!結果被黑虎轉身瞪了一眼,把話給瞪回去了後一半沒說出來。

金彩霞就站在門口,圍在房門外的工人們就是她叫過來的。爲了給徐宏等人一些壓力叫他們不要胡來。金彩霞把這一切看得清楚,從包裏拿出來手機,給福生打了過去。看着福生帶着手機很酷的樣子,她也買了一部,工程隊規她和福根管了,這電話也就多了不少,這玩 意還真的方便了不少。

福生和福根並沒有走出去多遠,才離開福生便感覺這樣的走了不好,要是那幫傢伙爲難手下的這些工人該怎麼辦?於是躲到了工地的外邊觀察着動靜。忽然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福生一看是金彩霞打過來的。

聽金彩霞說黑虎走了,來了個大肚子傢伙,一個電話就把黑虎嚇走了,福生猜想這個人應該就是江總,急忙的騎車返了回來。

“江總!還是您厲害啊!一個電話就把黑虎這個小子給嚇跑了!跟您說吧!這個小子才狠呢!您要是不來,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對付他纔好!”福生掏出來懷裏的軟中華香菸,一邊給江總點燃,一邊拍着馬屁!

“你知道對付不了你還惹事?不過還真的沒看出來你小子看着文文靜靜的,打架還挺厲害,一下子撂倒了兩個。你是不是在什麼地方練過功夫啊?”孫工長在一旁問道。

“哦!哈哈!福生打架還這麼厲害啊!?”江總詫異地問道。

“嘿嘿!我那不是被氣急了麼!你看我要是捱打了沒關係,但是我手下的人要是捱打了那可不行!我要不給他們撐腰,那以後還怎麼找人,誰還敢跟你出來幹活啊?”福生笑嘻嘻的說道。

“哈哈哈!你這話說的對!不管什麼情況,你必須要護着手下的人!這樣纔能有更多的人願意跟着你幹!我手下的人就是從來不吃屈!哈哈哈!”江總得意地說道。

“江總!既然您來到這了,那我們出去吃頓飯,我請您,對今天的事情向您表示感謝!”福生恭維的說道。

“哈哈哈!福生!這本來就是工地上的事,咱們出去吃飯,我來請!”孫工長在旁邊急忙的說道。

“咳咳!啊!今天我來能和福生遇到不容易,這個機會就給福生吧!哈哈哈!我們出去消費一下!啊!”江總在旁邊呵呵的笑着說道。旁邊的孫亞軍看了看福生,詭異的一笑!

“好!呵呵!您說我們去哪消費!”福生急忙的問道。

“哈哈!你們決定吧!啊!哈哈!”江總說完起身先出出去了。

福生一愣,剛要跟出去忽然孫工長喊道:“福生!”

福生回過身,只見孫工長給自己使了個眼色。於是站住腳。孫工長忽然在福生的耳邊低聲的說道:“福生!江總是想要去……!”

福生一愣,隨後點了點頭。離開工地,福生首先和福根、金彩霞一起陪着江總和孫工長去酒店吃了頓飯,然後又陪着江總去了洗浴中心,洗桑拿,韓式按摩。最後當然是免不了給江總和孫亞軍各找個美女爽一把!

福生躺在洗浴中心的大廳裏,眼睛看着電視,心裏不住的暗罵,這兩個王八蛋,竟然喜好這一口!這一天的消費沒個萬八的下不來!

福生他們在洗浴中心玩的這個開心。黑虎等人卻是沮喪的像是死了親爹一樣。

“妹夫!我們就這麼認栽了?這可是在咱們的地盤上,竟然這麼的便宜了這幫傢伙!”徐宏不甘心的說道。

“誰成想他們竟然能夠把市局的黃局長搬出來,真的是邪了門了!這個福生小王八羔子每次竟然都這麼幸運,有貴人相助!我一個縣局的副局長竟然還整不了他了!你奶奶的!”黑虎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副局長!收拾這麼個小子還有什麼爲難的?我們不能用公開的手段還不能背後下手麼?在咱們家門口召集三五十人那還不是容易事!”常老大在旁邊說道。

“哎!這倒是個好辦法!要是我們公開的抓了福生,黃局長肯定的會出面。但是要福生被黑社會的人收拾了,黃局長似乎也就沒什麼辦法可爲他出頭了!”徐宏高興地說道。

“嗯!好辦法!那你們還不快點去!”黑虎眼珠子一瞪吼道。

~~~~~~~~~~~~~

“福生!你沒找個美女消魂一把?你不會還是個……啊?哈哈哈!”孫工長從包間裏面出來,見到福生竟然一個人在看電視,便玩笑着問道。

“呵呵呵!孫工長我可是個純小夥呢!這個福分享受不了!”福生還沒結婚當然不能說自己已經不是個童男了,回頭又看了看江總的包房的方向,問道:“這都兩個小時了,江總怎麼還沒出來?難道江總真的這麼強勁?”

“嘿嘿!福生!不懂了吧!這就是老總!不管他在裏邊維持幾分鐘,但是必須最後一個出來。不然怎麼能夠顯示出來老總那超乎尋常的能力!其實……嘻嘻!也就是在裏邊睡了一覺!哈哈哈!”孫工長說着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靠!不、不會吧!”福生詫異的說道。

“不信你就問問等下出來的那個美女!嘻嘻!不過千萬別讓江總看到!”孫工長附在福生耳邊低聲的說道。

“算了!還是別找那個麻煩了!你等着,我去結賬!”福生忽然的看到江總的包房門打開了,一個穿的少的不能再少了的美女從裏邊走了出來,擺着小屁股從走廊裏面穿了過去,知道江總要出來了,急忙的站起身來,要去結賬。

“福生!讓你破費了啊!改天我請您!”孫工長說道。

福生來到收銀臺,結了賬,回來之後果然江總已經和孫工長在等自己了。

江總直接的回了市裏,孫工長回了工地。福生取了摩托車,準備回家。

哥哥和嫂子已經回去了,天色又已經是日落西山了,福生匆匆地往回趕。急着回家,摩托車自然開的很快,不一會便出了縣城。

才又走出來幾裏的路程,忽然的發現前面一夥人攔住了去路,回頭一看,身後跟上來幾輛轎車,似乎也很熟悉。心說壞了,自己又被圍截了。 福生向前一個健步迎着十幾個人衝了過來,飛起一腳將前面一個正在貓腰去拿木棍的傢伙踢了一個跟頭,身手抓起那根木棒,向着人羣裏面撇了過去!木棒划着圓圈掃向了人羣,正好打在了一個人的腰上,打得這小子‘哎呀’的一聲大叫。

福生趁着人羣一亂,一縱身騎上了摩托車,油門加到底,向着城裏跑了過去。

“妮瑪!別讓他跑了,快追!上車追!開車撞死他!”徐宏氣急敗壞,敢情找來了這麼二十多人,都是廢物,連一個人都對付不了!

摩托車油門加到底了,但是後面的轎車開的也不慢,徐宏象瘋了似的,恨不得把轎車開的飛起來。眼看着就要追了上來了,福生擡頭一看心中一喜,前面馬上就要進入縣城了,只要進了縣城就不怕他們的轎車了。

“把車窗打開,用木棍揍他!”徐宏喊道。

一個人拿着一根木棍,從車窗探出來半截身子。徐宏把車子開的飛速,眼看着就要追上了福生,窗口的那個人舉着木棍卻夠不到福生,心裏一急,掄着木棍照着福生就脫手投了出去。

‘啪’!木棍一下子打在了福生的後背上,隨後骨碌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福生感覺後背火辣辣的一陣疼痛。摩托車一晃,險些摔倒。

徐宏見到木棍打中了福生心裏一陣高興,但是還沒等笑起來,車子突然一顛,把徐宏顛起多高,車身來回的劃了幾個圈才穩下來。原來轎車正好壓在了掉到地上的木棍上。因爲速度太快,差點掀翻了!

“啊!嘔……!”

在窗口探出去半截身子的那個傢伙被顛得腸子似乎翻了個,裏面的那點東西一點沒剩,全吐了出來。稍一耽擱,福生的摩托進了縣城,三拐兩拐的進了衚衕,消失了。

“唉!妮瑪!又讓他跑了!”徐宏氣急敗壞的錘了一下方向盤,正好垂在車喇叭開關上,轎車一陣狂鳴!後面的幾輛車急忙的停在了旁邊。

福生拐了幾個彎,來到了李娜家的飯店。看到福生狼狽不堪的進來,李娜吃了一驚,急忙的將福生拉到一個沒人的房間。

“福生!你這是怎麼了?這麼狼狽!”李娜問道。

“別提了!回去的路上被人劫了。幫我看看我的後背,好痛啊!”福生越來越感到後背生痛。

“哎呀!你這是怎麼弄得啊!紅了這麼一大片!”看到福生的後背李娜驚呼道。

“捱了一木棍,你幫我去買瓶藥水!”福生說道。

“準是又和那些黑社會的打架了是吧?告訴你別去招惹他們,你偏不信!看吃了這麼大的虧!你到隔壁的旅館等我,我去給你買點藥去!”李娜叨咕着急忙的轉身出去了。

小旅館的一個小房間內,福生趴在了牀上,裸露着上身,李娜拿出來消炎藥水,用酒精綿沾了藥水給福生輕輕地擦拭着。

“哎呀!媽呀!你……你能、能不能輕點啊?”藥水殺的皮膚鑽心的痛,福生忍不住叫了一聲。

“不用叫媽!叫姐姐就行了!好像是我佔了劉蘭的便宜似的!”一說起劉蘭李娜忽然的想了起來,急忙的說道:“哎!對了,要不我給劉蘭打個電話吧!出了這麼大的事,應該告訴她一聲。”

“別!別告訴她!別讓家裏人擔心了!這點傷算不了什麼!”福生急忙的攔住李娜。

“哼!你們一惹事就往我這裏跑,等要是我受到你們的連累,看我跟你沒完!”李娜嘟着小嘴說道。

“嘻嘻!李娜姐!你要是嫁不出去了,我幫你找個老公!哈哈!”福生笑了起來。

“切!這可用不到你來幫忙,你以爲我會像劉蘭似的看好你啊?哼!想的美!不過我知道你有錢,我要是有個什麼差錯,你沒有一百萬別想了事!我得狠狠地宰你一把!”李娜給福生擦完了藥水,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又說道:“你好好地休息一下,我那邊還忙呢!就不陪你了!”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謝謝你啊!李娜姐!”福生趴在牀上喊道。看到李娜出去了,福生翻身坐起,找出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黃紅的電話號碼。“黃紅啊!你們全都回來吧!咱們跟這幫王八蛋好好地算一算賬!” 第二天福生回到了家裏,黃紅帶着十幾個人悄悄的住進了福生在縣城的工地,工地上單獨個給他們弄了一個房間,孫工長並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只是福生說他們是來照顧這裏的工人以後不受什麼委屈,好專心的幹活的。孫工長心裏雖然不太高興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反正就是多個房間而已,由他們吧!誰叫人家的工人捱了打呢!

又過了三天,村支部裏,福生的手機忽然的響了起來,福生低頭一看,是黃紅打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