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鏘!

一聲劍鳴,冰冷的劍光撕裂長空。

快,太快了!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百花聖女臉上的高貴面孔已經凝固。

她艱難動了動脖子,脖頸之上,一道血痕顯現。

她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最後一道慘嚎,整個身軀從黃金大殿上掉落大地,瞬間斃命。

「一條走狗,也敢在我面前狂吠,真當我不敢殺你!」林寒冷冷一笑,今日降臨五尊大比,誰敢阻他,他便殺誰。

這百花聖女,和林寒早就有著莫大的仇恨。

半年前,林寒在其面前不過還是一個可殺可宰的弱小弟子。

但如今,百花聖女已然擋不住林寒一劍。

她至死,也沒有想到,林寒如今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她連林寒的一劍,都躲不過去。

「林寒,你太放肆了!」

金天鵬突然厲喝出聲,他冷眸如刀,死死盯著林寒,冷森森笑道:「枉我還在天火大國整片疆域通緝你,沒想到,你自己卻是送上門來找死。」

「是誰死,你沒有資格斷定。」林寒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他沒有資格斷定,本座難道沒有資格?」

驀地,一道深沉威嚴的浩大聲音在這片天地間響起。

嗡!

幾乎就在這瞬間,一道身軀雄偉的身影出現,那是一個青年男子,他身穿九龍皇袍,頭戴平天冠,周身萬千龍氣環繞。

「君天帝!」

所有人看著那雄偉身影,只覺得整個人要窒息。

君天帝,天火大國公認的第一強者,傳聞修為曠古絕世,已經一隻腳踏入了洞天境之上的神通境。

「死!」

君天帝早就想要抹殺林寒,他沒等金天鵬出聲,一隻手按下,一股強烈的天地威壓轟然降臨,就要徹底將林寒從這片天地間抹除。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神色大驚。

難道,林寒剛剛才崛起,成名天下,就要被君天帝抹殺掉?

「天妒英才,可惜!」有人深深嘆息。

但就在君天帝那隻大手降臨,就要將林寒徹底抹殺掉的瞬間。

「滋啦!」

林寒身前,突然出現了一柄劍。

那是一柄無比普通平凡的鐵劍。

但此刻,那鐵劍之上,卻是湧出一種鋒銳裂天的劍芒,竟然瞬間將所有的殺伐之力,全部撕裂、瓦解。

「什麼?!」

看到這瞬間的驚變,所有人都是面容狠狠一震。

那柄劍……

從哪裡來的?

一劍破滅君天帝的攻勢!

「好強。」所有人瞳孔猛地一縮。

他們看到了,林寒身前,一道挺拔的白衣男子身影緩緩出現,眸光平淡,手握鐵劍,淡漠看著對面的君天帝,眉宇間毫無懼色,有的,只是一種極端冷意。

「天劍子,你竟然沒有死!」

君天帝頭戴平天冠,一身龍袍,無比威嚴,此時他出聲,語氣有著一絲驚詫。

「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

白衣男子不是他人,正是天劍門掌教,此時他冷冷出聲,道:「對一個小輩出手,君天帝,你越來越無恥了。」

「哼,天劍子,你僥倖逃脫那座大陣又如何,你修為氣息不過洞天境七重天,而我,則是洞天境九重天巔峰之境,你會被我擊殺,染血長空。」君天帝冷眸如電,盯著掌教。

「你對你自己,未免也太自信了。」掌教出聲,縱身一躍,瞬間化為一道劍光,撕裂天宇。

「你的劍,比之前更強大了,但這還遠遠不夠!」君天帝冷笑一聲,隨即也是身軀一動,化為一條光華組成的長龍,龍吟震天,朝著掌教追去。

「掌教成功引走了君天帝,小雀,你快點進入天火皇宮中,以神魂之力探查,尋找我師尊赤天歌,將他救出來,火龍駒會幫你清掃一切阻礙。」

林寒看到君天帝和掌教離去,神色一喜,猛地在腦海中出聲道。

唰!

而這個時候,火龍駒從遠處化為一道火光閃爍而來,林寒拋給他一堆靈石,冷冷吐出一句:「幫助小雀,誰阻,殺誰。」

「放心吧小子,本座雖然修為全失,但還不是這什麼邊緣小國中的人能夠阻擋的。」

火龍駒張口將林寒那堆靈石全部吞下肚子,渾身火光大盛,它朝著皇宮深處衝去,而小雀也是從林寒腦海中衝出,化為一道黑光,隨著火龍駒而去,尋找赤天歌。

「止步!」

金天鵬見此,頓時明白了林寒想幹什麼,他神色大怒,要去追殺火龍駒。

嘭!

但虛空劃過一道劍光,瞬間將他去路擋住。

林寒踏步而來,冷冷盯著金天鵬,道:「今日,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做個了結了。」 「林寒要與金天鵬一戰?」

「兩個最強天驕,都來自天劍門,如今卻是要生死決戰,可惜可嘆。」

「這一戰,不可避免,勝者為王,日後必當稱雄天火大國萬里疆域。」

周圍,不少人目露震撼,盯著那高空上的一幕。

所有人都知道,這將是一場宿命對決。

誰勝,誰便稱王!

白玉廣場之上,金天鵬看著前方的林寒,冷眸森寒,道:「林寒,你知不知道,你與我作對,是你今日做的最錯誤的決定。」

「也好,今日我就殺了你這所謂的天劍門最強的劍道天才,讓世人知曉,所謂的天才,在我面前,也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

金天鵬踏步上前,他體型高大,金髮狂舞,眸子熠熠生輝,整個人如同一頭真正的遠古大凶金鵬,氣勢迫人,讓人生畏。

「金翅大鵬?呵,我還從來沒殺過這種遠古凶獸,今日,我就要手染鵬血!」林寒冷冷出聲,話語如刀,凌厲刺骨,似乎不相讓。

「哼,在我面前,一切天才都要隕落,我金天鵬,傳承遠古金翅大鵬血脈,註定是這個時代的王者,我不僅要稱雄天火,更要衝到大晉帝國,甚至是踏出雪州,爭霸整個靈武大陸!誰敢阻攔我,我便殺誰!」金天鵬狂吼出聲,整個人如同一尊魔神,殺氣沖霄,話語間是無窮的霸道和孤傲。

「這金天鵬,竟然敢放出此等豪言,簡直就是一個瘋子!」白玉廣場周圍,不少人忍不住出聲。

但也有老輩強者搖了搖頭,嘆道:「金翅大鵬一族,天生受到上蒼眷顧,他們一族,都是擁有無雙肉身,媲美蛟龍之軀,那林寒的劍,說不定都破不了金天鵬的鵬體。」

「林寒,今日我就殺你證道!」金天鵬猛地大喝一聲。

白玉廣場抖動,一種沖霄妖氣從金天鵬身上擴散而出,黑雲壓天,整個白玉廣場像是要崩塌了一樣。

「嗡」

金天鵬瞬間出手了,他整個人化為一道鵬形神光,金色的拳頭如同流星,劃過長空,虛空震蕩。

「鏘!」

林寒出劍,四季劍術的意境瞬間散發開來,無數劍光匯聚,凝成巨劍,狠狠斬在了那金色拳頭上。

「轟」

像是一聲驚雷炸響,狂暴的餘波,四散開來,劍氣與鵬力如同潮水洶湧,底下無數人都是神色驚駭,紛紛倒退,他們感受到了不可阻擋的氣勢。

高空上,光華散去。

「咔嚓」

林寒手中的那柄鐵劍寸寸碎裂,而對面,金天鵬金色拳頭上只是被劃開一道血痕,轉眼就癒合了。

「林寒,你的劍都碎了,連我的鵬體都沒有破開,你要妄想阻擋我稱雄,簡直可笑!」金天鵬大笑出聲,語氣帶著一種極端的蔑視。

「糟了,那林寒的劍碎了,看來,金天鵬真的太強了,當之無愧為這個時代的王者。」不少人神色一緊,目光露出一絲感嘆。

金天鵬,太強了!

他覺醒金翅大鵬之軀,肉身無雙,蓋壓當代同齡一輩,像一尊魔神,誰能阻他?

「你真的以為,我的劍,就是我的一切嗎?」

驀地,林寒出聲了。

話音落下,他將手中碎裂的鐵劍丟棄,整個人突然開始綻放一種無比尊貴的黃金神光。

幾乎就在下一刻,林寒模樣大變。

他整個人,仿若澆築了黃金鐵水,變成了黃金之軀。

面對金天鵬,林寒不再保留,龍帝戰體瞬間激發,他只覺得一種龐大雄渾的氣力,在體內出現。

「你擁有肉身秘術又如何,我大鵬之體,受上蒼眷顧,舉世無雙,可搏蛟龍,我現在就將你撕裂!」金天鵬狂野出聲,眸子滿是兇殘。

唰!

他再次衝殺而來,雙臂變成了鵬翅,鱗羽鋒銳,如同兩柄天刀,金光撕裂長空,要將林寒整個人切割成兩半。

「嘭」

但林寒這一次,卻是樸實無華,一拳轟出,與那鵬翅撞擊在了一起。

結果讓無數人震撼的是,兩人竟然肉身搏殺,不分上下。

林寒的拳頭,寶輝閃耀,堅若神金,力抗大鵬之體。

「轟」

劇烈的碰撞后,兩人各自分開。

但此時,金天鵬眼神驚異,盯著林寒,忍不住道:「你一介凡軀,怎麼能夠抗衡我的金翅大鵬之體?」

「井底之蛙。」林寒冷冷出聲。

「我要生撕了你!」

金天鵬感受到了危機,他仰天長嘯,整個人化為了一頭真正的金翅大鵬,揮出一隻巨大的鵬爪,搏殺長空三千里。

金鵬利爪!

鵬嘯沖霄!

白玉廣場周圍,無數人瞳孔瞪大,感受到了這一擊的恐怖,神色唰唰唰變得蒼白。

「帝皇龍爪!」

林寒絲毫沒有退避,整個人光華大盛,他金色瞳孔中滿是冰冷和殺意,兩隻手變成了龍臂,手掌成龍爪,剛勁猙獰,轟然抓去。

「轟隆!」

恐怖的大碰撞產生了,白玉廣場寸寸碎裂,眾多觀戰者一退再退,眼眸露出驚駭。

這兩大天驕的碰撞,太可怕了。

「啊!」

突然,一道慘嚎聲響起。

眾人眼瞳一震,紛紛望去。

他們看到了,金天鵬的鵬爪被林寒打得寸寸碎裂。

甚至是,林寒雙手抓住了金天鵬的鵬軀,讓其動彈不得。

「放開我!」

金天鵬發出怒吼,背後武魂顯現,十萬八千劍出現在虛空之中,每一柄都是鏗鏘作響,蓄勢待發。

「你沒機會了。」

林寒冷冷吐出一句。

隨即。

在無數人震撼到極點的目光中。

青天之下,長空之中,林寒雙臂湧出無窮氣力,猛地一撕,在一道刺耳的「滋啦」聲中,將金天鵬的鵬軀,直接撕裂成兩半。

滾燙的鵬血,伴隨著金天鵬的凄厲慘嚎,灑落長空,甚至是將天宇,都是染得血紅一片。

手撕大鵬!

鵬血染青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