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開始,他們以為有好戲看,但直到江寂塵丟出一袋仙靈石,他們才被震懾當場。

此時,更直呼獵虎之名,表現出的威勢,非常懾人。

要知道,在仙狐城中,同輩之中,敢直呼獵虎之名的,更敢直言獵虎囂張跋扈的,根本沒有幾個。

所以,他們此時,都認為江寂塵的來頭,必定驚人。

只是,江寂塵倒底是何方神聖,無人知曉。

「呀,公子原來是找獵虎公子的呀!」

「來吧,奴家帶公子去。」

這時候,一個美艷女子,搖擺著身段走來。

一陣香風襲鼻,江寂塵的身前便多了一個美艷的女子。

這個女人,年紀不小,但身材成熟,胸前是波濤洶湧,倒也別有一翻風味。

不過,江寂塵對於這種風月場的女子,並不感冒。

江寂塵淡淡地道:「走吧!」

這個美艷女子,被江寂塵的氣勢所懾,竟然不敢放肆。

她自然也不能像對其他人一般對江寂塵了。

只能恭敬地在前帶路。

其實,美艷女子的修為也不弱,有三品仙師初境的修為。

然則,在江寂塵面前,她只覺得自己興不起一絲反抗忤逆之意。

此時,美艷女子心中卻是暗暗稱奇,若是別的男子,來此狐仙樓的,哪個不是色中惡鬼?

這些人,都會趁她帶路的時候,不斷地往她身上揩油。

然而,江寂塵神色冷淡,對他並無一絲意思。

仙狐樓很大,也很高,有很多層。

美艷女子親自帶著江寂塵前進的時候,四周卻投來了很多奇異的目光。

因為,能讓美艷女子親自帶領的,其身份必定都不凡。

然而,眼前的青年男子很陌生,並不知是何方神聖?

很快,美艷女子就帶著江寂塵來到了仙狐樓最高一層的其中一個房間中。

仙狐樓最高一層,也只有如獵虎這樣的人才能來。

在這裡,可以享受到最高級的服務。

當然,其消費的價格,也是高到讓人咋舌。

這時候,美艷女子帶著江寂塵,敲開了獵虎的房門。

(本章完) 房間的門被打開,一副**的畫面,映入眼中。

只見,房間之中,一群男女,正在狂歡。

他們身上的衣料,非常的少,而且,男女交纏,非常狂野。

同時,房間之中,酒氣衝天。

但是,這一切,江寂塵都直接忽略了,目光直接鎖定一人。

那一個人,赤著上身,數個穿著衣料極少的狐女,正在服侍他。

這是一強壯的男人,身上也有傷疤,如同一個出色的獵人,氣息懾人,威嚴無雙。

此人,顯然就是江寂塵所尋之人獵虎了。

他所坐的寶座非常巨大,可以容納數人。

此時,他舒服的半躺上面,身邊幾個美麗狐女,正在服侍他。

一人喂酒,一人剝仙果,一人為他捏肩,一人為他捶腿……

他非常的享受!

不止如此,在獵虎的寶座前,正有幾個大漢,正在抽打著幾個男性狐人。

啪,啪,啪!

鞭子抽打得幾個男性狐人,血肉紛飛,場面非常的血腥。

但是,獵虎卻是看得非常的興奮。

特別,聽到男性狐人凄慘的叫聲,他都感到無比的興奮。

此時,正是獵虎最興奮的時刻,這個時候若是有人敢來打擾他,他必然會殺他全家。

而這樣的事,不是傳言。

曾有一次,在這個時候,被人打斷,他真正的殺了別人全家。

然而,這一次,江寂塵突然的出現,便打斷了他的享受。

全場的人,頓時臉色大變,同時把目光投向門口處的江寂塵和美艷婦人。

面對全場人的目光,美艷婦人,臉色瞬間一片慘白起來。

特別是面對獵虎冰冷殘忍的目光,美艷婦人更似如墜冰窯。

「敢打斷我家公子享受,給我一個不殺你們的理由。」

獵虎的其中一個手下,冷漠的開口道。

聲音之間,已經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獵虎手下十三將,在狐仙城中非常有名。

無論去哪裡,獵虎都會帶著他的十三將。

而這十三將,江寂塵自然認得,正是與獵虎一起圍殺狐后的十三個修士。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沒想到,他們都在,這省了江寂塵一一尋找的麻煩。

美艷婦人聽到其中一將的話,她顫聲說道:「這位公子,說約了獵虎公子。」

聽到美艷婦人的話,獵虎及十三將的目光,刷的同時投到江寂塵的身上去。

然而,在場之人,沒有一個認得江寂塵。

「此人,我們並不認識!」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騙到我家獵虎公子的頭上來,真是不知死活。」

其中一將怒然大喝,死死地盯著江寂塵。

而江寂塵,此時神色淡然。

他無視這一將的話,邁步走入房間之中。

同時,對身邊的美艷婦人道:「這裡已無你之事,你可以走了。」

美艷婦人,此時已害怕到了極點。

此時,聽到江寂塵的話,如獲大赦。

她急忙轉身,便想離去。

「站住。」

一道冷喝響起。

這聲音自然是出自十三將中的其中一將了。

美艷婦人身體一顫,停頓下來,不敢離開。

「我有讓你離開么?」

「這裡,沒有獵虎公子的命令,你們誰也不能離開。」

「若不然,就得死。」

「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獵虎手下十三將,囂張跋扈之極。

此時,竟然直接閃身殺出,要取美艷婦人的性命。

一言不和,便要殺人。

這十三將,果然視他人性命如草芥。

面對十三將一人殺來,美艷婦人花容失色,害怕到極點。

「我命休矣!」

美艷婦人,嘆惜一聲,心中已絕望。

噗!

接著,一道血肉破滅的聲音響起。

美艷婦人本來已經閉上眼睛等死的。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感並沒有傳來,她只感到,一些溫熱的東西噴在身上。

黏黏的!

而且,她的四周,變得死一般的靜寂。

「什麼情況,難道我已經死了?」

「可是,我的意識為什麼還是如此的清醒,也沒有靈魂飄出的感覺?」

「難道……」

驀然,美艷婦人心中一動,睜開了眼。

「啊!」

接著,她驚呼出聲。

因為,她直接被眼前一幕,震撼到了,失聲驚呼,難以置信。

「這,這怎麼可能?」

她看著眼前一幕,喃喃自語。

因為,她看到了一具破碎的屍體,落在她的身前。

而她,正是被這具屍體的血水,濺了一身。

雖然,這一具屍體血肉模糊,但她自然認得。

正是向她殺來,欲取她性命的其中一將。

但現在,自己沒有死,對方反而死了。

顯然,這一切是因為她身邊的陌生青年人出手了。

這個青年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與獵虎為敵?

這一刻,美艷婦人終於反應了過來,知道,江寂塵是來找獵虎麻煩的。

毫無疑問,狐仙樓今日要出大事了。

剛才那一瞬間,確實是江寂塵出手了。

十三將中的一將,差點就要擊殺美艷婦人,但這時候,江寂塵只是隨意的一拳轟出。

於是,這一將,就此被打爛了,身死當場。

這一幕,閉眼的美艷婦人沒有看到,但是,房間中獵虎等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其中一將,如同稻草人一般,被江寂塵一拳打爛了。

而這時候,江寂塵依舊神色淡然,身上纖塵不染。

直至此時,他才淡淡地開口道:「是我讓她走的,誰敢阻止?」

「你們,可以試試!」

囂張,絕對的囂張!

很多人以為,獵虎在狐仙城中,足夠的囂張、霸道了。

但是,現在跟這個陌生的青年比起來,似乎根本不足一提。

當著獵虎之面,如此放言,這隻怕自獵虎懂事以來,從沒有同輩修士,敢如此做。

然而,江寂塵卻如此做了。

一言驚四方,四周眾修,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