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關你什麼事!”馬如龍哼了一聲,儘管槍被踹掉了,但是臉上依舊是佈滿了不屑之色,哼道:“就算是你知道了也無妨。”

“哦?”

“或許你今天本來是能夠撿條命離開的,但是現在。”馬如龍冷笑一聲,目光落在了林傑的身後,笑道:“你必死無疑了!”

話音落下,林傑的面色頓時一沉,後背上,一道勁風,突兀的襲來! 唰!

林傑猛地一個閃身,就是聽到了空氣中響起的呼嘯聲,緊接着,便是看到了一道人影,揮舞着一柄匕首,突兀的刺來。

隨着那一個側身避開了這一擊,眼見得鋒利的尖刃幾乎都要戳到馬如龍的鼻尖,陡然間,那匕首居然是詭異的拐了個彎兒,再度朝着林傑的胸口而去。

轉過身來的林傑,纔看清楚了面前這人,裝束和剛剛的沉默男一般無異,但是雙手各持一柄匕首,揮舞之間,虎虎生風,帶着凌厲的勁氣,甚至能夠隱約聽到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林傑的面色逐漸凝重,這個傢伙的實力比之司空月都相差無幾。果然南海市是個藏龍臥虎之地,高手如雲。

當然,他更清楚的一點是,他如今的實力還不夠強,遠遠不足以稱之爲高手。

若是對上了孫老爺子,只怕是連半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心思收斂,整個人凝聚心神,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面對眼前的男人。這人不僅速度奇快,而且角度刁鑽,幾乎每一次攻擊,都是讓人捉摸不透,卻依舊是直取要害。

僅僅是交手了十餘個回合,林傑居然是被逼的步步倒退,甚至是找不到半分能夠反擊的機會,簡直就是一直被壓制着。

“還真的是硬茬子!”深吸了一口氣,迅速的調整劇烈起伏的胸口,連續倒退幾步,爲自己找到了幾分喘息的機會。

“殺了他!”就在這個時候,樓上陡然傳來一個老態若鐘的聲音,聽上去這人少說也得七八十歲,但是一眼望去,只是看到了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

不知道爲何,這個人的聲音,居然是如此的古怪。

但是毫無疑問,他的話語力道很不錯,連那個沉默男也是迅速轉身,欺近了林傑的身前,顯然是不願意違反命令。

本就是節節敗退的林傑,此時遭受兩人的夾擊,一時間更是無法找到反擊的機會,只好是被迫步步倒退。

倒是一旁的孫思明,帶着人將那些個黑龍會的傢伙很快制服,順帶着將馬家兄弟,也是控制在了一邊。

只是,看那中年人的架子,不像是有搭理馬家兄弟死活的樣子,反而是目光全部落在了林傑的身上,顯然是準備將他置之死地。

“喂!立刻放了林傑,否則,這兩個傢伙的命我就收了!”孫思明見狀不好,趕忙厲聲大喝。

馬家兄弟也是緊張的將目光轉向了中年人的位置,他們毫不懷疑,孫思明真的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畢竟如今的孫思明,可不是當初那個只知道釣魚閉關的孫家大少了,而是林傑靠譜的小弟。

然而,即便是如此,樓上的中年人對於孫思明的話,置若罔聞,甚至是扭身朝着包廂裏走去,似乎馬家兄弟的生死,與他一毛線關係都沒有。

“喂!你難道就不擔心我們將你的消息泄露出去麼?”馬如龍緊張的大喝道,如今的他,唯一的指望就是這個人了。

可惜,後者依舊是沒有理會他的意思,良久,才冷冷的丟過來一句話,道:“反正,今天不會有人活着離開,說與不說,又有什麼關係呢?”

“看來,你們是被無情的放棄了呢!”孫少舉起了那一支手槍,還是特地加了***的,他熟練的打開**檢查了一番,旋即對準了馬如龍的眉心。

“孫少,別動手,我還有話要問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林傑陡然大喝一聲,倒是大大出乎了馬家兄弟的意料,呆呆的看着林傑的方向,卻是猛地聽到了一聲槍響,馬如龍整個人都傻眼了。

兩腿一軟,直接軟倒在地,兩腿之間一股熱流瀰漫出來,居然是被槍聲被嚇尿了。

但是,他的身上,連個子彈的痕跡都找不到,趴在地上顫抖了半天,才艱難的擡起頭來,仔細觀察了一番,才發現剛剛的孫思明那一槍,是對着匕首男去的。

只不過,對方的速度太快,並沒有如願的打中要害,只是傷到了手臂,但也是給林傑幫了大忙。

儘管才一個瞬間的空暇,卻是給了林傑足夠的時間喘息,整個人陡然騰空而起,便是迅速的朝着沉默男的位置而去。

突如其來的攻擊,使得沉默男也不得不步步倒退,就在他敗退的瞬間,林傑的手中,突兀的多了一條魚杆,猛地一甩,徑直抽在了匕首男的手臂之上。

剛剛被子彈打中,縱然匕首男實力不差,這個時候動作多多少少有點拖沓,此時再度被林傑的魚竿纏繞,整個人跌跌撞撞的倒退了好幾步。

“走你!”就聽到林傑輕喝一聲,整個人就是順着魚竿衝了出去,快速的迫近了匕首男的位置。後者因爲手臂受傷,只能利用另外一隻手臂反擊,偏偏中間還隔了一條魚杆,根本無法靠近林傑。

反倒是林傑的拳頭,陡然間掀起了恐怖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那一條受傷的手臂之上。

咔嚓!

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脆響,在大廳裏迴盪,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滿臉震驚,尤其是馬家兄弟倆,整個人都傻眼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傑居然有着如此可怕的爆發力。

面對如此之強的匕首男和沉默男的聯手,能夠撐這麼久,到現在,僅僅是因爲孫思明的一顆子彈,竟是生生的扭轉了戰局。

如今匕首男的那一條手臂,顯然是徹底廢掉了。

全力施爲尚且不能奈何林傑,更何況如今身受重創,哪裏還會是林傑的對手。馬家兄弟,忽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

事情也正如兩人所猜測的一般,一時得逞的林傑,如有神助,像是壓抑了許久的火山,突然間爆發出來。

連綿不斷的攻擊,如滔滔江水,瘋狂的涌動出來,盡數落在兩人的身上。一個是實力本就是不如林傑的沉默男,一個是剛剛受創的匕首男。

在林傑的面前,兩人彷彿一瞬間被拔掉了牙齒的猛虎,縱然有着猛虎的樣子,卻是施展不出猛虎的力量,一副徒有虛表的樣子。

很快,戰鬥便是有了分曉,林傑不出意外的拿下了兩人,不過也只是讓幾個小弟制住了兩人,斷掉了雙臂的匕首男,和折損了一條腿的沉默男,已然是無法構成任何的威脅了。

但如今的林傑,臉上並沒有看到半分的輕鬆之色,反而是一臉的凝重之色,冷冷的望着樓上的方向。

儘管這兩個人已經是處理了,但是樓上的那人還在,到底是什麼身份,這裏隱藏着什麼交易,一切還都不清楚。

烏拉烏拉!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門外的警笛聲,林傑的面色頓時一沉,這個蠢女人,不是告訴了她,不要使用警笛的麼?

緊接着,就是看到一個人影,從門口大步走了進來,果真是杜夢晴,但是令林傑很是無語的是,這個蠢女人,居然是一個人來的!

你怕是出門沒有帶腦子!

林傑很想臭罵這個女人一頓,但是想想現在不是這個時候,只能是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道:“你怎麼來了?還大呼小叫的,生怕別人不知道麼?”

“還不是你的小情人,擔心的你不得了,還以爲你死在這裏了,非要找我來看看你!”杜夢晴哼了一聲,酸溜溜的開口道。

林傑怔了怔,旋即反應了過來,臉上閃過了一抹無奈,想來是方彩鈴在外面等急了,趕忙開口道:“那她怎麼樣?”

“哼!沒事了,我安排了人看着呢!不會有事的!”看杜夢晴一臉憤怒的樣子,倒像是恨不得將林傑給滅了。

“那你先帶人把逃犯領走吧!”林傑看了她一眼,指了指馬家兄弟,一個被打殘,一個被嚇尿,此時看到了杜夢晴,已經是沒有半分反抗的心思了。

打量了一下大廳裏的情況,杜夢晴疑惑的將目光落在了匕首男和沉默男的身上,疑惑的問道:“這兩個不需要帶走麼?”

“不用,這都是我的人,有點不太聽話,我隨手教訓了幾下,就不勞杜隊長操心了。”林傑微微一笑,倒不是他不想讓杜夢晴知道這裏的情況,實在是這個女人太虎了,居然是隻身闖進來,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杜夢晴怔了怔,還是沒有繼續多問,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說着,一手一個,就拎着馬家兄弟,徑直走出了夜總會的大門,就彷彿來的時候那般,很快,便是聽到了烏拉烏拉的警笛聲,漸行漸遠。

啪啪啪!就在這個時候,樓上傳來了鼓掌的聲音,林傑的臉上閃過一抹凝重,目光轉向了樓上的位置,望着那裏再度出現的中年人,道:“怎麼?想要談談麼?”

中年人放下了手掌,用那如同老朽一般的聲音,笑着開口道:“有點意思,年輕人,你很不錯呢!”

“多謝誇讚,不過這個時候,恐怕不只是說點這個的吧?”林傑微微一笑,道:“看在我打傷了他們兩個的份兒上,不請我喝一杯?” 聽到林傑這話,孫思明都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稀奇的理由,未免有點太狂妄了吧?

“好啊!”但是就在所有人都是爲林傑擔心的時候,樓上的那位,居然是微微一笑,答應了林傑的要求。

在一衆兄弟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林傑大步走上了樓梯,便是跟着那中年人,消失在包廂的門口位置。只剩下樓下的衆人,面面相覷,最後在孫思明的命令下,席地而坐,

來到樓上的林傑,打量着包廂裏的人,還有兩個保鏢打扮的人,就站在門口的位置,僅僅是從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倒是絲毫不比樓下的兩個傢伙弱上多少。

看來這個中年人,果然來頭不小,能夠擁有這麼多的高手,絕非平庸之輩。

“隨便坐!”中年人一臉和善的笑容,開口道:“早就聽聞了林傑的大名,沒想到,如今一見,果真是不同凡響呢!”

說着,招了招手,一個保鏢便是舉步上前,給兩人斟滿了酒杯。

林傑笑了笑,臉上閃過一抹玩味,道:“沒想到,我的名字居然還能夠傳入你的耳中,看來,你在這南海市中隱藏夠深呢!”

中年人哪裏會聽不出林傑的言外之音,微微一笑,開口道:“林先生還真是說笑了,你的大名那可是如雷貫耳,誰人不知呢!”

“能夠被秦先生知道,那可真的是一件幸事呢!”

林傑嘴角掠起不經意的笑容,目光微微一轉,在那中年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說出了那個讓人訝異的名字:“我說的對麼?”

“哈哈哈!”

空氣似乎是一瞬間凝固,但是僅僅持續了幾分鐘,中年人便是放聲大笑,端起了酒杯,遞到了林傑的面前。

他也不客氣,擡手和中年人的酒杯碰了碰,笑道:“請了。”

說完,徑直將酒杯喝了個乾淨。

“林先生真的不愧是少年豪傑,相比之下,馬家那兩個東西,簡直是太弱了!”中年人並沒有否認林傑的話,反而是調轉了話鋒。

“那比之秦家大少,還是差了很多呢!”

林傑始終是滿臉的笑容,淡淡的開口道:“早就聽聞秦家一門三傑,倒是沒想到,其中一位,居然是個軍火販子呢!”

他本來也只是試探一下而已,但是聽中年人的話頭,似乎並沒有否認的意思,倒是讓他的心中多了幾分肯定。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秦家的人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中年人卻是忽然丟出了一句話,讓林傑怔在了原地。

看着他這個樣子,中年人反而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道:“林先生的確是個有前途的年輕人,但是有時候,未免有點太自以爲是了吧?”

“年輕人,還是要懂的收斂一點,太過分的話,可能會導致早夭的哦!”

林傑緩緩的將酒杯放下,嘴角彎起了一抹笑容,看的中年人倒是一愣,有點沒弄清楚林傑的狀況了。

他的確不是秦家的人,但是對於秦家還是有所瞭解的,而且關係不淺,因此對於秦家談論起的林傑自然也是有着一定的瞭解。

但是沒想到,如今一見,他的實力居然是如此強橫,生生的將他手下的兩員大將,都是打成了這個樣子。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Wωω¤ ttκan¤ co

若不是林傑有心談判,怕是他今天都得將所有的保鏢都賠上,而且指不定今天的任務還無法完成。

“看來我還是高估你了,你也只是個小嘍羅而已,在這裏裝什麼大尾巴狼!”

林傑陡然開口,聲音擲地有聲,帶着毫不掩飾的鋒銳,直逼中年人。

就在中年人剛剛矢口否認的瞬間,林傑猛地想到了系統中的任務,心頭忽然閃過了一絲疑惑。因爲他已經是和這個中年人站在了對面的位置,系統中的任務條,卻只是走動了一半而已。

顯然,這個任務還沒有徹底的解決。

毫無疑問,眼前的中年人,也就不是他所需要的目標了。儘管他表現的如此張揚,看上去的確是個人物,但是無法完成任務,依舊是個嘍囉而已。

被一個年輕人,指着鼻子看不起,聲稱他只是個嘍囉。

就算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氣,更別說眼前的中年人了,哼了一聲,門口的兩個保鏢,就是朝着林傑靠攏過來。

“年輕人,我才教過你,做人要懂得收斂。”

“是麼?”林傑看着直起身子的中年人,忽然雙手一拍桌子,猛地站起,弓身將腦袋探到了中年人的面前,冷笑道:“我怎麼覺得,你活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想明白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