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阿八大手一揮。

“給我抓住他。”

小弟得到吩咐,紛紛衝了上去。

這時張林大聲喊道。

“還不動手,準備等到什麼時候。”

張林這話一出,一直無動於衷的段坤等人。

從一開始的害怕表情,突然轉變成了一副興奮的表情。

那羣假裝投降的小弟們,也紛紛往腰間一掏,一把手槍出現在他們手中。

砰砰砰!

槍聲頓時響了起來,阿八怎麼也不會想到,段坤這種黑幫混混,居然會是張林的人。

他更加不會想到,張林更是早早的幫助他們購買了軍火,人手配置一把手槍。

雙方人數本來就相差不多,張林這邊,段坤等人剛纔示弱,更是麻痹到了阿八等人。

此時一番射擊之下,阿八的手下,全部被射殺倒地。

有的小弟站在水邊,被直接打倒在水中。

槍聲響了一會,很快就結束了。

段坤來到張林身邊,恭敬的說了一聲。

“老大,我這事情辦的漂亮不漂亮。”

張林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說道。

“不錯,繼續努力,以後出手稍微快一點。”

跟段坤說了一句,張林接着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瑟瑟發抖的阿八。

至於敏娜,對於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是沒有想到。

張林慢悠悠的走到阿八面前,冷冷說道。

“你剛纔說誰是狗。”

阿八不敢擡頭去看張林,眼睛一撇,見到不遠處的段坤等人,擡起手中的槍,對着他。

段坤做了一個擡槍射擊的動作,嘴巴配了一個聲音。

“啪!”

見到段坤的威脅,阿八直接嚇的跪了下來,大聲喊道。

“林哥,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吧!我是狗,汪汪。”

阿八低三下四的說着,爲了讓張林放過他,特地還做了幾聲狗叫聲。

段坤等人見到阿八這樣,紛紛大笑起來,之前還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

現在除了求饒,你還敢橫嗎?

張林擺了擺手,示意段坤他們安靜,他還有話要問阿八。

一旁的敏娜看着自己大哥這幅樣子,心中也很是無奈。

可挑事的又是他大哥,若不是他大哥動手,張林又怎麼會這樣。

因此敏娜並沒有爲自己大哥求情。

至於張林會不會殺她大哥,敏娜相信他不會。

在說了,其實敏娜跟阿八,都只是千面佛收養的兒女,倆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張林冷冷說道。

“想活命很簡單,告訴我千面佛在哪裏。”

在這羣人當中,熟悉千面佛的,也只有阿八一人。

張林這次故意做了一個局,爲的就是把千面佛引出來。

一旁的敏娜聽到張林這話,頓時明白了什麼,他還是沒有放下,敏娜想不通,爲什麼這麼久了,張林還是要找千面佛報仇。

張林並不是記恨千面佛,而是爲了完成副本世界的任務,千面佛必須死。

阿八面色難看,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知道,最近阿爸行蹤詭祕,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裏,不過之前我聽阿爸說過,他應該來了**。”

聽到阿八的這句話,張林頓時開始擔心起冷風他們的安危。

從以往的副本世界任務當中,一般主神世界當中的人做副本任務。

將出現多隊人時,他們的副本任務一般是相反的。

既然張林他們的任務是擊殺千面佛,那千面佛的任務,也極爲有可能是擊殺他們。

爲儘快搞清楚千面佛的藏身之處,張林目光冷厲的說道。

“千面佛的具體位置在哪裏,說了,我饒你不死。”

阿八搖了搖頭,他真不知道千面佛在哪裏,就算張林殺了她沒用。

阿八語氣急切的說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阿爸不會放過你的。”

砰!

槍響,不是張林,開槍的人在一艘船上。

咕嚕咕嚕!

水花攪動的聲音,船隻向這邊靠來。

船上的槍響的很突然,要不是張林剛好站立在一處石柱旁邊,正好是一處視線盲區。

他絲毫不懷疑,這一槍是衝着他來的。

來不及多想,張林大聲喝道。

“段坤,趕緊走掩體,準備迎戰。”

張林這句話剛剛說完,船上頓時多了許多火光。

火光是由於槍聲響起而造成的。

噠噠噠!

密集的槍聲掃射,段坤的幾個小弟,反應不及時,頓時倒在了地上。

張林快速往後退去,一邊退,一邊大喊道,“往後撤。”

槍聲響起之後,敏娜還呆愣在原地,他原本以爲是張林殺的阿八,可實際上卻不是。

船上的那個熟悉黑影,敏娜知道是誰,自己的養父千面佛,他親手殺了阿八。

這是爲什麼,敏娜怎麼也想不明白。

她此時也已經沒有去想的機會了,千面的大隊人馬已經衝了上來。

段坤的人,根本抵擋不住。

張林拿出腰間的手槍,根本沒有仔細去看,隨手射了出去。

砰砰砰!

張林的槍聲響起,頓時有幾個千面佛的小弟衝上來,被張林擊倒在地。

大師級別的槍法,自然能輕鬆做到這一步。

張林看了看遠處發愣的敏娜,這段時間以來,倆人好歹也有了感情。

他不能把敏娜留在這裏,張林瘋狂射擊。

可他手裏的手槍不是無限子彈的,子彈打光了之後。

張林也沒了辦法。

段坤的小弟,此時已經不剩幾個了。

段坤衝到張林面前說道。

“老大,撤吧!在打下去,我們全部都得玩完。”

張林看了看敏娜的那個方向,心中有些不捨,可他卻無能爲力,只能撤退,以後在想辦法了。

張林面色冰冷,看着船上下來的黑影,那就是千面佛,他此時被一個神祕人的意識所操控。 比如說這個神祕人,至少是黃金級別的對手,還有,他很有可能跟牛峯有關係。

張林仔細思考了一下,臉色平淡的說道。

“這次去營救敏娜的事情,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們在這裏等着。”

張林這話剛剛說完,趙強跟冷風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怎麼行。”

張林臉色古怪,自己這倆位兄弟,還是一如既往地的關切。

到是他的話沒有說明白,這次去營救,他只能一個人去。

不過等他營救出來後,一切就得靠趙強跟冷風掩護他了。

張林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們聽我說,我這次去營救,自然是有把握才決定去的。”

趙強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

“那也不行,哪怕你每次都有把握,可隨着冒險的次數多了,誰也沒有把握活下來。”

冷風也勸慰道。

“對,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我們在合計一下。”

聽着冷風跟趙強,你一言我一語的,張林一時之間也陷入了爲難。

這次去營救敏娜,他是必然要去的,可冷風跟趙強都這樣說了,他若是選擇去的話,趙強跟冷風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