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阿婆一聽,綳著的那根心弦才放鬆開來,「那就好,那就好。」

她告訴簡雨晴,她胸口難受,從前面扯到後面痛,但心跳不快,也不覺得胸悶氣堵。

簡雨晴給她把脈,道:「那你平時飲食怎樣?大便怎樣?」

問那種不堪的問題,阿婆窘迫得難以啟齒。

幸得簡雨晴是女人,看簡雨晴期待着她的答案,她才壓低聲音悄悄說。

簡雨晴結合她的脈象和她的回答,最後道:「阿婆,你這是胃上的問題,我給你開一個藥方,你去抓幾副葯吃吃看。」

阿婆不確定地問:「你是說我病得不算嚴重嗎?」

簡雨晴溫和地告知:「不算,以後注意不要吃硬的冷的不好消化的食物就好。」

從她這裏得知自己還沒有病到快死的地步,阿婆不禁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簡雨晴寫了一個藥方遞過去。

阿婆拿着站起身,腦袋就是一暈。

簡雨晴看她應該是許久沒吃飯了,趕緊扶她坐下,給她倒一碗水喝。

阿婆喝了水,瞬間精神了許多。

簡雨晴送她離開,半晌不見人來,便收拾起東西回家。

蕭司辰趕緊出來,「雨晴姐,我幫你。」

簡雨晴怔然道:「司辰,你不在家裏複習,跑這裏來幹嘛?」

蕭司辰迴避着她的視線,低聲道:「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外面。」

簡雨晴不解,「有啥不放心的?」

蕭司辰遲疑一下,道:「你始終是一個女人,要是發生點危險可怎麼辦?」

簡雨晴一愣,「我,女人?」

她好像忽略了這個問題,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當成女漢子呢!

簡雨晴一笑,「咱們司辰長大了。」都懂得保護人了。

蕭司辰的臉一紅,「以後我陪着你出來。」

簡雨晴道:「那一鳴他們怎麼辦?」

這真是一個大問題。

蕭司辰頭疼得找不到解決的法子。

。 沈悅看向時鳶,神色淡淡地安撫女兒:「傻丫頭,別多想,媽媽之所以當年並未與他們撕破臉,便是不在意,僅此而已。」

因為沒有受傷,所以不屑他們的曖.昧。

可商衍卻是明顯被震驚到了的樣子,甚至有些語無倫次,「於菲?什麼於菲,你不提我都幾乎忘了這個人。花花,我跟於菲之間有什麼問題?你倒是把話說清楚啊!」

「都過去這麼多年了,說清楚又怎樣?就算你們沒什麼,可你終歸跟她之間的交往,沒有注意分寸。我很信任你,所以才從未提起過,但你捫心自問,分手時你對我的不滿,跟於菲真的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嗎?」沈悅語氣依舊冷靜沉著,就彷彿在講述別人的事。

沒錯,於菲真的是沈悅的朋友,但也僅僅只是關係還不錯的朋友,算不上閨蜜。

當年,沈悅和商衍在交往的過程中,有一次在逛街的時候遇到了於菲,從此,於菲便也認識了商衍。

沈悅是個很敏感的人,她漸漸發現,於菲和商衍時常在她不在場的情況下見面,不管他們之間有沒有什麼,這種行為,都是戀愛中的大忌。

沈悅只是沒想到,她還沒有發難,商衍就率先發難了,埋怨沈悅不愛他,愛他不夠深。

當時沈悅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她真是瞎了眼了,才會覺得商衍成熟穩重,他分明就是一個幼稚且毫無主見的男人!

「我知道當初,假如不是你的知心紅顏對你的悉心教導,你也不會那麼快跟我提分手,說到這裡,我還真挺感謝她的,讓我明白,什麼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

沈悅的語氣依舊淡淡的,不疾不徐,彷彿淡然出塵地講述著前塵往事,而她早已羽化登仙,不理凡塵俗世。

可她越是這副看淡一切的模樣,商衍便越是心裡難受。

哪個男人年輕的時候,沒遇到幾個綠茶婊呢?

甚至有些男人活了半輩子,也仍舊沒法分辨綠茶,更別說高級綠茶。

當初,他只覺得,沈悅跟於菲關係好,他才想從於菲那裡,了解沈悅更多一些,最終卻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他問心無愧,可沈悅明顯就是誤會他們了,而且是當年就已經誤會了。

「很詫異是嗎?商先生。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們分手以後,於菲跑來跟我說,說你們是真心相愛,感謝我的成全。」沈悅勾唇。

「胡說八道!」商衍頓時就急了,「花花,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沈悅打斷了他的表忠心,「我們分手后第二個月,你就出國了。我也清楚你的品性,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有點蠢,哦不,是太蠢了!」

商衍覺得自己的胸口中了一刀,痛得他幾乎要窒息。

然而時鳶偏偏在這時候,在他心口補了一刀:「在這件事情上,商叔叔確實有點兒蠢啊!」

她現在完全沒把商衍當成生父看待,仍舊只把他當作普通人看待,一個她的合作夥伴,最多就是一個長輩。

時鳶很清楚,沈悅並不希望時鳶知道這件事,但她現在既然知道了,要不要認下這個父親,沈悅也不會幹涉。

而時鳶,聽媽媽的。

所以,商衍折騰了半天,到頭來卻發現,事情不但沒有朝著他期待的方向發展,反而回到了起點。

「你們……」商衍最終只能無奈認命地點頭,「沒錯,是我愚蠢!」

。姚大爺本來不想理他,結果沒想到姚二爺這麼能說,一時有些怒了,杠了回去:「你有本事,你來了這麼多趟,怎麼沒把你兒子、女兒接回去?」

「我……我那是孝順。」姚二爺立馬改口,說道,「娘年紀一大把了,想要兒孫在跟前盡歡怎麼了?我一個當兒子的,難道還能跟娘搶人?既然娘喜歡宏哥兒、玲姐兒,那就

《侯門風華:拜見極品惡婆婆》094章事出有因接女失敗能怨誰 葉一寧被按摩師服侍得很舒服,整個人都有些昏昏欲睡,和沈怡聊起天來,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寧之這次車禍,也就是生活在寧家,有足夠的錢來給她醫治——要是換成了家底差一些的,估計人早就沒了……」

寧之每天在醫院裏花費的錢都是天價,而且並不是每個有錢人,都能夠請來頂尖兒級的專家來會診。

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寧之的運氣都不算差,所以她才能夠活下去,只是複檢的過程比較曲折罷了。

沈怡仰面看着頭頂的天花板,有些心緒不寧。

車禍是沈怡設計的,是她買通了人,在自己和寧之在咖啡館里交接物料的時候,去破壞寧之的車子。

那家咖啡館並不算是什麼特別高檔的地方,尤其是巷子口,屬於半個貧民區,根本就沒有監控。寧之可以通過這件事兒來懷疑自己,但是想要證據大概是沒可能的。

哪怕她找到了哪個破壞了她車子的那個人,也還是不行,因為沈怡一直都在用虛擬號碼,和那個人在聯絡,就連付款方式,也都死現金無接觸給付。

她做的足夠天衣無縫,但是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寧之竟然還會活下來。

寧之活着,對沈怡而言,是一個最大的變數。

寧之不是慈善家,不會為了她而保守秘密。而且事情過後,萬一這位大小姐回過味兒來,想要對她下手的話,那對於沈怡而言,無意是滅頂之災。

而現在,寧之在寧家的醫院裏住着,家人也必然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沈怡遠在美國,想要再次對她動手,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沈怡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抓緊時間動手,做成自己想要做的事兒。之後,無論發生什麼事兒,對她而言,就都沒有問題了。

只是,就目前而言,彷彿也沒有什麼好的契機!

沈怡想到這裏,不由得轉過頭去。

葉一寧躺在離她很近的一張美容床上,臉上敷著面膜,蓋着一幅薄毯子,像是已經睡著了。

沈怡默默看了她一會兒,忽然覺得很羨慕:這個人真好,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平時不是學習,就是和寧修羽談他們甜甜的戀愛——

不像自己,生活在黑暗裏,從來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而其實多年以前,她和葉一寧也沒什麼分別,有一個很喜歡的男朋友,有一堆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追求者,每天穿着喜歡的裙子穿梭在校園裏,讀著自己喜歡的課程,時而和男朋友憧憬一下未來……

那時候,她給自己設定好的未來,是嫁給葉崢嶸,和葉崢嶸一起來帝都生活,還要生好幾個孩子,家裏家外都熱熱鬧鬧的。

她的願望沒有實現,而一個跟她容貌相似,出身卑微的女人,卻嫁給了葉崢嶸,生了一個兒子,又懷上了雙胞胎,被丈夫寵愛,被夫家人喜歡——

沈怡一直都覺得,這一切原本就應該是自己的。

如果沈茜不出現在葉崢嶸的生活里,那麼現在,她早就已經從寧太太,變成葉太太了。

是她,都是她,所以,沈怡的恨情有可原!

就在葉一寧在spa館里開開心心的放鬆自己的時候,寧修羽接到了葉夫人的電話,被約到了一家十分雅緻的會員制咖啡館里。

老實說,接到葉夫人電話,寧修羽是有點忐忑的,他想給葉一寧打個電話,想探聽一點內幕消息,但是轉而一想,還是算了。

葉夫人找他,大概率是因為對一些過往沒辦法釋懷。

是他的錯,他從來沒想過否認,所以面對葉夫人,他想,無論對方是責罵他也好,還是委婉的要求他離開一寧也罷,他都不會退縮。

他可以為了葉家做一切事情,但是絕對不會離開葉一寧——

寧修羽在出發之前,就是這麼想的!

葉夫人的態度,倒是比他想像中的好很多:「坐吧,吃飯了嗎?這裏的甜品和意麵不錯,你可以嘗一嘗。」

寧修羽不由得苦笑了下,道:「伯母,如果換做是您的話,您還吃得下東西嗎?」

葉夫人笑了笑,也就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說:「我聽崢嶸說,你現在已經和美國那邊脫離關係了,就連公司那邊,你也辭職了?」

寧修羽點了點頭,如實說道:「這是我早就想要做的事情,而且,美國的寧家,人多口雜,不覺得不太適合一寧生活,她也未必會喜歡那裏。我知道她是您和伯父的掌上明珠,所以方方面面,我都不想委屈了她。」

他原本無所謂生活在紐約還是帝都,但是,一寧必然是喜歡這裏的。

一寧喜歡帝都,而他喜歡一寧,所以不希望一寧為了他而遠嫁。交通再發達,飛機輪渡的速度再快,也不如在父母跟前,開車也就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

葉夫人很耐心的聽他說完,不由得勾了勾唇:「你對一寧的事兒很用心,所以有的時候,我不知道她遇上了你,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寧修羽微垂著頭:「以前是我對不起她……」

雖然那三個字,根本不足以彌補她曾經受到過的傷害,但是除此之外,寧修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曾經自己犯下的錯,他從來沒有想過去否認,只想去彌補,拚命的彌補。

或許這其中仍然有些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寧修羽真的儘力了。

他又問:「您不放心一寧往後和我一起生活?」

葉夫人思忖了會兒,才問:「你真的能夠包容她的一切缺點嗎?」

寧修羽想了會兒,才點了點頭,又說:「如果往後她不再愛我了,想離開的話,我會給她自由!」

不能繼續再愛了,好聚好散,對每個人而言,都是最好的結果。

葉夫人又問:「如果往後,你們不能夠擁有孩子呢?你也會像現在一樣對她好嗎?好正不會搞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褻瀆你們所謂的愛情嗎?」

寧修羽聽到這個,心頭猛地一震,彷彿明白了什麼:「您的意思是……」

「她和你私奔那年,傷了身子,往後都不可能再孕育自己的孩子了」,葉夫人說着,忍不住輕嘆了聲:「這件事兒,還是當初給一寧看病的婦科專家單獨和我說的,我一直沒有告訴過別人,包括她爸爸和她哥哥……」

。 丫鬟們坐在一起,小聲的表達著自己的喜悅。

眼看著,馬車即將啟動。

姜憐最後再跟姜宵夜揮了揮手,目光冷靜的從其餘姜家人的面上劃過,之後便直接拉下車簾。

與此同時。

伴隨著前方「駕」一聲,馬車直接開始「咕嚕咕嚕」向前行進。

因為路線原因,幾人先是接上了楚銀瑤,再去了冥王府接上上宮幽冥,最後帶上李炯。

因著跟無涯子、姜阮一起來的管事弟子本就不少,這次再加上姜憐以及后三人和其馬車、小廝丫鬟,離開的人數便多到將近二百餘人。

他們浩浩蕩蕩的從楚盛大道上朝著城門口行去。

一路上,百姓們早就得知消息,不斷地議論著。

討論聲中對於姜憐、李炯以及上宮幽冥三人,沒了之前的負面,多了不少的誇讚。

畢竟這三人是代表著楚盛國去學習的,是帶著榮譽的光環離開。

而楚銀瑤,則之前就名聲很好,大家根本不需要再說什麼。

姜憐在馬車裡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心如止水,閉上眼睛進入冥想。

「嘿嘿,出去玩,玩,你們來看。」

紫雲和丫鬟們是一樣的高興,且因為這段時間的相處,幾人之間儼然已經處的很好。

眼下,眼看著外面的風景不停向後倒去,紫雲的眼底閃過一抹新奇,她掀開馬車帘子雙眸望向外面,眼底劃過一抹嚮往。

一邊,紫雲抬手開心的招呼著丫鬟們一起探頭出去看風景。

丫鬟們自然躍躍欲試,紛紛抬頭向外望去。

不過有些膽小的,還是非常小心的觀察了下姜憐的反應,見姜憐這邊並無反對,那幾人這才隨著大家的視線向外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