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陌塵和風雲池以及風雲麟三人,均勻的分部在斗師之中,科多獸在他們的範圍之內,根本爬不上來,但在這樣持續下去的話,陌塵三人也無法擋住科多獸的腳步,畢竟科多獸太多了。 又是十分鐘過去,死在陌塵三人手中的科多獸,達到了一百隻,但一千多隻科多獸,被頂下去的,只要被死,又能爬上來,十分之過去,原本三十多個斗師,現在已經只剩下十個人在抵抗,其他人都是受了重傷,無法戰鬥,才退了下去的。

「嗎的,在這樣下去,就算是戰死在這城牆之上,也守不住這城門啊。」盤虎臉色蒼白,二十分鐘的時間,他只是一個斗尊一重境的斗師,面對這些科多獸,已經很勉強,鬥氣的消耗極為厲害,在這樣下去的話,盤虎也快堅持不住了。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我們多堅持一會。」這時,陌塵突然開口說道。

「啊,這位兄弟,有什麼辦法,快說啊。」盤虎欣喜的問道,只要能堅持住,一旦邙城的救兵一到,就可以擊退這些科多獸。

「打開城門,讓他們從城門進入,我和風雲兄,可以守住城門。」陌塵說道。

盤虎眉頭一挑,一旦城門開啟,那麼,科多獸勢必會從城門進入,寬達十米的城門,十多隻科多獸能夠並排進入,一旦科多獸進城,無法控制的話,這邊境也還有很多普通民眾,他們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而且,若是擅自開啟城門,一旦陌塵兩人抵抗不住科多獸的衝擊,傷及到民眾,這個責任,就必須由盤虎來承擔。

「相信我們。」這時,陌塵朝著盤虎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左右都是死,開啟城門,讓科多獸從城門進來。」盤虎一聲令下,城門被推開,頓時,科多獸瘋狂的湧入,陌塵和風雲池趕忙跳下城牆,擋住了科多獸的衝擊,城門大開,科多獸自然不會在翻躍城牆,紛紛從城門處湧入。

「風雲兄,上吧。」陌塵朝著風雲池點了點頭。

風雲池微微一笑,直接抽出了身後長劍,道:「我們來比一比,誰擊殺的科多獸多,如何?」

陌塵一拳擊飛一隻,道:「好啊,麻煩你幫我擊斃的科多獸屍體拖到一盤,我們一會要點數。」陌塵朝著盤虎說道。

盤虎一愣,道:「啊,好的。」

有陌塵和風雲池兩人守住城門,其他人只是站在一邊,震驚的看著兩人展現出來的戰鬥力,風雲池長劍每一次揮出,都要有一隻科多獸死在其劍下,而陌塵陌塵每一次揮出拳頭,都會有一隻科多獸被陌塵轟飛,這些被他們打死的科多獸,盤虎和風雲麟都會將其拖出來,堆在一起。

眨眼的功夫,兩人分別擊殺了十多隻科多獸,一時間,兩人展現出來的強悍戰鬥力,征服了所有斗師,就連科多獸,也停止了衝擊,竟然站在城門之外,不敢踏進一步。

「不過癮。」陌塵眉頭一挑,看向風雲池。

只見風雲池眼中已經燃燒起熊熊戰意,戰意被點燃,這科多獸卻停止了衝擊,這對於風雲池來說,是一件極為掃興的事情。

「嗷哦。」就在這時,遠方又傳來了一聲野獸嚎叫的聲音,聽到這嚎叫之聲,頓時,停下來的科多獸,又開始瘋狂的朝著城門湧入,這一次,科多獸口中還不斷的發出聲聲吼叫之聲。

「碰。」陌塵雙拳齊出,轟飛兩隻科多獸,但是,陌塵發現,這科多獸衝撞的力量,竟然變強大了。

「他們在拚命。」陌塵眉頭一皺,這一千多隻科多獸,陌塵等人就算在強,也只是擊殺五十多隻而已,所謂蟻多咬死象,就算兩人在強,想要完全抵抗住科多獸的攻擊,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又過去十分鐘,伴隨著科多獸不斷的衝撞,陌塵和風雲池雖然不懼,但科多獸越來越瘋狂,兩人漸漸有些慌亂,稍有不慎,便會有科多獸衝進城中,閑置的斗師聯手出擊,將其擊斃。

所有斗師看著陌塵和風雲池兩人,如今臉上只有震驚,一個斗宗,一個斗尊,竟然強悍如斯,這十多分鐘的時間之中,死在他們手中的科多獸,竟然達到了一百多隻,兩人分別擊殺了五十多隻。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科多獸,竟然越沖越猛,風雲池和陌塵兩人根本來不及阻攔這麼多的科多獸,這時,風雲麟和盤虎等人也沒有閑著,紛紛加入到了大戰之中。

「嗷哦。」就在這時,突然,野獸嚎叫之聲在次響起,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科多獸竟然停止了進攻,開始緩緩退去。

「啊,它們撤退了。」盤虎興奮的跳了起來,戰鬥到現在,盤虎等人已經消耗殆盡,就連陌塵,也消耗了大半的鬥氣,只有風雲池還好一些,作為斗宗強者,呀對付這些科多獸,要輕鬆得多。

「終於退了。」陌塵終於鬆了一口氣,微微有些喘息。

就在眾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只見半空之中一道身影劃過,林然落地,此時林然身上有些狼狽,身上還有幾處傷口,顯然是經過了一場大戰。

「林然,您怎麼樣了。」陌塵趕忙迎了上去,林然身上雖然有幾處傷口,但都是輕傷,這對於一個高階斗王來說,並不算什麼。

末世第七城 「是亡靈法師在作怪,不過那個亡靈法師被我擊中了要害,短時間之內,不會在出來作怪了。」林然臉色凝重,說道。

聽到亡靈法師四個大字,眾人臉色一變,陌塵臉色凝重,問道:「林叔,您遇到的那個亡靈法師是什麼修為?」當初陌塵在李家村遇到的那個亡靈法師,可是斗聖級別的修為,還騎著獨角獸王的骨骼。「那亡靈法師也是高階斗王的修為,很是難纏,我拼盡全力,只是能夠勉強與他抗衡,若不是他大意讓我擊中他的靈魂,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林然臉色難看。

「高階斗王?不是同一個亡靈法師?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亡靈法師?」一時間,陌塵臉色變得極為凝重,一個亡靈法師就能掀起一場腥風血雨,若是兩個,一旦對人類發起攻擊,後果不堪設想。要知道,亡靈法師可以無限煉製傀儡,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可以製造出一支亡靈大軍,而且,亡靈法師還能夠控制人的心神,供其驅使。 「不行,就算將其重創,一旦傷勢好了,他還會在來的,林叔,明天,我們一起進入鬼森看看,如何,若是能夠找到這些科多獸的巢穴,或許,我們能夠查出那個亡靈法師的蹤跡。」陌塵說道。

「好。」林然點了點頭,這時,只見遠處,幾個斗師狂奔而來。

當前三個斗師身上氣勢沉穩,一看就知道是高手,有著斗宗實力,在他們身後,還有十多個斗尊,他們收到邊境緊急求救信號,一路狂奔,終於來到主力來到這裡。

當他們看到堆積在城門兩邊的科多獸屍體的臉色,臉色全然一變,他們知道,以邊境軍隊的實力,根本無法擊殺這麼多魔獸,突然,幾人目光落在了有些狼狽的林然身上,幾人仔細的打量著林然,陌塵等人也在仔細打量著這幾個趕來的人。

「這些魔獸都是你擊殺的?」趕來的人看著林然說道,顯然,從林然身上,他們感覺到了強者的氣息。

林然無奈的搖了搖頭,指著風雲池和陌塵說道:「這些魔獸是他們擊殺的。」

「嗯?」這時,幾人的目光落在了陌塵和風雲池的身上,仔細打量起兩人起來。

辣寵頭號萌妻 這時,盤虎說道:「團長,這些科多獸都是他們擊殺的,今天若不是他們,這城門就守不住了。」

趕來的幾人,三個斗宗,一個斗宗八重境,是雄獅軍團之中,一團團長,付雲清,一個團,有著兩千斗師,他身邊的兩個斗宗,分別是斗宗五重境的斗師,是一團的兩位副團長。

付雲清說道:「謝謝你們,盤虎,我們損失怎麼樣?」

「啊,普通士兵死了三十多個,斗師也死了好幾個,至於重傷,除了站在這裡的人,其他人基本上都喪失了戰鬥能力了。」說道這裡,盤虎有些無奈,按道理來說,這邊境屬於天雲國重要的地方,但卻沒有重兵把守,兵力都集中在了邙城之中,一旦敵國來犯,這邊境,根本無法阻擋。

「該死,這魔獸,第四次了吧,我已經向軍團長申請,調我們一團過來鎮守邊關了,小虎,辛苦了,帶著這幾位朋友下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們了。」付雲清朝著陌塵幾人點了點頭,原來,這付雲清是盤虎的姐夫,盤虎的親姐姐,就是嫁給了付雲清。

盤虎帶著陌塵幾人回到營地,看著這麼多受傷的士兵,幾人很是無奈,回到自己的營帳之中,都換上了乾淨的衣服,此時距離天亮還有五個小時,他們都沒有睡覺,而是在床榻之上打坐修鍊,對於斗師來說,夜晚一般都是用來修鍊,修鍊之後,精神都會處於一個飽滿狀態,因此斗師可以不用睡覺都可以。

第二天一早,天剛剛亮,幾人就從修鍊狀態之中清醒了過來,盤虎已經準備好了早餐,簡單的吃了幾個餅,喝了一些牛奶之中,陌塵打算帶著林然等人進去鬼森之中探查一番,亡靈法師的事情,他並沒有告訴付雲清等人,畢竟亡靈法師的消息若是讓民眾知道的話,恐怕會引起恐慌。

「林叔,出發吧。」吃完早飯,陌塵說道。

「啊,幾位,你們要走了嗎?」盤虎趕忙站起來說道,這次若不是陌塵四人,邊境失守,他的責任就大了,恐怕自己賠上性命,也不足以彌補邊境失守的重任,是陌塵幾人全力相助,幫助他守住了邊境,盤虎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他想要挽留四人,想要好好報答他們,看到陌塵幾人要走,盤虎趕忙問道。

「是的,盤虎兄弟,我們還有事情要去辦,就不多留了,現在我們就走了。」陌塵朝著盤虎說道。

盤虎極力挽留,還是沒能留住陌塵幾人,出了邊境,陌塵四人直奔鬼森。

鬼森之中,樹木茂盛,這鬼森很大,夾在天雲國和蒼嵐國只見,由於鬼森之名有些不吉利,因此兩國都不承認這鬼森是本國的領土,因此,方圓百里的鬼森,竟然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和勢力。

鬼森方圓百里,裡面有很多魔獸,但大多都是低階魔獸,偶爾會有一些三階四階魔獸出現,但很少,一般這些魔獸都不會出鬼森,只有在鬼森之中,安全才能受到保障,畢竟這麼弱肉強食的世界,只要有利益,就被遭到斗師的屠殺。

一些喜歡探險的斗師,也會經常組隊前往鬼森,獵殺魔獸,尋找靈草,不過,這鬼森之中能夠撈到的利益很少,很少有斗師會進來。

「進去吧。」看著眼前高大的大樹,陌塵說道。

話落,幾人鑽進了樹林之中,剛剛進入,幾人就聽到一種奇怪的風聲。

「這風聲,應該是進入森林之中的風按照樹木的分部迴旋而出產生的,不愧是鬼森。」聽著這風聲,陌塵眉頭一挑,現在是白天,還沒有什麼,一旦到了晚上,聽著這種風聲,估計一般心理素質不好的人,都不敢待在這鬼森之中。

陌塵四人一路前行,在鬼森之中不斷穿梭著,一個小時之中,幾人深入了十多公里,可是,任然沒有發現有大規模魔獸出現過的跡象,科多獸攻城,上千隻科多獸,出了這鬼森能夠藏身,陌塵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能夠藏身的,當初天雲國強者找遍了整個鬼森,都沒有找到科多獸的影子,現在看來,陌塵四人也要白跑一趟了。

這時,一向不喜歡和陌塵說道風雲麟開口說道:「這地面找不到它們,或許我們的出發點錯了,它們或許是藏在地下的。」風雲麟的話,聽風不符合常理,但是,也只有風雲麟的說法,才能解釋科多獸為什麼不見了。

「地下?難道它們真的藏在了地下?」想到這裡,陌塵不禁響起幽雲樹林之中,血魔和亡靈法師就是藏在地穴之中。

「有可能真的是藏在地下,麟兄,那你說,我們該從哪裡入手?」陌塵突然看向風雲麟,這風雲麟雖然懶惰,但可是一個聰明之中,頭腦極其好用。

「啊,這個嘛,我也不知道,給我點時間想一想。」風雲麟說道。 風雲麟還處于思考之中,陌塵三人也沒閑著,四處打量著這鬼森,突然,在距離陌塵幾人不遠處的地方,一聲尖叫之聲響起,那是一個女人的尖叫之聲。

「那邊有人,過去看看。」 東晉北府一丘八 這時,陌塵四人趕忙朝著聲音的方向沖了過去,那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長相極為漂亮,一雙大眼珠,瓜子臉,身材很好,特別是胸前一對兇器,鼓鼓的,頭上還扎了兩個小辮子,看上去極為可愛。

「怎麼回事?」這時,陌塵看到在少女不遠處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深坑,陌塵看了一眼,這坑很深,幾乎看不到底。

「啊,極為大哥哥,求求你們救救我父親吧。」少女看到陌塵四人,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拉著陌塵的手臂搖晃著哀求道。

「慢慢說,說清楚一點,你父親怎麼了?」陌塵眉頭一皺,問道,這少女,也是一個斗師,有著斗者五重境的修為,名叫秦雯,他父親秦漢,斗宗一重境的斗師,本來兩人是蒼嵐國的人,想要來天雲國尋找秦雯失散多年的母親,路過鬼森的時候,感覺鬼森有著古怪,就進來探查一番,正好被這父女兩個看到了一株三階靈草,大喜之下,秦漢就挖了起來。

可是,秦漢發現,這靈草根莖很長,挖下去十米,還沒有挖到底,大喜之下,秦漢賣力挖了起來,可是,挖著挖著,靈草的位置突然塌方了下去,秦雯受到驚嚇,才尖叫起來。

秦雯將時間簡單的說了一遍。

「啊,塌方?洞?」陌塵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陌塵猛然看向風雲麟,此時只見風雲麟看著秦雯雙眼放光,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旁邊的風雲池見狀,拍了拍風雲麟的肩膀,風雲麟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啊,陌塵,你看著我幹什麼?」風雲麟雖然聰明,但卻是一個好色懶惰之人,當初陌塵第一次在風雲城看到風雲麟的時候,這小子就帶著一個女人。

「你說的地下,會不會和這裡有關係。」陌塵指著黑洞說道。

「啊,這裡有洞嗎?我看看。」風雲麟走近一看,仔細的打量著塌下去的洞,眉頭緊鎖,道:「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關係,可能有關係吧,這是塌方下去的,那就說明下面肯定是空的,我建議,我們可以下去看看,林叔,你能確定一下,這洞有多深嗎?」風雲麟轉頭朝著林然說道。

「好。」林然走到洞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道:「這個洞,大概有一百米左右,下面有著很寬敞的空間,而起,我能夠從洞底感受得到一些死氣。」林然說道。

「死氣?」聽到死氣兩個字,陌塵眉頭一皺,道:「死氣,那肯定就在下面,林叔,帶我們下去吧。」陌塵說道。

「啊,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死氣,我父親死了嗎?嗚嗚,你們可要救救我父親啊,只要能救出我父親,你們想怎麼樣都可以,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秦雯哀求道。

「真的幹什麼都可以嗎?」這時,風雲麟雙眼放光的看著秦雯,蔓延之中,儘是色色的表情。

「二弟,出門的時候父親交代過,若是你在犯毛病,就讓我給你活動一下筋骨。」這時,風雲池站在風雲麟身邊冷冷的說道。

風雲麟一聽,打了個寒顫,趕忙收回猥瑣的目光,驚恐的看著風雲池,道:「大哥啊,別啊,我規矩一點還不行么?」

「為了安全起見,風雲兄,你和麟兄待在這裡。」陌塵對著風雲池說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救我父親。」秦雯道。

陌塵對著秦雯微微一笑,這少女顯然是一個沒有經歷過世面的少女,很是清純,或許她根本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情,不然也不會拽著陌塵的手臂,酥胸還貼在陌塵的手臂上了。

「你就待在這裡吧,下面很危險,待在這裡,這兩位大哥哥會保護你的,我們一定會把你父親救出來的。」陌塵安慰秦雯說道。

「啊,可是,我不喜歡那個傢伙。」秦雯指著風雲麟說道,搞得風雲麟哭笑不得。

「可是,你跟著下去的話,一旦有危險,恐怕無法照顧到你的,待在這裡,放心吧,這位大哥哥會保護你的。」說著,陌塵將秦雯拉到了風雲池身邊,風雲池看了陌塵一眼,輕輕的朝著秦雯點了點頭。

「那好吧,你們一定要救出我父親,我就乖乖的在這裡等著你們。」秦雯乖巧的點了點頭,陌塵身上的氣息,讓秦雯感覺很親近,那種感覺,他只有在自己父親身上感受得到。

「林叔,帶我下去。」陌塵朝著林然說道。

林然點了點頭,在秦雯震驚的目光之中,鬥氣雙翼赫然展開,拉著陌塵,進入了洞中。

剛剛下落到二十米,陌塵就能夠感受得到洞中的死氣,那種氣息,只有在亡靈法師身上才能體會得到。

「好濃郁的死氣。」落入洞底,感受著濃郁的死亡之氣,陌塵眉頭緊鎖,這裡一片黑暗,只見林然拿出一個會發光的棒子,照亮了山洞之中。

「秦漢不見了,那說明他並沒有受傷,看,地上有血跡。」陌塵沒有看到秦漢的身影,卻看到地上有一灘血跡。

林然點了點頭,道:「走吧,這個地方,應該與那個亡靈法師有關係,一會若是遇到危險,你立刻離開。」林然對著陌塵說道,亡靈法師極為危險,他有一種靈魂攻擊手段,可以直接攻擊人類的靈魂,要知道,靈魂是斗師最薄弱的地方,一旦靈魂受到攻擊,就算在強大的斗師,也要受到傷害。

「好的林叔,這血跡是朝著這個山洞深入的,秦漢或許進去了。」說著,兩人朝著深入走去,伴隨著深入,陌塵發現,這洞中的死亡之氣越來越濃郁,濃郁到幾乎讓人窒息。

「林叔,快看。」轉過一個彎道,忽然,陌塵指著前面一個空曠的地方驚訝道。

只見前面有一片空曠的地方,那裡有很多科多獸躺在地上睡覺,在科多獸身上,有著濃郁的死亡之氣,這些科多獸,就是攻城的那些啊,看著密密麻麻的科多獸躺在地上,足足有上千隻,其中還有一隻體型巨大,超過五米的科多獸,那是科多獸之王,有著三階魔獸的實力。 「果然在地下,這些傢伙,不對,他們身上的氣息有些奇怪。」林然眉頭一皺,這些科多獸,都有著生命體征,但是,他們似乎受到控制一般,現在正處於沉睡之中。

「林叔,快看?那個人。」這時,突然,陌塵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正在科多獸王旁邊,在那裡,有一塊散發著淡淡紅光的寶石,男子正在打量著寶石,只見男子蔓滿眼貪婪之色,就要伸手去抓紅色的寶石。

林然見狀,臉色一變,這紅色的寶石,巴掌大小,散發著奇異的氣息,淡淡的紅芒附著在科多獸身上,從毛孔之中進入到了科多獸體內。

「住手,別碰那塊寶石。」這時,陌塵趕忙叫道,只要男子一碰寶石,這些科多獸就會蘇醒過來,這紅色的寶石,其實就是亡靈法師留下來控制著這些科多獸的啊,只要寶石移動,必定會驚醒這些科多獸,陌塵兩人雖然不懼怕這些科多獸,但生怕驚動了那個亡靈法師,林然雖然能夠抗衡,但陌塵等人,在亡靈法師面前如同螻蟻。

陌塵大聲喊出,但還是晚了一步,秦漢的手已經觸碰到了紅色寶石之聲。

「嗡。」頓時,紅色寶石突然紅光爆射,強烈的紅芒,將秦漢都吞噬其中。

「不好,林叔,科多獸蘇醒了。」陌塵臉色一變,紅芒將所有的科多獸都籠罩在其中,但科多獸的生命氣息開始旺盛起來,那是蘇醒的徵召。

「大叔,快跑。」科多獸蘇醒,紅芒隨之淡化,其實,這紅芒是被科多獸蘇醒吸收進了身體之中。

秦漢臉色一變,只見他手中還拿著紅色的寶石,這塊寶石,珍貴無比,就算是陌塵等人看到了,也會心動,這寶石,名為紅寶石,這可是煉製史詩級裝備的好材料,秦漢只是一個普通的斗師,自然無法抵抗紅寶石的誘惑。

秦漢反應過來,只見三階科多獸站了起來,怒視著秦漢,兩個鼻孔之中,噴出兩道熱氣,正好噴在秦漢的臉上。

在這一千多隻科多獸的包圍之下,秦漢就算有著斗宗修為,也無法在這一千多隻科多獸之中生存。

秦漢冷汗直流,周圍的科多獸都圍了上來,只要秦漢敢動一下,就會受到這些科多獸的圍攻,科多獸本身極為強悍,一般的斗師若是赤手空拳的話,根本無法破開科多獸粗糙的皮膚,而且,這些科多獸力大無比,成年科多獸,就有著幾千斤的力道,在一階魔獸之中,科多獸算是頂級的存在了。

「不行,林叔,我們去救他。」陌塵對著林然說了一聲,還沒等林然反應過來,就沖了出去,奔跑的過程之中,無痕鎧甲已經套在了身上,頓時,強大的氣勢從陌塵身上瞬間爆發。

「轟隆隆。」陌塵衝到了兩隻科多獸身邊,雙拳轟出,頓時,兩隻一階科多獸直接被陌塵轟飛了出去,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吸引住了所有科多獸的注意力,就是這個時候,秦漢腳下一滑,身體嗖的一聲就躥了出去,速度之快,就連林然也暗暗咂舌,這秦漢的速度,就算一般斗宗九重境的斗師也不過如此吧,然而秦漢只是斗宗一重境的修為,憑藉這奇快無比的速度,秦漢在同等級別的斗師之中,就算遇上了斗宗九重境的斗師,打不過,也可以憑藉速度逃走。

因此,秦漢在蒼嵐國也有著不小的名氣,外號跑得快,就是他本身實力不強,這逃跑的速度卻是一流。

眨眼的功夫,秦漢就衝出了科多獸的包圍,衝出來之後,站在林然身邊,看著林然和陌塵,臉色微微一變,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林然看了一眼秦漢,道:「你從上面掉下來,是你女兒向我求救,我們是來救你的。」

「啊,小雯,他沒事吧?」說道自己的女兒,秦漢關心起來,說著,他將紅寶石悄悄的裝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之中,生怕林然出手搶奪。

「她沒事,我們的人在上面保護她。」林然淡淡的說道。

「林叔,快跑。」這時,只見陌塵將兩隻衝上來的科多獸擊飛出去,身體迅速爆退,面對這麼多科多獸,陌塵根本無法抵抗,轉身就跑。

「走。」林然和秦漢兩人轉頭就跑,眨眼的功夫,林然就帶著兩人飛出了地洞,秦雯看到秦漢,一把抱了上去,秦漢摟著自己的女兒,關心的問道:「小雯,你沒事吧,他們沒欺負你吧。」秦雯可是秦漢的心頭肉,從小,秦漢就對其百般呵護。

出了地洞,科多獸在地洞之中宛如瘋狂了一般,站在地面之上,都能感受得到地面輕微震動起來。

「這科多獸果然藏在鬼森之中,林叔,怎麼辦?」陌塵道。

林然眉頭一皺,道:「驚動了科多獸,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被驚動,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我們先離開這裡在說,走吧,去蒼嵐國那邊。」林然將亡靈法師說成那個人,其實是不想讓秦漢他們知道,若是被他們傳開了,引起恐慌的話,對於普通民眾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好,你們兩個,要去哪?」陌塵看向秦漢和秦雯。

秦漢想了一會,道:「本來我們要去天雲國的,不過,我想先回蒼嵐國一趟,正好順路,我們一起走吧。」其實,秦漢心中懼怕,畢竟面對一千多隻科多獸,秦漢心中還沒有緩過來,跟在陌塵幾人身邊,秦漢有一種安全感,所以,秦漢打算先跟在幾人身邊,等到了蒼嵐國境內,在做打算。

六人出了鬼森,直接朝著蒼嵐國的方向而去,鬼森距離蒼嵐國邊境還有著一百多公里,以幾人的速度,全力而行的話,也需要五個小時才能到,畢竟隊伍之中,秦雯只是一個斗者,速度根本無法跟上陌塵幾人,陌塵等人只要放慢速度。

「咦,前面好像有人。」這時,陌塵忽然看到,在大路之上,站著五個壯漢,壯漢蒙著嘴臉,只露出一雙眼睛,看到這五個人,陌塵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語道:「看來惹事的又來了。」

陌塵無奈的笑了笑,這邊境,不屬於任何國家和勢力,劫匪極為倉猖狂,這不,正好被陌塵幾人遇上了。 「站住,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往這過,留下買路財。」五個壯漢,都是斗師,不過五人修為並不高,清一色的斗尊一重境,天賦一般,有生之年,恐怕這五個人都無法達到更高的境界了。

「哼。敢打劫我們,找死了?」風雲麟冷哼一聲,上前一步,他初涉江湖,那裡遇到過這種場面,自然沉不住氣。

陌塵一把拉住想要上前的風雲麟,朝著他笑著搖了搖頭,道:「幾位大哥,我等初到此地,不知道規矩,還望幾位大哥指點一二。」說著,陌塵嘴角上揚,冷笑道。

「喲嗬,你這小子,還算識相,既然你問,那我就告訴你,我們可是摩雲山的人,我們五兄弟也不為難你們,每個人交出一百個金幣,就你們就可以走了,若是沒錢,就跟我們到摩雲山干三個月苦力吧,到時候我們寨主說不定一高興,就會放了你們了,哈哈。」說著,五個斗師高興的笑了起來,一副吃定了的樣子。

風雲麟剛要發作,突然,只見在天雲國的方向,漫天灰塵,地面輕微的震動起來,伴隨著灰塵席捲而來,地面震動越來越厲害,陌塵看到,那是奔騰的科多獸,朝著蒼嵐國這邊狂奔而來。

「不好,這那些科多獸。」陌塵臉色一變,眼看科多獸沖了上來,距離他們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離。

「亡靈法師一般都是夜晚行動,白天一般都不會發動攻擊,這些科多獸竟然在白天發動攻擊?有些不符合常理。」林然眉頭一皺。

這時,秦漢大聲:「你們還在等什麼,快跑啊。」說完,秦漢直接拉起身邊的秦雯,一股風的跑了,眨眼的功夫就跑出了數百米,速度之快,讓五個劫匪也震撼了一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