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家棟直接問:「你想怎麼樣?」

「他不是喜歡藏著掖著嘛,那我就給他拎出來晒晒;

還有那個神經病,我已經託人提前放出來了;

不過以韓義的秉性為人,肯定輕饒不了對方;

我給他炒熱乎點,看他怎麼下手?」

陳家棟沖李康譽豎起大拇指,「你真TM壞!」

……

……

金陵鐘山路軍區總醫院,五樓創傷科住院部。

臉上蒙著厚厚紗布的湯晴,躺在那裡一動不動,鬢角髮絲早已被淚水濡濕。

床邊一位四十來歲的婦女,坐在那邊不停的抹眼淚。

門開了,是其他病人家屬。

路過湯晴床鋪時,沖床上只露出一隻眼睛的湯晴看了眼,搖搖頭,毫不掩飾臉上的惋惜。

女孩傷情報告他看了,很嚴重;

就算再高明的整容醫院也不可能恢復過來。

花一般的年紀,卻要頂著一張醜陋的面孔行走在這個看臉的時代,這輩子算是被毀了。

門又開了,是趙洪武。

把身後的韓義讓進病房后,又把門關好,然後走到斜對面的不鏽鋼靠椅上坐下,

平光鏡後面的銳利目光時刻注意著過往的醫生、護士、病人及其家屬。

病房裡。

聽說韓義是同學,床邊的婦女紅著眼睛站了起來,「謝謝你來看我家晴晴。謝謝了~」

「不用客氣。」韓義看著床上的湯晴問:「她現在怎麼樣了?」

婦女擦擦眼淚,強笑說:「醫生說傷口癒合的蠻好,再有兩天就能出院了。」

韓義點點頭,跟湯晴說:「別想那麼多,把傷養好再說。」

湯晴側過頭不說話,

但韓義還是能看到,她在流眼淚。

「你……」

韓義想說點什麼,但一時間卻有些詞窮。

可能經歷了太多人情人暖,有些話根本就說不出來。

他太了解了,沒有切膚之痛的人,是沒資格去安慰別人的。

就好像他從來不會對人說「節哀順變」這四個字。

因為你不了解別人內心經歷了怎樣的煎熬!

在婦女遞過來的凳子上坐下,

沉默了大概幾分鐘后,韓義說:「你也知道我接觸的大多都是高科技行業內的人,

前兩天一位朋友跟我講,國外研究出一種高分子生物修復儀;

專門給那種有錢有勢、上了年紀的富婆修復老化、皺褶皮膚。」

韓義剛說了兩句,湯晴眼角的淚水便已經停住了。

「據我那位朋友講,像你這種情況,有70%的幾率恢復如初。不過……」

韓義話沒說完,湯晴已經轉過頭來。

韓義繼續說:「它只能修復表面的皮膚,像面神經還有感覺神經,暫時還無能為力。」

湯晴顫抖著嘴唇說:「真……真得?」

「真得。」 婚嫁總裁 韓義點點頭,起身道:「那我先走了。你好好養傷,別的等你傷好以後再說。」

「不管是真是假,謝謝你……韓義!」湯晴哭著說。

……

回到翡翠園的家,已經是晚九點了。

剛從車裡下來韓義便看到,屋內燈亮著。

爹地別惹我媽咪 韓義也沒去猜是誰,橫豎不是父母就是何瀟瀟。

剛開門,廚房裡的炒菜聲已傳入耳中,還有淡淡的萵苣炒雞蛋味飄了過來。

韓義看了眼鞋架上的平底棉鞋,忍不住笑了,

是何瀟瀟!

換好鞋,快步朝廚房走去。

開放式廚房裡,圍著個紫色圍裙的何瀟瀟,正在手忙腳亂的揮舞著鍋鏟,

灶台上散落著幾片青枝綠葉的萵苣跟嫩黃色煎雞蛋塊,火苗都竄到鍋沿了。

「啊……著火了著火了……愛卿,快來幫忙。」

韓義走過去拿起鍋蓋蓋掉火苗,然後關掉開關;

等再揭開鍋蓋一看,只見平底鍋里飄著厚厚一層色拉油,「你這是打翻油瓶啦……」

何瀟瀟哭喪著臉說:「那我不是看油少嘛,就加了點,誰知道加著加著就加多了。」

可能是覺著有些委屈了,何瀟瀟伸手抱著他的脖子,把頭埋進他懷裡,「嗚嗚嗚……愛卿,我是不是很笨,很沒用啊?」

韓義笑呵呵道:「之前不是都說好了嘛,你負責貌美如好,我負責賺錢養家。

何況,當你覺得自己很笨很沒用時,

不要灰心也不要絕望,

因為……

至少你的判斷是對的。」

何瀟瀟「嚯」的一下抬起頭,杏目圓睜道:「韓義,你是不是想死啊……」 女人情緒總是一陣一陣的,尤其是懷孕的女人。

上次韓義去潤州,何瀟瀟欲拒還迎,今天晚上就變得熱情主動了很多。

連換了三種體位,最後找到了雙方都滿意的招式—膝蓋中箭。

哼哼唧唧半個多小時,何瀟瀟帶著一臉滿足的餘韻側卧在韓義身旁。

良久,

韓義想抽根事後煙,手剛伸出去又縮了回來,孕婦不能聞煙味。

「瀟瀟……」

「嗯~」何瀟瀟哼了一聲,動也不動,臉上還是一副陶醉的表情。

「我是不是很厲害?」韓義厚顏無恥到。

這是個大多數男人事後想問但又不好意思問的問題。

何瀟瀟不說話,往他腋下鑽了鑽。

韓義嘿嘿笑著撓她痒痒,「是不是……」

回味中的何瀟瀟立刻「哈哈」笑了起來,她最怕痒痒了。

「別撓……癢……我說我說……」

「快說。」

何瀟瀟把臉捂在床單上,不看他,用鼻音哼哼道:「你知道公交司機的口頭禪是什麼嗎?」

「……」韓義。

經常乘公交的人,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裡面還空的很,往後走。

「還空不空了……」韓義上下其手。

「啊哈哈哈……我錯了……饒了我吧……」

何瀟瀟顧此失彼,「不空了不空了……啊哈哈……少…少年強,少女扶牆。」

韓義心滿意足,「早這麼說不就得了。」

何瀟瀟扭頭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哼唧道:「你強,少年扶你你扶牆。」

「……」韓義。

「啊哈哈哈……我再也不敢了……」

……

……

芙蓉帳暖,春宵苦短,再睜眼已是日上三竿。

早上起來,韓義做了營養豐富的早餐,等端上桌時國賓館送餐員也已經到了。

何瀟瀟喜歡吃那邊的蟹黃包還有酥餅,每次過來韓義都要有預訂幾份。

用餐廳聯網的喚醒系統叫醒樓上的何瀟瀟。

拿出手機,坐在餐桌邊想刷會新聞。

一看桌面才發現,上面除了幾款內置APP外,連個百度都沒安裝。

然後才想起,他那部保時捷版華為,上個禮拜砸林峰時已經摔壞了,這部剛買的手機還沒來得及安裝APP呢!

把天義內部APP先復刻了過來,包括房屋物聯繫統、天訊通、義支付、單十一,天義資料庫等等,

然後又下載了幾個常用APP,包括百度,>等下載完,樓梯那邊已經傳來何瀟瀟腳步聲。

韓義順手登陸了下微信,然後冒出來幾十條信息。

大多都是潛水已久的同學,因為湯晴的事情,向他打探消息來了。

基本格式就是:「你跟湯晴不會是真的吧?」

「網上說你跟湯晴……」

韓義有些奇怪,公司那邊不是都已經做了處理了嘛,搞不明白怎麼會又把他扯出來了?

沒有理會,繼續往下看。

下面有兩條陌生人發來的信息,驗證信息寫的是:去年水玲瓏是李康譽在背後算計你。

看到這個信息,韓義眉頭皺了一下。

相比於別人在背後算計他,他更不喜歡這種鬼鬼祟祟,挑撥離間的小人行徑。

點開對方的個人資料,名字是一串符號,地區:安道爾,

別的就什麼也沒有了。

剛打算添加對方,何瀟瀟已經走過來了。

韓義收起手機,開始吃飯。

可能是想起了昨晚的閨房夜話,對面何瀟瀟臉有些紅,端起粥碗作淑女狀。

上得了嬌床,下得了廳堂。

韓義偏要逗她,「空嗎?」

「……o(╯□╰)o」何瀟瀟。

「今晚還要往裡走嗎?」

何瀟瀟紅著臉白他一眼,「皮這一下很開心?」

韓義嘿嘿笑著不說了。

隨著生活品質的提高,何瀟瀟越來越有大家閨秀范兒了,

臉上沒有尋常孕婦常見的黑色素沉澱;

高挽的髮髻,兩鬢烏黑的髮絲隨意披散在肩頭,襯得皮膚更加白皙,

修長的天鵝頸兩側鎖肩骨,每每抬頭的那一剎那,總是那麼驚艷;

一雙素手,十指修長,指甲修剪的齊齊整整,看著特別賞心悅目。

坐在那邊,端莊大方中不失嫵媚性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