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悟真淡淡開口道。

楚鴦雪渾身一顫,臉上顯出了極為為難之色。

「怎麼?不願意?不願意的話,你楚家,準備全部滅絕吧。」

陳悟真淡淡開口,語氣卻讓楚鴦雪靈魂都為之發抖。 內容簡介:

穿越后,華夏神龍血脈覺醒,能吞噬各種天地異火。

煉丹火,天劫火,三昧真火,地獄火等,都是他口中的食物。

他是地獄君主,天火邪帝,神魔為奴,妖帝為仆,絕色女仙子們……

第1章,殺夫證道,妻離子喪

夕陽,殘秋。

滄瀾城外,蒼山懸崖。

周衍眼神空洞、痛苦,形容凄慘。

他腹部有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但血水已經不再淌出。

血,總有流盡的時候。

血流盡了,人就會死。

周衍不是普通人,但同樣會死。

他不想死,因為他青梅竹馬的戀人姜雨妃,已經有了身孕。

孕一月。

「嗡——」

虛空,一道水幕般的漣漪出現。

漣漪中,白衣如雪、氣質如仙的少女,靜立於虛空。

她眼神淡漠,沒有絲毫感情的看向周衍。

「很遺憾,作為周家表現最出色的龍子,你依然失敗了。周家已經沒有了希望。」

「沒有了希望的周家,也再不可能是周家。」

「所以,孩子即便生出來,也只會一生痛苦。」

女子語氣平靜,說自己的孩子,如說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不……不要打掉孩子……求求你。」

周衍嘴唇動了動。

他的聲音沙啞,已經發不出聲。

「我已經截斷了供養的血脈,孩子的生命特徵,已於之前徹底消散。我們的緣分已盡,這一顆造化丹,拿著,可恢復傷勢。以後,隱姓埋名,安心當個普通人吧。」

女子蘊含神性的目光落在了周衍的臉上。

她冷漠的目光凝視了片刻之後,身影逐漸消散。

她走了,很決絕,也很冷漠。

秋風蕭索。

嗚咽的風聲,像是失魂修士的悲泣。

「為什麼……」

眼中,淚水模糊。

那不是淚,那是血。

血淌在周衍枯朽而慘白的臉上,像是雪地里的梅花一樣,鮮艷灼目。

「你以為凝兒真的會給你一顆造化丹?你以為凝兒對你真的念念不忘?呵呵。」

「本來,你若是不接納這一顆造化丹,你這條賤命,還有活下去的希望。但你既然接受了,那麼因果了斷,她才可以真正的殺夫證道。」

「這輩子,能得到凝兒的清白之身,並讓她幫你孕育一月的孩子,你完全可以瞑目了。」

『嗡』的一聲,虛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身影並沒有凝實,只是虛手一點,一股扭曲虛空的火焰忽然撲面而來。

火焰之中,周衍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看到了那一道虛影邪魅的臉上,那戲謔的嘲笑。

他看到了那火焰足以擁有焚盡一切的力量。

他甚至於,看到了他自己在火焰之中,一點點化作劫灰。

「死了。」

「我這一生,何其短暫,何其悲哀。」

「妻離子喪。我便是大周家族的『龍子』?可笑,可悲,可嘆!」

周衍絕望,同時,心中也恨極。

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虛空中的虛影,忽然想到了什麼,心顫、心痛之極的道:「你……你是姜雨妃?!你要斬殺我?以斬滅你的心結?!你真的好狠!」

「你既然認出來了,那便無需隱瞞了。」

虛空中的虛影,再次化作了姜雨妃那絕美的身影。

她的身材格外的妖嬈,氣質格外的冰冷高貴。

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周衍的時候,就像是在看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一般。

她不僅眼神冰冷,氣質冰冷,她身上的血,則更加的冰冷。

「你的丹藥,我根本就沒有接受,想殺我,何必找這樣的理由?只為自己心安?」

「你沒有拒絕,或者沒有能力拒接,都代表了你接受。不論是什麼樣的方式接受,那都是接受。」

她說著,又冷聲道:「怪只怪,你太弱小!怪只怪,你沒有大周家族的絕世龍血天賦!你若是有周雲天的天賦和造詣,現在,我們應該會很幸福的。既然我們的孩子出生便是個廢物,和你一樣無能,那索性死了更好,不是嗎?」

「你這賤人,你真是該死!該死!該死!」

「該死?該死的是你!廢物!浪費了我那麼多資源,連我的純潔元陰都交給你,你卻根本沒有龍子天賦。你這樣的廢物,是大周家族的恥辱,是整個龍族的恥辱,你已經被大周家族徹底除名,永遠登不上大周家族的族譜!

你活著,還不如去死,現在,殺你斷我紅塵之心,殺夫證道,殺子證道乃是我蛻變自我的方式。你安心去吧,我會再找一個比你更優秀的男人的!」

姜雨妃的聲音逐漸遠去。

那聲音,如夢幻一般。

火焰還在焚燒著。

這火焰,隨著其燃燒,不僅沒有變得弱小,反而彷彿和天邊的血色殘陽交融到了一起,形成了無比詭異的融合。

……

四野,蒼山懸崖的風聲嗚咽如舊,更顯環境的萬籟俱寂。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周衍,既然連死也無懼,便醒來吧。」

一道很神秘的聲音響徹於周衍的心中。

我的鋼鐵戰衣 「嗯?你是?」

周衍處於一種很神奇的神遊天外般的狀態。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

「那……我是誰?」

「你是周衍,但不僅僅只是大周家族的龍子。」

「我不明白。」

「你現在無需明白,將來,總會有明白的那一天。」

周衍沉默。

妻離子喪,天賦盡毀。

肉身,更於火海之中,焚燒殆盡。

他死與不死,還有區別嗎?

他甚至懷疑,此時,他是以一種什麼樣的姿態活著。

「當你的魂從地獄之中覺醒,當你的黑暗邪龍究極天賦蘇醒,便是地獄君主崛起之日。這天下,都將在你的腳下匍匐,顫抖。」

「黑暗邪龍?傳說之中的地獄邪龍?域外邪魔?」

「什麼是邪?什麼又是正?」

「邪就是邪,正就是正。」

「對,但你沒有選擇。更遑論,你的來歷,和邪龍一脈相承。所謂的暗黑魔龍,其實還有一個稱呼——『五爪金龍』,它來自華夏,是華夏族人的神之圖騰。」

「我來自華夏?」

「對,你來自華夏。」

「我身具邪龍血脈?」

「對,你不僅身具邪龍血脈,還和這世間所有人都不同,他們只有一魂一魄,而你天生具有三魂七魄。」

「傳言,只有傳說級的絕世天驕龍血天賦蛻變變異,還要變異失敗,才是暗黑魔龍。覺醒暗黑魔龍血脈,便身處黑暗,永世沉淪,成為世間最恐怖的邪魔。」

「若心中存有光明,世間便再無黑暗。」

「我家破人亡,妻離子喪,心中何來光明?」

「那便執掌黑暗,主宰地獄,化地獄為天堂。」

「我失去一切,要天堂有何用?」

「若天堂存在,一切,都可以歸來。」

「那才孕育一月的胎兒,也可?」

「若強大,這世間無不可做之事。」

「好。那我融合邪龍血脈——我該怎麼做?」

「無需做任何事情,靜靜等待涅槃九變的變化完成即可。」

……

夢幻般的場景消失了。

周衍耳邊,也沒有人說話。

那神秘的聲音,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那斬殺他的火焰,還在焚燒,周衍也依然覺得非常痛苦。

「噗——」

就在這時候,周衍的本已經破碎的丹田,瞬間再次炸開。

球霸的黑科技系統 白天不懂夜的黑 他渾身巨震,腹部頓時再次血水橫流,傷勢更加慘烈。

「啊——」

他無法自控的嘶吼著,聲音沙啞,痛苦至極!

他痛苦的不僅僅是身體,更是一顆蘊含痴情卻被如此殘忍傷害的心!

「嗡——」

就在那一刻,他的體內忽然燃燒起一縷無名的火焰,那火焰彷彿形成了兩團烈陽,無比兇猛的在體內洶湧。

而原本廢掉的丹田,彷彿出現了近乎於涅槃般的變化。

「轟轟轟——」

如水落石出。

如火煉真金。

當周衍的生命之火逐漸熄滅。

當周衍的元陽逐漸沉寂。

當周衍的真氣也隨之乾涸,他的丹田底部,彷彿瞬間出現了五爪金龍的虛影。

虛影凝聚,逐漸化作實質。

一縷縷強橫而恐怖的龍血,如焚燒著的地獄火焰,流淌他的身體每一條經絡,甚至於,他感覺到,那地獄的火焰,都已經在他的靈魂深處燃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