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楓看着羅敏,以及那在狂風的吹動下,胸前的波濤洶涌,強忍着將目光移到了別處,然後說道:“幾個月前我曾在這裏遇到過他們,而且與他們有一些小過節。”

“都是哪些人?”問話的是龍孝天。

“往生殿、輪迴谷以及玄天帝國的人!”

陳楓話讓四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聽波峯說道:“瘋老大你太牛了,一下子將三大勢力全得罪了,不過不對啊,我看你跟雨晴仙子的關係很好啊,怎麼會和輪迴谷的人也鬧上了彆扭呢?”

陳楓苦笑了一聲,反正這個時候也無聊,直接解釋道:“我惹的是雨晴仙子的三弟子碧玉仙子,跟輪迴谷沒什麼關係,所以你們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

“那我們這次會不會經過傭兵之城?”

“不會!怎麼?你們想去?”

龍孝天點點頭,說道:“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註冊成爲一名冒險者,可是一直沒有機會,所以……瘋老大,反正你的坐騎速度快,要不……”

陳楓笑了,在四人的身上來回掃了一眼,見四人都有這個意思,他笑着說道:“那就直接去傭兵之城,順便看一下我的師兄,呵呵,其實我也有自己的冒險團,要不要加入?”

陳楓臉上的笑容,明顯是想拉四人入夥,不過這時龍孝天卻說道:“那你的冒險團叫什麼名字?”

陳楓愣了,不過他還是說道:“無雙冒險團!怎麼了?”

“無雙?這名字不錯,聽起來挺拉風,嗯,我同意了!”

陳楓頓時無語。 傭兵之城!這是陳楓先後幾次來到這裏了,遠遠地,陳楓便控制着小金,停在了傭兵之城十里之外的地方。

五人一路行來,感受着冒險者那獨有的氣氛,一個個顯的非常的興奮,也正是此時陳楓才知道,他們四個竟然沒有一個註冊過冒險者,而且每次出門歷練都是獨自一人,被師門安排在某個荒山野嶺之內。

這裏雖是沙漠的天下,可是這裏的風景卻別有一翻風味,至少,那一個個冒險者騎着那稀有的坐騎,走在這遍地都是黃沙的沙漠之上,捲起的狂沙就讓四人很少得見。

“瘋老大,聽說這傭兵之城的城主可是往生殿的暗夜法王,我們就這樣進去,不怕被他認出來?”

波峯好像對這裏還有些熟悉,還沒有進入傭兵之城,他已經開始爲陳楓的安危擔心了,只是這個時候,他的話顯然沒什麼用處。

“怕什麼?不就是法王嗎?我們四個聯手,還怕他不成?說不定到時候跟本不用瘋老大出手,我們就可以輕鬆地解決了!”

龍孝天現在是對陳楓佩服的五體投地,有事沒事就會拍兩下陳楓的馬屁,不過陳楓顯然對這個不太感冒,朝着波峯說道:“放心吧,暗夜法王現在很忙,所以沒時間來管我們的閒事,我們先進入傭兵之城,你們全都註冊成冒險團,然後再前往沼澤之地!”

“你怎麼知道他現在忙?”

陳楓沒有理會波峯的再一次問話,因爲此時他們已經距離傭兵之城不遠了,從他們所在的方位朝着前方看去,那古老而又陳舊的城牆隱隱約約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等等!”

就在這時候,一直不說話的王薇阻止了四人的前進步伐,四人一個個將目光轉到了她的身上,此時的王薇眉頭緊皺,一幅思考的模樣,這樣的她再加上那那修長的雙腿,更加的迷人。

“怎麼了!”陳楓回過神來,將目光從王薇的雙腿上移開,盯着眉頭緊皺的王薇,問了一句。

“我聞到了喪屍的味道!”王薇有史以來第一次正面回答陳楓的問題,此時她並沒有覺的不妥,對於陳楓是隊長的這個身份,顯然她已經默認了。

“喪屍?那是什麼東東?”龍孝天顯然沒有聽說過這個詞,用那雙好奇的眼睛盯着王薇,此時的他方顯的更連吸引人。

“喪屍是暗屬性星士所控制的一種怪物,凡是屍體,再經過他的一翻召喚,將精神力注入這些屍體之中,這些屍體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會復活!。”

說話的是陳楓,他的眼神有些渙散,但是他所說的話卻讓王薇對他另眼相看,只見王薇點點頭,開口說道:“不錯,而且這些喪屍根本殺不死,除非用火燒,不然它們永遠不會真正的死亡。”

王薇的話纔是重頭戲,讓陳楓在外的其它三人一個個瞪大了雙眼,眼神不停地在兩人的身上徘徊,拿捏不定主意。

“我們先進城再說!我師兄是這裏的城主,他應該對這些事情有所瞭解!”

陳楓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開口所說出的話讓四人驚疑了一翻,因爲之前波峯剛說過,這傭兵之城的歸往生殿所有,現在才一會的功夫,怎麼城主又變成他的師兄了?

陳楓沒有理會四人那疑惑的眼神,加快了腳步,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傭兵之城邁近,而他們離傭兵之城越近,那種死亡的氣息越加的明顯,這讓陳楓更加的擔心了。

傭兵之城是冒險者的天地,可是這一路行來,他們並沒有看到冒險者的影子,甚至連一個商人都沒有見着,這讓他們更加肯定王薇的判斷了。

“瘋大哥!快看!”

他們這邊剛來到傭兵之城,城門外的不遠處,波峯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不過此時根本不用波峯提醒,因爲陳楓已經注意到了城外的情景。

大量的喪屍出現在城外,一個個伸着雙手,朝着那緊閉的城門擁去,而在城牆之上,一個個士兵都在不停地放着弓箭,射擊着城下的這些喪屍。

“這些喪屍好生奇怪!”

王薇的話再次引起了衆人的注意,一個個將目光盯向她,還沒等她回答,陳楓便開口說道:“控制喪屍的傢伙至少有天階的修爲,我們要小心了,儘量不要讓這些喪屍身上的液體濺到自己的身上,還有,不要受傷,如果我所料不錯,這傢伙應該就是附近。”

話音一落,陳楓整個人就已經衝了出去,此時他的一隻手上冒着團團的火焰,另一隻手上卻冒着絲絲的電花,整個人半紫半紅,周身的火焰和雷電不停地旋轉着,根本不給這些喪屍進攻的機會。

噗!

陳楓剛一衝進,這些喪屍好像找到了攻擊的目標一樣,紛紛朝着陳楓靠近,只是在接近陳楓之後,這些喪屍便開始怕了,那極高的溫度以及那絲絲電花,凡是靠近陳楓的喪屍盡皆消失。

“雙屬性!”

不遠處的王薇皺起了眉頭,看着衝進喪屍羣中的陳楓,完全傻住了,看着陳楓身上所冒出的電光火花,眼睛裏的震驚之色更濃了。

“我們不是火屬性,所以不要硬碰,在這裏看着,以他的實力,這些喪屍要不多久便會消失,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阻止背後操控之人的出現!”

王薇的話讓幾人深表同意,尤其是龍孝天,一個勁地點頭,說道:“薇薇大姐說的不錯,嘿嘿,瘋老大就是瘋老大,出手不凡啊!”說完,好像生怕被眼前的喪屍波及到一般,直接後退了幾步。

“卑鄙!”羅敏見到龍孝天的模樣,忍不住罵了幾句,只不過她的身體卻也學着龍孝天后退了兩步,躲在了王薇的後面。

“嘿嘿,彼此彼此!”龍孝天絲毫不以爲意,兩隻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四周,好像在尋找逃跑的路線一般。

戰鬥仍在繼續,陳楓的身影不停地穿插在這些喪屍之間,那詭異的步法,再加上那強烈的雷火雙屬性,讓喪屍的數量快速減少,而且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走一步,便會有一個喪屍倒下。

此時的傭兵之城,城牆之上,那些冒險者組成的兵團,一個個瞪大了雙眼,手中的弓箭停止了放射,緊緊地盯着那個身冒兩種顏色的身影。

“城主!這人是誰?是我們請來的幫手?”

說話的是石龍,此時他一身的凱甲,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冒險者,倒像是一名戰場上的將軍,這次的喪屍之亂髮生的太過突然,如果不是有他的冒險團在,說不定這傭兵之城早就失手了,即便如此,他也損失了幾名隊員。

斷臂的楊成,看着場中的情況,看着那個有些熟悉的身影,此時他也不敢斷定,不過他卻堅決地說道:“不錯!一定是!石龍,這次多虧你了!”

“嘿嘿,城主哪裏的話?我現在可是你的手下,我們同爲公子辦事,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說完,石龍又進着場中看了過去。

此時,場中的喪屍開始減少了起來,而陳楓的身影也開始慢了起來,他的雙腳在動,可是他的眼睛卻不停地打量着四周。

“哈哈……你終於出來了,小爺我等你好久了!”

正在這個時候,那一直後退,看起來好像害怕的龍孝天突然大笑了起來,手中的一柄漂亮的長劍頓時散出了強烈的光彩,朝着一個黑影追擊了過去。

“哼!就憑你也想擋住本座!”

黑影突然露出了一聲不屑的聲音,接着,他整個人衝向了龍孝天,也沒見他有任何的動作,僅僅是一閃而過,龍孝天的身體便飛離了出去。

“往生殿的死靈法王!”

王薇的聲音傳了出來,只是此時的龍孝天才剛從地上爬起來,聽着王薇的話,大聲地說道:“我說大姐,你管他什麼法王,一起上啊!先幹掉他再說!”

隨着龍孝天的話,其它三人也紛紛迎上,四個方位,,剛好將黑影給圍在了正中央,好像一個陣法的組合一般。

“嘖嘖……想不到啊!在這小小的傭兵之城竟然還會有如此多的天才人物,不過,今天你們的天才之路就要終止在本座的手裏了。”

“終止你在爺!”

龍孝天顯然想報剛纔那一摔之仇,提劍便上,這一次他乖巧了許多,並不與死靈法王硬撞硬,只是與他遊走,從而給其它三人找到下手的機會。

四人雖然第一次聯手,可是他們彷彿都有着很好的默契一般,對於龍孝天的無恥他們都非常的清楚,所以在抓住機會之後,一擊便退,擊中算佔了便宜,沒有擊中也不吃虧。

一時間,四人憑着自己獨有的身法,竟然將一代法王給耍的團團轉,不知道該先殺哪一個,更是將方向都給搞混了,而此時陳楓已經斬殺完了最後一名喪屍,朝着這邊趕了過來。

“哈哈……瘋老大,你來的正好,這傢伙交給你了,本大爺不屑殺他,怕髒了我的手!”龍孝天看着衝過來的陳楓,直接無恥地朝着陳楓這邊飛奔而來。 “哼!找死!”

死靈法王根本不在意下一個出現在他手掌之下的是何人,見到陳楓不但不後退,反而衝向了自己,那張乾瘦的臉上再次露出了難看的笑容。

那雙冒着死氣的手掌頓時出現在陳楓眼前,而這個時候的陳楓根本沒有阻擋,整個人的身體都撲向了死靈法王,好像自尋死路一般。

噗!

乾癟的手掌劈在了陳楓的身上,可是陳楓的身體沒有飛出,也沒有血濺當場,死靈法王整個人都愣住了,那全身**的感覺讓他愣了一下。

僅僅就是這一愣神的時間,陳楓笑了,緊接着,手中那把怪異的破天劍瞬間劈出,劍身上那閃爍的電花發出撲哧的聲響,直接吹在了死靈法王那條伸出的手臂之上。

“啊……”

死靈法王大叫一聲,接着整個人,除了那條斷掉的手臂外,直接倒飛了出去,鮮血濺了陳楓一身。

腥臭味撲鼻而來,可是陳楓卻絲毫不在意,看着痛苦難耐的死靈法王,他臉的笑容更加的邪異了。

“在我的地盤撒野,就算是騰公來了也不敢這麼放肆,你算什麼東西?”陳楓的聲音直接在傳入了死靈法王的耳中,可是此時的死靈法王卻沒有還口的機會。

“你……你是陳楓?”死靈法王強忍着那錐心的痛意,乾瘦的臉上露出掙扎之色,朝着陳楓問了一句。

“你不就是來殺我的嗎?難道騰公沒有告訴你,我的雷電屬性剛好可以克你的死亡屬性?”陳楓的聲音仍舊是那麼的邪氣,那麼的自信。

死靈法王非常的不甘,可是他卻沒有一點辦法,陳楓的屬性剛好剋制了他的屬性,其實這點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他太自大,自認爲陳楓只是一名天階初級的星士,可是現在看來,他所得到的消息有誤,導致了他此次的損失。

“瘋老大,好樣的!”

龍孝天躲在陳楓的身後,不停地拍手叫好,對於陳楓的實力,他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卻知道,眼前的死靈法王頂多也是天階巔峯的強者,對上擁有領域的陳楓,那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騰公好大的排場,先是血魔,現在又是你,我倒是想知道,你們往生殿到底有多少法王,有多少人才可以損失?”

陳楓的話讓死靈法王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他看着陳楓,一字一句地說道:“血魔,血魔來找過你?”

“不但找過我,還死在了我的手中,今天,你將是第二個!”陳楓的話音剛剛落下,整個人便再次衝了出去,直接攻向了斷掉手臂的死靈法王。

“想要殺我?你還太嫩!”

死靈法王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可是他卻還有着一招底牌,看着衝過來的陳楓,他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閉上雙眼,一句句聽不懂的話從他的嘴裏吐出。

就在陳楓的長劍快要刺向他的時候,在死靈法王的面前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痕,接着,整個空間開始動盪。

嗆!

金屬間的碰撞聲響徹了整個戰場,一條體型龐大的骨龍出現在死靈法王的面前,剛好擋住了陳楓攻來的一劍。

骨龍的出現雖擋住了陳楓的攻擊,可是它的身體也因此受到了重創,但是這條完全由骨架組成的巨龍卻如同一條頑強的小強一般,雖然被斬斷了幾根骨塊,可是卻一點也沒有影響到它,反而讓它更加的強憾。

“哈哈……今天就讓你嚐嚐本座新領悟的技能!”死靈法王遠離戰場,但是他卻時時地注意着整個戰場的局勢,很明顯,眼前的骨龍是由他來控制的,也就是說,此時的他完全不能攻擊,只能全力來控制這條骨龍。

“薇薇姐,怎麼辦?要不要幫忙?”羅敏看到場中的情況,有些擔心,不過她卻有些害怕,所以纔會將問題拋向了王薇。

“放心吧,瘋老大這麼厲害,一條小小的爬蟲還難不住他!”波峯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正氣凜然,可是他那不斷後退的身影卻顯示出他的膽怯。

“孝天,還等什麼?快攻擊!”

羅敏此時根本不指望波峯了,當他看到不斷在骨龍周圍遊走的龍孝天時,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可是龍孝天的舉動卻讓她完全放棄了對他的希望。

龍孝天雖然不停地遊走在骨龍的周圍,可是卻逐漸在遠離,而且嘴裏不停地爲陳楓加油叫好,絲毫沒有上前的意思。

“哈哈……此時可是瘋老大表現的機會,我怎麼能參合?”龍孝天沒有一點出手的意思,反而還在一旁大叫:“瘋老大,快點解決它,千萬不能放他走,要不然往生殿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陳楓又如不知道這種情況,先前他殺了血魔以及紫衣,就已經讓妖君大怒不已,現在他如果再將死靈放回去,讓妖君知道自己斷了他一條手臂的話,事情就鬧大發了。

可是骨龍實在是太難纏,它根本不怕陳楓的攻擊,無論陳楓如何攻擊,只要沒有將它全完破壞,它都可能在瞬間恢復過來,就和喪屍一樣,有着瞬間恢復的能力。

雷電對它無效,火焰它又不怕一,一時間陳楓竟然束手無策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