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浩也有些疑惑道:“阿冪羅,有什麼問題嗎?”

阿冪羅道:“自己沒感覺到嗎?你的魂魄中被人下了咒。”

和尚沉默下來,片刻後臉色變得憤怒:“是心魔咒,好一個笑面佛胡宏智,當真是狠毒,居然對我下此毒咒!”

“心魔咒?不能解嗎?”陳浩問道。

婚途漫漫 和尚苦澀道:“這是一種從佛門度人經中轉化而來的毒咒,度人經超脫往生,心魔咒永生沉淪,想要化解,需要佛門高僧口誦度人經洗練魂魄,方可解脫。可惜中了此咒,我的魂魄撐不過十二個時辰,現在怕是沒有多少時間了,就算找到佛門高僧怕也無救。”

說完和尚表情猙獰,惡狠狠的道:“不過想讓我魂飛魄散,隱瞞內情,胡宏智卻是想多了,道友,我有一個請求,望道友相助。”

叮咚:枉死鬼圓通,一天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陳浩一愣。

臥槽,這都能激發任務?而且獎勵的還不少呢,一年道行,這可把之前在渡船上浪費的又補回來了啊!真是意外的驚喜!

陳浩問道:“道友讓我怎麼辦?”

和尚道:“我會把邪佛師徒所爲銘刻於護靈珠內,道友只要幫我把護靈珠送去一個地方,交給一位心慧師太。”

陳浩放心下來,任務還挺簡單,當即笑道:“這個沒問題,我現在就可以去,不知這地方是?”

和尚說了詳細地址,然後雙手合十道:“道友大恩,無以爲報,我那培育的陰陽蠶還有一對,我這即將魂飛魄散,怕是難以照顧了,願意送給道友,作爲報酬。”

說完和尚又說了一個地址,卻是他的潛修之地。

陳浩:“……”

這咋說,驚喜接二連三啊!這和尚雖是王爺麾下,不過還挺敞亮。 得了圓通這麼多好處,陳浩有些不忍心看它魂飛魄散了。

琢磨了一下,陳浩道:“道友,如果我現在趕去心慧師太那邊,讓你自己和她說,你能夠放下執念嗎?這樣說不定我還能幫你重入輪迴。”

圓通一愣,完全沒想到陳浩還有這種心意。

想想胡宏智,再看看眼前人,圓通心情複雜無比。

多年結交,背後捅刀,左道相逢,雖然有些矛盾,不過關鍵時候卻能夠說出暖心的話,這讓和尚感觸極多。

“不用了,已經沒時間了,而且我心中鬱結,執念沒有這麼簡單就消除,除非道友能夠斬殺胡宏智,否則我豈能甘心!”圓通搖頭拒絕,隨後笑道:“不過道友心意我領了,謝謝你。”

話落,圓通卻是不想說了,身影一轉,重新回到了護靈珠中。

陳浩嘆息一聲,然後輸入導航地址,駕車而去。

一路飛馳,雖然陳浩有意的加速趕路,但是那心慧師太的地址卻在隔壁省,陳浩達到的時候,也是凌晨五六點了。

而這時候,護靈珠中,圓通的魂魄消失了,只留下一團殘魂氣息。

感知如此,陳浩也無可奈何。

跟着導航,來到了一個小鎮,這時候鎮上已經有早餐店開門,陳浩購買早餐的同時,詢問了一下,然後再次駕車而去。

幾分鐘後,陳浩來到了一座庵廟之外。

這庵廟名爲青花庵,規模不大,不過圍牆挺高,青苔斑斑,顯然歷史悠久。

陳浩下車後,敲了敲庵門,不多時,一個二十多歲的尼姑開門,好奇問道:“善人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陳浩笑道:“我來拜訪心慧師太?不知她在不在?”

年輕尼姑道:“心慧師太昨日訪友去了,估計今天不回來,明天也該回來了,善人要不改日再來?”

陳浩傻眼。

訪友去了?要不要這麼巧?

看着年輕尼姑,陳浩繼續道:“小師太,是這樣的,我找心慧師太有要事,很重要,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她去哪裏訪友了?我去找她。”

年輕尼姑道:“在八十里外的古塔縣蓮花寺,據說是有一位佛門大德掛單,心慧師太前去拜訪。”

陳浩道:“多謝小師太。”

回到車上,陳浩輸入古塔縣,然後驅車前往。

八十多裏並不遠,陳浩駕車不過一個小時就到,七轉八轉,找到了蓮花寺的所在。

說是蓮花寺,陳浩沒看到蓮花。

不過寺廟不小,建在一個小湖邊,綠樹成蔭,隱約可見黃色屋檐,環境是相當不錯。

這時候雖然是早上,卻也有不少人前往寺廟,燒香拜佛。

陳浩停車,正要下去時,阿冪羅開口道:“你去吧,我不去了。”

陳浩愕然:“怎麼了?”

阿冪羅道:“我不喜歡這裏的氣息。”

陳浩看看寺廟,陰陽眼可以看到這蓮花寺被一種祥和的光芒籠罩,顯然裏面受到佛門神像庇護。

不過修羅會懼怕佛像嗎?貌似沒聽說過啊?傳說中,佛門八部之中,還有修羅的存在呢!

陳浩滿心不解。

不過阿冪羅不去,陳浩也不強求,拿出手機給她打發時間。

隨後陳浩單獨前往蓮花寺。

隨着大衆進入寺廟,接觸到了那祥和的光芒,陳浩感覺心中各種負面念頭一散而空,通體舒暢。

心中驚歎,這佛門手段,的確不凡啊,難怪能夠和道門千古以來,相互爭鋒,一直處於上風。

不過陳浩也並不羨慕。

佛道之路並不相同。

佛門注重普度衆生,功德成佛。

而道門要的是入道成仙,我自求我道,你們愛誰誰。

既然不在意,那佛門如何繁盛,也並不重要了。

進入寺廟,陳浩四處尋找。

既然是佛門大德到來,那顯然並非一般僧侶,有普通人沒有的特別之處。

不過轉悠了一圈,陳浩驚愕的發現,什麼特別氣息,毛都沒有啊。

整個蓮花寺,雖然那些被供奉的佛像有一部分靈性十足,一看就是佛門之寶。

但是寺廟內的和尚,卻都是普通,根本沒有一個有修行的樣子。

難道我被那小尼姑忽悠了?

陳浩禁不住有些疑惑起來。

不過念頭一起,又被放棄,那青花庵中,自己並沒有感知到有修行之人的存在,顯然真的不在。

只是那邊沒有,這邊也沒找到,那心慧師太跑哪去了?

陳浩一臉鬱悶。

媽咪9塊9:高冷爹地求帶走 一個送東西的任務,居然也有難度嗎?

實在找不到,陳浩就找到了一箇中年和尚,問道:“大師,我想問一下,貴寺有沒有一位心慧師太來拜訪?”

和尚滿臉疑惑:“心慧師太?那是哪位比丘?我沒聽過。”

陳浩:“……”

你這和尚是假的吧,附近的同門居然都不知道?

看和尚表情不像是隱瞞,陳浩只好問道:“大師,那貴寺最近是不是有一位大德掛單?”

和尚這才笑道:“你說的是半月大師吧,他的確來掛單了,不過並不住在我們蓮花寺。”

陳浩問道:“那住在那裏?”

和尚道:“我不知道。”

陳浩:“……”

特麼的你逗我呢,你們佛門大德啊,你居然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太不重視了?還有,你一個和尚,不是應該自稱貧僧嗎?說什麼我,你這向佛之心完全沒感覺到啊,你是在佛門混飯吃的吧?

和尚繼續道:“不是我不說,因爲半月大師並不接見外客,來我們蓮花寺也只是掛了單,之後就不知去向,連準備的禪房都沒有去過,如果施主要見半月大師,要看緣分。”

陳浩:“……”

這特麼也是一個有性格的大德啊,這是遊戲紅塵嗎?

行,倒要看看是你躲得嚴實,還是我的陰陽眼更厲害。

“多謝大師。”陳浩道謝,然後毫不猶豫的離開寺廟。

還沒有走到停車的地方,陳浩突然腳步一頓,目光詫異的看向自己的車。

在車邊,一個老和尚,一個老尼姑站着,似乎在說什麼。

而這和尚和尼姑身上,隱含祥和慈悲之意,陰陽眼更是看到他們身上有一種淡金色的光芒。

這是……佛光。

眉頭一挑,陳浩笑了。

我特麼到處找找不到,這一轉身,你們自己送上門來了。

大步走過去,靠近了陳浩就聽到老和尚道:“小姑娘,你下車呀,我這有蘋果手機,比你那個更好玩。” 聽到老和尚的話,陳浩一頭黑線。

臥槽,你特麼是高僧啊,身上都修煉出佛光了,這說話的口氣是幾個意思?你是用棒棒糖誘拐小蘿莉的怪老頭嗎?

“咳咳,半月大師,過了。”女尼都看不過去了,提醒了一聲。

而車內的阿冪羅完全不搭理,一直在把玩着陳浩的手機。

老和尚嘆息一聲,正要繼續說,突然轉身看去。

陳浩咧嘴一笑:“大師,繼續啊,看的很有趣呢。”

老和尚臉皮很厚,完全不在意道:“施主是?”

陳浩道:“她是我妹。”

老和尚眼睛一亮,開口道:“施主,你妹妹天資過人,有慧根,老衲心喜,想收爲弟子,不知……”

老和尚話未說完,陳浩就打斷道:“大師,我妹妹是女孩,你是和尚,這不合適吧?”

“沒關係,可以帶髮修行,佛門諸多規矩也不必理會。”老和尚毫不猶豫的回答。

陳浩道:“如果是這樣,那何必拜你爲師?在紅塵中過得瀟瀟灑灑不好嗎?何必到寺廟裏吃苦?”

老和尚還要開口,陳浩再次打斷道:“難道大師要跟我說,我妹妹拜你爲師,可以立地成佛嗎?實在不行,成爲菩薩也能接受。”

老和尚終於語塞。

“這位施主,半月大師只是開玩笑……”女尼看陳浩語氣很衝,連忙開口緩和。

陳浩似笑非笑的問道:“心慧師太,你確定是開玩笑?”

女尼正要開口,突然表情一怔,驚訝的看向陳浩:“你認識我?”

陳浩道:“如果不是認識,這會兒我就該報警抓人販子了。”

女尼驚奇的打量陳浩。

她可以確定,自己完全不認識,甚至都沒有見過這個人。

陳浩道:“別看了,我認識你,你可不認識我,而且咱們也沒有熟悉的必要,我是幫一個人送東西給你,這纔來到了蓮花寺。”

心慧師太道:“送東西?什麼東西?”

陳浩從口袋中掏出了護靈珠,笑道:“是這個,師太認識嗎?”

看到護靈珠,心慧師太頓時面色一變,急忙伸手接過,然後她就感知到了護靈珠內的殘魂氣息,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目光灼灼的看着陳浩道:“這是誰讓你送來的?”

陳浩道:“是誰,這裏面不是留了信息嗎,師太可以自己瞭解,其他,我就不多說了。”

說完,陳浩打開車門,就要上去。

老和尚似乎不甘心,開口道:“施主。”

“停!”

陳浩再次打斷,開口道:“大師,我敬你是佛門大德,但是這並不表示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收徒未必是真,收護法倒是很有可能對吧?”

老和尚表情一變。目光凝重的看着陳浩道:“你知道你妹妹是……”

陳浩詭異一笑:“大師,我給你一個建議,以後修煉閉口禪吧,有些東西不能說,說了就有麻煩,你懂得。”

話落,陳浩關上車門,然後駕車而去。

老和尚看着車遠去,卻是沒說話了。

好一會兒後,女尼開口道:“半月大師,你別念想了,這不是轉世修羅,這是跨界而來的修羅真身。”

老和尚聞言瞪大眼睛:“跨界修羅?怎麼會?她明顯是人類形態,應該是轉世纔對。”

女尼搖頭道:“貧尼也無法理解,不過我弟弟給貧尼的神魂留影中顯示,這小女孩曾經在他面前顯露修羅法相,若是轉世修羅,不應該覺醒這麼早纔對。”

老和尚頓時嘴角一抽:“修羅法相,那她豈不是……”

似乎想到了什麼,老和尚的臉色白了白,一臉後怕。

“還有,這個年輕人,居然是鬼婆婆的弟子,不過貧尼感覺不像,他很古怪,身上完全感知不到修行的法力氣息,就好像普通人一樣,而且這樣一個覺醒修羅,居然跟隨在他身邊,貧尼弟弟的神魂留影中,這修羅似乎很聽他的話。”女尼繼續說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6136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