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為民冷哼一聲,轉頭看向旁邊的周不凡,道:「老周,你來還是我來?」

周不凡道:「這種小病,誰來都一樣,一個多小時的事罷了。」

陳為民傲然道:「這種小事情,的確是沒這麼麻煩。不過,咱們兩個既然來了,就還是先把患者治好再說吧!」

「不好意思,兩位前輩,我插一句話。」林天佑道:「我看過患者頭部拍的片子,淤血有一部分已經壓住了神經線。普通的清淤方法估計沒有用,所以這個手術估計有些麻煩。」

「啊?」聽到這話,顧先平頓時呆了,面上肌肉都跟著抽搐起來。

陳為民和周不凡互視一眼,而後同時看向林天佑。

「你以為我們來的時候都沒有看過片子嗎?」陳為民首先憤然道:「我怎麼沒有看到有淤血壓住的部分呢?」

(推薦朋友的書《冒牌大少》,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周不凡冷聲道:「我致力於腦科疾病三十多年,臨床經驗極其豐富。那些片子,我一眼就能看出病情,你說的情況,我也沒有看到!」

聽聞兩人的話,林國強也匆忙道:「小夥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說話,是要負責任的。我也看過那幾張片子,說實話,我也沒有看到你說的什麼淤血壓住神經線。想要嘩眾取寵,但也得分清楚形勢。魯班門前刷斧頭,丟人的終究還是你自己啊!」

這三人看林天佑年紀不大,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言語當中也不乏譏諷之意。

葉青微皺眉頭,心中略微有些惱火,畢竟林天佑是他請來的。不過,林天佑倒是很平靜,淡淡一笑,道:「行醫者,當心細如髮。片刻失誤,都有可能導致一個患者喪命。我也只是這麼一說,如果可以的話,麻煩兩位再看一下,畢竟這關係到患者的性命安全!」

陳為民瞪眼道:「我看了一路了,還用你來說嗎?你要真覺得你比我行,那好,我把機會讓給你,你去給她開顱治病吧!」

周不凡更是直接,拂袖扭身,作勢便要離開。

顧先平頓時急了,這可關係到他女兒的生死問題啊。他匆忙走過去,攔住那兩人,急道:「兩位,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我倒是沒準備生氣,但是,他硬要惹我們生氣,那我能怎麼辦?」陳為民瞥了林天佑一眼,道:「你既然請了我們,就應該相信我們,又找來這麼一個人算什麼意思?還有,你哪個醫院的,我怎麼都沒見過你?」

「不好意思,剛才是我失言,還請兩位不要放在心上。」林天佑道:「我不是平南省人,我是深川市的人。」

周不凡冷聲道:「我管你什麼深川不深川的,你要覺得你比我們都強,那你就進去救人。」

林天佑有些尷尬,葉青只是面色大寒,卻要開口,還好旁邊的徐長志先開口了。

徐長志道:「兩位叔叔,醫者父母心,現在救人是最關鍵的,其他事情,等救了人之後再說吧。」

陳為民和周不凡看了徐長志一眼,這才冷哼一聲:「我們是給長志面子,才來這裡給她會診的。小年輕,不知天高地厚,還敢班門弄斧,真是可笑!」

說完,兩人直接傲然去了旁邊的手術室。林國強瞥了林天佑一眼,道:「年輕人,禍從口出啊。以後說話可要注意點了啊!」

「閉嘴!」葉青冷喝一聲,林國強不由惱火。但是,想想葉青跟徐長志黃飛明的關係,他還真就閉上了嘴。

葉青尷尬地看向林天佑,道:「林醫生,實在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這兩個人也太不像話了,你只是提了個建議而已,他們就巴拉巴拉說了那麼多,算什麼東西!」

「沒事。」林天佑淡笑,道:「醫學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應該有爭執,才能夠進步的嘛。其實,淤血的事情,我也只是有些懷疑而已,並不能真正確定,也有可能是兩位前輩說得對,當然這也更好。淤血沒有壓到神經線的話,那就沒有多少治療危險了。不管怎麼樣,能讓患者安全,這才是最重要的!」

聽著林天佑這話,葉青不由唏噓。同樣是醫生,為什麼做人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行了,你也別自責了,記得啊,有空帶我去拜訪幾個老中醫。」林天佑拍了拍葉青的肩膀,當先走到了手術室那邊。

林國強早就安排護士把顧雅清送到了手術室,陳為民和周不凡換了衣服,消毒進去,手術室的燈便直接亮了起來。

顧先平站在病房門口,焦急地來回踱步,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要著急。葉青徐長志他們都站在這裡陪著,連陳俊都拎著吊瓶過來了,在這裡陪著顧先平。

「顧老師,你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陳俊道:「葉子也說了,雅清的傷並不重,只是一些淤血,清楚了就可以了。我想,過不了多久,雅清就又能回去上學了,不會有事的!」

顧先平點了點頭,心情總算好了一些,但眉頭還是沒有舒展多少。顧雅清一分鐘沒被推出來,他心中的焦慮就不能停止。

「肯定不用擔心,絕對不會有事的。」林國強在旁邊道:「放心吧,這兩位醫生,都是我們平南省最頂尖的腦科專家。隨便一個人都能把手術做好了,現在兩位一起來會診,這個手術就更加沒有問題了。顧老師,你別著急,坐這裡等一會,很快就會出來了!」

「是是是。」顧先平連連點頭,但他哪裡坐得住啊?

眾人都站在病房外面,焦急地等待著結果。按照預計,本來一個小時就能夠完成的手術,卻足足等了一個半小時,還是沒有半點消息,這也讓顧先平的心更懸了起來。

「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林國強還在安慰顧先平:「這麼大的手術,耽誤一點時間什麼的,這也很正常。放心吧,很快就會好了。」

顧先平緊張的都已經說不出話了,連葉青也握緊了拳頭,只怕病房裡的顧雅清出什麼意外。

而此時,林天佑卻微微皺起眉頭。他沉吟了一下,伸手拉了拉葉青的衣服,轉身走到走廊盡頭。

葉青會意,跟了過去,急道:「怎麼了?」

「手術有問題。」林天佑低聲道。

「什麼問題?」葉青的心都懸起來了,如果顧雅清出什麼事,那顧先平肯定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啊。

林天佑沉聲道:「這種開顱手術,並不是大手術,處理起來也不難。按照這兩個人的資格,一個小時足以結束了。但是,他們已經超出足足半小時了。你要知道,開顱手術,跟其他手術還不一樣。超出時間越長,病人就越危險。」

「啊?」葉青面色一變,急道:「那可怎麼辦?能……能出什麼事?」

「現在最壞的猜測,那就是淤血壓住了神經線。」林天佑道:「如果真的是淤血壓住神經線,而他們又不知道的話,那他們就會用最普通的方法去動這個手術。可是,他們用的這個方法,是無法清除神經線上的淤血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現在這個手術已經變成了一個高度危險的手術,十有**會讓病人命喪手術台的!」

葉青面色更變,轉頭看了看那邊的手術室,又看了看林天佑,急道:「這……這現在有辦法解決嗎?」

林天佑嘆了口氣,道:「如果是在深川市的話,我們醫院專門從歐洲引進的一台機器還能夠有五成的保命概率。但是,這裡肯定沒有這個機器,那保命幾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五了!」

葉青心裡狂跳,他從沒有像現在這麼著急過。

「百分之五?那……那不是說,她生還的希望幾乎沒有了嗎?」葉青瞪大了眼睛。

林天佑點了點頭,低聲道:「而且,我還不知道這兩位醫生之前有沒有接觸過類似的案例。如果沒有的話,那這百分之五的希望都沒有了!」

葉青大為著急,道:「那……那可怎麼辦?」

林天佑聳了聳肩,道:「如果我在裡面的話,還能看一下究竟是什麼情況。但是,我現在也不能隨便進去。裡面正在進行手術,我進去的話,打擾到他們,只怕更危險了!」

葉青咬牙道:「哎呀,當初就應該讓你一起進去的。這兩個王八蛋,也太自負了。雅清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林天佑沒有說什麼,只靜靜看著那邊的手術室。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陳為民和周不凡黑著臉走了出來。

看到兩人的表情,顧先平還沒有說話,就直接暈倒在地。

「顧老師!顧老師!」陳俊幾人匆忙把他扶了起來。

「怎麼樣了?怎麼樣了?」林國強走過去,焦急地問道。

徐長志也焦急地看著兩人,這兩人是他介紹來的。如果顧雅清出什麼事,那他也沒法交代啊。

陳為民和周不凡互視一眼,兩人面色都很難看。遲疑了好一會,陳為民方才低頭道:「對不起,我們儘力了!」

「什麼!?」林國強眼睛頓時瞪大了,而徐長志也是面色一變,一步走過來,急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周不凡道:「病人的病情跟我們之前觀察的有些出入,實在是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外。對不起,我們真的已經儘力了!」

「出入?什麼叫出入?你給我解釋一下什麼叫出入?」葉青大步跑了過來,離老遠都在大喊:「是不是像林醫生說的那樣,淤血壓迫了神經線?」

現場眾人這才猛然回過神,不約而同地看向陳為民和周不凡。剛才林天佑說這件事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把林天佑的話放在心上。可是呢,手術果然出現問題了,是否是因為這個緣故呢?

陳為民和周不凡低著頭,兩人面色都很難堪。這下不用他們說,眾人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推薦朋友的書《都市醫聖》,書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周不凡冷聲道:「我致力於腦科疾病三十多年,臨床經驗極其豐富。那些片子,我一眼就能看出病情,你說的情況,我也沒有看到!」

聽聞兩人的話,林國強也匆忙道:「小夥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說話,是要負責任的。我也看過那幾張片子,說實話,我也沒有看到你說的什麼淤血壓住神經線。想要嘩眾取寵,但也得分清楚形勢。魯班門前刷斧頭,丟人的終究還是你自己啊!」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這三人看林天佑年紀不大,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言語當中也不乏譏諷之意。

葉青微皺眉頭,心中略微有些惱火,畢竟林天佑是他請來的。不過,林天佑倒是很平靜,淡淡一笑,道:「行醫者,當心細如髮。片刻失誤,都有可能導致一個患者喪命。我也只是這麼一說,如果可以的話,麻煩兩位再看一下,畢竟這關係到患者的性命安全!」

陳為民瞪眼道:「我看了一路了,還用你來說嗎?你要真覺得你比我行,那好,我把機會讓給你,你去給她開顱治病吧!」

周不凡更是直接,拂袖扭身,作勢便要離開。

顧先平頓時急了,這可關係到他女兒的生死問題啊。他匆忙走過去,攔住那兩人,急道:「兩位,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我倒是沒準備生氣,但是,他硬要惹我們生氣,那我能怎麼辦?」陳為民瞥了林天佑一眼,道:「你既然請了我們,就應該相信我們,又找來這麼一個人算什麼意思?還有,你哪個醫院的,我怎麼都沒見過你?」

「不好意思,剛才是我失言,還請兩位不要放在心上。」林天佑道:「我不是平南省人,我是深川市的人。」

周不凡冷聲道:「我管你什麼深川不深川的,你要覺得你比我們都強,那你就進去救人。」

林天佑有些尷尬,葉青只是面色大寒,卻要開口,還好旁邊的徐長志先開口了。

徐長志道:「兩位叔叔,醫者父母心,現在救人是最關鍵的,其他事情,等救了人之後再說吧。」

陳為民和周不凡看了徐長志一眼,這才冷哼一聲:「我們是給長志面子,才來這裡給她會診的。小年輕,不知天高地厚,還敢班門弄斧,真是可笑!」

說完,兩人直接傲然去了旁邊的手術室。林國強瞥了林天佑一眼,道:「年輕人,禍從口出啊。以後說話可要注意點了啊!」

「閉嘴!」葉青冷喝一聲,林國強不由惱火。但是,想想葉青跟徐長志黃飛明的關係,他還真就閉上了嘴。

葉青尷尬地看向林天佑,道:「林醫生,實在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這兩個人也太不像話了,你只是提了個建議而已,他們就巴拉巴拉說了那麼多,算什麼東西!」

「沒事。」林天佑淡笑,道:「醫學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應該有爭執,才能夠進步的嘛。其實,淤血的事情,我也只是有些懷疑而已,並不能真正確定,也有可能是兩位前輩說得對,當然這也更好。淤血沒有壓到神經線的話,那就沒有多少治療危險了。不管怎麼樣,能讓患者安全,這才是最重要的!」

聽著林天佑這話,葉青不由唏噓。同樣是醫生,為什麼做人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行了,你也別自責了,記得啊,有空帶我去拜訪幾個老中醫。」林天佑拍了拍葉青的肩膀,當先走到了手術室那邊。

林國強早就安排護士把顧雅清送到了手術室,陳為民和周不凡換了衣服,消毒進去,手術室的燈便直接亮了起來。

顧先平站在病房門口,焦急地來回踱步,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要著急。葉青徐長志他們都站在這裡陪著,連陳俊都拎著吊瓶過來了,在這裡陪著顧先平。

「顧老師,你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陳俊道:「葉子也說了,雅清的傷並不重,只是一些淤血,清楚了就可以了。我想,過不了多久,雅清就又能回去上學了,不會有事的!」

顧先平點了點頭,心情總算好了一些,但眉頭還是沒有舒展多少。顧雅清一分鐘沒被推出來,他心中的焦慮就不能停止。

「肯定不用擔心,絕對不會有事的。」林國強在旁邊道:「放心吧,這兩位醫生,都是我們平南省最頂尖的腦科專家。隨便一個人都能把手術做好了,現在兩位一起來會診,這個手術就更加沒有問題了。顧老師,你別著急,坐這裡等一會,很快就會出來了!」

「是是是。」顧先平連連點頭,但他哪裡坐得住啊?

眾人都站在病房外面,焦急地等待著結果。按照預計,本來一個小時就能夠完成的手術,卻足足等了一個半小時,還是沒有半點消息,這也讓顧先平的心更懸了起來。

「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林國強還在安慰顧先平:「這麼大的手術,耽誤一點時間什麼的,這也很正常。放心吧,很快就會好了。」

顧先平緊張的都已經說不出話了,連葉青也握緊了拳頭,只怕病房裡的顧雅清出什麼意外。

而此時,林天佑卻微微皺起眉頭。他沉吟了一下,伸手拉了拉葉青的衣服,轉身走到走廊盡頭。

葉青會意,跟了過去,急道:「怎麼了?」

「手術有問題。」林天佑低聲道。

「什麼問題?」葉青的心都懸起來了,如果顧雅清出什麼事,那顧先平肯定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啊。

林天佑沉聲道:「這種開顱手術,並不是大手術,處理起來也不難。按照這兩個人的資格,一個小時足以結束了。但是,他們已經超出足足半小時了。你要知道,開顱手術,跟其他手術還不一樣。超出時間越長,病人就越危險。」

「啊?」葉青面色一變,急道:「那可怎麼辦?能……能出什麼事?」

「現在最壞的猜測,那就是淤血壓住了神經線。」林天佑道:「如果真的是淤血壓住神經線,而他們又不知道的話,那他們就會用最普通的方法去動這個手術。可是,他們用的這個方法,是無法清除神經線上的淤血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現在這個手術已經變成了一個高度危險的手術,十有**會讓病人命喪手術台的!」

葉青面色更變,轉頭看了看那邊的手術室,又看了看林天佑,急道:「這……這現在有辦法解決嗎?」

林天佑嘆了口氣,道:「如果是在深川市的話,我們醫院專門從歐洲引進的一台機器還能夠有五成的保命概率。但是,這裡肯定沒有這個機器,那保命幾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五了!」

葉青心裡狂跳,他從沒有像現在這麼著急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