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青:………

女人接著道:「所以你的實力很強。」

我擦,你這是什麼邏輯?

我的實力比你差一些,所以我的實力很強?你就是想說你非常強是吧?

陳青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嗯,聽出來的?」

女人道:「這是掌握了知微領域之後的一種天賦感知,我可以感受到你也是知微領域,因為在我的感知中,你的身影有些模糊。」

女人接著道:「其實在這裡能遇到一個在一階已經掌握了知微領域的高手我也是沒有想到的,我還以為所有的一階高手都已經前往萬魔洞搜索坐照自觀經了。」

陳青聽出了一層別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有很多人將自己的生命層次壓制在一階?」

女人點點頭,然後道:「是的,不是所有人都會直接進化,真正的天才,現在幾乎都還在一階。」

陳青道:「他們將自己的生命層次卡在一階做什麼?」

女人道:「等太陽落下。」

陳青道:「說人話!」

女人道:「在三天之後,有一天永夜,太陽落下便不會再升起,那便是代表著萬魔洞的開啟。他們之所以要去萬魔洞,便是為了一篇經文,坐照自觀經。你聽說過完美進化嗎?」

陳青點頭,足足過了十息,發現女人並沒有反應,才想起女人看不見。「聽說過。」

女人接著解釋道:「只有完美進化,才能走上真正的進化之路,否則,都會因為自身的缺陷,在潛力用盡之時,進入進化斷層,無法繼續進化,甚至是因為體內的病毒不相合而暴斃,也就是傳說中的走火入魔。相傳在亘古之時,有一位古佛為了鎮壓魔禍,獨身前往萬魔洞,將萬魔鎮壓在萬魔洞之中,而這位古佛,便掌握了一片經文,名為坐照自觀經,若是能夠領悟這一篇經文,便能看到自己的進化之路從而達到完美進化!」 聽完了黑衣女人的話,陳青才理解過來,也就是說,那些什麼走火入魔的,都是因為體內的病毒衝突。

陳青道:「所以你為什麼要來找我呢?」

女人笑了笑,笑容微微有些僵硬,看得出來她並不是很喜歡微笑,「介於你有我七分之六的實力,我想和你結盟。」

這個女人就這麼喜歡拿自己做計量單位嗎?「自己一個人去不行嗎?」陳青道。尋寶這種事吧,還是一個人去比較好,沒事怎麼可能拉上其他人。

女人說出了一個陳青不得不信的理由,「我看不見,即便是坐照自觀經擺在我的面前,我也看不見。」

陳青微微點頭,然後道:「初次見面,在下,陳青。」

女人伸出手和陳青相握,「小女子,不夜城,姬夜華。」

第二天,陳青將陳小兮送到李白哪兒去,在李白的書房中,看到了一幅字,在陳青的眼中,其中的劍氣如同萬劍從生,直貫長空,將這一副字默默的記在心中,陳青道:「軍方的命令還有一個月才會下來,小子要離開一段時間,這一段時間之內,小兮就擺脫您老了。」

李白懶得管他,和小妮子在一旁說笑我,萌萌噠的陳小兮讓陳青瞬間黯然失色,陳青也懶得自找沒趣,李白這老東西既然答應了,以他千年來的名聲,只要不想一生英名毀於一旦,都會照顧好陳小兮。

陳青推開門正準備出去的時候,李白忽然朝著他笑了笑,然後道:「好好想想,坐照自觀這幾個字的意思,有些東西,經過了時間的洗禮,可能並不是同一件東西。有時候,你所看到的,你所聽到的,有可能都不是真實。」

陳青回頭看了一眼李白,不太明白這個老東西為什麼突然要和他說這麼一番哲理。

回到家的時候,姬夜華正在整理衣裳,陳青看了姬夜華一眼,然後道:「除了坐照自觀經,還有什麼別的辦法進化嗎?」

姬夜華道:「其實也是有的,比如說,你得到了某一位上古大能的手稿,按照上面的進化之路走,也有機會走到那個上古大能的位置,所以傳說之中,上古大能收的徒弟,並不是每一個都能走到他的領域,也有可能超越他。」

「另外其實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就是想辦法激發體內的病毒,有一位覺醒者是獸系病毒,可以變成一隻老虎,化身成老虎,在一座山上當做自己是老虎過了一年,成功進化了。」

陳青微微點頭,然後道:「這聽起來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姬夜華接著道:「然後有一位仁兄模仿了一番,這位仁兄也是獸系,化身成一隻雄獅在獅群之中,不過三天……」

陳青激動道:「不過三天就進化了?看來這方法看起來很靠譜啊!」

姬夜華說完她沒有說完的話,「不過三天,這位仁兄就被獅群中的母獅子壓榨得精盡·人亡了。」

陳青:……….

「什麼時候動身?」陳青問。

姬夜華道:「我已經收拾好了,走吧。」

登上前往萬魔洞所在地方的火車,十兩黃金果然是很有保障的,給陳小兮塞了一半,陳青的身上不過五兩,坐火車不過切下一小顆。

下了火車,兩人也沒有找地方先住下,餐風露宿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常事。

其實陳青倒是蠻好奇姬夜華看不見是怎麼在崇山峻岭之間趕路的,只見姬夜華拿出一個音樂播放器,然後開始放起了音樂:星夜曲。

然後姬夜華將竹棍背在身後,在各個樹梢上跳躍,如履平地。

陳青愣在了原地,你是靠音波感受地形我能夠理解,但是你為什麼一定要拿出一個音樂播放器這種這麼有違和感的東西出來?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當中自帶bgm的女人?

日夜趕路走了足足兩天,陳青和姬夜華站在一座從來沒有見過的大山之前,這座大山不知其高,漫天的雲層都在它的山腰。珠峰拉過來,在它面前估計就是個剛出生的嬰兒一般。

陳青道:「這麼離譜的山是怎麼出現的,難道說以前的人都沒有發現嗎?」

姬夜華道:「這些古迹隱藏在時空斷層之中,只有在病毒大爆發之後才會現世。嚴格的來說,萬魔洞並不在大地之上,只是你看起來它在大地之上。有些類似佛門所說的沙華世界,這萬魔洞便在一顆沙塵之中,你看到的萬魔洞,是萬魔洞的真身,它在大地之上,其實只佔了不過十丈之地。世間的一切都會有缺陷,有缺陷,才會有提升,就如同天空的月,有缺才會有圓。而毒,便是這天地的缺陷。」

陳青道:「接下來怎麼辦?找個地方等明天嗎?」

姬夜華道:「前往萬魔洞的十丈之外,前來尋找坐照自觀經的並不是只有我們。你在周圍仔細看一下,應該可以看得到有一塊牌子。」

陳青在周圍找了一圈,果然看到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實力在五分之三個姬夜華之下者,入內後果自負。

陳青看向姬夜華,道:「原來你是個計量單位?」

伴隨著星夜曲的響起,兩人逐漸靠近萬魔洞十丈之內,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明明你看到了萬魔洞就在眼前,但是足足走了十多里,依舊是在眼前。

足足過了兩個多小時,兩人終於是到了,陳青可以看得到在萬魔洞十丈之內,已經有了不少覺醒者。

一個身高足足有著一丈的男人站了起來,看向兩人,罵了一句,「聽見這星夜曲,我就知道是姬夜華到了。」

男人身著一身紅色的鐵甲,一舉一動都會讓地面有著輕微的震動,滿頭的紅髮,如同狂獅一般亂舞。「姬夜華,這個小子是誰?」

姬夜華冷冷道:「巨靈,如果你不想死,就別招惹他。」

遠處忽然走來一行人,當中的一個年輕人身著一身金色的鎧甲,頭頂玉冠,背後有著銀色的披風,座下是一頭六足戰馬,戰馬渾身披甲,雙眼之中有著淡淡的烈焰,鼻息皆是充滿了硫磺氣味的火焰。

年輕人來到的時候,周圍有著不少覺醒者都在齊齊後退,「是聖天都來了!」

「聖天門的下一任門主,聖天都!」

「他甚至比姬夜華還要強上一絲,而且更為嗜殺,沒事最好不要惹他!」

「據說他融合的毒種是A級毒種·聖華,而且還是完美融合!」

聖天都看向陳青,然後道:「原來是基因源啊,我原以為你加入軍方了就會好好在帝都躲著度過餘生,那樣我倒是沒有機會殺你了。沒有想到你居然自己跑了出來,還真是蒼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啊!」 對於聖天都的話,陳青倒是不怎麼聽的進去,對方就是要殺了他。

聖天都繼續道:「不要怕,我不會在這裡殺你的,你畢竟是軍方的人,像是你這樣一個無所依靠的覺醒者,我殺死你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我甚至懶得因為你觸怒軍方,因為你並沒與讓我觸怒軍方的資格。你只會死在這萬魔洞上某個怪物的手中,或是成為某個怪物的口中食,而不是死在我手裡。」

聖天都的話,陳青明白,他是軍方的人,聖天都並沒有興趣觸怒軍方,他的渺小,就像是滄海一粟。

道完,聖天都騎著六足的戰馬在旁邊休息,等待著永夜的降臨。

不過一會兒之後,從遠方走來一個渾身都是紅色烈焰的年輕人,年輕人的雙眼之中流淌著熾熱的岩漿,那是名將營的赤炎子。

赤炎子來到此處之後,渾身的火焰熄滅,在黑夜之中,火光會暴露他的位置。赤炎子無論在何處,都從未熄滅自己身上的烈焰,但是這一次,他熄滅了,因為眼前有著很多人,都有著讓他感覺到危險的氣息,而這些人,竟然還都只是一階,名將營中排名第一的他,忽然第一次意識到了危險。

赤炎子來到這裡不久之後,東方的黑夜裡,亮起一雙碧綠色的眼瞳,那是一個少年,少年的雙眼之中有著碧綠色的光,身上披著一身狼皮。

他來自遙遠的雪原,同樣對那坐照自觀經渴求不已,坐照自觀經之中,有著無敵的秘密。

和他同時到的,還有著三個人,同樣只是一階,其中一人身上有著遊離的雷光,一個別羊角的年輕道士,還有著一個背著書包的憊懶少年。

眾多的一階覺醒者佔據著最靠近萬魔洞的位置,不時有著一些覺醒者趕到此處,萬魔洞前,此時已經聚集了數千的覺醒者。

有一個二階覺醒者走上前來,不滿道:「你們這些不過一階的小傢伙,為什麼可以佔據這最靠前的位置,就不知道給大爺我讓個位置嗎?」

聖天都掃了他一眼,手中一團金色的烈焰出現,直接隨手一扔砸到了這個二階的覺醒者,不過片刻,這個二階的覺醒者已經化為一地的灰燼。

其他幾人甚至看都沒有看那個死去的二階覺醒者一眼,如同他本就是一個死人,不過早晚。

周圍的人群微微後退,不敢再涉及前方的位置,最前方的位置,雖然都只是一些一階的覺醒者,但是他們的實力,簡直和他們不在同一個領域,恐怕每個人的危險程度都是高危。

外圍的人知道,這些一階的覺醒者,每一個人的毒種都不平凡,他們將自己的生命層次卡在一階,就是為了這一篇經文,有了這一篇經文,可能讓他們走上一條無敵的路。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走到十階的頂峰,大部分的覺醒者,一階便已經是他們的極限。

早上六點,並沒有迎來黎明,大地天空依舊如同夜晚一般黑暗,這一刻,周圍聚集的數千覺醒者都知道,永夜來了,因為天空中的星辰,變得璀璨,星光落在地面上,竟然如同圓月般璀璨。

大地忽然有著微微地震動,萬魔洞在這一刻變得真實起來,與大地融為一處,依舊只佔了十丈方圓,但是這一座大山卻是如同觸手可及一般。

披著狼皮的少年一躍衝上萬魔洞的山腳,在陳青的視野之中,少年已經站在了萬魔洞山腳之上,少年幾個騰躍,已經不見了身形。

周圍的覺醒者都知道,萬魔洞真正開啟了,聖天都駕馭著六足戰馬上前,巨靈踏步,赤炎子也是踏上萬魔洞,陳青看向身旁的姬夜華,然後道:「他們已經登上去了。」

然後熟悉的音樂聲響起,姬夜華一躍登上萬魔洞,陳青的眉毛微微一跳,也跟著姬夜華開始登山。

萬魔洞之上,在泥土之中有著白骨的斷臂或是頭顱,一路走來,竟然一路都是屍骨,可以想象萬魔洞到底死過多少覺醒者。

看到這些白骨,陳青本來有些忌憚的心忽然平靜了下來,雙眼之中露出一絲隱晦的狠戾之光。要不要殺了這裡的所有人呢?

數千的覺醒者等到最前方的幾人都已經上山,才敢陸續登山,萬魔洞啊,裡面可是有著無數高階覺醒者留下的進化之路,只要得到一個進化之路,他們就能一飛衝天。

和姬夜華上山不過三里,姬夜華忽然停住了,陳青也跟隨著停住,陳青很快發現了姬夜華停下的原因,因為在這裡,聖天都騎著六足戰馬正在虎視眈眈,赤炎子同樣是恢復了渾身的烈焰,狼皮少年的手掌中,緩緩浮現一柄黑色的匕首,別羊角的道士手握拂塵,雙眼如炬。

別羊角的道士道:「姬夜華,你們不夜城的手伸得太遠了。」

狼皮少年也是道:「不夜城,就應該好好地待在極北之地,而不應該來到中原。」

赤炎子擺了擺手,然後道:「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沒有什麼辦法。」

聖天都哈哈大笑道:「我只要陳青,這個女人,歸你們了。」

別羊角的道士繼續道:「姬夜華,你應該明白,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世界將重新分配,你們不夜城本就不屬於中原,萬魔洞,可是真正有著萬種進化之路,我們不可能讓這些進化之路落在別人的手中!」

山下忽然吵雜起來,在陳青的眼中,周圍十里之內,亮起了不下數萬的火把,身披鎧甲數路大軍,正在向著擁擠上山的覺醒者們進發!

整個山腳之下,如同白晝一般明亮,巍峨高大的巨人踏步,將地面踩出一個個深坑,天空之中,如同蝗蟲一般的直升機飛舞,宣洩的子彈如同一場金屬風暴瞬間席捲所有準備上山尋找進化之路的覺醒者,到處都是一片慘叫,烈火燃燒整個大地,將周圍的一切都付之一炬!

這根本不是什麼覺醒者上山尋找進化之路的美夢,期待著緣分在自己的面前降臨,這一開始,便是一場戰爭。

聖天都道:「熱武器統治世間的時代已經過去,這個時代,不服從我的,都將覆滅,霸者稱王,各國都在變化,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在這個世界上立足,裂土封王,就在今朝!」 這世上從來沒有所謂的緣,有的只是鮮血和效忠,戰爭和死亡。

山下的慘叫從未停止,戰火蔓延到方圓數十里,這從一開始便是一場陰謀,一場要殺掉所有沒有歸屬的覺醒者的陰謀。

所有的大勢力正在瘋狂地整合整個大地,要將所有的覺醒者歸為一處。

陳青看向姬夜華,道:「事情和我們想的似乎是不太一樣。」

姬夜華不語,不知道她正在盤算著什麼。

無數的覺醒者在烈火之中奔跑,想要逃離這個埋葬他們的地方。

巨靈拔出背後如同門板一般的巨劍,道:「進化之路是不屬於弱者的,這個世界終將被強者統御,不服從我們的,都將死去,化作一堆枯骨!」

聖天都看向姬夜華,然後道:「姬夜華,如果你願意嫁給我,聖天門和不夜城聯姻,你今天倒是可以免除一死!」

沒有人去關注陳青,對於聖天都來說,他只是要殺掉陳青,快要死去的人是不值得他關注的,而姬夜華的背後,是不夜城。

就連軍方都已經加入這一場分割天下的盛宴,註定這裡的一切都會被封鎖,沒有人知道這裡今晚會死去無數人,也沒有人知道這些死去的人之中有一個名叫陳青的。而陳青,在他們的面前就如同螞蟻一般弱小,因為陳青,終究只是一個人,一個普普通通的覺醒者罷了。

一個覺醒者而已,是不可能影響到他們爭奪整個天下的。

陳青忽然想起了還在帝都的陳小兮,等到他死去之後,以聖天門和軍方現在合作的關係,恐怕要走一個陳小兮並不會讓軍方和聖天門產生一點嫌隙吧。

那麼李白呢,那個豪放的仙人般的人物呢,他不會坐視不管吧?可是李白又有什麼用呢,之前的一劍便已經讓他吐血,如今也只是想要教一教覺醒者該如何走上進化之路。

他忽然想明白了為什麼軍方要告訴李白關於萬妖王庭的消息,他們明明知道李白是一個嫉惡如仇的豪俠,只要告訴李白他擁有剷除萬妖王庭的力量,李白便會不顧自己的性命,花上自己最後的力量為這個世界做一些事,然而他們還是通過一些隱晦的手段說了,恐怕就是想要讓李白徹底淪為一個廢人。

李白註定不適合官場,即便是強如劍仙,最終也淪為宰割天下的工具,可笑他還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帝都。

太白學院。

在李白的房間之外,忽然走進了四位老人,這四位老人便是,名將營的四位院主,老人們看向李白,然後道:「李仙家,今日是永夜,恐怕會有不軌之徒行亂,李仙家如今氣血敗盡,還請和我們一起去安全的地方。」

李白長嘆一聲道:「這個世道太亂了。」

一位老人笑道:「是的,不過總會有終結的一天。」

李白道:「那太白學院的學生怎麼辦?」

一位老人道:「保護的軍隊已經到了,請李仙家不用擔心。」

李白走到太白學院的門口,可以看得到周圍有著密密麻麻的軍隊。看到有軍隊前來保護他的學生,李白終於是滿意地點點頭,然後道:「既然你們想的周全,那我們就走吧。」

一個時辰之後,李白已經到了地下十里一處合金打造的房間,黑色煉金紋遍布整個房間,四位老人告誡李白安心等待永夜過去,「李仙家請放心,這個地方是絕對安全的,如今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打開這個地方,這裡是絕對安全的。」

四位老人告誡完,便已經離開了。

待得四位老人離開地下,看著眼前的數十萬斤的銅門落下,一位老人笑道:「沒人進的來,也沒人出的去。豪俠,還真是好騙啊,實力再高又有何用,還不是只能乖乖地待在鎖龍獄之中終老一生!」

一位老人道:「他一生名揚天下,用這鎖龍獄讓他在這裡養老,也算不枉了。」

葯老道:「不必管他了,記得學院中有一個叫陳小兮的,是聖天門要的人,怎麼辦?」

東院院長在四人中身份最高,道:「暫時先囚禁起來,既然聖天門要人,就讓他們拿東西來換。」

萬魔洞。

並沒有所謂的廝殺聲,這些散亂的覺醒者在真正的覺醒者大軍之前如同無頭的蒼蠅,他們能夠想到的只是逃跑,沒有人有勇氣去反抗眼前的數萬大軍。

聖天都在狂笑,巨靈的雙眼之中跳動著野望,他們看得到眼前有著無數無辜的覺醒者正在死去,到那時這一切並不會讓他們感受到難受,因為,不臣服他們的,終將死去!

陳青抬頭看向身前的幾人,輕聲問道:「不臣服你們的都應該去死嗎?」

聖天都笑道:「不然呢?我擁有席捲整個天下的力量,為什麼要將變得強大的秘密分享給你們這些看不懂局勢的渣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