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陶亥正進退兩難,郝仁已經轉過身來面向他。他這才醒悟過來,然後誇張地尖叫一聲,轉身狂奔。

郝仁也不追趕。在他看來,這個黑小子的重要性遠遠不如墨玉和面具女子。

郝仁早就打定主意,見到墨玉一定要從他的手中把洪燭搶過來。然後帶著宣萱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墨河村,如果找到了,他想到桃花源里看一看。

「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里可耕田。」當年老院長最喜歡太祖爺的詩詞,其中就有這兩句,對他的影響也不小啊!

至於面具女子,郝仁覺得她應該就是「暢飲」組織中的第二號殺手「女兒紅」。郝仁受了阿九之託,要幫他找到他的妹妹阿酒,這事還要著落在「女兒紅」身上。女人都是感性的,只要對「女兒紅」好一點,總能感化她。這樣,尋找阿酒就容易多了。

地上躺著的不知是死是活的「伏特加」,對他來說一錢不值。待會兒打個電話給劉少澤,讓他來把「伏特加」帶走。對警方來說,抓住這個亞洲排名第一的殺手,絕對是大功一件。

想到這裡,郝仁轉身來找墨玉。嗬,這老傢伙竟然爬了起來,他看到郝仁向他走來,竟然強撐一口氣,向遠處逃去。

郝仁正想追,卻又看到面具女子也爬了起來,向著與墨玉相反的方向逃去。

追還是不追?這可是個難題。此時的郝仁比哈姆雷特還為難!

他總不能同時追兩個人。如果只追其中的一個,而另一個折回來把宣萱給害了,那他可就追悔莫及了。

算了,還是先把宣萱給解救出來吧!

郝仁圍著法拉利轉了一圈,將車子前後左右及四個輪子處的銅鏡全部取出,看著八面銅鏡,郝仁心中暗叫僥倖。

這一次,墨玉他們顯然是謀定而後動。先是讓面具女子在鄰居家的樓頂監視,然後讓「伏特加」在郝仁的家中做誘餌。墨玉和陶亥則負責在宣萱的法拉利轎車上布下「混元無炁陣」。

待郝仁一擊成功后,面具女子就引著郝仁和宣萱來追,將他們帶到停車的地方。此時,郝仁一來乘勝追擊,放鬆了警惕;二來,他急著追趕,哪還有時間對車子進行檢查。如此一來,就著了墨玉的道兒。

幸好今天早晨劉松林拉了一車的岫玉原石,讓郝仁「飽飽的大吃一頓」。這些原石中的靈氣進了郝仁的體內,全部凝成真氣,讓他在關鍵時刻有力量對抗墨玉的「混元無炁陣」。

解除了車子上的陣法,郝仁來到法拉利的駕駛座,將宣萱從車上抱下來。

「妹子,你沒事嗎!」郝仁問道。

宣萱不答,只是抱著郝仁的脖子嗚嗚地哭,還時不時地在郝仁的腮幫子上親一口。

「妹子,你怎麼了?」

宣萱這才答道:「我沒怎麼,只是后怕!你已經救了我兩次,也不知道還有下次嗎?」

郝仁笑道:「當然有,以後只要你有難處,我一定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衝到你身邊!」

「你是盼著我有難哦!」

「啊,不對!只要你在我的身邊,就保你百毒不侵、千邪辟易!」郝仁連忙改口。

「你的意思是,你在我身邊,可以起到辟邪的作用了?」

「隨你怎麼說,只要你同意守在我的身邊就行!」

「謝謝,你真好!」宣萱又在郝仁的脖子上親一口,「放我下來!」

「好吧!」郝仁依依不捨地把宣萱放下。

「可惜,讓你師叔墨玉給跑了,要不然我非把洪燭給搶回來不可!還有那個面具女子,溜得也很快,沒有完成九哥的囑託!」郝仁有點遺憾。

「這不是還有一個老外嗎,我們可以審審他!」宣萱提醒道。

郝仁覺得希望不大,「伏特加」和「清酒」一樣,都是老資格的殺手,他們在面對審問的時候,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清酒」能咬掉自己的舌頭,焉知「伏特加」不會,說不定更激烈的舉動都做得出。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宣萱說道。

「好吧,這裡也不是審問的地方,還是交給劉哥吧!」說著,郝仁撥通了劉少澤的手機,把今天晚上的事說了。

過了一會兒,遠處警燈閃爍,福田派出所的警車呼嘯而至。

劉少澤上次就因為沒能活捉「清酒」而惋惜,這次聽說有更重要的殺手,生怕還沒有見到人就又被郝仁給殺了,連內衣都沒穿就趕來了。

之前,郝仁與墨玉他們的打得雖然激烈,卻也都刻意地壓低聲音,附近的鄰居就是聽到聲音也不感興趣。現在警車來了,村民們立即跑出來看。

劉少澤指著地上依然昏迷的「伏特加」問郝仁:「你能把他弄醒嗎?」

郝仁點了點頭,俯下身去,用手指在「伏特加」的「人中」穴上一掐,稍稍度入點真氣,這個大塊頭就醒來了。

看著眼前的情形,「伏特加」知道,他是落入華夏警方的手中。如果郝仁不在場,他肯定打翻幾個人然後逃跑。可是,有郝仁在,他想跑就別指望了。

一個警員給「伏特加」上了手銬和腳鐐,將他帶進警車。

郝仁將劉少澤拉到一邊,小聲告訴他阿九的囑託。劉少澤笑道:「兄弟,打掉殺手組織是我們警方的職責,至於這個阿酒,我會盡量給她留一條生路。 彤雲 要不,你跟我去審審嗎?」

郝仁搖頭:「算了吧,我還是回家睡覺,你們警方的事我就不插手了!」 雖是震驚,但卻讓的鰲江更是興奮難耐。

一件好的先天寶物對武者實力的提升是無與倫比的,對鰲江而言,無論是真實之盾也好,妖冥鎖也罷,都能讓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就算實力仍未能與妖皇級別的強者相抗衡,但兩者只要得其一,他便有信心成為五大妖王中最強的那一個!

擊殺武者,並不一定會將其契合的先天寶物爆出,就算爆出也有極大的幾率為損壞的,關鍵還在於寶物與武者的契合。

之前林風只展露出一件,鰲江心中還有一絲絲猶豫,但現在兩件卻是孑然不同。

幾率,無疑大大增加!

「奧秘,龜鱗甲!」鰲江面色如常,面對著妖冥鎖的攻擊絲毫無懼。

其它先天寶物或許不知,但位列斗靈至尊排行榜的十三件先天寶物,他卻是知之甚詳。妖冥鎖的能力鰲江相當的清楚,極強的空間束縛一旦被糾纏住,將是極難逃脫。

對抗妖冥鎖,不止要防禦,同時更要攻擊!

「奧秘,海汀浪!!」鰲江眼眸瞬時璨亮,身後龍象龜一族的虛像越發清晰,那巨龜雙瞳精光四射,濃郁的水之本源能量霎時間瀰漫開來,環繞在那層厚實嶙峋的龜鱗甲上,宛如潮水瞬時間向四面八方湧出。

隆!隆!隆!~~

密集的水波攻勢,如衝垮堤壩般將妖冥鎖的空間扭曲完全沖亂,而此刻妖冥鎖藍色的光芒接觸那層嶙峋的龜鱗甲,響起金戈交鳴之聲。儼然現出原形,星光微是黯淡。

失效!

被卸去大部分力量的妖冥鎖。發揮不出原有作用。

鰲江嘴角冷划,卻是相當滿意。但瞬時間其面色卻是頓變,妖冥鎖才剛剛擋住,前方那呼嘯而至的恐怖威壓便已出現。彷彿平地一聲驚雷,一團漆黑的色彩,金色光芒綻亮。

「來的好快!」鰲江心之一震,雙手前伸十指交錯,反應速度亦是不慢。

龍象龜一族極是擅長防禦,水之本源能量更是五大本源能量中防禦僅次於『土』的存在。輔以龍象龜一族本身所具備的防禦力,放眼所有妖族其防禦能力都是數一數二。

「起!」鰲江沉喝。前方一道晶瑩透明的水流匯聚成圓球,極是快速。

錚!

末世槍綻亮,靛色光芒在金色星源力后綻放色彩。

「叱!」直刺入圓球,林風目光如炬,緊咬牙關。劇痛攻心,身體彷彿快是倒塌般,儘管刺出這一槍,但對自己的傷害遠比對鰲江來的多,然眼下自己沒有退路。

除了攻擊。還是攻擊!

論防禦,自己根本沒有持久性。

唯是乘鰲江立足未穩,打他個措手不及,拖足時間。

「蓬!」圓球直接便被驚人的槍勁刺破。如水彈般炸開,末世槍力道被宣洩,卻並未改變方向。仍是直直的刺向鰲江。然面對著那尖銳的槍之道,濃郁的殺戮氣息。鰲江面色未變,眼瞳閃動霎時間那破碎的水彈便再一次凝聚。抵擋在了前方。

「唰!~」林風目光一寒,末世槍與圓球交碰的瞬間氣血便是上涌,然此刻怎能示弱,一口鮮血強行咽入肚中。林風右手微微顫動,倏然大喝,金色星源力的綻放,便是將圓球再一次破開,化作無數水彈。

「給我碎!」林風咬牙一喝,末世槍的槍勁瞬間爆發。

那些剛碎裂開,四面八方而去的水彈頓時被金色星源力包裹,化為烏有。

同樣的招數,自己又怎會上當第二次?

然,鰲江卻是詭異的一笑,昏暗的眼瞳閃過分卓然之色,儼然彷彿看穿林風虛實那般,根本未是進攻。乘著空隙,往後輕然一躍,雙手再是擰起,水之本源能量綻放而出。

「果然厲害。」林風心之暗道,目光炯炯。

儘管自己已是竭力的掩飾,但戰鬥畢竟是雙方最直接的觸碰,被這老狐狸看穿亦早在自己意料之中。

那又如何!

自己,本就沒打算贏。

分身的最大目的,只是拖住時間。

以如今宛如破碎瓷器般的分身,想要擊殺幾乎全盛狀態的鰲江,簡直是天方夜譚。身為妖王,鰲江不止實力深厚,心智更是謹慎細膩,這一點從他領軍便可看出,閱歷相當之深厚,是一頭老狐狸。

林風並未猶豫,隨著鰲江往後而躍,分身遂而跟上,然卻保留著一分力氣。

「很快!」林風心之若動,此刻本體的實力就好似開啟吸收模式般,瘋狂吸收著神獸鳳凰最為精粹的力量,與其說是傳承倒不如說是奉獻。因為彼此血脈相通,故而自己對於鳳凰的力量沒有半點排斥,順風順水,吸收速度極為驚人。

力量,不斷的增強!

「聖王級中階了。」林風胸口急劇起伏。

閉著眼睫毛微微顫動著,卻是興奮中帶著一分憂色和些許難過。

這是神獸鳳凰最本源的能量,但祂卻全部賦予了自己。

為什麼?

原因很簡單。

因為祂,就快死了。

「不要分心。」腦海中再是傳來那虛弱慈祥的聲音,林風心之一震,輕抿嘴唇。心靈相通,顯然鳳凰感受到了自己心中的情緒,此刻說再多也是無益,更無謂矯情,唯是最大限度的吸收傳承鳳凰的力量,才是對祂最大的尊敬!

「啪!」雙拳握緊,林風精神完全集中。

鳳凰的能量不停的進入體內,化作自己最本質的存在。

水乳交融。

而另一邊,大殿中的戰鬥依然在繼續。

選擇退卻消耗林風力量的鰲江,彷如貓戲老鼠般的戲弄著林風,一次次的成功防禦更讓他信心十足。眼前這個人類雖強,但卻不知為何身受重傷,實力大幅度下降。

「過不了多久,便能手到擒來!」鰲江信心十足,眼瞳炯亮。

蓬!又是一次攻擊,但卻彷彿撓癢般,境界雖強,然力量卻是半點虛無,甚至連星源力都甚是稀少。林風如斷線風箏般往後退去,胸口急喘,吐血連連。

不對!

鰲江眉梢微動,眼中露出幾分疑色。

感覺,非常不對勁。

這一次次的攻擊,強度一次次變弱,按情理來說林風實力消耗巨大,攻擊變弱確實沒錯。但明知這種小兒科的攻擊傷不到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豈非愚蠢?

一個他從未見過如此強實力的人類,如此愚蠢……

正常么?

「等等!他的獨立分身去哪了?」鰲江瞬時間想了起來,面色一變。

卻是將林風的本體當作獨立分身,也難怪,一般武者哪有本體的實力弱於分身的,也唯是林風這等奇葩。鰲江連是四處環望,雙瞳精光灼灼,幾乎瞬間便是鎖定住目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