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陶烏要幫他們!

月千歡抿了抿唇角。她先看向月瀾星他們,他們懂她。當即拉上蘇巧走到一邊去,將空間留給她和陶烏。

陶烏見此,她有所覺察。不禁緊張起來。

「陶烏。」月千歡喊她名字,語氣從未有過的慎重。她深深盯著陶烏,說:「陶烏你告訴我,你幫我們會傷害你嗎?」

陶烏沒有立馬回答。

而是認真的想了想,隨後朝月千歡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不會!」 「真的?」月千歡狐疑。

「嗯嗯!好了,快去找其他人吧。你不是有家人在嗎?過去這幾天,他們一定情況危險,需要你們的幫忙。」陶烏的話,讓月千歡意動了。

墨九卿,霽華,爹……他們的安危,這才是最重要的!

月千歡又看了陶烏一眼。隨後朝月瀾星他們招手,立馬出發去找他們!

在陶烏的幫助下,他們避開了幾乎所有的危險。偶爾有怪物撞上來,也就幾隻隨便能對付。

第二天,他們碰上了月江離。

月江離他們到了新約定的集合地點,發現月瀾星他們沒有來。立馬繞路趕了過來,看到了廢墟。但幸好,月江離選擇離開時,在路上看到了他們留下的記號。

立馬沿著追過來。這才在半路和他們成功會和!

將一切簡短直觀的告訴月江離。他們一同出發,去找墨九卿他們。

夜晚來臨。

墨九卿率領眾人抵抗怪物的一波又一波攻擊。

他們沒有看到,在怪物潮的背後,幾個小女孩站在迷宮牆上。她們可以無視天空中的危險漩渦,目光冷血殘忍的望著他們深陷混戰中。

陶爾開口:「這些人,今晚就能全部解決他們。」

「他們是人數最多的一隊。解決他們,就搞定了大頭。然後是那些剩下的小蝦米。」陶藝接著說道。

陶斯點點頭贊同,隨即又看向不曾開口的陶叄。

作為排行老三,卻實際是她們領頭人的陶叄。向來是讓她們都敬重又畏懼的。

陶斯問:「陶叄,你在想什麼?」

「陶烏去了太久了。」陶叄冷冷說。她有種不妙的直覺,感覺陶烏會壞事!

越想越不妙。陶叄當即決定,這裡交給陶斯她們。她去找陶烏!

見陶叄匆匆離去,陶藝,陶爾和陶斯她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陶藝說:「我們也快點解決了。過去看看陶烏是什麼情況吧。」

陶爾和陶斯都點頭贊同。

當即,她們召喚了大章魚。想要快點結束,大章魚是最好的辦法。

兇殘可怕的大章魚一現身,立馬充斥了整個戰場。處處都是它那可怕的觸手。墨九卿立馬呼喊霽華他們撤退。

霽華退下時,看到蒼煙還在掐訣落下無數火球攻擊。

他立馬衝過去拽住蒼煙,「別打了,先走!」

「哎,等等。我的大招很快就能爆發了。」蒼煙只能眼看著她被霽華拖走,離她的烈焰大陣越來越遠。

中途,花元冬迎面過來。她瞥了眼蒼煙,「霽華,你挺照顧她的。」

「嗯。」霽華應了聲,沒有再回答。

花元冬撇撇嘴也沒說什麼。但對上蒼煙看向她的眼神時,花元冬冷哼一聲拉開了距離。

這個小女娃好像是什麼天神族,實力還挺強的。什麼時候跟她切磋切磋,看看她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值得霽華這麼照顧她。花元冬心想道。

就在這時,墨九卿停下轉身。「就這兒。所有人全力以赴,殺了這個怪物!」

大章魚現身,所有怪物最先成了它的食物。反倒是解決了小麻煩,讓墨九卿他們只需要專心解決它這個大麻煩! 聽到林辰的話,時年抬起了頭,血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林辰。

他居然直接對林辰動手了,只見他腳下出現了一堆的魂環,然後第六魂環閃了一下,就有一陣無形的波動朝著林辰籠罩而來。

不過林辰身上的白光再次出現,把林辰籠罩在了裡面,林辰沒有受到時年的魂技的任何影響。

林辰笑了笑道:「知道為什麼你兒子他們的七修羅幻境為什麼會對我沒用嗎?那就是因為幻境類的魂技對我沒有任何的作用,所以你想報仇還是想點兒別的方法吧。」

時年看著林辰,呼吸不斷的基礎了起來,要知道剛才動手的時候很快,加上旁邊的人對自己沒有防備,所以他才能夠偷襲成功,而現在寧風致已經注意到了自己,自己沒有任何的機會施法,就算有也對林辰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林辰看著一臉死灰的時年不屑的笑了笑,為了讓蒼輝學院的人能夠順利的晉級,他就能用自己的武魂去暗殺其他學院的學員,這種人不值得可憐。

林辰看著寧風致道:「寧宗主,比賽已經結束了,那我們就走了啊。」

寧風致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次你們的表現還真的讓我驚訝,看來這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冠軍你是要定了。」

林辰笑了笑,其實他參加這個比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到時候好好的宣傳一下『彼岸花』,而且也為了接觸比比東做準備。

和寧風致道別了以後,林辰他們就回到了史萊克學院的休息區。

唐三他們沒有任何人離開,因為他們可是一個學院的人,至於其他的虛的理由就不說了,比如觀看林辰他們的比賽學習一下經驗什麼的都是虛的,要知道林辰他們比賽根本就沒有戰鬥經驗的說法,因為目前為止他們比賽了兩次,第一次一個人團滅了對面,第二次直接被七彩光芒給掩蓋住了,根本就不知道戰鬥過程是怎麼樣的。

這樣的比賽有什麼戰鬥經驗可言的。

當林辰他們回到休息區的時候,弗蘭德就走了過來,然後看著林辰說道:「剛才嚇死我了,我還說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我差點兒衝上台去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有這個底牌?」

林辰點了點頭,雖然他是上台以後才記起來蒼輝學院的人擁有七位一體融合技,不過為時未晚,因為他們的實力太差了,施展出來的融合技能也強不到哪兒去。

看著林辰點頭,大師微微一笑,剛才他就說林辰很神秘,似乎是知道未來的一些要發生的事情一樣,果然他沒有猜錯。

看著台上的時年,弗蘭德說道:「你這次做的挺好,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時年那個老傢伙悲傷成這個樣子。」

柳二龍嘆了一口氣道:「這樣總有些不好吧,雖然他為人不好,但是也不關他兒子的事情啊,就這麼把他兒子給氣死了,總有點兒….」

林辰笑了笑道:「副院長,你這麼想就錯了,你知道這段時間一直自殺的魂師是怎麼回事嗎?那都是時年弄出來的,那些人都是被他用幻境迷惑,然後才自殺的,這叫父債子償,再說了,要知道他兒子可不是我氣死的,我只是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而已,誰能想到他居然就這麼死了。」

林辰是真心的覺得無辜,那個人應該是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有這麼一個丑鬼老爹才會心脈寸斷而死的吧。

聽到這話,柳二龍愣了愣,然後滿臉厭惡的看著台上的時年說道:「想不到那些人居然是時年迷惑的,我就說為什麼這次的比賽會有這麼多的人自殺,原來是被時年給迷惑了。」

大師笑了笑,他一開始的時候就懷疑過時年,沒想到還真的是他。

「好了,我們走吧,接下來的比賽也沒有什麼其他看法了。」林辰才不覺得這些人的比賽有什麼看法,可以說是一群菜雞在互啄。

聽到林辰的話,眾人點了點頭,然後他們就一起離開了斗魂場。

剛走出斗魂場,兮兮就和林一一起走了過來。

林一還是老樣子,很沒有形象的拿著一隻雞腿慢慢的啃著。

兮兮走過來說道:「林辰哥哥,林一叫來了,不過你找他來有什麼事情嗎?」

林辰笑了笑,看著眾人道:「今天時年的兒子雖然是心脈寸斷而死,不過多多少少還是和我有一點兒關係的,時年肯定會找機會找我報仇,雖然我不怕他,不過你們的實力還不夠,要是被他抓住機會了就不好說了,所以我要斷絕後患。」

聽到林辰的話,眾人點了點頭,確實,林辰他有那個什麼的白色光罩倒是不怕時年,不過他們就不一樣了,時年是一個魂聖級別的魂師,使用他那個詭異的武魂,到時候他們還真的不一定能夠擺脫。

林辰看著眾人道:「大師你們先回去,你們是會學院,一會兒我們是回網咖,不同路,所以你們還是先走吧,不用等我們了。」

林辰又看著千仞雪他們說道:「你們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帶林一去認人,免得他到時候他殺錯人了。」

說完林辰就帶著林一從新走進了斗魂場,不過這次可不一樣,他可是偽裝過的,他身上披著一個黑袍,這可是系統出品的,能夠遮掩住他的氣息,別人根本就察覺不到他的身份。

林一的話,他根本就用不著這種遮掩身份的東西,他可是極限斗羅的強者,只要他想隱藏身份,林辰相信在場的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發現他的身份。

至於為什麼要隱藏身份,那當然是因為時候不落人口舌咯,要知道如果別人看見自己指揮林一殺了時年,他們會怎麼想,氣死了人家的兒子居然連老爹都不放過,怎麼說都說不通。

重新回到了斗魂場,時年已經沒有在台上了,畢竟比賽台還需要用,根本就不可能讓時年一直在上面悲戚。

到處看了看,林辰終於在一個角落裡面看到了時年的身影,不過問題在於他沒有在蒼輝學院的休息區,而是在一個小小的角落裡面,緊緊的抱著他的兒子。

林辰指著時年對著林一說道:「他就是你這次的目標,一個能夠使用幻境殺人的噁心的傢伙,我沒有把握擊殺他,所以找你來了。」

雖然時年的魂技基本上對自己無效,不過他再怎麼說也是一個魂聖啊,現在自己就是一個魂王,如果時年想跑林辰還真的攔不住,所以只能找林一來幫忙。

林一咬了一口手上的雞腿,然後朝著時年看了看,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你每次找我做事情能不能有點兒挑戰性啊,這個人太弱了,沒什麼挑戰性。」

一個魂聖對於林一來說沒有任何的壓力,就算是封號斗羅的強者,林一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要知道封號斗羅上面,想要晉陞一級都是非常的困難,所以每一級的差距也是天才地別,除了一些用天材地寶強制提升到來的封號斗羅除外。

「對了,你殺了他以後,把他頭裡面的那塊魂骨給弄出來,至於什麼是魂骨,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也沒有見過,不過我記得他頭裡面的那塊魂骨晶瑩剔透,總之和其他的骨頭比起來很特別。」時年身上最為值錢的應該也就是那塊魂骨了,智慧型的頭骨,還是很不錯的。

林一點了點頭,然後一臉無奈的看著林辰說道:「讓我做這種任務也就算了,居然讓我做這麼噁心的事情。」

林辰笑了笑道:「沒事兒,你做完以後我請你吃一頓大餐該行了吧。」

林一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要知道殺一個人簡簡單單,殺完以後順手拿一塊骨頭就更加的簡單了。

對於林一來說殺人不過一頓飯的事情。把任務交給林一以後,林辰就直接離開了,留下也沒有什麼事情做了,還留下來幹嘛。

走出了斗魂場,林辰就和兮兮她們回網咖去了。

要知道蕭炎和蕭薰兒現在已經被『彼岸花』給迷住了,雖然他們沒有武魂,在『彼岸花』裡面不能使用魂技什麼的。

不過問題在於林辰特地的給他們弄了兩台專屬的衝擊椅,那是林辰讓系統按著斗帝大陸上的規則改造的。

而且由於現在他們在斗羅大陸,登錄器使用的是同一個信號源,所以他們還是可以和斗羅大陸上面的人一起遊戲,只不過區別就在於魂技和鬥技而已。

之所以這麼已經能夠修鍊的人還是如此的喜歡『彼岸花』,就是因為在使用『彼岸花』的時候,可以在裡面使用自己的武魂和魂力,然後達到修鍊和獲取實戰經驗的目的。

而這個時候,在天斗大斗魂場外面,時年慢慢的抱著他的兒子走在街道上,他漫無目的的走著。

突然,他發現自己的周邊居然沒有一個人的存在,要知道雖然現在是比賽的時間,不過問題在於天斗城的人口眾多,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進入到天斗大斗魂場觀戰的,街道上怎麼可能會沒有人。

想到這兒他開始警惕了起來,因為這太奇怪了。

他嘗試著喊道:「是誰?出來吧,不要再這兒裝神弄鬼的了。」

他的話音落下沒多久,他的眼神一凝。

因為他的前面不遠處走出來了一個看上去有點兒邋遢的老者,手裡面正拿著一隻雞腿不停的啃著,似乎這雞腿就是他的全世界似的。

時年看著林一問道:「你是誰?」 全力以赴,殺招盡出。

這裡的每一個人,單挑出去在自己的世界,都是屹立世界巔峰的人物。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此刻身在世界迷宮中,他們使盡渾身解數,大招瘋狂砸出來。這一股股力量匯聚在一起,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可怕。

但他們實際並不能奈何這個奇異強大,能容納封神之戰的世界。

天地才剛剛崩塌,就被迅速修復。隨意他們怎麼攻擊,都只能創傷到大章魚,而無法撕裂空間。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他們失去了撕裂空間,而離開這個世界的能力。只能靠通關!所以,不是大章魚死,就是他們亡。

墨九卿:「殺!霽華,雲夜跟我去攻擊它的眼睛。其他人,砍掉大章魚的觸角。」

長一條砍一條!

眾人齊齊飛出,身後拖出一道光帶。像是流星墜落,壯觀又悲戚。

啊!

不時有慘叫聲響起,伴隨著驚恐的求救聲。

這聲音化作了警鐘。時刻警醒每一個人,不要掉以輕心。否則,死亡就是他們的下場!

陶藝呲笑,「不自量力。大章魚,快點殺了他們所有人。」

「吃了他們!快點!」陶爾催促。

她們眼看著大章魚的速度,皺起眉頭。雖然已經很快了,大章魚每一分鐘都有殺死一個人。但還是太慢!

懶得等待的陶藝等三人,對視一眼。她們圍成一個圈,掐訣催動大章魚爆發更猛烈強悍的攻擊。只要這個法決形成,大章魚就會成為最可怕的殺戮武器!

她們掐訣的速度越來越快,眼見就要成功的時候。

啪!

突然一道劍鞭從背後席捲而來。陶斯不得不驚恐的,立馬打了個滾躲開。法決因為她的離開,而功虧一簣。

陶藝大怒,「是誰?」

「殺你的人。」幽光月劍鞭煞氣騰騰,如毒蛇出穴,帶起片片殘影沖向陶藝。

陶爾和陶斯想要過去幫忙,這時月瀾星,月江離,風欲還有蘇巧衝過來。他們分別制衡住陶爾和陶斯。當看到陶藝她們的臉,三人眼底齊齊閃過驚愕。

她們居然跟陶烏長得一模一樣!

月千歡對付陶藝時,不由回眸看了眼遠處。陶烏躲藏在那裡,並沒有過來。

心中隱隱有了答案,月千歡凝眸打開丹田。實力飆升,全速追殺陶藝!

這時,墨九卿他們也遠遠看到了月千歡他們。臉上浮現驚喜和激動,霽華:「是娘親和外公他們!還有舅舅和風欲。」

「看來我們要儘快解決這個大章魚了。」墨九卿收斂喜色,他低頭看向大章魚,眼底殺氣氤氳變成黑色的漩渦。深邃而可怕。

殺!

這一戰,從夜晚戰到天明。

陶斯再次召喚來最後一波怪物潮,拖住月千歡他們。然後匆匆帶上重傷,奄奄一息的陶藝和陶爾逃離了這兒。在她們的身後,可怕的大章魚發出一聲悲鳴,屍體砰的砸在地上。

陽光灑落在大章魚的屍體上,漸漸化作光影破碎消失在空氣中……

月千歡勾起唇角,遠遠看向墨九卿。「我們來了!」

「歡歡。」墨九卿同樣笑著,邁步走向月千歡。張開手緊緊擁抱,貪婪汲取著對方的溫度。 大家重逢,都匯聚在了一起。

月千歡和墨九卿手牽著手,勾唇淺笑著抬頭看向大家。霽華又高興又激動,最後還是矜持著禮儀,走到月千歡面前喊了聲,「娘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