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陸眠唇瓣微動,試著叫一聲,才發現自己因為緊張而喉嚨僵硬,叫不出來。

若是平常,叫一聲老公完全沒問題。

可是現在,他就近在咫尺,薄唇就在她唇角抵著,那一身的男性氣息強勢的將她包圍住,僅僅是如此,她就已經心跳加速,臉蛋發燙了,哪還叫得出口那聲老公。

「寶貝,叫一聲好不好?」

他現在很想聽她叫一聲老公,哪怕只是羞澀的一聲,也好。

懷裡揣著的那兩本結婚證,滾燙著他的心口,空落落的心,在今天終於被她填滿。

從此以後,他不再是單身一人,而是他的丈夫,他們孩子的父親。

他感激,感激她給了他一個小家庭,給了他一個寶貝的孩子。

「……真要叫么?」陸眠還是叫不出口,臉蛋已經漲紅了,還是羞澀得難以啟齒。

「算了。」凌遇深低低沉沉地笑了起來,寵溺地親了親她的額頭,「不勉強你。我們來日方長。」 王勃用法術,安排傀儡們一個一個將畜牲們置換掉,然後又借光頭的口令,直接借刀殺人,搜出了一群「小孩子」,唯一令光頭不解的就是,這些「小孩子」都被剜掉了舌頭,,用爛布塞住了嘴巴,還用繩子捆綁著四肢。

光頭對於三人的能力,還是相當信服的,畢竟這群「小孩子」,證明了他們的能幹。

雖然內心有些疑惑,但是卻想不出哪裡不對,也就不了了之。

王勃內心充滿著正義的怒火,巧用法術神通,金蟬脫殼般把畜牲們都繩之以索。

當然做完這一切,已經是深夜時分。王勃躺在信號塔頂部,翹著二郎腿,數著天上的星星,很快就進入了睡眠之中。

夜風襲來,睡夢中的王勃給自己隨手加持了驅風避寒術,然後一覺睡到了天亮。

此刻的廠區內,除了光頭老大,剩下的其他畜牲們,已經被全部置換成了傀儡,而他們本人被變成了「小孩子」,和拐賣來的小孩待在一塊。

重生之老公要從小養成 王勃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這信號塔上面睡著可真不舒服,不過現在只能將就,等到完成這次的任務就好了。

王勃仔細的觀察著廠區的光頭,因為在簡單的洗漱以後,光頭打起了電話,開始聯繫鹿頭和買家。

光頭打完電話之後,對著大笨牛吩咐道。

「大牛,讓大家都行動起來,把「貨物」全部裝車,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知道了,老大!我這就去安排。」

大笨牛連忙一腳一扇門,挨個踹了過去,呼喊著眾人起床,馬上就要出發了。

眾人炸呼一團,全部快速套了件衣服,就沖了出來。然後搶著洗漱,然後就按照光頭老大吩咐的那樣,開始行動起來。

王勃繼續盯著下面,廠區外面開過來了三輛無窗小巴士,還有兩輛小麵包。

從上面有下來了十個人,和光頭簡單說了幾句,就安排把「貨物」裝車,然後沒有停留,所有人全部上車,前往約好的交易場。

看到車隊出發了,王勃連忙使用法術千里傳音術,對著美女警花曹璇吩咐一通,開始提前聚集警力,準備隨時出發。

「騰雲術,出發!」

呼!呼!強烈的冷風鋪面襲來,王勃在雲朵上面被吹得左搖右晃,差點直接掉下去。

連忙對著系統娘南兒求救道。

「南兒,救命啊!這飛行術太難了,有沒有什麼簡單點的飛行法術?」

南兒一臉睡醒的模樣,嘟囔道。

「宿主,實力不行,就不要嘗試危險係數較高的法術好嗎?不知道本女神在睡美容覺嗎?大清早就吵醒本女神,這很不禮貌的!」

王勃來不及懟回去,開口乞求道。

「南兒,你先別說這個了,快想想辦法,我就要掉下去了!」

畢竟現在可是在幾百米的高空,這要是掉下去,絕壁要被摔個粉身碎骨。

南兒一臉不滿,丟出了爬雲術三個字,就接著回去睡覺了。

王勃聽到爬雲術三個字,沒有半點猶豫,立刻大吼道。

「爬雲術!」

果然這個法術很適合他,原來晃晃悠悠站立不穩,立刻感覺四平八穩,如同趴在地面上一般。

不過等看到自己的姿勢,王勃哭笑不得。

這特么的果真是爬雲術,自己如同青蛙王子,靜靜的趴在雲朵上面。

與之前的騰雲術相比,沒有那麼強勁的冷風吹襲,更不會搖晃的那麼厲害,讓自己站都站不穩,擔驚害怕掉下去。

唯一的缺點就是速度不夠快,然後就是這法術姿勢太不雅觀了。

騰雲術,一手舉高高,一手握拳在胸口,雙腿併攏成金雞獨立姿勢,怎麼看都好看!

不過這些還是不要多想了,自己能力有限,根本駕馭不住騰雲術,所以還是安安靜靜爬雲而行吧!

我很傻,真的很傻!王勃對著自己如此說道。

他以為自己擁有了法術神通,就可以無所不能,沒想到這些還和自己的能力掛鉤,真的是太令人悲傷了。

騰雲術?不,爬雲術!

這才是真正的屬於自己的飛行法術!

眼看著下方的車隊,有些走的遠了。王勃檢查了一下隱身術的效果,接著催動爬雲術,使勁的朝前飛去追逐下方的車隊。

這可不能跟丟了,不然又要廢好大功夫,才能找到這群畜牲。

當然最主要的是王勃,還要時刻給美女警花曹璇彙報情況,方便警方及時部署警力。

這要是某個環節出錯,了就很容易造成漏網之魚。

這群畜牲,怎麼可以輕易放跑?他們必須接受自己的懲戒,以及法律的制裁和審判!

王勃爬在雲朵上,如同蹬三輪車一般,拚命的蹬腿向前飛去,兩隻手當做了方向盤,指右飛右,指左飛左。雙手下按,就是向下飛。雙手上提,就是向上飛。屬於很簡單的傻瓜式操作,王勃無師自通的適應了爬雲術的操作。

不過對於這個法術,內心滿滿的吐槽。

說好的法術呢?怎麼特么的還要人力飛行?

呃!這法術如果不是可以在天上飛,然後速度比自行車快的多,王勃真不敢相信,這特么的「人力三輪車」也演算法術!

下方的車隊,中途始終沒有停過車,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還故意繞了幾個圈子。

如果是真的有人跟蹤,也絕對會被甩掉了。不過這群畜牲,怎麼也不會想到,跟蹤他們的是一個總有法術神通的人,而且不是在地面追蹤,如同看著迷宮秀一般,在天空直接選擇了最短的直線距離。

也由此導致本來開的距離,反而被王勃的爬雲術追了上來。

王勃在車隊的頭頂繼續跟隨飛著,過了很久。在一處山谷地,整個車隊終於停了下來。

王勃吐著舌頭,呼哈呼哈的喘著氣,差點沒把他給累死。

這群畜牲也真是挺能跑的,這裡距離出發的廠區,差不多有三百多公里距離,這還不算其中繞圈子的距離。

不過萬幸這車隊停了下來,王勃差一點就堅持不下來了。

「千里傳音術!哈~呼呼~」

曹璇一接通電話,聽到的是喘氣的聲音,有些疑惑的詢問。

「什麼情況?你在幹嘛?」

「我……」

王勃一個大喘氣,沒接著說出話來。 以後,有的是機會聽她叫老公。

回到巍瀾公館,陸眠已經困得靠在凌遇深懷裡睡著了。

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睡意深沉的陸眠,凌遇深示意司機把車門打開,他動作萬分小心地抱著她下車。

進了電梯,她不時地蹭了蹭他的胸膛,凌遇深低下頭,溫聲安撫,「馬上就到家了,眠眠繼續睡吧。」

她皺著的眉頭,這才緩緩舒展開。

抱著她進卧室,將她放躺在床上,身子觸到柔軟的床,陸眠自動往一旁滾了一圈,脫離他的懷抱。

臉蛋在蓬鬆而柔軟的枕頭上蹭了兩下,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睡了。

凌遇深單膝跪在床上,俯身靠近她,動作輕柔地脫下她的外套,陸眠難受地哼哼兩聲。

「先把外套脫掉比較好睡。」凌遇深半是強迫半是哄的,費了兩分鐘才脫下她的外套。

接著又去脫掉她的鞋子,進浴室里擰了溫熱的濕毛巾出來。

替她擦臉擦手,又擦拭雙腳,這才將她的腳放進被子里,細心掖好被角。

做完這一切,他才有時間安靜的思考,復婚這個消息,該怎麼告訴家人。

陸眠懷孕的事,目前只有陸家人知道。

而他的父母,還不知道。

乾燥溫暖的手,握住了她柔軟的小手,拿在手裡細細把玩著,他想,應該徵詢過她的意見才行。

她想什麼時候說,就什麼時候說,他無條件聽從。

睡了兩個小時,陸眠睜開眼,窗外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卧室門打開著,空氣中傳來了飯菜的香味,她用力嗅了嗅,是她喜歡的糖醋魚!

坐起身,腦袋有些發沉,午覺睡太久了,現在整個人反而更疲憊。

「凌遇深……」

軟綿無力地叫了一聲。

沒有回應。

她按著額角,加大音量,「凌遇深!」

急促的腳步聲靠近。

襯衫袖子挽至手肘,穿著圍裙,手上還拿著一個鍋鏟的凌遇深就這麼衝進了卧室,俊臉上罕見的出現了類似慌張的神色,「怎麼了眠眠?」

陸眠仰著臉,懷孕之後她就一直沒有化過妝,全素顏,皮膚白皙細膩,透亮無暇,此刻更是如剝了殼般的雞蛋,白嫩光滑,臉上掛上了幾分委屈,「我醒了。」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言下之意,你的照顧時間到。

凌遇深聞言,緊張的神色斂去,上前幾步,伸出指尖颳了刮她的鼻尖,「渴不渴?餓不餓?」

「渴。」低頭,摸摸小肚子,「不餓,但是你的孩子想吃冰淇淋。」

凌遇深:「……」

到底是你想吃,還是孩子想吃?

「怎麼,不行嗎?」陸眠腮幫子鼓了起來,「你這是拒絕的表情嗎?」

凌遇深的手緩緩覆上她的小腹,「請問我的寶貝孩子,真的想吃冰淇淋嗎?」

「嗯,孩子說想!」

她一本正經地點頭。

說得煞有介事的樣子。

她都這麼努力了,凌遇深怎麼好意思不相信呢,「草莓味的,對么?」

噬天龍帝 「對的!」

「稍等,這就給我的孩子拿草莓味的冰淇淋。」凌遇深薄唇覆上她的唇瓣,低喃,「也給我的寶貝拿。」 曹璇很是疑惑,思考著對方打電話的目的。

「哈~呼呼~」

又接著連連喘氣,王勃準備將自己,盯梢到的最終目的地告訴對方。

不過卻不知道他由於太累而喘氣的聲音,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

曹璇一聲尖叫,大罵道。

「死變態,你給我滾!」

就掛斷了電話,留下了懵逼的王勃,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再次打過去,結果還是被秒按掉了。這特么的就很尷尬了,自己這個傳話員都不好當啊!

出於無奈王勃也就暫時放棄了繼續聯繫,認真的觀察著下方的交易。

鹿頭看到光頭帶著車隊來了,很是熱情的問候。

「光頭老大,你來了!」

「嗯!鹿頭兄,我帶著貨物來了!」

對於光頭和鹿頭是表兄弟的關係,兩人沒有暴露出來,因為不暴露這層關係,不僅可以多賺取錢財,更為重要的是有時候可以當做保命的暗藏手段。

狡兔三窟,沒有點手段,早就被警察抓了。也真是因為這樣,光頭他們團伙,屢次才能逃脫。

「時空暫停!地獄之門!」

王勃先是使用時空暫停,將下方山谷凍結,然後召喚出地獄之門。

只見整個空間如同被冰凍,瞬間暫停了一切。

緊接著陰風陣陣,一扇充滿荒古陰冷腐爛氣息的石門憑空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