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即他有些奇怪的看向顏華問道:「她難道沒有阻止你?再過幾個小時,我就會完全迷失在她的城市裡!」

她?果然是女性嗎?察覺到馬爾科姆見到的人很可能就是對自己發出警告的人,顏華搖頭道:「我只聽到了一個模糊不清聲音,可惜沒有聽清說什麼就結束了。」

他悄悄的將那個字抹去了,因為他現在也拿不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如馬爾科姆所說的,她大可以將顏華阻擋在外,從容的收拾了他在回頭。

但是她選擇了退去。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內情?他現在也完全沒有頭緒。

天生的警惕心理,讓他隱瞞了事實。

而馬爾科姆的並沒有注意到他神色上的細微變化,而是在考慮更加重要的事情。

「浪費了不少時間,而且我們不能繼續試探迷失世界。」雖然他被顏華從迷失中拉了回來,卻不代表這裡的防禦已經解除了。

說實話,別的空間對於他來說都相對簡單,唯有迷失世界是很麻煩,其中的原因與他當年在米拉茨爾的某些經歷有關,在這裡就不先詳述了。

但是前進是必須要前進的,不然到了二十四個小時,誰也逃不出這裡。

「那裡,也許有什麼不同。」顏華指著空中的四個紅色光點說道,他在外面找到的唯一不同之處,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這四個光點。

順著顏華的手指凝目望去,他的辨識之眼散發出了一絲光芒。

這是?就在那一瞬間,他的一絲力量沖入了紅色光點裡面,一直向前追去。

一絲光影在通道里遠遁,馬爾科姆集中精力試圖找到那個將他騙入迷失世界的傢伙。

可惜那道影子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幾乎是一秒以後,通道便被關閉了。

錯失機會,紅色的光點隨即消失在頭頂。

一聲嘆息,馬爾科姆深深的看了一眼光點消失的地方,他知道那人逃掉了。

「不得不說,你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馬爾科姆雖然沒有追上那一絲光影,但是卻將她驅離了這道空間,迷失的世界也自然而然的失去了效果。

顏華心中有些不耐煩,眼前這個傢伙明顯知道著很多東西,偏偏一直在打啞謎,他到底要做什麼?

「也許她下次就不會這麼好心了,我干擾了她的計劃,那麼她一定會先幹掉我。」顏華撇撇嘴,冷笑道。

隨即他意識到,情緒有些略微表露出來了,這並不是好事,尤其是不能離開這裡的時候。

不過馬爾科姆並不在意他的嘲諷,而是轉頭看向對面那道看不到邊際的牆壁。

「我知道你對我利用你有非常的不滿,不過以後你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轉身向著牆壁走去,他的手指穿過了那道看不到邊際的牆壁。

出口就在眼前。

滴答,滴答。

時間在一秒一秒的過去。

顏華卻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一個帶著眼罩的女子坐在中間的水晶王座之上,就這麼面對著闖進來的兩人。

雪白的肌膚,銀色的盔甲,看不清的面容,金灰色的長發鋪灑在王座與石階之上。

從她的腦後,無數光絲延伸向天際,無數的光點沿著光絲翱翔在天空中……

「我的天,這是什麼……」顏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尤其是一個有著兩對翅膀的天使,就這麼坐在王座之上。

天使族,並不太喜歡與人類世界來往,所以普通人窮極一生也根本無緣見到她們一眼。

「神光振翼天使,人造天使。」馬爾科姆的臉上也是充滿激動,他終於找到她了。

??

顏華上學的時候,學的就是各種種族與社會融合,所以對於天使,他也有過相當的研究。

天使們自稱是阿娜爾賽斯維爾的姐妹,而阿娜爾賽斯維爾,據說是某位創世神的武器,最強劍刃光神。

由於那位大神的強大力量,她的武器也都是擁有強大神力的神物,而這些神物不可避免的聖靈化,擁有了生命。

不過這位強大的光神在誕生出來沒有多久的時候,就隕落了。

其中的故事很簡單,隨手製造出最強劍刃光神與最強戰盾暗神之後,那位大神就失去了玩遊戲的興趣,她自己找了個地方長眠去了。

而這一睡,就是無數歲月。

失去了主人的阿娜爾賽斯維爾陷入了迷茫之中。

作為代主征戰的武器,或多或少的,她都有些不願安於現狀,她想要戰爭。

而暗神卻不願這麼做,他只想守護自己那沉睡的主人。

兩位神無可避免的發生了矛盾。

隨後發生了一場可以說激烈無比,又可以說波瀾不驚的戰鬥。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只是一瞬間就決出了勝負。

阿娜爾賽斯維爾敗了。

不過為什麼這麼容易就戰敗,又或是為什麼戰敗,並沒有任何記載。

畢竟這只是天使們自己傳說中的上古傳說,到底存不存在都是未知數。

這次戰鬥對現在的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它的餘波一直到現在,還在無盡的延伸,轟擊出無數個未知的世界來。

這點與現今流傳的爆炸創世學說不謀而合,也讓這些天使的話語多了那麼一丟丟可信性。

不過顏華知道的是,天使有著明確的階級劃分,在最高位置的只有兩位。

核天使阿瑞安麗絲執典管理者與悅天使帕爾馬修麗恩執杖支配者。

只有這兩位,才是天使的領袖。

不過就如她們的名字所示,她們從來都不會離開彌賽亞的庭院,只在那裡指導一切天使的行動。

再往下一個階級,就是智天使。

這一等級的天使由十二位元素天使擔任,她們的任務就是運輸。

身為強大的智慧生命,這些擁有無比巨大外形的天使運載著無數她們的同胞,征戰於整個多元宇宙,任何妄圖破壞規則的生命,都會迎來她們的審判。

其實她們的本體是擁有無法想象大小的巨型戰艦。

而這一級別的天使,一般都有各種屬性,比如當年與某位進行過大戰的智天使,就是水屬性的阿莉芙艾爾。

其實那次戰鬥之所以能夠取勝,與這位智天使大人的屬性不無關係。

溫婉的阿莉芙艾爾並沒有採取瞬間毀滅的野蠻方式,才給了人類喘息的機會。

而再下一階級,則是負責行動的獵天使。

以此類推,大天使,天使,下位天使,神仆。

構成了一個森嚴的等級體系,除去前三階,下面的階級都是炮灰,基本上都是智天使艦體內部直接生成出來的。

讓我們回到之前,遍歷天使階級,也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叫振翼天使的啊,更別說神光這種有些中二的稱號,天使注重實際力量,並不會有這種稱謂,不見哪怕是最高階的天使也沒有給自己加過這些尊號。

至於人造天使,倒是讓顏華明白了什麼,人造產物?那很有可能。

將視線重新放回到端坐在王座之上,與他們對視半天卻沒有一點反應的天使身上他很不解,這種看起來就非常高大上的生物,真的是人造出來的??

沒聽說哪裡有這麼牛逼的人類啊…………

到現在為止,能夠與天使建立超越友誼關係的,也僅僅只有兩位,一位就是傳說中的魔神哈路雷德。

因為他的一位妻子,就是曾經是十二位智天使中的一位,光天使梅迪倫特。

另一位,就是顏華的老丈人,打敗了阿莉芙艾爾,被她發誓保護一萬年的巴雷特·巴多雷蒂。

按照時間來算,那也不過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比起這位人造天使存在年月,不要差的太多……

所以直接排除了是他們製造的可能。

側目掃了一眼馬爾科姆,卻發現他也在看他。

「你很在意她的身份?」馬爾科姆自然看出了他的想法,他沉吟了一下,續道:「對於這東西的誕生,我也不知道具體細節。」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人造的,而且就是人類造的。」臉上帶著羨慕的光,馬爾科姆真的是打心眼裡羨慕可以造出這種遠古科技結晶的民族。

「至於神光振翼天使這個名字,代表著她的任務—對抗並且消滅天使。」伸手指向王座上的天使,他沉聲說道:「只有帶有天使共鳴的聲帶,才能唱出毀滅的歌謠……」 隨著馬爾科姆的手指,顏華的視線看向了鏈接天際與中間少女的光絲。

「不過很可惜的是,當年製造出來的十位振翼天使,到現在也沒有剩下多少了。淪為生物主機,也算是燒盡最後的光和熱吧。」

生物主機?這個詞讓顏華有些理解為什麼之前的AI有些「愚蠢」了。

因為她確確實實是活著的,而不是人工製造出來的虛擬智能。

而且就算他是個傻子,現在也徹底明白馬爾科姆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他就是為了中間的這台生物主機來的。

「你想偷走她?」顏華恍然,能夠成為生物主機的東西,沒有一個弱小的。

星界政府之所以能夠管理擁有七千世界的多元宇宙,就是得益於一台超級計算機,而且這台計算機還得到了智天使的技術升級。

而計算機再強大,比起生物主機來都只是個模仿者而已,單論計算速度,生物主機萬分之一的能力都能夠超過現在的超級計算機。

「偷?……我?」馬爾科姆聽到他的說法,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下子笑了出來。

「我可偷不走她,而偷她的人,是你。」他笑道。

顏華傻眼了,他有些懵,偷?為什麼?他並不想偷走她。

因為他知道能夠擁有這麼強大裝置的勢力,自然不是普通人,他雖然想要得到力量,卻一點也不蠢,得到這玩意意味著給自己樹立一個也許根本戰勝不了的敵人,他並不想這樣。

所以直接拒絕道:「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並沒有偷她的想法。」

他有些誤會馬爾科姆以為他有偷走她的想法了。

無奈的聳聳肩,馬爾科姆苦笑道:「並不是你想去偷她,而是只有你能將她帶離這裡。」

這次顏華更不解了:「為什麼?論力量,我連你的一根手指頭都不如,何德何能?」

「…………」馬爾科姆心知肚明這小子在跟他繞圈子。

「好吧,我告訴你實話,因為你是純血人類,她是人類造物。」

「只有你才能夠讓基座本身進入管理員模式,從而解放她!」

說到這裡,他摘下了眼鏡輕輕擦拭著,試圖不讓他看到眼中的焦急。

可惜,顏華不但不傻,反而非常的聰明。

他很容易就把握到了他話語中的幾個重點。

純血人類,人類造物,只有人類才能讓基座進入管理員模式。

也只有在這個模式下,才能將她帶離王座。

「也就是說,這個王座就是主機本身,而她就相當於晶元是嗎?」顏華向著王座走去。

在他的腳踏上石階的一瞬間,中間的女子動了。

她的眼罩中間有一絲紅光閃爍,從他的身上掃過。

沒有受傷,不是傷害性攻擊,顏華放下心來向上走去。

站在少女面前,他看著這位不知道在王座上坐了多少年的天使。

由於眼罩的關係,他並不能清楚的看到她的真容,但是這種微微昂起頭看向他的動作,透著一種莫名的天真感覺。

回頭看向馬爾科姆,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奇怪的笑意:「如果我說不呢?」

也許是沒有想到為什麼顏華會說出這樣的話,原本一直保持著微笑的馬爾科姆楞住了。

「為什麼?你將她帶走,不但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而且也可以挽救她,失去自己的生存自由,這本身就是法律與道德都不允許的!」試圖勸解顏華,他不知道哪裡讓顏華髮生了這種奇怪的態度轉變。

蹲在最後一階台階上,顏華看著下面有些急到語無倫次的馬爾科姆,他慢條斯理的說道:「第一,只有我能夠帶走她,所以你不能。第二,你連這石階都走不上來,對嗎?」

確認馬爾科姆只能默認的顏華笑了起來:「而理由很簡單,我不想給你背鍋,況且還是我自己完全非自願的情況下。」

鬱悶的捂著頭,馬爾科姆不得不佩服這個傢伙是真的精明。

一直到確認自己的安全,這貨翻臉比翻書都快。

確實,自己一直在利用他,但是完全沒有害他的想法啊。

一想到沒有這貨根本就拿不走王座上的天使,他就一陣牙疼,這個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混蛋傢伙為什麼就不知道自己的苦心?

「我是在幫你,你也看到了,只有你能帶走她,我根本就不能接近她,所以我沒有害你的理由啊。」馬爾科姆試圖讓顏華明白自己的想法,卻迎來了更多的嘲諷。

一臉不耐煩的扣扣耳朵,顏華冷聲說道:「少扯淡了,我就問你,你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又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我不相信你是單純的捨己為人,老子又不蠢。」

從小孤獨成長的顏華,一直都必須單獨面對困難,所以他絕非是傻白甜,也更加不是個純良的傻瓜。

相反,不管遇到什麼,他都會在心裡做出衡量,甚至有時候會腦補的比較誇張。

在家,還有菲菲可以給他安慰與鼓勵,在外,可就沒有任何人能夠給予他幫助了。

雖說現在的教育等級在不斷提高,卻不代表人性也能得到治療。

僅僅六年的大學生涯,他就見到了,也遭遇了無數的不公平待遇,所以他絕不是個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傻子。

只不過由於自身的能力,他需要確認自己完全可以掌控狀況,才會做出反擊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