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即就有一道細細的藍色螺旋漸漸凝聚出來,這螺旋只有胳膊一般細,而且最前端尖利無比,彷彿一條細細的長蛇一般不斷扭動著,那螺旋的最前端觸碰到那黑色的石頭,石頭便是瞬間粉碎,威力竟然大的出奇!

此刻便輪到長公主在前面開路了!

當他們突破這黑色的浮空巨石后,前方再度出現一種銀色的浮空巨石!

長公主照例前沖,要將那銀色的石頭破開,可是兩人剛剛飛出七八丈的距離,頓時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他們迅速拉扯過去。

這股力量之大,根本無從抵抗!

兩人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隨即就重重的摔過去,不是朝地面墜,而是朝著那些銀色的石頭之上橫著摔!

等到兩人回過神來,他們才發現自己躺在這銀色的巨石上,他們的手腳卻絲毫動彈不得,彷彿硬生生的粘在這銀色巨石上一般。

(推薦朋友的一本書,《星武戰神》,作者古時月,安卓書城的一本書,已小肥,作者瘋狂更新中,書城搜索即可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兩人就這般貼在銀色巨石之上,就連翻身都變得極為困難。

這銀色巨石在那紊亂的力場之下,散發著一股無法抗拒的引力!

羅征試圖抬起自己的手臂,但用力之下,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將他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都死死的按在石面上。

「你也不能動嗎?」長公主盯著羅征問道。

這番摔在石頭上,兩人的距離極近,正好保持著相互對視的姿勢,卻像是一對情侶面對面躺著一般。

「有些困難……」羅征試圖搖搖頭,卻發現自己脖子擺動起來都極為困難,可以想象這股引力到底有多強。

「崩山族力大無窮,據說尋常武者進入其中絲毫不能動彈,只能成為待宰羔羊,」長公主眨巴著眼睛盯著羅征笑道。

「……」

羅征瞪著這女人一陣無語,「你早知道這裡的情況?」

「這裡是力之源泉所在的地方,我自然是聽說過的……」長公主回答道。

「那為何還帶我進來?」羅征有些氣惱了。

「可我們也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長公主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羅征再度被噎住了,此女並沒有說錯,無論逃向何方終究是甩不掉那無相天蚺,似乎也只有進入這地方碰碰運氣。

「我賭無相天蚺不敢進入崩山族的領地,」這女人也不是沒有腦子,她也有屬於自己的判斷。@^^$

神煉禁地原本就是一處試煉之地,在這裡能夠得到最快的提升,甚至連神域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不過伴隨其中的風險也被無限放大了,這裡很危險。

這神煉禁地的大小僅僅只有兩三個大界那麼大,其中分佈著諸多試煉之地,而崩山族中守護者力之源泉,這裡便是煉體者們的聖地……

「可惜……你應該是賭錯了,」羅征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

那一道相當熟悉轟鳴聲再度傳遞起來,雖然羅征和長公主被吸在這銀色巨石之上,但依舊能看到下方地動山搖。

「轟隆隆……」!$*!

彷彿一場巨大的地震降臨,地面宛若水面一般波動起來,顯然是有龐然大物在其中穿行。

羅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此刻他卻是想要從這石頭之上站起來,擺脫這巨石的束縛!

僅憑羅征自身的力量自然是做不到的,無奈之下他只能去借用龍鱗之力了。

九條真龍清醒之後,算是與羅征鬧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矛盾,迄今為止也不曾有任何溝通,但羅征依舊能夠借用青龍的力量……

將全部的力量灌注在體內后,羅征的身體卻是猛然一震!

「你幹什麼?」長公主看到羅征的樣子,眼中流露出一絲詫異。

「爬起來!」羅征咬牙回答道。

長公主一聽頓時笑了……

崩山族雖然是一個難以溝通的種族,倒不至於濫殺無辜,但許多武者若沒有完全的準備,一般是不會進入其中的,關鍵原因就在於這裡,在於爬起來的第一步!

許多武者進入其中,就跟一塊貼在地上的肉餅一般,根本沒法動彈!這種狀態之下,根本無法修鍊,更別說進入力之源泉了!

「不可能的,除非你擁有界主修……修……」長公主這邊還在說話,不過話說到一半卻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羅征的確在爬起來……

這巨大的引力彷彿是一隻無法反抗的大手,將羅征死死的按壓在這石頭之上,令其一動也不能動!

但灌注了龍鱗之力的羅征,終究還是忤逆了這股力量,將自己的手腳緩緩抬了起來!然後是腰部,最後在屈腿之下竟然蹲了起來!

「怎麼做到的,你借用了外力,」長公主終究也是見識非凡,瞬間就看出了羅征力量的所在,這並不是羅征自身的力量。

羅征點點頭,他並沒有否認。

自己的力量終究會得到增長,他不可能永遠都依靠龍鱗之力。

既然這崩山族乃是煉體聖地,羅征又豈會錯過?

此刻羅征再度猛然咬牙,挺起了後背,開始緩緩地站起來!

只是一個簡單的站立動作,他卻像是背負著數十座山脈一般,艱難無比!

「咔咔咔……」

每一個脊椎伸展之下,便發出刺耳的聲音,即便是神器之體竟也難以承受。

羅征心中也是不解,這崩山族世世代代生存在這裡,那麼這裡誕生的嬰孩又是如何承擔這股力量?

像他們化身三變的武者承受這股引力,已是如此勉強,尋常生靈若是進入此地,恐怕瞬間會壓成一團肉餅!

在那長公主的注視之下,羅征還是站了起來!

「真是厲害,」這長公主笑道,在那位賣花人的預言之下她先入為主,就認為羅征這位降生者註定不凡。

不過不凡是不凡,但長公主來自於神域,她所認為的不凡,是羅征能將她帶入鎮魂崖中,所以一開始她才會十分橫蠻的要將羅征強行帶回去。

現在這長公主才發現,自己似乎還是小瞧了這位神極境的青年。

「可惜沒用,」站起來的羅征注視著前方,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

羅征是橫著摔向這塊銀色巨石,此刻站起來后,他便是與地面相互平行,正好就能看到下方的異樣!

在這些巨石的下方,就有數百丈的地面直接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小型盆地!

這景象此前羅征已見識過一次,是無相天蚺進攻的前兆。

「轟!」

那個盆地僅僅存在一個呼吸的時間,隨即就消失在羅征的面前,取而代之的是無相天蚺那巨大的嘴,朝著上方猛然升起,要將長公主和羅征吞入其中!

漂浮在空中的這些銀色巨石,相對羅征來說,自然龐大,但相對那巨大的離譜的無相天蚺卻不過是一塊小石頭罷了。

至於這銀色巨石散發出的強烈引力,對無相天蚺也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剛剛來到神煉禁地,羅征便三度陷入險境,他心中也是十分鬱悶,這是純粹的運氣不好!

這一次沒有那兩位界主的大宏願,再沒有逃離的可能了,他微微低頭,目光再度落在旁邊的女人身上,眼看那長公主正要開口,羅征搶先一步說道:「不用跟我抱歉了,算我自己倒霉!」

長公主臉上卻沒有絲毫悲傷的樣子,她卻是莞爾一笑,「誰說我要抱歉了?你看那邊……」

這長公主並非煉體之人,在這引力作用之下她就算連轉頭也無法做到,只能夠直視前方。

羅征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卻是看到不遠處正有幾道人影迅速的靠近。

「武者?」羅征目光一凝。

「崩山族人!」長公主彷彿看到了救兵一般笑道。

那些武者都赤裸著胳膊,露出一身古銅色的肌肉,顯得十分強壯,似乎就是長公主口中的崩山族?

僅從外表來看,這崩山族似乎也沒什麼獨特,與尋常人類差不多,只是在一些細節上略有不同,但讓羅征驚異的是這些武者,竟然在這些銀色的巨石上瘋狂的跳躍,速度居然快的驚人!

他們絲毫沒有被這引力所影響,或許是有什麼秘法能擺脫這引力的影響。

下方的無相天蚺的大嘴僅僅上升到一半的距離,那些崩山族人便頃刻而至……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頓時糾正了羅征的判斷,這幫崩山族人並不是擺脫了這引力。

而只是他們的力大無窮,銀色巨石上的引力對他們來說已經成了習慣!

「砰砰砰!」

三位最強壯的崩山族人沖在前面,同時出拳砸在了無相天蚺的一側!

這緩緩上升的無相天蚺就像是一根迅速生長的竹子一般,不過只是生長到了一半,就被這三拳所砸倒。

「這……」此刻羅征也有些發獃,這力量強大到他難以理解的地步了,或許將青龍所有的龍鱗完全點亮,差不多也就是這個效果吧? 無相天蚺那龐大的身軀砸向另外一邊,將地面壓出一道深深地溝壑,帶給羅征強烈的震撼!

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這一幕。

這神煉禁地中的原住民居然如此厲害?

無相天蚺恐怕與完整的真龍,算是一個級別的生靈!

這三人爆發出來的力量,就能直接將這無相天蚺給放倒?

「嗚嗚……」

無相天蚺那隻合不攏的圓形大嘴中,第一次發出了鬼哭一般的叫聲,在地上扭動了兩下后,它似乎想將自己的腦袋挪回原位,這位女人是它唾手可得的獵物,它並不想就此放棄!

但是它剛剛想要起來,那三位山崩族人齊齊的衝上去,再度撞在了無相天蚺的七寸處!

這崩山族的個頭相對魁梧,普遍身高差不多都接近一丈,與魔族人差不多,但和那無相天蚺相比,簡直就是一顆沙子!

「嗚!」

帝少蜜愛小萌妻 「轟隆……」

就是這三粒沙子的撞擊之下,無相天蚺又一次被砸在了地上。

這無相天蚺不甘心的扭動著身軀,再也不敢忤逆崩山族人,直接鑽入了地面中,伴隨著一陣轟鳴聲,卻是從地下鑽探,迅速的離開了!

只是離開之前,這無相天蚺還十分不甘心,它的尾巴在收入洞穴中之前,尾巴上的那個腦袋對天空上的長公主猛然咆哮一聲,「嗚」

眼看那三位山崩組人又要衝上去,那尾巴上的腦袋才迫不及待的鑽入地下,逃之夭夭!

「喂,」羅征看著那無相天蚺離去之時,鑽出來的巨型洞穴問道:「那東西對你的怨念似乎很深,它為什麼一定要吃你?你得罪它什麼了?」

從頭到尾這東西都是追著旁邊這女人,卻不知這女人的肉是不是比常人要香?對那無相天蚺的吸引力如此之大?

「你才得罪它了!」長公主不滿的說道。

「沒得罪它,它為何如此希望吞掉你?」羅征奇怪的問道。

長公主撇撇嘴,她自然不肯跟羅征說實話,羅征看到她遮遮掩掩也就不再追問了,那些崩山族人卻是慢慢地靠攏過來。

「嗖嗖嗖……」

眼前的崩山族人數量並不多,大約只有十三四人。

在空中不斷地跳躍之下,他們各自站在不同的銀色巨石之上,有些人是正在巨石的上方,有些人則倒立在銀色巨石的下面,彷彿用雙腳掛在石頭上一般,其實是被銀色巨石的引力所吸引。

方才擊退那無相天蚺的三位山崩族人中的一位,卻是站在了羅征和長公主所在的銀色巨石上。

這山崩族人打量了羅征一眼,注意到羅征的修為後,眼中微微流露出驚訝之色。

神極境修為依靠自己能夠站起來,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這山崩族人很快說道:「試煉符交出來!」

「什麼試煉符……」面對這樣一位看不出深淺的強者,羅征還是倍感壓力,至於什麼試煉符他更是不曾聽說過。

「沒有試煉符,擅長此地者死,」說罷那山崩族人已經捏起了拳頭。

花顏 方才這山崩族人爆發出來的力量歷歷在目,若是被這拳頭打上一拳,就算是羅征肉身之強恐怕也會粉身碎骨!

於是羅征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了那位長公主。

這長公主肯定比羅征了解這神煉禁地,此前她闖進此地只是說山崩族人非常麻煩,她可沒有說什麼試煉符,如今沒有試煉符就要死,這問題可就嚴重了……

「我有,我有很多!」長公主微微一笑。

羅征感覺自己的心跳頓時穩住了,想來以她的地位是不缺這所謂的試煉符的,所以直接把這個問題給忽略了。

這一刻羅征終於有了一絲幸運的感覺,至少這女人不是純粹的給她帶來麻煩。

「可是沒帶在身上,」長公主撇撇嘴,面帶歉意的對羅征笑道。

「……」

羅征的臉上再度難看起來,方才那種感覺頓時煙消雲散!

「沒有試煉符,死!太山,殺了他們,」這位山崩族人便是一躍而起,頭也不回的就要離開。

「等,等等!」就在此刻這長公主驟然叫道,「我是木圖的親妹妹!」

這山崩族人聽到這話,在空中一個盤旋之後,又重重的落在了這銀色巨石之上,臉色詫異的盯著長公主,一度還伸長了腦袋盯著這女子打量一番。

似乎他真覺得此女與她所說的木圖有些相像,隨即問道:「證據。」

「證據……」長公主想了想,這才說道:「我哥哥當年在崩山族中獵殺的煉神鷹角!在我的髮釵之中!」

那山崩族人俯身之下,就將長公主的髮釵取出。

那髮釵五顏六色,波光流轉,隱隱有空間法則散播出來,顯然是一個須彌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