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即空中的人影迅速消去,留下兩個一臉敬佩之色的人呆在那裏。

兩人微微呆了半晌,然後齊齊奔向了材料庫。

山洞之中,蕭宇天的靈魂回到了體內。

還剩下一點材料,蕭宇天繼續開始試煉。

很快,山洞之外來了幾個弟子,輕手輕腳地將材料放在外面,然後悄然離去。

過了一會兒,煉製再次失敗,蕭宇天將材料取了進來,再次開始煉製。

蕭宇天覺得若是這樣不停地嘗試,只要再過個三五日,就能夠成功煉出法寶。因此決定這一次將這些材料全部煉完再出關。

蕭宇天靜了靜心,然後繼續開始煉製。

每一次的煉製失敗,就會有一點進步。

這一次次的失敗,將他累積得越來越高,離成功也越來越近。

默默地忍受着這般枯燥,蕭宇天從未鬆懈,一直在向着目標前進。

天陽升起落下,山洞裏卻一直沒有變,如同一個單獨的世界,不存在時間這個概念。

漫長的十日過去了。

蕭宇天睜開眼睛,嘴角微微一翹,手一動,一把飛劍立即漂了起來。

半個月的煉製,終於是成功煉出了一把飛劍。

蕭宇天拿着這把飛劍,翻來翻去看。

飛劍不是很大,黑顏色,雖然不起眼,但卻顯得很鋒利。

“蒼天神煉之法果然玄妙,我煉出的第一件法寶竟然就是黃階八品,若是再熟練一下,恐怕還能大有精進。”

看着這把黝黑的飛劍,蕭宇天感嘆道。

尋常的煉器師的品階可都是一步一步艱難地爬上來的,而他第一次煉出的法寶竟然就直接跳了等級。

蕭宇天一鼓作氣,再次拿起幾塊材料,準備進一步的提升。他煉器的水平越高,那麼鮑家離除名也就越近。

蕭宇天的靈魂非常磅礴,這樣品階的法寶對於別人來說可能一個就要煉上半天,但是蕭宇天以蒼天神煉之法煉製出來只需要兩個小時,因爲在融合材料的時候節省了大量時間。

兩個小時後,蕭宇天又煉出了一把飛劍。

這一次他對於蒼天神煉之手法熟悉了一點,雖然飛劍的品階並沒有提升。蒼天神煉手法非常玄妙,現在才只是剛剛入門,想要完全掌握手法,那還得付出很大的心血,需要非常久的時間來磨練。

蕭宇天很想領悟其中奧妙,不過沒有太過急躁,將這種衝動作爲了一種動力。靜下心神,再次開始了煉製。

經過了半個月的磨練,分神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不過仍然需要好好把握,否則仍然還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

五日後。

蕭宇天煉出了一把黃階六品的飛劍。

五日的煉製,蕭宇天的手法已經初步到位並且熟練,他隱隱感覺以他靈魂之力的強度煉製這種飛劍很是容易,只不過想要進步還有點難度。

如果這樣,那可以嘗試一下批量煉製。如果成功了,宗內弟子每人就可以從頭裝備到腳。

懷着一點激動,蕭宇天拿起了三份同樣的材料,鄭重地開始煉製。

這種低級材料融化很快,很快就全部化爲了液體,然後蕭宇天使用蒼天神煉手法開始造型。

飛劍表面上看着就是一把普通的劍,其實裏面還有一點玄機,這就是攻擊法寶跟防禦法寶的區別。

攻擊法寶裏面有一個特殊的走勢,法寶的材料是經過手段煉製強化過,使用時,體內的真元力傳到法寶上,然後通過攻擊法寶特有的走勢走出去,沒有絲毫留在劍內,並且真元力在通過這個走勢的時候會被強化,因此可以用來攻擊敵人。

而防禦法寶的走勢則是讓傳入的真元力均勻地分佈在法寶裏面,真元力也會被強化,不過被強化過的真元力盡數遍佈在法寶內,就可以用以防禦。

三把飛劍同時煉製,蕭宇天微微有一點緊張,不過強大的靈魂之力卻是告訴他,可以完全放心。

這等煉製幾乎跟先前煉製一把飛劍沒有多大區別,並且隨着手法的熟練,煉製時間也縮短了一些,一個小時就煉製成功了。

拿着這三把黃階六品飛劍,蕭宇天心中微微有點興奮,天老留下的寶貝真不是蓋的,煉製三把飛劍沒有絲毫問題。

蕭宇天再次拿起面前的材料,這一次,他準備挑戰一下,同時煉製十把飛劍。

跟上次一樣,同時煉製十把飛劍居然也沒有絲毫感覺,不出意外地煉製了出來,品階仍然是黃階六品,並且看成色還有了一些長進。

蕭宇天對於自己的靈魂之力有了一番新的認識。以前沒怎麼好好利用過,還沒有發覺這靈魂之力的強大之處,現在一煉器才知道,天老留給他的是一筆多大的財富。

蕭宇天這一次拿起了一百份材料,這又是他的一個挑戰。

材料太多,他的手已經放不下。心念一動,手中火焰擴展開來,擴展到了直徑兩尺的一個範圍,手仍然成鼎狀放在下面手心朝上,火源就是他的手,然後將一大堆材料全部放入火中,控制靈魂之力開始第一步的同步煉化。

一百份材料,有數百個材料漂浮在火種,蕭宇天龐大的靈魂力量撲涌而出,浸在每一寸的火焰之中,入微地感受着每一存火焰的溫度,仔細地控制着。

數百件材料,蕭宇天磅礴的靈魂力量仍然毫不吃力地開始了煉製。

山洞之中如同在進行一個浩大的工程一般,一大片材料漂浮在火焰之中,一道道工序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一個小時後,山洞裏響起了一片噼裏啪啦的聲音。

一百把飛劍全部煉製成功,噼裏啪啦地落在了地上,堆成了一堆。

這麼多的飛劍,可能整個凌雲宗的飛劍也差不多就這個數量了。

而且品階通常也就這個水平,很多還要差上一些。

看着面前這一大堆飛劍,蕭宇天心裏樂滋滋地,辛苦半個多月,總算是有所成果。

現在看來,法寶數量的問題算是解決了。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爲這個發過愁,因爲煉製一個法寶需要的時間不會短,而凌雲宗這麼多弟子,每人如果都要配上一把,那他得煉多久?累得虛脫也煉不出來。

站起身來,面前堆積的材料還有很多,這些是凌雲宗材料庫的全部存貨了,看樣子應該還能煉製上千把飛劍,不過凌雲宗弟子上萬,要想給全宗每個弟子從頭裝備到腳,還是遠遠不夠。

蕭宇天決定先出關,將進展跟白塵說一下,並且安排一下宗內人手出去收集煉器材料。

總裁老公別過來 靈魂力量將這一大堆飛劍全部托起,然後乘着飛劍來到了大殿。

======

兩更了。 凌雲山的上空。

一個人影漸漸飛了過來,大殿裏的白塵已經有所感應,不過,當人影稍微近了一點的時候,猛然發現他旁邊還漂浮着一堆東西,這東西,竟然是飛劍!

白塵猛地一下站了起來,白化也是有所感應,捋了捋鬍子,一臉滿意之色。

隨後,一個人影走進了大殿,身旁漂浮着一大堆飛劍,密密麻麻得有上百把,並且看成色絕對不會差。

大殿裏的幾位長老膛目結舌地看着這個人影走到了大殿面前。

這個人影,當然就是蕭宇天。靈魂力量一收,飛劍噼裏啪啦落了一地,然後開口道,“老祖,我已經成功煉出了黃階六品飛劍。”

白塵一臉驚訝地走了下來,揀起一把飛劍,翻來翻去看了看,黃階六品飛劍。這蕭宇天半個月前纔是個沒有煉出過法寶的新人,怎麼如今短短半個月就能夠煉出黃階六品的飛劍?

要知道,煉器師的等級也是一點一點地爬起來的,蕭宇天如此直接跳了四個等級,真是隻能用天才來形容了。而且煉製一把飛劍通常都需要很長時間,等級低一點的也需要半天,好一點的需要一天甚至幾天幾十天。而蕭宇天短短半個月時間竟然又學會了煉器,又煉出了這麼數百把飛劍,這可真是史無前例了。

白塵用一種特殊的眼神看着蕭宇天,這個他曾經的弟子現在是越來越神祕了,年紀輕輕,作爲卻是這般驚人,日後定能成就大器。

大殿裏的長老們一個個膛目結舌地看着地上的飛劍。這些飛劍在凌雲宗可都是至寶,平日裏都是像菩薩一樣供着,小心地保護,甚至很少拿出來跟人打鬥。如今這珍貴無比的飛劍卻是被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給扔了一地。

真是…

長老們一個個涌了上來,紛紛拿着飛劍翻來翻去地看,彷彿是珍貴無比的絕佳寶貝一般,用手不停地撫摸,眼神中露出狂熱,嘴裏還不停地稱讚着。

看見衆長老這般不成器的摸樣,白塵臉一沉,長眉一挑,厲聲道,“退下!看你們那點出息!以後有蕭大師在,法寶還會成問題嗎?”

被白塵一吼,長老們小心翼翼地放下了飛劍,眼神中的狂熱卻是沒有絲毫減弱,戀戀不捨地走出了大殿,那樣子,哪像是一個滄桑的老者,哪像是一個宗派的長老。

蕭宇天暗暗竊喜,看來這煉器師的身份確實是夠資格讓無數人爲之瘋狂。天老的恩惠,蕭宇天想報答都不容易呀…

白塵道,“以蕭大師的速度,這種飛劍一日能煉製幾把?”

蕭宇天伸出手看了看,也不謙虛,直接道,“按我的速度,至少能煉製上千把。我想將凌雲宗每個弟子都從頭武裝到腳,只不過這材料遠遠不夠。”

白塵再次一驚,乾枯的老臉也是浮出了一層層褶皺,心裏翻騰了起來。

一天煉製上千把,這需要何等手段?

若是一天能夠煉製上千把,那凌雲宗千百年來缺乏法寶的這塊心病算是能夠徹底治好了。

白塵心裏翻涌了起來。爲了凌雲宗,他跟宗主和大長老幾人是嘔心瀝血,還有他的師兄也是爲了凌雲宗的壯大而死去。但是,付出這麼多努力後,卻是沒有多少長進,仍然被鮑家猶如泰山般壓在腳下。

白塵心裏覺得很愧疚,對不起他死去的師兄們,對不起凌雲宗的開派老祖們的重望。因此他是想盡一切辦法想讓凌雲宗強大起來,不過卻是效果甚微。

然而,蕭宇天的到來,卻是給了他無盡的希望。

一年前蕭宇天的到來,點燃了他的希望。絕佳資質弟子足夠讓他凌雲宗因此崛起了,不過後來卻是因故被逐出了宗門。

一年後,蕭宇天再次的到來,卻是給了他更大的希望,並且這個希望已經很近了,只有幾個月時間了。

白塵伸出乾瘦的手,閉上眼睛,蓋在臉上緩緩地撫了下去,嘴裏輕嘆,“凌雲宗終於有希望了…”

蕭宇天默默地站在一旁,他很理解白塵的心情,作爲一個宗派老祖,宗派能大幅度提升實力,自然心裏是非常激動加興奮,不過他不知道白塵心裏的那些辛酸往事。

白塵緩了緩,放下手,轉過頭對着蕭宇天道,“蕭大師,凌雲宗就全靠你了…”

蕭宇天微微笑了笑,“老祖,我蕭宇天欠了凌雲宗這麼多,如今能夠彌補一點,我自然求之不得。再說,若是沒有凌雲宗,若是沒有老祖的栽培,我蕭宇天又如何能有今天,這一切還得歸功於凌雲宗呀!”

白塵乾枯的老臉也是微微有了一點笑容,這個弟子他一年前就看好了,確實沒有看走眼,是個好弟子。

突然,外面一個急匆匆的身影奔了進來,大聲道,“報!鮑家探子來報!”

白塵立即走了前去,大聲道,“說!”

那人道,“據鮑家的臥底傳回的消息,鮑家的三位老祖已經出關,並且不知因何原因身受重傷,實力大損。”

白塵略微有點興奮之意,厲聲道,“這情報可準確?”

那人道,“是白鋼長老的情報,絕對可靠!”

白塵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拍了拍蕭宇天的肩膀,“真是天助我也!今日是雙喜臨門呀!看來我們的計劃得提前了,鮑家老祖重傷,精英力量損失慘重,現在不攻,更待何時?哈哈哈哈!”

蕭宇天也是微微笑了起來,不過他心裏卻是隱隱有一絲明悟,那日天老在山頂重傷的三人他在山下找鮑龍尋仇的時候見過一次,當時鮑龍好像就是叫的老祖宗,只不過當時一肚子憋屈沒有注意。那現在看來這三位老祖宗重創也還是得歸功於天老。

“天老,我一定會救活你的!”蕭宇天心裏暗暗道。

白塵想了想,又道,“馬上召開長老會議!白化,你去安排一下,現在就開。”

白化淡淡地站在那裏,捋了捋鬍子,臉上也是有着濃濃的滿意之色,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乘坐飛劍飛出了大殿。

白塵擡起頭,望着大殿上方,微微道,“材料的事情很麻煩,一會兒開會還得說一下此事。”

蕭宇天把白塵那日交給他的飛劍還給了白塵,自己從地上那一堆飛劍當中拿起了一把。然後兩人乘坐飛劍去了長老房。 來到長老房,長老們已經紛紛到齊了。

白塵開始了會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