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後數以億計的機械族大軍全部來到了地球上,全力破解原始戰艦。

當機械族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打開門戶后,得到的並不是超越當前的科技技術,而是死亡——整個地球被融入了一個巨大的黑洞當中!

等地球被超大型黑洞「吐」出來的時候,就剩了個「果核」、也就是現在的樣子。而機械族也只剩了元祖死裡逃生,其餘的全部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機械族元祖還被封印到了原始戰艦當中,在經過無數年的破解后,好不容易送了個殘缺的製造商工廠出來。蘇瑞爾就是被封印的機械族「強晶核」之一。

至於目的,當然是不言而喻了——幫助機械族元祖逃出原始戰艦!

……

等蘇瑞爾說完,韓義想通了很多事情。

比如蘇瑞爾為什麼在覺醒后的第一時間就試圖控制他;

比如蘇瑞爾總是在他遇到關鍵性問題時給予一些是是而非的解答等等。

要是他沒猜錯的話,蘇瑞爾除了幫助他發展以外,還肩負著一項重要的使命——在他不受控制時負責清除。

不過可惜,他沒想到數千年後的地球文明已經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送了個BUG給他。讓他短時間內通過文化輸出賺取了大量宇宙幣,把自己武裝到了牙齒。

所以當他穿著強殖戰甲出現時,原始戰艦里的那個「老不死」害怕了,想不顧一切的把他幹掉,重新再培養一個「聽話」的人出來。

強殖戰甲裡面,韓義盯著前方的鋼鐵城牆看了會,最終還是靠了過去……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原始戰艦是一個放大的「H」型,進入戰艦的地方在中間的橋樑處,機械族在這裡設置了一大片真空防衛罩,海水被隔絕在了外面。

當韓義帶著蘇瑞爾三人來到這裡時,正好有一頭深海怪魚試圖闖進去。隨後一道無形的光波劃過,那頭深海怪魚就像遇到驕陽的冰雪一般,眨眼間便氣化掉了,連一片魚鱗都沒有留下。

韓義射了一道高能粒子束過去,淺藍色的光線在接觸到那一片區域之時,黝黑的海水裡乍現出一片耀眼的光芒,最後被湮滅在了黑暗當中。

「這是什麼東西?」

「尤納斯波,一種強射線光波,可以殺死所有試圖闖入進去的物種。」

蘇瑞爾快速解釋的同時,口中念了一段古怪的語言,空氣中劃過一道藍盈盈的波紋,禁止解除。

為防萬一,韓義還是用粒子束試探了一下,這次粒子束安然的穿過防衛罩,射向了前方無邊的黑暗中。

帶著一絲忐忑,韓義身體觸碰到了防衛罩。沒有任何異樣,很順利的穿了過去,落在了裡面的一處連接橋樑上。

與此同時,那股無處不在的超聲波頻率終於消失不見。

「唰——」不知從何而來的光源把數十萬平方米的真空區域照得亮如白晝。

藉助光源,終於能看清原始戰艦的一部分外貌。

只見前方一字型的艦體猶如巨大的廣場,目測面積起碼在五萬平方米;

上面矗立著一顆顆斗大的銅鉚釘,通體猶如隕鐵鑄造而成,在光源以及頭頂上方海水的折射下,閃縮著森寒的光澤。

兩個肉盾稍微休息了片刻后,擋在韓義前方,順著連接橋一步步朝前方廣場走去。

「你們算是硅基生命嗎?」為了緩解空氣中壓抑的氣氛,韓義邊走邊問到。

「不,我們區別於傳統的硅基生命,擁有屬於自己的靈魂晶核,所以嚴格來說算是……機械生命吧!」渾身濕漉漉的蘇瑞爾、盡量用能聽懂的辭彙解釋到。

「你們那個晶核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是自然進化的結果,還是人工產品?」

「不知道!」蘇瑞爾遲疑了一下說:「機械族的誕生已經無從考據,從無數億年便存在於宇宙間。」

「之前我們曾討論過宇宙誕生的問題,然後你說機械族所有人都被吞噬到一個巨大的黑洞當中,那麼是否可以假設,現宇宙其實就是存在於一個巨大的黑洞當中呢?」

「有可能吧。可惜宇宙壁被源之力封印了,要不然倒是能衝出去看看。」

韓義想了想又問道:「那你對於科學的盡頭是神學這個問題怎麼看待?」

蘇瑞爾考慮了一下說:「這個問題機械族曾經研究過,也就是能量轉移,它已經初步具備了四維空間的能量;

可惜只解出了一部分,再往上的話……

碳基文明認為的「人的意識上圍就是神的意識」,這個觀點很有道理。畢竟能看到我們的前生後世,過去現在未來,這樣的能力稱為神,其實也不算過分了。」

「神的意識……」

韓義點點頭,「你說的不錯。我們能看透一維和二維空間上所有的東西,但是卻被限制在三維世界里,螞蟻作為二維空間生物永遠不會理解我們的眼界。

同樣,四維空間里的生物,能看到我們一二三維裡面所有東西,而我們又無法理解他們的視角;

再往上五維空間的生物能看穿一二三四空間的所有東西,他們在我們眼睛里可不就是神嘛。」

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韓義就像頓悟一般,突然間想通了無數事情。

說著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看著蘇瑞爾說:「假設一切都是人的意識起的作用,比如一個物體的狀態是不確定的,只有當你觀察的時候他才會被確定,也就是「人的意識」影響了這個物體的狀態。

就像薛定諤的貓,你不打開看一眼,親眼確認這隻貓是死是活,這隻貓對你我來說,就永遠處在非死非活的狀態。

也就是說沒有人的意識,客觀世界的狀態是無法確定的。

而人生就是意識的一生,人的意識一直改變著這個世界,改變不了的只是萬事萬物之間的聯結。」

蘇瑞爾點點頭,「對,你在你的人生意識里就是神,你可以主宰一切。」

「就像做夢一樣對不對?」韓義哈哈大笑,「這樣一說,人生太TM有意義了!星辰大海我所願也,繁華落幕千帆過盡的普通生活亦我所願也!」

蘇瑞爾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個非常特別的笑容。

這是韓義第一次見到蘇瑞爾笑,就像陰天里一束光從雲層里投射下來,照耀在她完美的臉龐上,眼睛,眉毛,鼻樑,嘴巴彷彿都帶上了聖潔的光芒,如同星夜女神阿斯特瑞亞一般,讓人不忍褻瀆。

韓義伸手攏攏她的秀髮,問:「你能生孩子嗎?」

蘇瑞爾眨巴了一下星眸,點點頭,「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可以發育出完整的生殖系統。」

「那……」韓義豎起猙獰的手掌,在空中比劃了一下問:「會有快感嗎?」

蘇瑞爾搖搖頭,「不知道!」

「好,等回去了咱們試試看。」說著韓義轉身大踏步超前走去。

……

從遠處看艦體上的銅鉚釘只有笆斗大小,但是等真正站到面前時才會發現,每一顆銅鉚釘都足有一間房子大小,高在五米以上,通體散發出金屬的光澤。

在鉚釘形成的如同迷宮一般的廣場上走了大概20分鐘左右,終於,前方不再是一層不變的鉚釘屋,而是出現了一個小廣場,上面有一個大概三米高左右的金字塔。

金字塔籠罩在一層白瑩瑩像似LED氣霧燈一樣的光芒當中。

韓義問:「怎麼打開?」

蘇瑞爾說:「需要……」

蘇瑞爾話剛說完,一陣如同金屬摩擦的刺耳咆哮聲響起,「密斯拉,難道你忘了自己的使命嗎?他們只是一群卑賤可憐的碳基生命而已,在高貴的機械族面前,他們連螻蟻都算不上,你怎麼能幫助他們謀奪原始戰艦?」

韓義隱藏在強殖戰甲後面的冷冽雙眸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轉而嗤笑道:「你這個老王八蛋最好給我閉嘴,要不然等下我逮住你后,非把你拆成一堆破銅爛鐵不可。」

「你……你……」蒼老的聲音顯得非常憤怒,喘息了幾聲才威脅道:「你最好現在就匍匐在地上乞求饒恕,要不然等我出來,一定把地球從銀河系裡抹除掉!」

「喲呵,你個千年老王八還威脅起我來了。有本事你出來啊,看我不打得你滿臉桃花開?」

機械族元祖壓制了一下火氣,轉而對蘇瑞爾循循善誘道:「密斯拉,我的孩子,你一直都是我們機械族的驕傲,未來的你註定將帶領機械族走向輝煌,接受萬族的頂禮膜拜;

而他,不過是一個卑賤的碳基生命而已,有什麼資格接受你的虔誠?」

眼看蘇瑞爾眼睛里又露出被洗腦後的迷惘神色,韓義呵斥道:「你個老烏龜給我閉嘴。什麼狗屁萬族頂禮膜拜,趕得上造小人有趣嗎?」

「只有卑賤骯髒的碳基生命才會交配,高貴如我們機械族,一個眼神便足以永恆。」

「我懶得跟你個老烏龜爭辯。」

說完韓義解除腦袋上的強殖戰甲,轉頭捧起蘇瑞爾的腦袋,來了個法式濕吻…… 韓義不知道機械族元祖到底是怎麼控制蘇瑞爾的,是用一種他無法理解的晶核感應,又或者電磁場聲波之類?不過那都不重要了。

僅僅一分鐘后,蘇瑞爾便重新認同了她「人類」的身份。

當唇分開后,蘇瑞爾星眸中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像是意外,又像是回味,還有稍些些……羞澀。

「只要把碳基生命的鮮血塗抹上去,它便會打開。」

韓義笑道:「難不成還是滴血認主不成?」

根本不用他吩咐,矗立在他身前的熊大熊二,走到金字塔旁邊,用尖銳的指甲割破皮膚,暗黑色的鮮血濺射到了金字塔上。

兩兄弟雖然是外星人,但確實是碳基生命。

只見鮮血順著金字塔表面浮凸的脈絡快速蔓延著。

大概十幾秒之後,金字塔散發出妖異的紅光,頭頂上方的防護罩也是一直劇烈的晃動。

猶抱琵琶 韓義拉著蘇瑞爾往後退了點。

當金字塔完全籠罩在一層紅光當中時,金字塔就像盛開的花蕊一般,緩緩往四面打開,形成四座階梯路。

等沒有其他異狀后,熊大熊二在韓義的命令下,當先朝上面走去,韓義跟蘇瑞爾跟在後面。

等來到階梯路頂頭時韓義愕然發現,下面根本不是常規的通道,而是……一片星辰大海。

就像用天文望遠鏡看宇宙一樣,底下是閃耀的群星、連綿星系以及奼紫嫣紅的星雲,瑰麗而絢爛。

還不等韓義疑惑出聲,下方傳來了「桀桀」的笑聲,「卑賤的碳基生命,是不是很失望?」

韓義站在通道口看了會才說:「你個老王八蛋有什麼可幸災樂禍的?失望又能怎麼樣,總比你好!我起碼在外面,而你就只能關在這座活死人墓里等死。」

「哼,就算這片星系全部湮滅了,我都不會死。況且卑賤的碳基生命,就算進化到頂端也只有區區幾萬年的壽命,在偉大的機械族面前,連一粒灰塵都算不上。」

可能是孤獨的時間太長了,這個機械族元祖有些話癆。

貶斥了幾句后,跟著又道:「原始戰艦不是你這樣卑賤的生命可以篡奪的,只有高貴的機械族……」

韓義懶得跟對方打嘴仗,大喝道:「你個老烏龜給我閉嘴!」

看著下面黑漆漆的戰艦入口,轉頭問蘇瑞爾:「跳下去會怎麼樣?」

蘇瑞爾說:「建議你不要這麼做。機械族曾派遣數以百萬計大軍下去探路,但是沒有一個出來的。」

聽到這話,韓義頓時聳然動容。

數以百萬計的大軍……

這麼多機器人填下去都沒有反應,只能說明原始戰艦通往了一個未知的異次元空間,甚至無數個異次元空間。

這下麻煩了。

因為根據蘇瑞爾所說,數千年前他們是被黑洞吞噬進去的,最終只有她以殘缺的晶核形態逃出來。他可不希望那樣的滅世黑洞再來上一次!

就在韓義一籌莫展之時,下方黑洞裡面的星河突然發生了變化,就像有一根巨大的棍子在攪動一樣,星辰、星系、星雲翻天覆地。

與此同時,耳畔傳來機械族元祖驚恐的聲音,「你……你們幹什麼了……啊……」

下方的星河轉動的越來越快,無數巨大的星辰在向中間一個奇點坍陷,星球破碎湮滅,隕石相擊照耀出巨大的火花,如同滅世一般恐怖。

還好,時間持續的並不長。

大概十分鐘后,所有的星球全部不見之後,包括中間那個黑色奇點也是一樣,然後黑洞慢慢變成了一個三維立體的灰褐色星球。

星球高速旋轉后緩緩停下,然後星球上開始電閃雷鳴,緊接著下起了暴雨,江河湖海出現,花草樹木開始出現,動物開始繁衍,萬物復甦,如同幻燈片一樣不停的變幻著。

韓義怔怔的看著,強殖戰甲後面的臉上布滿了震驚。

如果按照這個演變來推斷的話,宇宙萬物、一切的一切都是從虛無中來的,然後才有了一沙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之說?

那虛無之外又是什麼?

還有那個創造出原始戰艦的文明,是不是真得如同熊二所說,抵達了宇外之地?又或者,他們其實早已湮滅了在了宇宙的長河之中?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科學的盡頭真得是神學嘛……」韓義嘴裡呢喃著,腦海里一時間千頭萬緒。

下面的星球已經停止轉動了,陸地在不停的變幻著,上面有炊煙升起,茅草屋變成了摩天大廈,雙腿被四個輪子的汽車取代……

回過神來韓義問道:「你們之前有過這樣的情況嗎?」

蘇瑞爾搖搖頭說:「沒有。當年原始戰艦開啟后,一切都被吞噬進黑洞了。」

聽到蘇瑞爾的話,韓義眼睛里出現了古怪的神色。

他感覺這個原始戰艦好像專門在等著他的到來一樣,太詭異了。

心裡猶豫著到底要不要下去一探究竟?

往前一步可能是萬劫不復,往回走則有大把美好的人生等著他去享受。

考慮了良久,終於,韓義還是一腳跨了過去……

……

……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眼過去了一年。

外面的世界依然朝起朝落,每天大事小情不斷,科技也在日新月異的更迭著。

不過讓人奇怪的,天義集團卻停止了迅猛擴張的步伐,半年來除了發布一些無關緊要的技術外,並沒有公布希么太超前的技術。

當然,這並不影響天義集團成為全球最頂尖的科技公司,2022年,全年營收近3萬億美金,凈利潤高達9103.44億美元,是第二名蘋果公司的18倍;

而到了2023年,僅僅上半個財年,凈利潤已經高達7000億美元,年凈利潤超過一萬億美元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除了這點以外,天義集團董事長韓義也很久沒在公眾場合露面了。據接近天義高層的消息人士說,韓義不僅沒在公眾場合露面,甚至集團董事都不知道韓義在哪裡。

網上說什麼的都有,有人信誓旦旦稱,天義集團董事長韓義已經去世了,有人說韓義被美國秘密部門抓了起來,還有人說是被華國相關部門軟禁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