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著刀鋒上血液的飛濺,右上角飄過一個擊殺。

s1mple使用蝴蝶刀擊殺了stewie2k

「stewie2k他沒有時間換槍了,烏克蘭劍聖戰績再填一筆刀殺!」

「雖然拆包已經來不及了,可看navi的表情,似乎比贏下回合都要開心。」

7017k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身體有些顛簸,維爾吃力的睜開了雙眼。

一束不算刺眼的陽光跳進了他的眼眸,那是清晨的陽光,柔和又溫暖。

我還活著嗎?

扭動了一下脖子,維爾開始環顧四周。

在自己的身旁是一袋又一袋的粗麻袋子,裡面鼓囊囊的,似乎裝滿了東西。覺察到自己身下似乎墊著什麼異物,用手輕輕的摸了摸,從觸感上來看應該是一些乾草。

我這是在一輛馬車上?

維爾眯著眼睛四處打量,看這身旁的場景,自己應該是被路過的商隊救了。

這時,馬車略微頓了一下然後停了下來。

車廂外傳來了一陣響動聲,聽上去像是有人在說話。

「那孩子應該沒事了吧。」

「等等,我去看看那孩子醒了沒有。」

伴著話語,一個長著白色鬍鬚的老人撩開遮擋的布簾出現在了維爾的視線里。

那老人面帶笑意,看上去似乎很和善。

「孩子,你醒了?」

老人拿出一個水袋,慢慢的遞了過來。

「來喝點水吧,你傷還沒好,再睡會兒吧。」

輕輕的點了點頭,維爾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眼前的老人釋放的善意。

看樣子應該是對方救了自己。

伸出手,維手試圖接過水袋,可是沉重的手臂卻像是灌了鉛一樣,不管怎麼樣都抬不起來。簡單的掙扎了幾下,維爾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長嘆了一口氣。

看出維爾的窘迫,老人從身邊拿出一隻有缺口的碗,並且盛了一碗水直接抵在了維爾的嘴邊。

「喝吧孩子,喝點水精神會好點的。」

輕輕抿了一小口水,維爾有氣無力的發問:「呃……請問我睡了多久?」

「三天了。你傷的很重,都是血,是被魔獸襲擊了嗎?孩子你放心,等到岡瑟城的時候,我給你找個好點的牧師,聽說那的牧師已經有六階的水平了,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

一番簡單的交談后,維爾了解了大概的情況。

老人的名字叫做約瑟夫,是一名運輸貨物的商人,靠在各個城市倒賣一些日常雜物為生,而其他人都是商隊的成員,來自老人同一個村莊。說來也巧,商隊離開萊斯城的時候發現維爾渾身是血的倒在一棵樹下。簡單的查看一下后發現還有氣息,就救了起來。本來打算回到萊斯城救治的,但是因為城裡好像出了什麼大事情,導致城門被封鎖,沒有辦法進去。無奈之下,老人只好帶著重傷的維爾一起奔走,走一步算一步。

說實話,維爾能夠活下來純粹是靠著那強烈的求生欲罷了。

謝絕了老人要幫自己尋找牧師的好意之後,維爾對著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隨後,他從空間袋裡摸出五枚金幣輕輕的放在老人的手心。

「收下吧,謝謝您的救命之恩。」

「孩子,你這是幹什麼?」老人眉頭一皺,連連擺手,趕忙把錢塞回到了維爾的手中,「快拿回去,你的錢留著養傷吧!」

一番僵持后,維爾以「如果不收下自己就跳下車」為威脅,強行塞給了老人,惹得老人唏噓不已。

「我那麼大年紀了,就沒看見過這麼多的金幣啊。」

……

馬車再度啟程,距離老人要到的岡瑟城似乎還有半天的距離。

簡單的休息了一下,維爾的氣色也好了許多。

扯開衣服,維爾仔細查看自己胸前的傷口:傷口被人很細心的用繃帶包紮了起來,只是包紮的手法有些粗糙。傷口處的繃帶已經徹底被鮮血浸染,呈現出一種暗紅色,看樣子「腐爛術」的毒已經全部解掉了。

覺察到自己的胸口並沒有什麼異樣后,維爾輕輕的解開了繃帶。

傷口處已經不再流血了,那上面只留有兩塊漆黑的痂,而且似乎還有脫落的跡象。輕輕揭下后,上面只留有兩道淺淺的疤痕。

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用治療術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的治好傷疤,維爾臉色顯得有些古怪。想到之前發生的種種奇怪的事情,維爾知道在自己的身體上,似乎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不管是從力氣、速度、反應能力,還是現在這古怪的自愈能力,似乎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

要知道,在魔力燃燒殆盡的情況下收到那麼致命的打擊,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最起碼要在床上躺上一個月,而自己……這太奇怪了。

反覆思索之後,維爾斷定:唯一有可能產生這種結果的地方,就是那瓶古怪的聖水!

可是,服下聖水的隊友全都變成冰冷的屍體了,那,為什麼,自己是個例外呢?難道僅僅只是我的運氣比較好?

維爾又陷入了沉思。

……

時間過的很快,遠處已經可以看見岡瑟城的輪廓了。

「終於到了!」

商隊的成員們發出一陣歡呼,商人約瑟夫也面露紅光。

這也不能怪他們這個樣子,最近一直聽說在去岡瑟城的路上似乎出現了一夥可怕的強盜,他們四處劫掠過往的商隊。因為車上的貨物不是很貴重,所以大伙兒本來只是抱著賭一把的心態菜過來的。但是一路上順風順水,不僅沒有碰到打劫的強盜,連平日里在荒野襲擊人類的魔獸都沒有碰到。如果說這不是幸運那又是什麼呢?

「孩子,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裡?實在沒有地方去話可以跟著我們的。」

看著眼前的黑髮少年,老者有些感慨。

穿著輕鎧的維爾似乎挺有架勢的,就是略顯稚嫩的臉龐出賣了他的年紀。從外貌上看,這根本就是一個剛出來歷練的毛頭小夥子,就是不知道之前恐怖的魔獸襲擊有沒有對他的心靈造成什麼傷害。

看著一臉擔憂模樣的老人,維爾心頭有些暖意,他彎腰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換上一副真誠的笑臉。

「不用擔心了,謝謝您這些天對我的照顧。」

……

走進岡瑟城后,維爾對著老人揮了揮手,然後跳下車徹底沒入了人群之中。

「這城市看起來挺繁華的。」

隨手把手中剛買的地圖扔進附近的垃圾桶,維爾小聲嘀咕。

那接下來去哪裡呢?

從來沒有出過遠門的維爾有些犯難,自己出過最遠的地方,大概就是在數年前和奧格斯隊長一起在萊斯城外巡邏,那時候,呃,應該距離萊斯城才不到十里的範圍。

實戰的經驗太少了啊。

想起之前和影舞者對戰的一幕,維爾不由得摸了摸腦袋。

只是一點點的優勢就有點忘乎所以了,幸好在最後兩敗俱傷的打法中活下來的是自己,不然那真是丟臉丟大了,嗯,連命都要丟了。

摸了摸空間袋裡最後的六枚金幣,維爾有些汗顏。

要是當初把那個影舞者的空間袋也搜颳了那該多好,作為一個七階的殺手,身上好東西應該不少才對。

算了,過去了就過去了吧,能活下來就是一件好事情。這樣吧,反正也沒什麼地方可去,不如乾脆去加入一個冒險小隊遊歷一番?那樣的話,既能存一些旅費又能磨練自己?到時候多存一點錢去大聖堂,然後向教皇告發關於凱文主教和城主之間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許凱文主教的所作所為並不被教會的上層所知,自己作為教會的騎士,有義務去揭穿這個真相。說不定教皇一時高興,賞賜給自己一個聖騎士的名額也說不定呢。

越想越覺得可行。

拍了拍口袋,維爾決定去冒險者協會看看。薄雲深的辦事效率很快,第二天,他就為江寧和榮珊安排了見面。

薄雲深帶江寧到約定地點的時候便看到榮熙和榮珊一起,對於榮熙的出現,薄雲深並沒有太意外,他知道這個人一定是閑不住的!

江寧看到榮熙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愣,這是上次之後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只不過上次……

《奔赴》第148章約談榮珊 沒有回應諾亞的要求。

死到臨頭的星辰體,突然狂笑起來。

臉上帶著毀滅瘋狂的神情。

這種變成人的生物,在諾亞看來完全就是個人類的亞種。

他們好多地方都已經和人類一樣了。

地上的那位皇后,不是連陽謀陰謀都玩得團團轉。

屬實是給她整明白了。

而眼前這個傢伙,拿準諾亞底線后,就開始在他面前擺爛了。

反正你不敢殺我。

你都再三強調了。

你還不殺我,那肯定是有什麼說法的。

而且誰說他是怕死的。

他對著諾亞笑道:

「待會兒……待會兒,你就知道有什麼在等著你們了。」

諾亞感受到他精神力開始異常的活躍起來。

表現的也越來越瘋癲。

諾亞沒說什麼。

直接將他四肢的骨骼,全部弄斷。

然後聽著他的慘叫。

開始在控制室里找讓飛艇停下來的手段。

他這會兒能看到玻璃上已經起了一層霧。

然後快速的凝結成了冰。

這會兒的他們上升的速度已經慢慢減緩了。

諾亞知道,這是因為他們的高度越來越高了。

現在外面的溫度下降的非常厲害。

就連窗戶上都開始結冰了。

還好這個艙室里的壓力還保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里。

諾亞這時候,找到從控制室,通往飛艇氣艙的外置通道。

他在來的時候,還是有粗略了解過飛艇的結構的。

飛艇的飛行氣艙有內外兩個。

外置的那個是可以進入的。

而被外置保護的內置氣艙,才是控制上浮的關鍵。

諾亞現在只要上到氣艙里,然後找到開關,將氣緩慢的釋放出來。

他們就可以下降了。

他直接利用遁術,沿著通氣的管子,朝著上方的氣艙而去。

就在要進入氣艙內部的時候。

他被一道魔法結界阻攔了下來。

果然設計的非常精密啊。

就連著這種防禦都想到了。

完全不給進入。

不過這可難不到對諾亞。

在艙室外不受到施法影響的情況下。

他直接釋放了一個閃光精靈在身後。

當他的影子投影過了結界后。

一個影子魔法和影子交換位置,成功進入了氣艙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