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然劇本還沒完全打磨好,但打磨也就是打磨台詞,大致的東西和人物性格之類是不會變了,早點選出自己認為適合的選擇,將預算大致算一下,到時候也可以早點去找演員接洽。

如果無法談攏,還有時間去找其他的人。

男主方城,是一個大學念到一半有著一個作家夢的古董店小老闆,雅痞形象為佳。

兩個女主,一個唐蓓,一個庄宜。

庄宜就是完美符合方城夢中情人形象的女人,一個追求物質,想要過得更好的小演員。所以她對方城的感情搖擺不定,總是若即若離,也是她,讓方城在徹底對她失望后,終於看清了自己真正該珍惜的。

庄宜的形象,按照林清茶寫的方城開出的那個單子,主要是選大眼睛和白皮膚的,至於性格幽默大方這個好說,就看演員演技了。

唐蓓是一直陪在方城身邊默默愛著方城的女人,但她的付出一直被當成忽略,只是被當成朋友,甚至哥們,直到最後,方城才發現唐蓓一直收藏著與他有關的一切,然後明白她的心意。

但明白以後,方城依舊沒有說破,因為這個時候,唐蓓已經要離開他離開京都去往廣粵了,還是他之前給推薦的。

至於她的形象,外形一定要不錯,但樣貌氣質和庄宜一定要不一樣,皮膚一定不要太白,眼睛也不要太大。

將三個主角的主要條件與要求理出來,林清茶第一時間發給了侯嘉石。

侯嘉石接收的很快,然後又過了大概五六分鐘,他問道:「演員,你目前有什麼想法?」

其實男主的形象,她第一個想起的就是邱冬。

並不是因為自己目前接觸過的男演員太少,而邱冬剛接觸過,而是邱冬確實有一種雅痞的氣質,所以林清茶立刻想起了他。

至於女主,她還沒有第一考慮。

「男主,目前第一想法是邱冬。」林清茶發了過去。

侯嘉石看到這個人選,好好考慮了一下,竟然覺得可行!

按理說,一般拿了好幾個影帝的男演員,片酬都不會低,對於小製作的資金來說,是難以承受的。

但,邱冬是個例外。

他目前所拿過的影帝,都是演的幾個導演的處女作拿的,而他似乎也特別喜歡參演新人導演的處女作,只要覺得時候,他片酬基本不會要太高。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每年邀請他的新人導演不計其數……

侯嘉石道:「可以考慮,不過最好再選幾個備選的,如果邱冬那邊搞不定的話,我好及時接觸下一個。」

「好的,至於女主,我還需要想一想,所以我把要求發給你了,希望你能幫我一起留意一下,我想兩個女主可能需要做好安排一些新人演員試鏡的準備。」

「ok,明天就簽合同了,你記得複印一份大綱和目前階段的劇本給我,企劃書要用到,我也好做預算大綱。」

「好的!」

與侯嘉石說定,林清茶又開始搜羅適合的女演員。

主要是,有的演技好的大牌,她是請不起的,她只能選擇,有演技的片酬不高的,但這就很難選……

或者說,找個非常符合角色,演技有調教提高的餘地的新人演員。

林清茶先是靠記憶搜羅了一下,自己所看過的電影中和大概有了解的演員中,有沒有符合形象的,然後,再靠百度……

然而搜尋了好一番,她也沒找出一個適合的。

但時間不早了,明天一大早的有課,她也沒有急在這一時就將這件事搞定。

因為,本來就不是一下就能選好的事兒。

去洗漱了一番,她還是選擇了繼續打磨一下劇本,爭分奪秒,到十二點才睡下。

第二天一上午的課,八點鐘開始,一宿舍都七點鐘爬了起來,林清茶蘇葉準備上課,金依還是練晨功。

為了防止中午下課還得回宿舍跑一趟拿大綱和劇本麻煩,林清茶特意拿了個文件袋將這些東西都裝上放包里,就等著下課直接去跟侯嘉石見面。

林清茶和蘇葉差不多時間收好東西出門,也沒有特意說什麼一起走,只當順路一起出了門。

下樓,林清茶正常問了一句:「去食堂嗎?」

蘇葉點頭:「去。」

唐朝工科生 二人又一同默默去往食堂,各自買了早餐坐下吃。

但,就在林清茶和蘇葉坐下之後,附近許多的人目光都看了過來。

「看,導演系之光林清茶啊!」

「真的欸,天吶,真人比論壇上的照片還好看啊!」

「又有顏又有才華,讓我們這些普通人可怎麼活……」

「導演系之光是啥?我就記得林清茶上次被討論,還是因為她家欠債破產,又被造謠求包養的事兒……」

「你已經out了,看論壇啊!就你剛說的那個導演系的林清茶,才大三,拍了一部短片,就這一部短片就直接拿到了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最佳短片,緊接著又入圍了戛納的導演雙周啊!聽說還跟娛樂圈一屆大佬都關係良好……」

「不僅如此,關鍵是她還長得比表演系的一堆妹子好看啊!這要做她的演員,女演員得有多大的壓力啊……」

「關鍵不該是,她就一年時間,頂著欠債的壓力,從一個只有顏值,成績一般的普通導演系學生逆襲到現在跟6嗎?」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在眾人的悄悄注視和竊竊私語中,林清茶安然的吃著早餐,倒是旁邊的蘇葉跟林清茶共同承受著這目光,感覺很不自在。

迅速吃完自己的早餐,蘇葉趕緊問道:「吃完了嗎?」

「嗯,走吧。」林清茶起身,跟蘇葉一同走出食堂。

「你就沒有一點感覺嗎?」出了食堂,蘇葉忍不住打破沉默問道。

「什麼感覺?」

蘇葉看林清茶的表情,發現真的是無比平靜,沒有受一點影響。

「那麼多人的目光和關於你的討論,你沒有覺得不自在嗎?」

林清茶淡淡回道:「沒太注意,他們跟我沒關係。」

「……」就算蘇葉依舊不甘心自己的光芒被林清茶遮掩,但還是真的佩服林清茶的心理素質。

到了課堂,議論的聲音更多。

因為在教室,又是同專業的,大多還是先恭喜林清茶一番,不好大聲說其他的,只好低聲議論,倒是比昨天林清茶被堵在宿舍的情況還好一些。

林清茶一一回應了,直到上課。

因為不想跟著林清茶承受著眾多的目光,蘇葉自動遠離林清茶,一個人坐在了遠處。

「上課前,先恭喜林清茶同學不僅獲得了京都大學生電影節最佳短片獎,又獲得了戛納國際電影節的入圍資格,其餘同學們,也要好好努力了!」

一片掌聲。

林清茶:「……」她沒想到連老師都要來湊個恭喜的熱鬧。

林清茶心下還是有些無奈的。

不過,恭喜完后,老師就繼續上課了,還是讓林清茶慶幸了一番:「還好沒有繼續說讓我上台發言……」

很快,林清茶就調整好狀態認真上起課來。

課間的時候,老師出去走了走,林清茶便聽見教室里有個不太好聽的尖利女聲有些大聲的道著:「什麼導演系之光,該向她學習,人品不好,其他的再好也沒用!」

「仗著出了名,就一副清高的樣子,對別人不搭不理,昨天我們專業的女生好心去她寢室道喜,結果全都被她趕了出來,理都懶得理一句。」

林清茶回頭看了一眼,正是昨天來宿舍說要當她新電影副導演的的女生。

見林清茶看過來,那女生更是挑釁的笑了笑,道:「而且啊,林清茶還是滿腦子只想著錢呢,我昨天本來聽說她在拍新電影,就想說投一部分錢,然後給她當個打雜的副導演,幫幫她。」

「結果呢,她還看不起我,沒等我說金額,就鄙視了我一通,還說什麼除非我能幫她還了債,呵呵噠,自己不想著還債要別人幫還?」那女生抬了抬眉,「我看啊,就林清茶這人品和氣量,也就走到這了~」

「不管是演員還是導演,出道即巔峰的人可都多了去了~」

那女生享受著眾人的目光,高聲批判著林清茶的作風。

不遠處的蘇葉看了林清茶一眼,卻發現她一臉饒有興趣的樣子……

林清茶終於肯費點腦子,在記憶中去搜尋一下關於這個女生的信息了。

噢,名字叫季心然,從以前的記憶看,她的家庭條件還不錯,不是京都本地人,但家裡也是做生意的,身家可能跟林清茶家差不多,不算大富豪,但也算有錢了。

只不過,她跟以前的林清茶關係也很一般啊,甚至,她似乎經常有表現對林清茶的不喜。

大概是因為,就算林清茶成績一般,家庭跟她差不多,但就因為長相,還有京都本地人的關係,始終壓她一頭?

林清茶挑了挑眉。

季心然旁邊的同學,由於林清茶本人就在場,也沒好意思當眾附和那女生,不過教室還是有人小聲嘀咕:「季心然都敢當著林清茶的面這麼講,怕不是有底氣,林清茶真這樣?」

「有了這樣的成績,有點傲氣也還好吧。」

「有傲氣正常,但拒絕幫助和道喜就算了,還趕人家走,還鄙視別人,這就真人品不太行了吧……」

林清茶安靜聽著,又聽見季心然對她發問道:「林清茶,我昨天本來想看在同學的情分上,給你的電影投五十萬的,要個給你打雜的副導演位置也不過分吧!你現在後悔嗎?」

眾人皆看向林清茶,等著她的回應。

不料,林清茶輕輕笑了起來,道:「不愧是我們導演系的,最基本的編故事的功力還是有的。」

季心然冷笑道:「輕飄飄一句話就想掩蓋過去,你也想的太簡單了吧!」

她問了昨天去的那幾個女生中的其中一個:「你說,昨天林清茶是不是把你們趕了出去。」

那個女生點了點頭。

林清茶的目光掃過昨天來過她宿舍的其他幾個女生,除了剛剛那個幫腔的女生看起來有點緊張外,還有兩個似乎面色也不太好看,只是沒有開口說話。

林清茶挑眉道:「噢,你說我昨天趕你們走,那你們能把我的原話說一遍嗎?」

「對了,順便把我說的鄙視你的話也說一遍吧,其實我也有點好奇,我昨天到底是說了些什麼呢~」

季心然一愣,然後瞪著林清茶狠聲道:「憑什麼你讓我說我就要說,都這樣了你還擺什麼譜!」

「噢,說不出來吧,是不是心虛了~」林清茶語氣清清淡淡的,卻是徹底激怒了季心然。

玫瑰戀曲 因為她,確實心虛……

「你都沒心虛,我有什麼好心虛的!昨天我們剛祝賀完,你,你就面色不耐的說不需要我們工資,讓我們滾出去不是嗎?」

「還有,你昨天難道沒有看不起我說的投資嗎?」

林清茶疑惑道:「沒了?我還想知道,我到底怎麼鄙視你了呢……」

「我,你說……」

季心然一噎,讓她自己編罵自己的話,她有點卡詞兒了。

「嗯哼,繼續啊,我很好奇你要怎麼編一段話來罵你自己,另外,我怎麼記得你昨天也沒有說投資的事兒呢,一開腔就是要當副導演~」

「我還好心提醒你,我身上欠著債,怕拖累你,沒想到,你如此反咬一口~」林清茶聳聳肩,嘆了一口氣。

「另外,」林清茶看向之前發現的那兩個面色不太好看的女生道,「我昨天是在謝過了你們之後,告訴你們,我要外出有事,有其他事晚點再說吧?」

那兩個女生看向林清茶……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畢業設計出了點問題,熬了好幾天,頭有點暈,狀態不太好,寫了一章但感覺很差……

今天調整一下,明天中午十二點更新吧,抱歉小可愛萌~

這個月也就能請這一天了,因為,我的積分,這個月也只夠兌換今天這一張請假條惹_(:зゝ∠)_

《娛樂圈教母》今日請假,明天中午十二點更新 見林清茶的目光忽然鎖定她倆,那兩個女生都懵了一下。

季心然也隨著林清茶的目光看過去,放在一旁的手微微攥緊。

眾人的目光也漸漸移過來,其中一個女生頂不住終於開口:「我不知道之後林清茶和季心然說了什麼,我過去恭喜了一聲之後,林清茶回應了,然後說她還有事要出門,我們也就離開了,就季心然留了下來。」

另一個也連忙開口:「我也是。」

這兩個人並不想得罪誰,只是想把自己撇開不想參與這件事的樣子。

並沒有應和季心然的話,也沒有證明季心然昨天到底說了什麼話。

季心然雙眼一瞪,還想說些什麼,但這時,剛好老師回到教室,準備繼續上課。

季心然終究還是沒有敢在老師面前直接鬧起來。

這場鬧劇看似就這麼潦草收場,可在教室一些人的竊竊私語中,依舊被熱烈討論著。

「欸,今天怕不是季心然故意挑事喲?」

「可能,剛剛她們那話的意思,不就是說林清茶壓根沒有趕她們走,只是有事離開唄,那不就是季心然撒謊~」

「但她們不也說了,她們走了之後季心然留下了,林清茶不是要出門嗎,季心然留下幹啥?」

「以前季心然和林清茶不是關係不咋滴嗎?這個時候忽然說同學情,要給林清茶的電影投資,有點假,要麼是去炫耀的,要麼就是想利用林清茶現在的名頭來給自己鋪個路。」

「如果是這樣,就算林清茶對季心然說話難聽也有道理啊,這不是來給她堵心的嗎?而且林清茶對其他人的態度看著一直都很好啊,反正我是沒挑出錯過……」

「對啊,就剛剛被季心然當著面這樣說,她都沒生氣唉!」

「……」

各種討論都有,但沒人能再說林清茶的不好,反倒是季心然偷雞不成蝕把米。

認真上完一上午的課,一下課,林清茶背著包,出教室往校門口走去。

侯嘉石已經發了消息,在校門口附近的咖啡館等她。

正是林清茶昨天去的那個咖啡館。

剛進門,林清茶往裡面掃了一眼,第一眼並沒有看到侯嘉石,仔細找了一下,才發現他坐在一個比較隱蔽的角落。

林清茶往角落走去。

「侯製片。」她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