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然說他們之間增進感情的方法和方式有一些特別,但是只要是有效的就是有用的。

存在即合理既然這兩個人之間,這樣的相處模式能從一開始沿用至今,那就證明這種相處模式對他們之間的感情來說。是有存在的意義的。

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給正是因為這種有些奇怪的方式而開始在慢慢的發展,慢慢的成熟,慢慢的走向一個未知的方向。 其實最開始是因為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也只是因為一個隨意說出來的話語,但是他們兩個也總是能因為這種不起眼的東西隨意的一個話語兒也發兒成現在的這種你來我往的一種狀態。

蘇錦惜和上官司沉似乎都在各自策劃著用一種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勝出,才能讓對方輸得一敗塗地,他們之間這種對決,以及這種求生欲,似乎都是與生俱來的,而且這種方式也恰好的就是他們之間相處最合適的方式。

「怎麼就成蘇蘇傷心了呢?蘇蘇你這就是太不懂我了,而且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先挑起的,為什麼就又成了我的錯了呢?為什麼蘇蘇就是不能理解一下我呢?這真的真的是讓我太傷心了呢。」

上官司沉你就不改變自己的對策,也不改變自己的謀略繼續是這樣一副委屈的樣子。繼續試圖著用自己絕佳的眼界來造成這場戰爭的勝利。

蘇錦惜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依舊不改變貓略也依舊是這副委屈的模樣心中又繼續盤算起了一些什麼他開始慢慢的想著自己要怎麼樣用一種什麼樣的態度用一種什麼樣的方法才能讓自己在這場戰役中勝出。

其實這兩個人真的是發生富裕看的集中的兩個人他們兩個都不想認輸他們兩個也都想在這場戰役中獲得勝利即使是因為最開始的一件小事情。

即使是因為這場戰役的勝利並不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實質上的好處但是他們就是想勝利就是不想在這種小事上認輸這也是他們兩個之間獨有的默契。

「怎麼就又是你傷心了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的錯好嗎?怎麼又成我的錯了,明明最開始這件事情的錯的一方就是在於你,因為就是因為你欺負了我,我才有那樣子的抱怨啊,怎麼反過來還算是我的錯了呢。」

蘇錦惜一下子就把話語間的意思啦回到了他說出這些話語的最初的本意也把話語的一個方向指向了這些問題的初衷。

也對最開始這個話題挑起來的原因也正是因為蘇錦惜抱怨說在這上官府有人在欺負她的這件事情。

畢竟面對這種混淆視聽,歪曲事實的這種話語,最好的解決方式不就是把話語幼蟲現在引向最開始的時候,最開始的地方嘛。

蘇錦惜一語中的,似乎又把局面發展到了一個很利於她自己的方向。

眼見著,蘇錦惜似乎就要略微的贏過上官司沉了,如果上官司再沒有什麼回絕的話語的話,那就真的是略輸一籌了。

可上官司沉是什麼人吶,他怎麼可能隨意的認輸呢?這根本就不是上官司的風格好嗎。

「其實這件事情最開始是由你提出來的,可是這也並不代表你說的就是對的呀,而且在這上官福有誰敢欺負你呢,明明就是因為你不理解我每一次的行為,每次都這樣誤解我這倒是讓我很傷心了呢。」

上官司沉繼續說著,他也繼續企圖用自己的話語來把這事也急是發展到鯉魚自己的一個方向,也試圖讓眼前的這個人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漏洞。

這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著,倒也是蠻熱鬧的。而且這馬車行進的路途上,倒也是。增添了某些不一樣的樂趣。

不得不說這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模式還真的是與常人不同但是這種相處模式又似乎是很適合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的而且這種相處模式也恰巧的體現了這兩個有情人之間的默契。

也不知道這樣子的相處模式究竟會不會一直陪伴著這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發展進程以及結果。更加不知道這種相處模式究竟會不會讓這兩個人的未來得到一個很好的結局。

蘇錦惜和上官司沉都在為了自己的原因而爭辯這,沒有一點想要讓步的樣子,也沒有一點想要停下來的意思。

如果他們之間這樣子的你來我往,這樣子的爭辯不休,到底是為這段旅途增添上了一種不一樣的色彩吧,也是樣著無聊的路途上有了一些樂趣。

其實爭辯到最後,或許就兩個人在乎的已經不是一個結果了,或許就兩個人也再也沒有想起來,他們之間的這個過程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了,他們在乎的就凈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就別人也真的是理解不了,就像是他們之間的這種相處模式跟常人所不一樣一樣。

兩個人之間能有兩個人之間獨有的默契能有兩個人之間獨有的相處模式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

這也正是意味著他們兩個人跟別人不一樣。也正是意味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操縱,別人融入不了。

也的確,這樣的相處模式,常人還真的是理解不來,也真的是不能都融入,不能夠插手。

「不管,反正這件事情就是你的錯,不要再狡辯了,好,久到此為止,不跟你說了,我累了,睡會兒,別說話。」

最終,他們之間的這場對話還是因為蘇錦惜的這段話而畫上了句號,其實每一次蘇錦惜到最後想要快速結束的時候,都會是這個樣子。

但每一次,都會很有效果,異常的很有效果。

上官司沉也只能夠看著蘇錦惜也不知道是因為睡著還是怎麼樣而比閉起的眼鏡,只能無奈但又很是寵溺地笑了笑,眼神溫柔得幾乎要滴出水來。 「侯爺,將軍府到了。」也依舊是管家的聲音,依舊那般的恭敬,合適。

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這輛馬車也停了下來。的確,將軍府的確到了。

但是馬上裡面的人似乎還沒有做好準備哦,那個剛才說有不想討論那個話題而裝睡的女人,現在似乎也是真的睡著了。

上官司沉看著眼前這個一開始打算裝死說可是到後面卻要是真的睡著了的人兒,有些無奈,又有些寵溺。

「等一下。」

最終,上官司沉還是這樣開口說了,他並不想要打擾眼前之人的美夢,不想要打擾蘇錦惜這般甜美睡著的模樣。

上官司沉似乎並不打算叫醒蘇錦惜,也似乎並不打算這樣快速的下車,即使現在他們是在將軍府門外。

上官司沉就這樣看著熟睡的蘇錦惜,就這樣看著,什麼也不做到看著。

這樣過了不久,上官司沉終於有了動作,他或許也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再這樣做下去,一定現在他們是在將軍府的門外,畢竟有一些禮儀規章,它是不能夠荒廢的。

該有的禮儀還是不能廢的,這既然已經到了將軍府門外,有些禮儀還是deutsch做到位的。

蘇錦惜兒上官司沉自然是不會叫醒,但是上官司沉也自然是不能一直陪在蘇錦惜身邊看著了,即使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但他還是不能一直在這裡坐著的。

既然蘇將軍府已經到了,上官司沉就必然是要拜訪蘇將軍的了,不叫醒蘇錦惜的情況下先行拜訪。

果然,上官司沉一下馬車,蘇將軍一行人就已經迎了上來,陣仗很大,畢竟,上官司沉的身份可不底。

甚至,論官籍論爵位,上官司沉都要比蘇將軍的高,所以蘇將軍府出動這麼多人來迎接上官司沉,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上官侯爺來訪,沒有提前通知一聲,還望不要怠慢了才是。」

最終,是蘇將軍先開口說著這些的,也是蘇錦惜先開口打破了空氣間的沉寂。

但是蘇將軍這麼一說,倒是讓上官司沉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雖說上官司沉的官爵比蘇將軍的高,可是蘇將軍畢竟是上官司沉的岳父。

「這就是岳父折煞女婿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便久不用這般多的理禮節了,小婿還請岳父對對照顧才是」

上官司沉的一番話語,倒也很是合時宜,一句話,讓蘇將軍和上官司沉自己的關係變得清楚明白,一目了然。

而且,話語件的恭敬和官職制度又同時掌握得很好很合適,所以,這一番話語下來,倒是嚷蘇將軍府的一眾人等對上官司的敬佩更加的深重。

「岳父叫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不用拘泥於其他的什麼,大家都是一家人。既然蘇蘇已經嫁給了我,就不贏在乎這些了,蘇蘇想必也不會希望我們拘泥於這些。」

上官司沉又繼續添了這句話,話語間,展現了他對蘇錦惜的寵愛以及對蘇將軍府尊敬。

「好孩子好孩子。」聽著上官司這一番話語,蘇蔣軍很是欣慰,也心想自己沒有為自己的女兒物色錯人物。

上官司沉的表現確實很好,也確實很的蘇將軍的歡心,似乎蘇將軍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看好過一個人了,業很少會用這般滿意的語氣和一個年輕人講話。

蘇將軍的眼光很高,能夠當上他女婿的人物,本來就不會有多差,甚至可以說是這世間最好的人了。

以蘇將軍對自己女兒的寵愛程度,還真不知道,除了上官司沉之外,還會有誰能讓蘇將軍覺得配得上他的女兒。

說到這個女兒啊,此刻的蘇錦惜還在馬車內睡著呢,原本,她也只是為了結束那個話題才睡下的,可誰知,竟然會真的就睡著了,還睡得很香,即使這車外有了這麼大的動靜,也沒見她醒來。

的確,再上官司沉身邊待久了,蘇錦惜的防範之心,是越來越淺了,也越來越踏實。

看來上官司沉對呀蘇錦州來說,的確是一個重要的存在。

「不過上官啊,這……」蘇將軍雖說是問得隱蔽,但是,他還是嗯,除了那個他最感興趣的話題也問出了他到現在以來最後的一個事情。

畢竟這是從上官府來的嗎?車,但是下車的卻只有上官司乘一個人,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見到他的女兒呢。

安麗說她那個被自己寵愛慣了的女兒,到現在不應該還不會跟著上官司晨來看望她,但是她現在還見不到他女兒的身影,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夫人現在還在馬上上沉睡著。我也是實在不忍心打擾她,所以就沒有把她叫醒。所以就隻身一人,想來拜訪岳父大人了還請岳父大人見諒。」

上官司沉沉穩的接下了那句話,淡淡的說著,那樣的語氣似乎是在宿舍上意見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發到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但是那語氣裡面的情感,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的到。

而這在場的所有人中,速將卷自然是最開心的那一個,畢竟自己的女兒能找到一個這樣疼愛自己的男人的確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蘇將軍看著眼前點這個上官司,心裡更加滿意了。

不只是蘇將軍,就連其他的人聽了這樣的話都不有得投來羨慕的眼光。都不由的感嘆這上官司沉的為人以及他對他妻子的寵愛。

就在蘇錦惜還在沉睡著什麼也不知道的時候,上官司倒是給她漲了不少臉面,而且,就在蘇錦本人都還不知道的情況下,上官司沉也為她以後在蘇將軍府甚至是以外地方的地位,添上了一筆完美的色彩。 這些其他人都能夠感受到的情緒,上官司沉自然也能夠感受得到,他今天做這些的目的也就是這個,他就是想讓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有多愛蘇錦惜,蘇錦惜的後台究竟有多硬。

馬車外的眾人都已經熱鬧了好一會兒了,這馬車內的蘇錦惜才開始悠悠轉醒,睡眼惺忪的她看著旁邊已經空掉的車廂,有些疑惑,剛睡醒的他顯然沒有意識到身邊發生了些什麼也顯然沒有意識到就周圍都有了一種什麼樣的改變。

而這個口已經空了的車廂,自然是不能再待下去了的。顯然,現在馬車應該是已經到了蘇將軍夫了。

所以,蘇錦惜便也不在嗎?車上多留同時也不也沒有多想一些什麼。起身就往馬車下面走去了。

此時的她並不知道走出這馬車究竟會有一些什麼樣的東西在迎接著自己。

蘇錦惜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走出了馬車,就在他走出來的那一剎那,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一個人的身上。

蘇錦惜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不曉得愣了一愣,隨之到來的便是滿腦子的以後以及不知道在幹些什麼的動作。

蘇錦惜剛才是真的睡著了也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外面發生了一切他自然是不只曉得也自然在突然間遇到這樣子的狀況時會不知所措。

「蘇蘇你醒啦?還以為你會在多睡一會兒呢,怎麼這麼早就醒了,還很累嗎?要不要再繼續休息一會兒。」

上官司沉e看著那馬車上走下來的俏麗身影,很是溫柔的說著,同時她的眼神也很是寵溺,也是愛極了才能做出來的這個眼神。

看著上官司沉看向蘇錦惜這樣溫柔的眼神,再加上她剛才在吵的時候說過的那些話與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了。

每次同時以後或許在也沒有什麼人會對他們之間的感情產生什麼樣的疑惑了吧或許他們之間的感情再也不會遭受什麼質疑了吧。

而且,以後對於蘇錦,你再也沒有人敢不尊重她半分,再也沒有人敢要欺負她了吧。

「啊?什麼什麼意思為什麼突然這樣問我剛剛不過是一不小心睡過去了而已怎麼你們都看著我?」

蘇錦惜這剛睡醒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周圍發生的變化,也很疑惑周圍這些人的反應,所以自然還是有些迷惑,有一些不明白眼前的情況的。

一眾人等看著蘇錦惜的眼神也是滿含著某種深意的,就連他的父親以及上官司成看著他的眼神也是有著些許不一樣的,但是那樣的眼神究竟意味著什麼,蘇錦惜息一時之間還真的看不清楚。

「什麼什麼意思?宿舍吶?這是睡傻了呀,剛剛我們在討論里的事情,沒想到剛說到你的時候你就醒了,真巧。」

上官司沉繼續溫柔的時候著那溫柔寵溺的語氣,讓在座的所有女士們都為之羨慕,為之瘋狂。可是這樣溫柔這樣進朗的一個人終究也是有主的人了也不會是她們的了。

況且,依照上官司沉剛才那種寵溺的語氣已經從你的眼神,那些充滿愛意的動作以及感情也足以說明他的心中只有他的蘇錦惜一個,不會再有什麼別的位置了。

「說到我什麼了?你們背著我在背後討論這些什麼呢還是又在說一些什麼不能讓我知道的事情?」

蘇錦惜一邊說著,一邊往那堆人的方向走去。其實她也大概能知道剛才他們都在討論一些什麼,畢竟說起自己也就只有那幾個話題討論了。

但是與此同時,她又想到之前的那幾個問題以及之前父親以和眼前的這個男人背著她偷偷討論的那個問題,那個他們兩個怎麼也不願告訴她的問題,這件事情,蘇瑾兮還是有些介意的。

所以,趁著現在的這個實際,蘇錦惜再一次的提起了這個話題,雖然說他也知道他即使是這樣脾氣了,他們兩個也不會告訴自己之前討論的那些事情,但是他還是想要再說一下,不管結果如何,她總是要讓我存的這兩個大男人知道自己心裏面在介意些什麼。

上官司沉和蘇將軍聽著蘇錦惜的這些話語自然是有些無奈的沒想到過了這麼久有錢的這個小女人還在e借易著他們之前的那一些討論還在介意著他們不肯告訴她的那些事情。

「好了,既然都來了,大家那就不要再站在門口這裡說了。茶水已經備好了,不如我們一起大廳,再慢慢的聊,慢慢的敘舊。」

回檔在2008 蘇將軍一旁的夫人提醒著,這些話語也很適合適也很適合在現在這樣的情景說出來,看來。這些人也真的是懂得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把一切的禮儀都做的很好。其實蘇將軍府的女人,也一樣是不一般的。

「對你看我這腦子看著你們也是世間歡喜的,忘了分寸,這倒是把你們晾在門口這麼久好了,來我們一起移步前廳。」

蘇將軍你見過自家夫人的話語。很是有禮儀的把在場的所有人請到前廳,畢竟站在大門口說話也不像是個樣子。

「爹爹,我已經好久都沒有見過你了,真的好想你啊!爹爹想我嗎?」蘇錦惜他還是親密的喊了一聲,隨即有些撒嬌的上前握住了蘇將軍的手臂。

蘇將軍也自然很是歡喜自家女兒這樣子的撒嬌,其實他很是想念自己的這個女兒,怎麼可能會不想呢,畢竟自己這麼愛她,這麼寵她。這樣一個自己看著是全部的女兒嫁到了別人家,她當然是會很想念的。

「爹爹當然想你了,倒是你怎麼這麼久才來看為父啊。」

蘇將軍有時候是有些抱怨的說著隨即也同桌這個同自己撒嬌的女兒一起走向前廳的位置其他人也很識相的跟在他們後面並沒有插嘴,也並沒有插進這父女倆溫馨的氛圍。

上官司沉就在一旁看著蘇錦惜和蘇將軍的這一切,眉眼間滿是寵溺…… 「誰說我沒有經常回來呀,我前一段時間不是才剛剛回來過嘛,而且我這已經算是回來的很頻繁了好嗎?這就是父親不懂惜兒了。」

蘇錦州有些撒嬌的說著畢竟你對於自己的父親,而且還是這麼久都沒有再見到的父親,他自然是要把他這段日子來攢起來的,撒嬌都在今天這一天用完。

「你哪裡有經常回來回復怎麼覺得好像很久都沒有見過我們家洗惜兒了呢?你還說你經常回來我都感覺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你了,還真的是很想你了呢。」

蘇將軍相對於這個,也做出了相對於的回答,而且,他的回答很是合適,透露出來的感情也的的確確是發自內心的想念。

「誰說我們要經常回來呀,我明明回來了這麼多次,而且每一次回來我都在這裡住好久呢,父親你還說我不回來看你,真是不懂我。」

蘇錦惜說著,隨即噘了噘嘴,一副撒嬌的樣子,這樣頻繁的撒嬌模樣,倒也是很少見的,這些種種跡象表明,蘇錦惜兒今天的情緒是極好的。

「那惜兒以後可要經常回來看看為父啊,不然為父可要傷心了,為父在在家也很是孤獨,沒有惜兒陪著的周圍,為夫真的很不習慣呢」

蘇錦惜會撒嬌,蘇將軍其實也不賴,只不過平常並沒有表現出來而已,這還是真的有朝一日表現出來了,這還真的不好應付呢。

蘇錦惜看著自己這個忽然間撒起嬌來的父親大人,一時之間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這個父親啊,雖說這話語間的意思很是感人,可是,這樣撒嬌的語氣聽的蘇錦惜一陣歡喜。

「好好好,以後我一定經常回來,而且每次回來呀,我都要住好久好久,我以後一定經常陪伴父親你,好不好。」

蘇錦惜這些話語說的到底真的是發自內心,其實很久以前他就想這樣說了,而且每一次回來,她也真的是想要住很久很久。

但是又要顧慮很多,其他的原因要顧慮很多,其他的因素,所以這將軍府也終究是不能任由蘇錦惜長住的。

蘇錦惜自己也自然是能夠意識到這一點的。所以即使他是這樣子說著,但是他也知道話雖然說是可以這樣子說,但是至於是怎麼做就得看他自己了,他也絕對不可能不去顧及那些其他的因素。你絕對不可能只考慮到自己的開心事,考慮到自己的情緒。

「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你想做什麼都行。你知道你做什麼父親是一直都支持你的,所以以後啊,也不用拘束著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一切都厚果啊,父親都幫你承擔。」

蘇將軍溫柔的說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預期一直在作為的氛圍也突然間因為這一句話我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蘇錦惜的眼眶也突然間變得有些紅潤起來,對這樣的話語很是感動。

「我知道……」

蘇錦惜聲音突然間有一點小其實他對那樣子的話語,那樣子的語氣,一直那樣情況下的父親是完全沒有什麼抵抗力的,對沒樣子的一切,她是真的很感動。

「知道什麼呀,知道了就得去做,既然你也知道我的意思,也知道我們在背後給你撐著腰呢,就不要什麼都自己扛,凡事啊,要知道交給別人來跟你一起分擔,不要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知道嗎?」

蘇將軍繼續說著他的話語間也滿滿都是對眼前自己的這個女兒的擔心,其實對於自己這個女兒,她是真的有很多地方放心不下的,即使自己剃這個女兒選了一個這麼能幹的女婿,她也還是有很多東西還在擔心著。還是沒有那麼放心的。

尤其是蘇錦惜這樣一個性格,這樣一個什麼都不善於表達什麼都想要自己一個人承擔。什麼問題也都不願意和別人分享的一個性格也的確是很容易讓人擔心的。

所以蘇將軍e就不得不提自己的這個女兒擔心這些擔心內心了也不得不聽自己的這個女兒策劃好未來,策劃好未來的每一步。

「我真的知道了,真的不會什麼事情都留給自己一個人去扛的。以後就不用再這麼擔心我了我真的會處理好我自己的事情的,您就放心吧」

蘇錦惜是真的不想讓自己的這個父親擔心,他也不想讓身邊在乎自己的人為自己擔心,這些擔心,那些了,所以他也說的這些話語安慰著周圍。關心自己的人同時他也真的希望自己能夠把什麼事情都說出來兒什麼問題都分擔給他人不要什麼都自己承受著。

但是然話是這麼說,其實蘇錦惜自己也都知道,他其實也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什麼事情都不懂的說出來,讓別人替自己分擔,什麼事情都想要悶在心裡自己一個人承受,這也是他自己控制不住她自己的一個點。

「什麼叫讓我們放心,如果真的讓我們放心的話,以後啊就不要什麼危險的東西都自己一個人承擔。懂得吧,心裏面的事情說出來讓大家替你分擔。如果真的讓我不要再為你擔心的話,以後就做點東西讓我看看什麼才叫做不為你擔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