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然這兩個族群復甦不久,沒有多少寶物在身,但要清楚的是,許陽洗劫了好幾百位冥族玄皇的儲物戒!量多了,加在一起也很可觀。

許陽從革囊之中,嘩啦傾倒而出一大堆儲物戒指,在他的玄力控制之下,這些儲物戒全都飄飛而出,飛到了御玄雨的面前。

殿中所有人,都是一怔。儲物戒這種東西很常見,但好幾百枚儲物戒堆在一起的情景,卻是少有人見過。

御玄雨的臉上,卻沒有什麼歡快的表情,她微微躬身:「謝盟主賞賜。」

「這些儲物戒中的寶物,並不是給你的,」許陽溫和一笑,「內中的藏品,你要分配給麾下的海族精銳,以免他們寒心。」

許陽走下台階,來到了御玄雨面前。他手腕一翻,已經取出了一方金光閃爍的大印。

這一方大印,是許陽從靳泰胥的儲物戒中,劫奪的玄武遺寶中的一件頂尖寶器。大印上面雕刻著龍虎相爭的圖形,威猛迫人。下面印鑒部分,則是鏤刻著山川地理圖案,密密麻麻,令人看上去都有些暈眩。

「龍虎寶印,極品寶器,作為你的統帥之印,頗為合適。」許陽笑著將這一方大印交給了御玄雨。他沒有選擇送御玄雨聖器,是因為以御玄雨玄皇級的實力,極品寶器更方便發揮她的力量,聖器反而無法自如發揮。

周圍眾人,均是一陣驚嘆。盟主欽賜極品寶器,這不僅是厚賞,更是極高的榮耀。更有識貨之人,從龍虎寶印隱匿的威勢之中,察覺出它的不凡,看向御玄雨的眼中充滿了羨慕之色。

御玄雨躬身接過寶印,謝過許陽,便不再說話。

許陽返回御座之上,此時御玄雨並未歸位,而是繼續稟報道:「盟主,還有一件事情。」

「玄雨說吧。」許陽隱隱感覺到了御玄雨的一絲不對,開口說道。

「是關於九龍會的,」御玄雨道,「九龍會餘孽,在蠻荒諸族復甦的時候,死灰復燃,先是投靠了御獸族,後來見冥族勢大,又轉投冥族。現在冥族垮台,九龍會首腦再度被擒。這些人,應當如何處置?」(未完待續。。) 許陽微微沉吟。九龍會,在當初玄宗玄君層次的許陽看來,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九大玄王,令人畏懼。但現在,九龍會的九大玄王,已經全部敗亡,許陽本身,又成長到了換骨境,雙方的地位,早已翻轉了過來。

即便九龍會處於全盛時期,以許陽如今的實力,也是絲毫不懼。

「九龍會殘餘,投靠異族作威作福,現在也活該有此下場,」許陽緩緩說道,「玄雨,這件事情你全權處理,不管是誅殺還是囚禁,你自己決定吧。你不僅是人族聯軍統帥,還是勇者工會的會長。」

御玄雨明白許陽的意思,九龍會可謂是勇者工會的宿敵,現在由她這個勇者工會會長處置,也算是理所應當。

接下來商議的是瀛洲戰後事宜。雲騰長老出列,躬身說道:「稟報盟主,如今瀛洲各大上國,已經全部光復。人心思定,應該早日召回各國皇室,重新治理國家,恢復人族元氣啊。」

許陽眉頭微微皺起。有了至尊神鼎的推演能力,許陽對於人心的把握,稱得上是洞若觀火!這雲騰在這一時刻,提議恢復各國皇室的統治,無疑是受利益驅使。

「恢複列國皇室?」許陽站起身來,踱了兩步,忽然冷笑,單刀直入地問道:「雲騰長老,你收了那些上國皇室多少好處?」

雲騰心中一驚,臉色一白,結結巴巴地說道:「什……什麼好處?老夫聽不明白。」

許陽如今的心神力量,比一般的四劫世尊都要強橫,根據云騰長老的心神波動、呼吸以及心跳的變化,早已判定出了結果。他冷笑說道:「看來收取的好處不少……雲騰長老,你如果再不承認。我即刻命令玄雨調查!現在承認還好,別等的顏面盡失。」

雲騰長老被許陽的氣勢緊緊逼迫,額頭上一顆顆細汗沁出,匯聚成汗水,沿著皺紋密布的老臉流淌而下。

「好……老夫承認,是收了一些薄禮……」雲騰吃不住許陽的氣勢壓迫。只能承認了,說道,「不過,老夫並沒有做什麼虧心之事,給盟主的提議,也完全是出於公心!瀛洲幅員廣袤,必須由各大上國因循舊制來治理,才不會出什麼亂子。」

許陽氣勢收攏,如果他這堪比世尊的氣勢繼續釋放的話。大殿中的這些秘境長老,恐怕沒幾個能安然站著了。

氣氛稍稍緩和,又有兩位長老出列奏陳道:「盟主,雖然雲騰長老收受禮物,但他說的也的確是實情。瀛洲人心思定,還是要早日恢復舊制,由各大上國的皇室統治為好。」

在這兩個長老出列之後,其他的秘境長老對視。紛紛躬身,請求許陽恢復舊制。召回各國皇室。滿殿之中,沒有參與請命的人,便只剩下了御玄雨、補衣等一干勇者工會高層。

「天波鶴長老,你也收取了各國皇室的好處么?」看到天波鶴也在請命之列,許陽不由得眉頭大皺,心中對天波鶴的好感大降。

天波鶴直起腰來。大聲說道:「是有人給老夫送禮來著,只不過都被老夫拒之門外。許盟主,老夫沒收禮物,能否說一句公道話?」

許陽鑒貌辨色,知道天波鶴說的是實情。略一點頭:「請講。」

天波鶴道:「咱們人族聯盟,已經把冥族的雜碎給打殘了,可瀛洲的各大城池,也已經殘破不堪。許盟主剛剛說,要召回那些散落各地的生民,返回城池,這總得有人統籌管理吧?要是不恢復舊制,召回各國皇室,這些生民回歸的諸多煩難事務,難道都要讓咱們去做?就算把我這把老骨頭拆了,也做不到啊!」

許陽終於明白,這些秘境長老之中,也並不是都如雲騰一般,收受賄賂。少部分長老,雖然沒有收受禮物,但站在公正的立場上,也認為召回各國皇室,是一件正確的決定。

「天波老爺子,稍安勿躁,且聽我一言。」許陽對這個剛正不阿的老爺子,多了幾分敬意,當年一同對抗漠家,情分依然還在,於是許陽便用上了敬語,向他解釋自己的想法。

天波鶴見到許陽對他依然敬重,心中不由微微有些感佩,一腔怨氣早就消散大半,連忙說道:「盟主請講。」

「許陽曾經在中洲住過一段時間,大家也都很清楚,」許陽說道,「比起瀛洲,中洲高等級的玄者極多,單單是十大宗門,玄皇強者合計起來,就有數千!而世尊強者,也有數百位。甚至,就連傳說中的聖人,中洲也有十餘位之多。」

許陽說到這裡的時候,大殿中湧起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殿中諸人,早已聽聞中洲的實力強橫,但萬萬沒想到,中洲強到了這種程度。

「那麼,我們瀛洲呢?玄皇強者,僅有數十人,世尊高手屈指可數,而傳說中的聖人,更是一個都沒有!」許陽沉聲問道,「我想問諸位,這是什麼緣由?」

短暫的沉默之後,有玄皇長老說道:「中洲廣袤無比,比瀛洲大了何止百倍。英傑輩出,也屬常情。」

又有人說道:「中洲人傑地靈,玄氣濃度高。」

更有人拍馬道:「如果我瀛洲多幾個像許盟主這樣的少年英傑,千百年後,也未必沒有聖人啊。」

許陽搖頭,抬起了手道:「諸位說的都有一些道理,但都沒有說到重點。」

「中洲雖然廣袤,但是除了中域之外,其他各域,大多是荒涼無比。至於玄氣濃度,本座早有體會。中洲絕大部分區域,玄氣濃度和瀛洲比起來,高不到哪裡去。只有那些大宗門傾力打造的秘境,才擁有豐沛的玄氣。」

天波鶴皺眉說道:「這樣說來,我們瀛洲的巔峰強者數量,的確是太少了,難道還有其他原因不成?」

許陽點頭說道:「不錯。天波鶴老爺子,我認為,瀛洲積弱的根源,不在其他,就在於人才的培養上!」(未完待續。。) 「人才的培養?」眾人均是面面相覷。

天波鶴說道:「盟主,各大上國,玄軍乃是各大上國的根本,那些上國皇室,一直非常重視。就以盟主出身的海雲上國為例,設有海雲院、滄瀾府,專門用來培養修玄者。這種培養流程,已經進行了數萬年,各個環節,都很完善了啊。」

「海雲院、滄瀾府,說的的確不錯。可是,這樣的培養機構,僅僅將修玄者培養到玄宗境界,就要調派去各種崗位值守。玄宗境界,不過是修玄的起步階段而已!」許陽平靜說道,「接下來,玄君、玄王兩大境界,全靠修玄者自己尋求機緣。這其中,又耽誤了多少人的黃金修鍊期?」

「可是……培養玄君、玄王級的弟子,對於任何一個上國來說,都沒有充足的條件啊,」天波鶴說道,「瀛洲諸國,連玄王級的強者都很少,更不要說批量培養玄王門徒了。」

「問題的癥結,恰恰出現在這裡!」許陽一直在用話語引導天波鶴,現在從他的口中,終於聽到了這句話,豈能放過?他繼續說道:「以一國之力,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批量教導出玄君玄王級的強者。那麼,以全瀛洲之力呢?」

眾人都被許陽的話語嚇了一跳,大殿之中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眼睛齊刷刷看著許陽。

「諸位好好想想,以全瀛洲之力,有沒有可能開設出一個超級學院或者宗派,提供優質資源,培養出大批的玄君甚至玄王弟子?」許陽冷笑說道,「所以說,瀛洲的積弱。就在於各大上國分裂割據,無法有效地整合資源!出現了優秀的天才小輩,以一國之力培養,本來就很難集中資源,還要防備敵國的提前謀害,這樣又怎能成長起來?」

許陽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繼續說道:「本座在中洲,所看到的格局,與我瀛洲大不相同。那裡也有諸國,也有國主王侯。但是,中洲諸國,除去一個大雍皇朝之外,其他國度,都極其弱小,最強的國主也不過玄王級的修為。偏遠之地的國主,甚至連玄君實力都未必擁有。中洲絕大多數資源,都集中在各大宗門的手中。」

「怎麼可能……那些國主,難道不怕被滅掉嗎?這麼弱小的實力,就算不擔憂敵國,也有可能遭遇凶獸、妖獸肆虐啊。」一名秘境長老難以置信地說道。

許陽搖頭說道:「不然。這些小國之中,所有的修玄資源,都會供奉給某個大宗門。國中出現了修玄天才。便會通過各大宗門的分部,加入那些大宗門。集中培養。一旦這些小國遇到了危機,它們所供奉的大宗門,自然會派遣玄君、玄王弟子,出門降妖伏魔。」

許陽所說的話,讓大殿之中徹底沉寂了下來。不少秘境長老,都開始咀嚼他話中的深意。品味中洲的格局優劣。

「這樣一來,的確能集中大量資源,打造出難以想象的修鍊寶地,供給真正的天才們修玄……怪不得中洲這麼強大。」

「是啊,玄王弟子外出降妖伏魔。還能增長曆練,促進突破……這個模式,簡直是完美啊。」

少數沒有收禮的長老,以天波鶴為首,私下裡的議論之中,已經偏向於許陽所說的那種模式了。而那些收受過賄賂的秘境長老,臉色的表情卻是有些複雜,他們理智上當然知道,許陽提出的模式最適合壯大瀛洲人族的力量,但是礙於已經收受的禮物,不好多言。

短暫的議論之後,天波鶴拱手向許陽說道:「盟主,你提出的模式,極為完善,確實能整合瀛洲的全部資源,培養出真正的強者。如果按照你的方案,不出百年,我瀛洲也會人才濟濟,湧現出大批的玄皇高手。而年輕的玄皇強者基數龐大,總會有部分人再做突破,晉入世尊,甚至是聖人之境!可是……」

許陽道:「天波老爺子但說無妨。」

天波鶴點點頭說道:「可是,現在瀛洲百廢待興,還有著冥族、御獸族的高層戰力虎視在側。我們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安置流民,恢復人族元氣。這樣看來,短期之內,還是要恢復舊制,召回那些各國皇室,主持這一事務啊。」

頓了頓,天波鶴繼續說道:「盟主,您看可否讓這些皇室之人,執政數年時間,等到局面穩定下來,流民都重建了家園,再將他們罷免……」

許陽呵呵一笑,這天波老爺子,當著是大公無私,可腦筋也太直了一些。

「不妥!」說話的是御玄雨,她微微向天波鶴行了一禮道,「恕我直言,那些皇室之人,一旦當權,就不可能甘心退出。而且,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他們只是過渡,早晚要被罷免的話,肯定不會用心主持政務。到時候弄得各地局勢糜爛,豈非麻煩之極。」

許陽暗暗點頭,御玄雨的確歷練了出來,這一份見識,遠勝尋常男子。

天波鶴這樣一聽,也知道了自己出了個餿主意,他只有看向許陽:「那麼盟主之見呢?」

「我只是說,瀛洲必須整合資源,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各大上國彼此分裂敵對,內耗不斷,並沒有說取締這些國度!」許陽淡淡一笑說道,「效法中洲制度,建立一個超級宗門統管瀛洲資源。各個上國,依然保有安置生民、建設城池等等權力,但不可保留玄軍!原本選拔修玄人才的制度,依然保留,選拔出的人才,全部派往宗門之中,接受進一步的淘汰。」

不保留玄軍,修玄資源全部上繳,這就代表各個上國失去了最大的權柄。許陽的意思很簡單,他要讓這些上國,變得和中洲那些僕從小國一樣,專門為供奉的大宗門輸送新鮮血液即可。

「如此甚好,安置流民的工作,也可以正常進行了。」天波鶴點頭讚歎,他已經沒有了意見,退回自己的陣列之中。(未完待續。。) 「許陽盟主,關於您所說的那個瀛洲超級宗派,到底如何建立?」雲騰長老詢問道。

一眾玄皇長老們都提起了精神,這一個整合全部瀛洲的修鍊資源,所建立的超級宗派,將擁有的資源、權力,都將會龐大無比,成為一個真正的巨無霸!各大上國,都將成為這個超級宗派的附庸。

即便說這個超級宗派,是整個瀛洲的至高權力機構,也不為過。

超級宗派的建立也是有講究的,現在人族聯軍,可以分為天井秘境、天機秘境、勇者工會以及各國皇室等幾個派系組成。若是論整體實力,當然是御玄雨麾下的勇者工會,以及海族那一萬精銳的虎狼之師最為強大,其他三個派系加起來都比不上。但如果論純粹的人族實力,還是以兩大秘境的玄皇、玄王強者最多,畢竟是傳承了數萬年之久的大秘境。

「我已經有了決斷,」許陽當然知道這些長老心中的打算,他絲毫不給他們機會,直截了當地說道,「勇者工會,將改名大勇宗,作為新建的瀛洲超級宗派的核心體系。御玄雨卸任勇者工會的會長,出任大勇宗的第一任宗主。其餘的人族玄皇強者,將作為大勇宗的第一批長老。」

許陽三言兩語,就把瀛洲即將新建的超級宗派的架構,說的清清楚楚。頓時,有人急眼了。

「盟主三思!」雲騰長老急急說道,「以我之見,這大勇宗宗主的位置,需要一位資歷深厚、實力超群的人擔任。御玄雨元帥資歷尚淺,且實力不足以服眾,恐怕擔任大勇宗的宗主。會令人心生不服啊。」

一群長老紛紛附和。之前讓御玄雨出任聯軍統帥,這些玄皇強者已經有所不忿了,只不過看在人族聯軍的主要力量是海族精銳,除了御玄雨之外,沒有人能和采籬溝通,駕馭那些海族。這才捏著鼻子認了。即便這樣,當日還是有人跳出來質疑御玄雨,在大戰一場之後,方才承認了御玄雨的地位。

現在,許陽居然讓御玄雨出任大勇宗的宗主,從此成為瀛洲唯一大宗門的領導人!這讓這些秘境長老,怎能同意。

就連御玄雨,也是出列,淡淡說道:「雲騰長老說的有道理。我做大勇宗的宗主,難免有人心中不服。這一職位,還是請盟主自己出任吧。」

「資歷尚淺?實力不足以服眾?」許陽微微一笑,眼睛看向了雲騰長老,「御玄雨率軍平定瀛洲四域,整個瀛洲就是在她的調度之下得以光復。有聯軍統帥的經歷,你居然還說她資歷淺薄?至於實力……當日天狐城外的徐介長老,便是敗在了御玄雨的手下。你居然還說她實力不足以服眾?」

許陽的兩個反問句,輔以他世尊氣息的威勢。頓時讓雲騰長老抵消不住,額頭露出了細密的汗珠。

「盟主息怒,以老夫之見,御玄雨如今的境界只有玄皇初期,雖然當日戰勝了徐介長老,但也不乏運氣成分。讓這樣一個玄皇初期的小輩。出任大勇宗宗主重任,難免會惹得異族恥笑。要知道,不管是冥族還是御獸族之中,玄皇初期的修為,連統領都做不上啊。」一名秘境長老說道。

「那你認為。該由何人出任宗主之位?」許陽平靜說道。

「盟主本人實力強絕,若是主動擔任大勇宗宗主之位,想必無人會提出異議。但是許陽盟主本身是中洲帝宗的少宗主,那麼就只有遺憾排除了,」那名秘境長老吸了口氣說道,「剩餘的人選,就只有兩位域主了。他們兩位老人家,都是無敵玄皇級的實力,而且德高望重,擔任大勇宗宗主之位,極為合適。」

這一番話說出來,引得不少人贊同。當然,提出贊同的都是秘境長老,勇者工會的成員們,臉上都有憤憤之色。

許陽冷笑一聲說道:「鼠目寸光!無敵玄皇級的實力又如何?在異族眼中,玄皇初期,與無敵玄皇,根本沒有本質的差別!」

許陽說話間,手腕驟然一翻,已經變出了一面古銅色的小鑼,正是冥族寶器,趕屍鑼!他右手掐動印訣,輕輕叩在趕屍鑼之上,立刻便有一頭紅毛世尊煉屍,從趕屍鑼內閃出!它一對血眼猙獰可怖,射出半尺長的血光,渾身上下都涌動著強悍無比的氣息。

這世尊煉屍,生前是一劫修為,許陽在繳獲之後,還沒有將其馴服。現在它甫一出現,竟是對著大殿之中瘋狂吼嘯,縱躍而出,向著一名玄皇長老摳抓而去。

那名玄皇長老心中驚駭,這世尊煉屍的一抓,封死了他所有閃避的路徑,根本無從躲避!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許陽單手一抓,五道藍色光芒從指尖飛出,輕盈纏繞之下,頓時將這頭一劫世尊煉屍牢牢捆住。這頭紅毛煉屍,還保持著怒目抓出的動作,威勢凜然。

「雨域主,於域主,你們兩位看一看,在這樣一頭世尊煉屍的手下,能走出一個回合么?」許陽冷冷問道。

雨桓年和於中簡在大殿的角落中尷尬站出來,對視一眼,都是搖頭。

「這是一頭一劫世尊煉屍,在冥族之中,比它強的煉屍多得是,」許陽環視四周,淡淡說道,「我放這頭煉屍出來,是想告訴諸位,不管是御玄雨,還是兩大域主,在異族眼中,實力都不值一提!因此,以實力來評價是否能出任大勇宗之主的位置,完全是愚不可及的想法。」

許陽繼續說道:「我們成立大勇宗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讓瀛洲出現一個整合所有資源的超級宗派,是為了培養人才!我們著眼的不是現在,而是一百年、一千年以後!兩位域主雖然是無敵玄皇,但年事已高,如今的壽元又有多少?御玄雨今年不過二十六七歲,就已經修成玄皇初期,她的潛力,你們誰能估量?即便中洲之中,能比得上御玄雨的天才玄者,也是屈指可數!」(未完待續。。) 許陽這番話說出來,大殿中頓時一片寂靜。

許陽放出來的那一頭世尊煉屍,不僅讓眾人意識到了以實力決定宗主的可笑,更讓他們知道了許陽的強勢!

許陽隨便放出一頭怪物,都能壓制住整個人族聯盟的精英,而這樣一頭怪物,在許陽的手下卻是如提線木偶一般任憑擺布,這隻能說明,許陽的實力之強,已經超乎了眾人的想象。

剛剛那名提議兩大域主擔任大勇宗宗主的秘境長老,更是後悔不迭。他這才意識到,許陽有著多麼可怕的實力,可笑自己剛剛還與這麼一位強者爭吵宗主之位,簡直就是嫌命長了!

許陽說的話本身就頗有道理,因為他提出的人選御玄雨,本來就是這個時代最為出色的天驕之一,假如沒有許陽,她的光芒將無人遮掩,會更加璀璨奪目。僅有采籬、補衣等寥寥數人,能夠和她相提並論。

許陽揮揮手,將那頭煉屍收回趕屍鑼內,淡淡說道:「各位對我說的話,有沒有意見?」

眾人還是沒有從許陽的雷霆手段中回過神來,見到許陽發問,都是不言不語。強者才有話語權,如今兩大秘境的世尊老祖不出,許陽便是此地唯一的世尊級戰力!他的話,權柄自然極重。

「既然無人反對,那就這麼定了,」許陽說道,「御玄雨即日起出任大勇宗主之位,負責籌建大勇宗的任務。十天之後,你將有資格加入大勇宗的玄皇強者名單確定下來,組成長老團。一應事務,便和長老團商議之後,再做決定。」

豪門庶媳 御玄雨知道。此刻絕不能推託,否則的話,是對許陽威信的一次打擊。她躬身應命。

殿中諸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御玄雨,羨慕、嫉妒、討好……各種不同的眼神,都集中在了御玄雨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