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然黑炎與獸兵只是七殺的實驗品,但他們畢竟還是靈傀儡,靈傀儡最核心的東西,它們都具備。那便是一個生命完整的遊離態心靈,或者說:靈魂!

這也是那些嬰兒怪物在七殺放出傀儡軍團之時,突然回身瘋狂攻擊的原因。因為,那些怪物嗅到了靈魂的氣味!

七殺,這是在賭,賭這些怪物會本能地追逐生靈的血肉靈魂。同時,他也是在拿自己生命中一部分難以割捨的東西在做誘餌。

漸漸地,戰局開始呈現一邊倒的情況。靈傀儡終於為自己正名了,無愧於它們傀儡之皇的名號。

這也難怪,傀儡,作為一門宇宙級學問,它的誕生和進步並不是無的放矢,是適應時代發展和潮流的。

它同生化、元素、AI,並稱宇宙四大最佳集團行動系統。只要能初步掌握這四種技術之一,都足以讓你應對各種大規模集團突發事件。

更何況七殺的這群傀儡並不是普通傀儡,而是大名鼎鼎的靈傀儡。有真正的心靈本源作為核心,它們可以說並不遜於真正的生命,是那些一個個靈魂之原主人生命的延續。

以真正的靈魂為心靈,再輔以傀儡之軀,這,便是靈傀儡的真面目!

試想一群只靠本能行動的怪物,怎麼可能是如此多數量靈傀儡的對手?

不多時,視野內那噁心的慘白色便快速消失,漸漸恢復了這個世界本來的顏色。

教堂內,索卡爾略顯懊惱:「冥娃沒有歡呼,而是痛苦哀嚎,我能感受的到。

奇怪,奇怪,可憐的冥娃難道都被他們消滅了?」

潘神骸魔嗤笑道:「枉你還稱作召喚大師?

趕快加把勁吧,別讓這群土著笑掉大牙!」

索卡爾兀自喋喋不休:「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可惜祭品不夠,也只能將就了。」

潘神骸魔歪了歪脖子,看了看大廳頂端一團微微蠕動的暗紅色事物說道:「就剛才在教堂的十來個土著,祭品確實少了點。

想要真正打開冥界,恐怕我們得幫他一把。」

昆塔斯微微嘆了口氣:「德拉古斯,你和索卡爾去弄點祭品過來。

潘神,同我一起攔住屠神團!」

三個聲音同時響起:「是,隊長!」

教堂外,屠神團眾人臉色漸漸放鬆下來,因為那些被稱作冥娃的怪物,已經所剩無幾了。

就在大家暗鬆一口氣之時,忽聞搖光大喝一聲:「小心!」

眾人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但多年的配合早已練就一顆處驚不變的心。

聞聽搖光提醒,心知她的神之洞察定是察覺到了十分危險的情況,奧維利亞想也不想,瞬間展開米奈庇護為大家防禦,將所有人罩在一個淡藍色的球形光膜之內。

米奈庇護之內,東方晨又為大家同時施展了折射和嘆息之牆的雙保險。

僅僅一秒鐘不到,屠神團眾人便里裡外外套上了三重防護手段,絕對堪稱銅牆鐵壁!

就在大家頗為自得意滿之際,隱約看到從那間教堂瞬間閃過數十道如絲白光。

大夥還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見那教堂像壘疊失敗積木一樣,轟然破碎倒塌,騰起大量煙塵。

來不及驚嘆什麼,米奈庇護形成的光球便已遭到未知力量的攻擊。只聽波的一聲,光球外壁已然崩碎,繼而整個光球都在顫抖中破碎開來,化為絲絲電流消散殆盡。

你是我的枕邊月色 什麼?

敵人只一擊就擊破了奧維利亞最為拿手的米奈庇護?

七殺連九鼎都來不及調動回防,情急之下,搖光,東方晨奮不顧身,用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去,用各自的身軀護住身後幾個驚魂未定的同伴。

起源之科技帝國 嗤的一聲輕響過後,東方晨悶哼一聲,胸腹間的作戰服已然滲出大量血跡。搖光也是身體一晃,低頭看著腹部作戰服那條深深的裂痕沉默不語。

教堂倒塌的動靜這時才安靜下來,煙塵散盡,四個身影漸漸清晰起來。

昆塔斯抬起頭淡淡一笑:「哦,果然名不虛傳,本以為那一下會讓你們死幾個呢,沒想到居然被這般輕描淡寫地化解了,好傷心呀。

那麼……再嘗嘗這個!

秘術:光速斬!」

說話間,昆塔斯握著那桿細長黑色條狀物的雙手,似乎動了一下,但也僅僅是剎那間的錯覺而已,因為他的雙手始終保持握住那根黑色條狀物垂在在小腹部。

當的一聲巨響,被早有準備的七殺召喚而出,矗立在屠神團眾人面前的兩尊巨鼎,已被某種看不見的巨力擊得飛速倒退。七殺費了好大功夫才穩住雙鼎。

昆塔斯看著九鼎,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潘神骸魔卻嗤笑一笑:「這不是此地土著幾千年前用的鍋么?頭回聽說拿口鍋當盾牌的。

有種你們這幫土著永遠縮在鍋里別出來!啊哈哈哈……」

昆塔斯看了潘神骸魔一眼,隨後不疾不徐道:「索卡爾,還在你的掌控中吧?」

索卡爾立刻回復:「還算不是太遠,就是祭品還是少了點,馬馬虎虎吧!」

昆塔斯又說道:「德拉古斯,看你的了!」

一身地球概念聖天使打扮的德拉古斯,威嚴但略帶猶疑的聲音從面罩中傳出:「大人,非要這樣不可么?他們是無辜的呀!」

昆塔斯笑了:「呵呵,怎麼?我的命令也不聽了?

記住,我們,是帝國之鋒,是黑暗中的影子,是亞特蘭蒂斯的驕傲!」 德拉古斯似是發出一聲嘆息。之後,他不再猶豫,雙目爆發出一團金光,單手舉槍指天,另一隻手上的書籍自動翻開,從其中爆閃出繚繞奪目的金色閃電,一個彷彿來自遠古神靈的聲音響起:「真言術·天譴!」

隆隆之聲忽而大作,彷彿末日降臨一般。

屠神團眾人紛紛做好防備,可等了半天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突然,奧維利亞指著海邊大叫道:「快看,那是什麼?」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鄰著小城的海灣,從天而降一道道金色閃電。每一道金色閃電,都準確無誤地劈在一名逃難的人身上。

試想普通人怎麼可能在監守者的恐怖技能下活命?每一次金光過後,海灘之上便留下一具具造型各異的焦黑屍體。

東方晨睚眥欲裂,狂吼一聲:「住手!」

隨著這聲暴吼,東方晨兩肩上方,各自突兀浮現出一柄淡藍色標槍狀發光物,正是其得力殺手鐧:伽馬努斯之槍!

他伸手攥住一柄標槍,眼中噴火,奮力向德拉古斯擲去。

昆塔斯是識貨的,看見東方晨祭出伽馬努斯之槍,不敢怠慢,當下低喝一聲:「千萬不能讓那玩意及身!

德拉古斯,別分心,一切有我!

秘法:萬影分光!」

昆塔斯話音一落,只見專心致志釋放技能的德拉古斯,忽而間化身萬千。眾人只覺眼前一花,漫天遍野都是那個張開雙翅的天使身影。

伽馬努斯之槍按照東方晨的投射方向,射中了最開始沒分身前的德拉古斯,可標槍卻直接穿過那個身影,直接沒入遠方的景物不知所蹤!

搖光揉了揉眼睛:「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方晨回頭大喊:「天樞,你的天罡沒發現什麼嗎?」

天樞滿臉不可思議:「見鬼了,德拉古斯還在那裡,根本就沒動。

這是我的天罡查到的,而我的眼睛,卻看到的是這幅景象。

莫非他們會仙法不成?」

東方晨又將頭轉向搖光:「搖光,你呢?」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讓搖光動用神之洞察。本來這招是留給監守者的驚喜,可東方晨現在就讓搖光出手,可見眼前的詭異情景已經讓屠神團被動到了什麼地步?

搖光閉起雙眼,細細感受了一番,然後驚奇道:「師兄說得沒錯,德拉古斯根本就在原地,動都沒動過。

可是,可是,我卻『看』不到那些分身,沒有任何能量波動軌跡!」

這就讓人無法理解了,明明分身上千,明明躲過了伽瑪努斯之槍的一擊,為何屠神團窮盡手段也無法發現其中蹊蹺,只得到一個一切正常的答案?

就在這時,潘神骸魔扭了扭脖子,獰笑道:「敢跟我們動手,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是不是很費解?那就帶著疑問去死吧!」

說完,就看那副白骨森森的恐怖軀體,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直衝屠神團眾人而來。

東方晨大吃一驚,急忙喊道:「搖光,攔住他!」

可此時的搖光卻多了個心眼,閉上眼睛仔細感受著什麼。

突然,搖光身體一動,瞬間消失。

砰的一聲悶響傳來,這聲響居然是來自屠神團陣型後方。

眾人急忙轉頭看去,只見搖光和潘神骸魔在陣型後下方雙掌相抵,渾身上下爆發齣劇烈能量波動,貌似正在暗暗角力。

七殺一直冷眼旁邊,接連幾番發生這種眼睛看到的和實際情況完全背道而馳的詭異之事,他心中突然一動,什麼都明白了。

接著,便聽七殺冷喝一聲:「全體注意,按第五備選方案迎戰!」

東方晨等人心中一驚:第五方案!障!盲戰?

屠神團在普羅修斯的里世界長達五年的殘酷集訓中,不但漸漸確立了非常標準的團戰體系,而且還衍生出諸多應對緊急情況的戰法。

在真正的團戰中,基本戰法戰術有九,稱之為屠神團臨戰九大備選方案:

第一備選方案,團內代號:磐,取堅若磐石之意,為全面龜縮防守戰術。如果遇到絲毫不知底細而又十分強悍凶厲的敵人,防守當然是第一選擇。

第二備選方案,團內代號:淵,取沉如陵淵之意,是團隊在遭遇硬茬時而採取的一種穩妥戰法。此戰法以消耗試探為主,佯攻引誘為輔,盡量依託團隊整體穩健的發揮拖垮對手。一旦對方露出破綻,自然有其它犀利戰法跟進。

第三備選方案,團內代號:風,是一種對敵採取高速機動的游擊戰術,意在迷惑騷擾敵人,同時兼具尋找敵陣破綻和弱點的功效。

第四備選方案,團內代號:火,是棄守全攻的極端戰術。在保證自身最低限度存活的可能下,全團火力全開,不計後果對敵人發起持續性攻擊。

大佬拯救計劃 第五備選方案,團內代號:障。這個戰術就很特殊了,是屠神團在絕望鬥技場對戰能克隆大家親人十絕將之戰時,被迫採取的緊急措施:盲戰。

此戰法要求,所有參戰團員全都不用正常視覺,或者說放棄自己的選擇判斷權,而是改由戰場中某位能精準洞悉全局的團員同一指揮調度大家行動。能肩負起這等超高難度操作的,目前只有三人:東方晨、搖光,以及波克隆斯卡婭。因為這是由三人的特異技能所決定的:悲慟、神之洞察、戰爭使者。

要知道,戰場上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如果處在必須要屏蔽視覺才能應對的特定場合,那這三種特殊能力便能派上大用場了。

可是,全團閉起眼睛進行盲戰,將自己的生死都交給這三人之一,這件事非同小可,稍有紕漏便是身死殞命的下場。東方晨在團戰中充當多面手,尤其在防守方面尤為重要,而搖光作為團戰的主力突擊手,是團隊的重要火力點,這二人的任務很繁重,如果再讓他兩負責這種生死攸關的全局性指揮工作,這就有點玩脫了。

所以,屠神團通常會把盲戰的指揮權交給波克隆斯卡婭,而將軍的最大特長正是計劃和預判,再加上東方晨和搖光兩人的洞察類特技從旁輔助,具體操作起來會更加得心應手。

第六備選方案,團內代號:克,這是一種斬首戰術。在準確判斷出敵方優劣強弱,迅速找到其弱點漏洞之後,用最短的時間,從最出其不意的角度,創造利用一切條件直接秒殺敵方首腦人物,或是心存大意的倒霉鬼。

第七備選方案,團內代號:反,此戰法是一種在逆風戰局中的防守反擊戰術。 環抱青山來種田 當遭遇海量敵手,或意料之外被敵人伏擊,或團戰開局十分被動,又或是戰場環境極為不利等等困難時刻,都可先採取反戰之術。

第八備選方案,團內代號:殤,此戰法是當屠神團出現人員傷亡,或是敵方於屠神團明顯呈現出壓倒性優勢的絕境,又或是團隊面臨連續減員繼而有崩潰團滅的危局之時,所採取的一系列掩護、撤退、逃亡戰術。

在面臨不可抗拒的絕境之時,如何將損失減小到最低,如何最大化保存現有實力,如何死裡逃生,這些都是很高深的學問,來不得半點馬虎。

第九備選方案,團內代號:玉,取玉石俱焚之意。如果團隊真淪落到身陷必死絕境的地步,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這時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相互之間做最後的告別吧,然後坦然死在衝鋒的路上!這樣,黃泉之路最起碼還能作伴!

於是,磐、淵、風、火、障、克、反、殤、玉這九大類最基本的戰法戰術,就被屠神團確定下來。當然九類戰法之下,還有無數組合變通,用以應對今後可能遭遇到的無數戰況,這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對待,沒人敢保證未來會發生什麼。

而此時,局面恰恰出現了匪夷所思的情形,或者說,屠神團還沒搞清楚監守者的能力。

故此,大夥萬萬不可再被眼中景象牽著鼻子走,只要按照自己的節奏行動,不理其它迷惑之象,就一定會有所突破! 所有人在聽到七殺的話語后,紛紛閉上眼睛,就連負責指揮作戰的波克隆斯卡婭也不例外,因為她也不想讓眼睛干擾到判斷。

而這時,正與搖光相較的潘神骸魔發現敵人都莫名其妙的閉上眼睛,連與之交手的小女孩也不例外,心中不由得無名火起。

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人嗎?

他發出一聲怒吼:「小看我?去死吧:

殺生之鐮!」

隨著這聲暴吼,潘神骸魔全身骨刺開始隱隱震顫起來。

緊接著,呼呼呼,數十道殘影從他身上激射而出,正是其骨刺突然暴漲,如長矛一樣從身體四面八方射出,遠遠看去,潘神骸魔猶如一個巨大的海膽。

搖光由於離他最近,又和他有身體糾纏,根本就躲不開這些骨刺,被數根骨刺直接命中,但卻沒有被刺穿,而是被骨刺刺尖直接推搡至遠處,乘機與潘神拉開距離。

再看屠神團其他人,每個人於電光火石間,只略微調整了身體姿態,便已輕鬆躲過所有骨刺攻擊!

潘神骸魔眨了眨眼睛:「這,這不可能。閉著眼睛都能躲開殺生之鐮?就算事有奏巧,可唯一被命中的那個小丫頭,為何會沒事?

我不信,絕對不信,再來!」

接下來,潘神骸魔就像一隻發怒的刺河豚一樣,骨鐮之體不斷盈縮,變著法子從身體中放射骨刺。

按理說,遇到這種全方位無差別攻擊,正常情況下很難躲開,可屠神團全體參戰人員,猶如狂濤駭浪中的一葉葉輕舟,穿插翩舞於骨刺森林之間。潘神骸魔折騰了半天,卻連根毛也傷到。

遠處的昆塔斯皺起眉頭:「哦,雖然他們還未發現蹊蹺,但劍走偏鋒,繞開這個迷局,這樣便能掌握一定的主動性了。

不錯,不錯,不愧為屠神團,還是有點本事的。

索卡爾,準備好了沒有?」

索卡爾嘿嘿一笑:「這個世界,太無趣了,就讓它豐富多彩一些吧!

秘法:亡者儀式!」

說完,他張開雙臂,抬頭仰天,雙眼泛起一片慘白,口中吟唱著奇特語言,不知是咒語還是歌謠。

轉瞬間,陰風陣陣,怪聲連連,似有什麼東西在向索卡爾極速匯聚。

不一會兒,在他的頭頂上方百米處,一團紅黑色事物形成一個巨大漩渦,緩緩轉動著。

噗噗噗的聲音密集響起,似乎是什麼東西破碎爆裂了,天空隱隱泛起紅色。

昆塔斯抬頭看著血紅色漩渦,微笑道:「看來,能召喚一支軍團了。

說不定運氣好,索卡爾還能召喚出冥龍和左奧呢。」

德拉古斯此時收了天譴之術,落寞地說道:「是啊,整整兩千多人,可都是我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