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怪元豐會那麼看中八大金剛,到這時候秦羽觴才明白了,那八大金剛應該就是那八個祭台的守護者。

但很可惜的是,在秦羽觴誤打誤撞之中,八大金剛死的死傷的傷,已經無法守護祭台了。

然而,在這一瞥之中,秦羽觴看到一道光柱從那裡驟然出現。

「等一等。」

秦羽觴急忙朝著那道光柱而去。

「來不及了。」

凶帝根本不顧秦羽觴所說的,直接就帶著秦羽觴離開了這裡。

秦羽觴心裡非常的遺憾,還沒有弄明白那光柱是什麼東西。

但就在這時,十幾道人影在瞬間出現。

一隻大手直接朝著那道光柱抓去,另外十幾人紛紛出手,想要阻止那隻巨手。

「砰。」

只是一個碰撞,哪裡的空間在瞬間爆開,蒼穹當中降下火焰來,形成了火雨。

星辰開始墜落,那一片空間直接消失。

「那是什麼東西?」

秦羽觴有點惱火的問道。

「那是不能觸碰的東西,那些蠢貨以為是好東西,看著吧,用不了多久那該死的東西就會擴大到整個古世界。」

看凶帝的樣子,竟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秦羽觴嘴角抽了抽問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們把它叫做舍靈,一種很古老的生物,說是生物也不盡然,只是一種霧而已,但是那種霧只要是出現,就連尊帝都要死。」

聽到這話,秦羽觴7有點震驚了,問道:「這麼恐怖?」

凶帝點了點頭說道:「這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它能夠吞噬一切,還有就是它能夠魔化一切,尊帝只是最低檔次的。」

「什麼?尊帝都只是最低檔次的?它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秦羽觴又一次被深深地震撼了。

尊帝強者竟然只是他選擇的最低檔次,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凶帝嘿嘿笑了兩聲說道:「放心吧,像你這種渣渣它是看不上的。」凶帝開啟秦羽觴的玩笑來。

秦羽觴看了一眼凶帝淡淡的說道:「是啊,看不上吞噬我我驕傲,我自豪,你到不是渣渣,有本事你別跑,跟我回去啊。」

凶帝尷尬的咳嗽了兩聲說道:「這個還是算了吧,咱還是趕緊走吧,我估計用不了多久,古世界會再次瘋狂起來的。」

秦羽觴鄙視凶帝,看來這貨也有忌憚的東西,既然這所謂的舍靈對自己不感興趣,那就可以好好的利用一番。

看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秦羽觴,凶帝嘴角不覺得抽了抽,怎麼都感覺這貨不是什麼好人。

就在凶帝帶著秦羽觴離去的那一刻,巨城所在的地方已經完全塌陷。

在光柱消失的同時,一陣黑霧驟然出現。

那幾名不是強者瞬間被黑霧吞噬,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黑霧之中。

黑霧似乎有靈智一般,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詭異的人臉,說是人臉,其實只有空洞洞的五官,別的什麼都沒有,更接近於骷髏頭。

兩道虛影淡淡的出現在黑霧面前,看到這兩道虛影,黑霧似乎非常的忌憚,黑霧之中散發出濃烈的怨恨,恨不得把這兩人撕成碎片。

兩道虛影不斷的打出印記,煉化這裡已經完全破碎掉了的空間,想要再次封印這黑霧。

「哼,五百萬年前我中了你們的詭計,被你們封印在這裡,現在,到了五百萬年之後了,你們兩個已經在宇宙深處下不來,一位還能奈何的了我嗎?」

黑霧狂笑著,雖然有點忌憚這兩人,但是並不懼怕。

其中一人呵斥道:「舍靈,有我而人在此,你休要猖狂,縱然是兩道靈身,也同樣要封印你。」

「呵呵,是嗎?五百萬年前你們就是這麼說的,現在到了五百萬年之後了,你們能奈我何?」

舍靈率先攻擊,黑霧在瞬間化成一片黑色的海洋,籠罩九天十地,黑霧之中,一個個黑色的靈體顯化出來。

「還是這些老伎倆,來點新鮮的吧,你這對我們兩人沒用。」

「桀桀,對付你們兩個已經足夠了,不如你們兩個歸順我吧,你們為那所謂的創造者效勞,還不是為了顛覆萬界嗎?跟著我,我帶你們去統御萬界。」

「呸,像你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看著你都覺得噁心。」

「桀桀,那就受死吧。」

無邊的黑霧鋪天蓋地而來,化作黑色的風暴,朝著那兩人碾壓過去。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晨大哥,你們怎麼來了?”

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李靈兒看着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出聲問道。

“你應該是問我們怎麼會找到這裏來的吧?”

聽到李靈兒的問話,那藍衣青年嘴角上揚露出一絲微笑,說道:“幸虧當初有人看見你從藏寶閣裏拿了一張古墓的地圖,我一猜就知道你偷偷跑出來肯定是因爲那張古墓地圖,好在繪製的地圖還有一張備份兒,我專門讓人回家族一趟,將這備份地圖拿了過來才找到這裏的。”

說完,青年又扭向凌天上下打量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聲音冷冷地說道:“這位小兄弟看起來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

“廢話,當然是見過了,當初我洗澡的時候就是你這傢伙闖進來的。”

當然了,凌天這話可不敢明着說出來,就只是在心裏撇撇嘴想了一下而已。

這青年就是當初緊隨李靈兒其後,強行衝進凌天房間的那名青年,很顯然青年也認出了凌天,不過態度卻並不友好。

但仔細想想,青年的態度如果友好的話那才見鬼了,因爲此刻凌天和李靈兒站在一起,也就證明了當初面對他的詢問凌天並未說實話,害得他又花費那麼長時間才找到李靈兒。

凌天自然不是那種喜歡熱臉去貼別人冷屁股的人,既然青年的態度不友好,他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去刻意的討好,準備隨便點頭應付一句。

不過,李靈兒卻好像已經感覺到了什麼,先凌天一步開口爲他們介紹道:“臭,凌天,這是李晨,我家族的人。

晨大哥,這是凌天,我在路上結交的一個朋友。”

“凌天,這些日子多謝你對靈兒的照顧。”李晨面帶微笑的首先向凌天道謝一聲。

“虛僞的傢伙,一看就知道是做做樣子。”莫邪在凌天心裏撇撇嘴說道。

其實不用莫邪的提醒,李晨臉上的笑容有些假凌天也能看得出來,不過他心裏卻並沒有生氣,對方沒有因爲上次他說謊的事情找他算賬就已經很不錯了,凌天他也不指望對方會真心的感謝他。

“沒什麼,我們是夥伴,那都是我應該做的。”凌天淡淡地搖頭說道。

“喂,什麼叫都是你應該做的?說的就好像你有多照顧我似的。”聽到凌天的話,李靈兒頓時不樂意地白了他一眼,很是不悅地說道。

對於李靈兒的反駁,凌天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李晨卻是將李靈兒的表情盡收眼底,眉頭不由地緊皺了一下。

僅僅就只是皺了一下而已,李晨的眉頭很快就舒展對着李靈兒說道:“靈兒,這次你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該玩兒的也都玩兒夠了,咱們趕快回家族吧,你父親都已經派人送信催促好幾次了。”

“派人催促?他還會在乎我這個女兒嗎?”李靈兒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很顯然李靈兒和她父親的關係並不好,這一點凌天倒是早就知道一些,不過這是李靈兒他們的家事,凌天根本就沒有開口的資格,所以只是站在那裏並沒有說話。

“族長他怎麼可能會不在乎你呢,而且不光是你父親,你姑奶奶她老人家也催了好幾次,讓我快點把你帶回去。”李晨說道。

“姑奶奶?她老人家也知道我偷偷跑出來了?”李靈兒對這個姑奶奶明顯要比對她父親更上心。

“嗯。”李晨輕點了一下頭。

這次,李靈兒有些猶豫了,扭頭看了看身邊的凌天,眉頭緊鎖着想了片刻終於開口說道:“晨大哥,我這次好不容易出來都還沒有玩兒夠呢,要不你回去跟我父親和姑奶奶說沒有找到我,我保證再玩兒三個月,哦不,兩個月,就再玩兒兩個月我就回去,好不好?”

原本在李靈兒想的時候,凌天的心裏不知怎麼地變得非常緊張,生怕李靈兒答應和李晨回去,這些日子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和李靈兒在一起,而且兩個人的關係現在也處在急劇升溫的階段,他還真的不想讓李靈兒離開。

所以,聽到李靈兒和他有着同樣想法,不想立刻就回家族以後,凌天提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而且還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暖流讓他心裏暖洋洋的。

不過,李晨自然不可能任由李靈兒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在聽到李靈兒的話後,他眉頭再次皺了一下,目光也向凌天的臉上掃了一下,堅決地搖頭說道:“不行,我必須按照族長的命令行事,靈兒你也別太爲難我,不然我就只有讓人將你強行帶回去了。”

說完,他便扭頭看了一眼身後其中的兩個人,那兩個人立刻會意地點點頭邁步向李靈兒走去。

“好啦!我跟你們回去就是了。”

李靈兒對李晨還很瞭解,知道他絕對是說到做到的人,只能無奈地“投降”道:“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些話要單獨跟凌天說一下。”

說完,李靈兒便抓着凌天的胳膊向遠處走去,而李晨的目光則始終注視着他們,好像生怕李靈兒會突然抓着凌天逃走,因爲他知道這樣的事情李靈兒是絕對幹得出來的。

但顯然李靈兒並沒有那樣的打算,亦或者說有那樣的打算但卻並不認爲自己可以成功,所以自然也就放棄了那樣的打算。

“靈兒,你真的要和他們回去嗎?”

等停下來以後,凌天有些迫不及待地向李靈兒問道。

“嗯。”

李靈兒情緒很低落地點頭說道:“剛纔晨大哥的話你也聽到了,我要是不乖乖跟他們回去的話,他們就會把我給綁回去的。”

“那咱們可以趁他們不備跑啊!你應該可以再召喚戰翼吧?憑着戰翼的速度他們應該追不上咱們。”凌天是真的不想和李靈兒分別,用目光小心地向李晨那邊瞥了一眼,出聲說道。

“沒有用的,你以爲這個方法我沒有想過嗎?”

李靈兒苦笑着搖搖頭說道:“但現在我的實力和晨大哥相比有少的差距,而且他們也全都有戰翼,咱們是絕對逃不掉的,就只會是白費力氣而已。”

“那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在說話的時候,凌天伸手握住了李靈兒的柔荑。

當衆被凌天拉住手,李靈兒的俏臉不由地一紅偷偷往李晨那邊瞥了一眼,發現他們並沒有向這邊看以後,才白了凌天一眼但並沒有掙脫,說道:“我也不知道,可能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也有可能咱們永遠都不可能見面了。”

“那怎麼行。”

聽到李靈兒竟然說他們很有可能再也不能見面了,凌天頓時大急道:“你告訴我你們家族在什麼地方,如果我解決完我妹妹的事情還沒有死的話,肯定會去找你的。”

“什麼死不死的,如果沒有本小姐的允許,你就敢死的話,就算是變成了鬼本小姐也不會放過你的。”

李靈兒對凌天提到死字感到很生氣,隨後又說道:“我只是說有可能不能見面了而已,又不是說肯定不能見面了,我把你叫過來就是爲了跟你說這件事情,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一個問題需要你回答。”

“什麼問題?”

“你喜不喜歡我?”李靈兒看着凌天的眼睛問道。

如果是平時李靈兒問這個問題的話,凌天肯定會忍不住開個玩笑打趣一下,但現在的這種情況他哪裏還會有這個心思,表情堅定地點頭說道:“當然喜歡。”

凌天的回答讓李靈兒感到很滿意,臉上不由地露出笑容說道:“那好,你現在只要仔細聽我說就行了。”

“嗯。”

凌天點了一下頭不再說話。

見此,李靈兒纔開口繼續說道:“對於我的身份雖然我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你,但是我想你也應該能夠猜到一些了吧?沒錯,我出身在一個十分龐大也很強大的家族中,這個家族的強大絕對會出乎你的預料。”

顯然李靈兒還是有些小瞧了凌天,對於李家的強大凌天早就從莫邪那裏知曉的清清楚楚,自然也明白那個家族究竟有多麼的強大,不過,他也並沒有插嘴,只是靜靜聽着等待李靈兒的下文。

“如果咱們兩個想要在一起的話絕對會遇到很大的阻力,甚至會給你帶來生命的危險,所以,在你沒有擁有強大的自保能力之前,絕對不能讓我們家族的人知道咱們之間的關係,你也絕對不能到我們家族去找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