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它不知道疼的嗎?”

林陽大驚失色,“不是吧,爲了對付我也用不着吞食自己的身體吧?”

當龍首一點一點地吞過來之時,林陽就頻頻後退,不一會兒龍就吞掉了自己大半條身子。

“天哪,它吞掉的身子,都到哪兒去了,這龍身是越來越短啦?”這不得不讓林陽抓狂啊,“老子這次真正地觸犯了它的逆鱗了。”

眼看龍已吞掉了自己身子的三分之二,林陽都移到了龍頸上來了,很快就要到龍首了,接下來自己也會被它吞噬啊。

“林陽不用驚慌,這是誕生與死亡的結合,也意味着永恆和不朽,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結束就是開始,開始就是結束,時間永遠持續輪迴,這惡龍倒是無意間得道了。”琥珀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了。

“小姑奶奶救我啊。”

“你怕什麼,當它吞食完自個的身體,你自己跳下去不就得了,又沒人讓你非讓它吞食不可。”

“是啊,我怎麼糊塗了呢,大概是被嚇蒙了吧。”

“但是,我不會讓它得逞的,因爲,當它將自己吞食完了,一旦再生就會更加的勇猛,到時更不好對付了。” 琥珀女也躍了上來,緊緊地抱住了林陽,林陽感覺後背頂過來兩團飽滿的大肉罐,有點硬挺,又是溫軟如棉的,心裏咯噔一下,“我的老媽啊,你真的成人形了,你不是有奶凍的嘛,幹嘛不戴上啊。”

但,一切已來不及亂想,因巨龍只剩下最後一口了,再咬就是林陽了。

琥珀女的雙臂一緊,腚部一擡,尾後針就朝龍頸一蟄,“我的小姑奶奶,你蟄錯了,那是我的屁股好不好,痛痛痛啊!”

林陽擡起屁股,用雙手摩挲着,痛叫不已。

“不好意思,蟄錯對象了,我再來。”琥珀女腚部一擡:“我蟄,我蟄蟄蟄……”

“噗,噗噗噗……”

一連串的怪聲響起,龍嘴一截一截地吐出自個的身子,在半空中顫動不止,頓時,腥臊味佈滿真個空間。

“轟隆!”

“乒乒乓乓!”

一連串的巨響,最後,巨龍撲哧撲哧就攤平在地,奄奄一息了。

林陽隨着巨龍的跌落而落,又讓屁股摔了一下,更是痛得一跳三尺高。

巨龍癱在地上,奄奄一息,雙眼漸漸由暴怒轉向了黯淡,接着關上了天窗。

“小姑,它會不會死了啊?”

“不會,等它調養生息,很快就會恢復過來,不過,這段時間會老實一點,你倒是可以放心。”

“那我是不是該回去了,這個世界腥臊味太濃,我都有點受不鳥了。”

琥珀女突然嬌羞答答,柔聲問道:“林陽,你覺得我化爲這人身美嗎?”

“美!”

“你不能敷衍了事,得給我打個分。”

“九十九點九分好了吧。”

“不行,我要一百分。”

“這可不是我說了算。”

“那誰說纔算?”

“要不這樣吧,下次花椰市如果舉辦花椰小姐大賽,你來參加,讓評委來給你評分。”

“臭小子,我就是要你給我一百分,這話你都不會說嗎?”

“我走了,這氣味我聞着難受。”

“這樣你是不是會好點。”

琥珀女一把攬住他的肩膀,那洪溝就抵了上來,林陽一怔,趕緊說道:“這樣真的是一百分,不,一百二十分。”

林陽回到了現實世界,繼續修煉內丹,但這胎清氣第三層的第一顆內丹就是千呼萬喚都不出,只好拼着命熬到天亮,因心裏記掛要到萬河集團報到,還沒等周雅蕙和謝泳起來,留下一張紙條,獨自到外頭吃早餐。

來到金益市場,賣餛飩的阿姨一眼就認出了林陽,喊道:“是林陽啊,你都很久沒有來吃我的餛飩了,今天我下一碗足料的請你。”

“好嘞,林阿姨,你給我下兩碗,我肚子都餓扁了。”

林阿姨很快就煮了一碗餛飩端過來道:“林陽,你趕緊吃,第二碗馬上來。”

林陽呼嚕吃起來,很快就消滅了一碗,當第二碗遞過來之時,耳畔就聽到一陣尖叫聲,呼喊着跑了過來,林陽轉過腦袋一瞧,只見一個跟自己年齡相當的女孩一臉慘白地跑來,手裏的提着的三碗餛飩湯灑落一地,卻緊緊捉在手裏不願丟掉。

當女孩跑到林阿姨攤前時喊了一聲:“媽救我,那是幾個混混,不但不給錢,還耍流氓,要非禮我。”

林阿姨一驚,急忙接過女孩手中的餛飩道:“小玥,你趕緊跑回家,這些混混不敢對我怎樣。”

“媽,那怎麼行,我不能丟下你,我去市場裏叫人幫忙。”

“等等!”林陽喊了一聲,開始吃第二碗餛飩,將一顆餛飩丟進嘴裏時,狠狠地咀嚼起來。

女孩小玥,林陽認識,他賣菜的時候,林阿姨經常跟他買菜,小玥也經常來幫媽媽的忙,雖不怎麼說話,但彼此是認得的。

小玥見是林陽倒是吃了一驚,禁不住喊道:“林陽哥,真的是你呀。”

小玥怔怔地瞧着林陽,一是他的身子已是大變樣;二是連他簡單喊出來的聲音也成熟了很多;三是一向被人欺負的他今天竟敢喊出聲來,似乎要替自己出頭呢。

“乒乒乓乓”追來了三個小流氓,都歪斜着臉,一來到攤前就指着林小玥喊道:“小娘們,哥們要吃你的餛飩是看得起你,竟敢逃跑。”

“你們根本就不是有心買餛飩,真正的目的是要欺負我,才讓我送餛飩上門去。”

林陽擡頭瞧了瞧小玥,雙眼不禁一亮,說道:“小玥,真是女大三變,不但變得漂亮了,連當場的滿頭黃髮也都烏亮了。”

小玥雙頰一紅,低下了頭。

“小子你誰啊,敢冒哥們喜歡的妞,你膽子夠肥的啊。”

“超級魔術師林陽,聽說過嗎?”

“老子管你林陽還是癩蛤蟆,你敢壞了老子的好事,就是肉痛。”

爲首的混混跑上來幾步,一把就捉起了林陽的胸襟,將他提了起來。

另兩個小混混一臉壞笑着,玩味地撇着嘴角,手裏把玩着尖刀。

“你小子最好放手,不然,老子會讓你死得難看。”

“臭小子,看拳。”

混混舉起右手,一拳朝林陽的臉砸來,林陽臉部一閃,腦袋朝後一仰,已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稍爲用勁,“嘎嘣”一聲,混混的肩膀和手臂都脫臼了。

一雙眼睛漸漸睜大,大概點燃一支菸的時間吧,混混這才殺豬一般的喊出聲來。

“就你也敢來騙吃騙喝,還敢來覬覦老子的發小,膽子不小。”

林陽喊出的聲音都快要結成冰了,用力一推,混混就跌了個狗爬式,嘴巴磕到地上,當他驚懼地站起之時,地上就留下了兩顆犬牙。

“你倆都上來,老子一併決絕了。”

另兩個小混混仗着手裏有刀,有恃無恐,一步步湊了過來,雙雙舉刀刺向林陽,一個刺脖頸,一個刺腹部,分工分明,拿捏的位置也十分準確,還真是練過的。

“斷筋折骨手。”

林陽喊了一聲,雙手插過他倆之間的縫隙,一回手,“噗噗”兩聲,兩人的肩膀就垂落下來,一個是左胳膊,一個是右胳膊,緊接着才聽到他倆的嚎叫聲。

林陽看着自己手,又朝小玥看了看說道:“這是我剛剛自創的武功招式,不賴吧?”

林小玥瞪圓了雙眼喊道:“林陽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牛逼啦?”

“那是,這叫風水輪流轉,之前林陽我在周邊買菜,老是被人欺負,現在老子不欺負人算是好人了吧。”

那兩個混混還不死心,耷拉着胳膊,各將尖刀換了隻手,從背後朝林陽刺來,林小玥瞧得分明,急忙一步跨來,抱住了林陽,想將他推開,以他一米八的個頭卻是推不動。

其實,林陽的超強鼻子早就嗅到了利器的氣味,只是對付這些小混混,根本不用大動干戈,乾脆就任由小玥抱着。

但尖刀即將觸及後背之時,林陽猛然反過來抱起小玥,身子雙雙側倒,隨即騰出左腳,往後踹踹,只兩下,“叮噹”兩聲,加上兩聲慘叫,兩小混混就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了。

小玥的兩腳着地,林陽就像狗狗撒尿一般用一隻腳撐着,倒是跟她保持着一個三角形的穩定性。

林小玥兩隻飽滿的兔兔被林陽擁着,都擠出一抹春色了,擡頭見林陽正眼睜睜地瞧着自己的白色兔耳朵,禁不住臉色一紅,趕緊將他推開。

林陽原本保持着金雞獨立的架勢,被她一推,倒是站立不穩,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只能灰溜溜地站起,誰讓自己眼饞呢。

“這三個混混你想怎麼處理,小玥你做主,因爲,這是你的地盤,今後誰敢來鬧事,老子保證讓他剩下半條命,不搞死他。”

林陽瞧着小玥,說的話卻是給三小混混聽的。

“放他們走吧,我一見到他們就想作嘔。”

“好,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老子要徹底斷了他們的念想。”

此話一出,三混混篩糠起來。

林阿姨有心要讓林陽饒了他們,又怕今後他們再來搞事,只能欲言又止。

林陽緩緩地走過去,三混混就用腳在地上蹭着,一點一點地後退,但林陽卻讓他們大喜了,如釋重負一般地鬆了一口氣,因爲林陽走到桌邊的時候就坐下來,捉起筷子繼續吃第二碗餛飩。

這倒是讓人大跌眼鏡。

剛把第二碗餛飩消滅,那三混混似乎不安分了,窸窸窣窣的,突然,那爲首混混就像見到大救星一般,大聲喊道:“紫狗哥,開來救我們啊,我們被這小子打了。”

“誰敢動我的兄弟,活得不耐煩了。”

林陽背對着來人,那聲音飛出許久,這纔來到林陽的身邊,一把就捉住他的肩膀。

林陽緩緩地回過頭來,來人一瞧,臉部就一點一點地僵硬,雙腿一軟,撲通欲跪,林陽用腳尖朝他的膝蓋一踢,來人又站立起來。

“朗……朗陽哥,你怎麼來啦?”

“怎麼,老子不能來嗎?”

“不不不,陽哥你我求都求不來呢。”紫狗趕緊轉到背後,雙手輕輕朝他的肩膀一按,爲他按摩起來。

“你們的眼睛都長褲襠裏啦,陽哥的人你們也敢動,不要命了。” 三三混混見到這般,額頭的冷汗就飆出來,爲首的混混顫抖着聲音道:“對……對不起,陽哥,對不起,紫狗哥,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陽哥,請、請陽哥就當我們是一個屁放了吧。”

林陽蹙緊眉頭,嘴角一撇道:“去你的,老子剛吃飽,你是想噁心我啊。”

“對不起,對不起,陽哥。”

林陽呼啦站起,紫狗看見桌子上放着兩隻空碗,急忙走到他的面前喊道:“陽哥,這兩碗餛飩錢我出,還請你高擡貴手,放了他們。”

“不行!”

此話一出,三混混又是一陣打顫,林陽從蜂巢空間裏彈出了錢包,抽出兩百塊錢放在桌子上,然後一步步靠近三混混。

三混混嚇得瑟瑟發抖,再次蹭腳跟一點一點地後退。

林陽噏動鼻翼,想了想朝小玥說道:“小玥,你能不能過來一下,老子讓你解解氣。”

三人一聽,更是拼命地掙扎,卻無濟於事,滿臉恐懼之色,林陽喊道:“你們再動,老子就讓你們一輩子都動不了,我保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