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我剛纔編的那個故事,不單單是騙到了蘇家父母,連蘇紅葉也相信了?

這下可就麻煩了!

之前和袁幼薇的關係都還沒弄清,現在又搞上一個蘇紅葉……

林肖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林肖開口說道:“伯母,是這樣的……我的家庭情況比較特殊,而且我覺得這未免也太快了吧,我和紅葉纔剛剛接觸沒超過一個星期,這就要定下了,是不是太草率,這對紅葉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

雖然情況已經萬分緊急,但林肖戲演到現在,他也不得不繼續演下去。

如果現在把實情告訴蘇家父母的話,蘇紅葉肯定要完蛋。

而林肖在潤豐公司還要繼續完成升職加薪的一系列活動,以後被蘇紅葉記了仇,時不時給自己穿個小鞋誰能受得了?

所以就是明知前方是一條必死的路,林肖也要咬牙走下去。

“你什麼意思啊?難道是想反悔?”蘇母皺了皺眉頭。

“當然不是!”林肖心裏苦,但臉上依然要裝出異常驚喜的表情,他順手拉住蘇紅葉的手錶情十分興奮的說道:“能追上紅葉,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反悔呢?我只是覺得時間太緊,不能只想我自己,總要給紅葉一點考慮的空間對吧?”

蘇家父母聞言對視了一眼,蘇父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小林考慮的很周到啊!年輕人的感情總要讓他們自己磨合磨合,我們逼得太緊也可能會適得其反。”

一聽自己的丈夫發話了,蘇母也不再好繼續強逼林肖,只是聲音嚴厲的衝着蘇紅葉囑咐道:“葉子,你可要把握好啊!現在像小林這種爲了愛,甘願忍受別人異樣目光,拋開富二代的身份心甘情願來做保安,只爲了和你距離近一點的男生可太少了,你得知道珍惜懂嗎?”

蘇紅葉精神恍惚的點了點頭。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幾人在一種古怪的氣氛中吃完晚宴。

晚宴之後,林肖主動要開車送蘇家父母回家,然後卻遭到了婉拒,對方兩人乘坐出租車返回,並且囑咐蘇紅葉一定要好好考慮和林肖的關係。

眼看着蘇家父母的出租車遠去。

林肖和蘇紅葉站在酒店門口,林肖主動說道:“我把車開過來,你先在這裏等我。”

兩分鐘後,林肖和蘇紅葉坐上車。

“呵呵……伯父伯母還挺健談的。”上了車之後,林肖硬着頭皮找着話題,想要緩解一下略顯尷尬的氣氛。

“林肖,你剛纔在包廂裏說的是真的嗎?”蘇紅葉卻猛然擡起頭,輕聲問道:“你……真是爲了我,纔到潤豐來的?”

我是爲了繼承億萬家產纔來的……

林肖心裏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看了蘇紅葉是真信了他剛纔的說法!

林肖現在肯定是不能把實情告訴蘇紅葉。

因爲這種賭約的事,涉及到太多方的利益,知道的人越少,對林肖就越安全。

如果萬一泄露出去,難免會有一些人忍不住對林肖有些想法。

但如果不把實情告訴蘇紅葉,林肖又無法解釋自己剛纔豪擲千金的魄力從而來。

真是裝逼一時爽,事後修羅場。

林肖憋了半天,終於發現原來自己剛纔編的那個故事,居然是一個完美的說辭,可以讓所有的疑點都得到解釋。

“沒錯!從我入職潤豐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是奔着你來的!”林肖昧着良心咬牙說了一句:“但也有假的,我其實也就有點小錢……根本不是什麼大土豪,也根本不認識韓金城,剛纔那個電話是假冒的,經理送餐,也是因爲我之前打過招呼。”

“說到底,我剛纔也是在打腫臉充胖子……你不會介意吧?”

“林肖,我並不愛錢,你的錢多錢少都和我無關,可你能爲我做這麼多事,我真的很感動。”蘇紅葉眨了眨眼睛,伸手將垂下來的一縷頭髮挽到耳根後,然後說道:“但我不是那麼隨便的女人……”

恩恩。

接下來就果斷的拒絕我吧!

我到潤豐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完成賭約,繼承億萬家產,回去迎娶美女總裁。

可千萬別在中途給我搞出別的事了。

“訂婚的事我要考慮考慮。”蘇紅葉緩緩開口說道,那雙嫵媚的桃花眼中流露出真摯的情感,她看着林肖說道:“我們可以先接觸一段時間,換句話說……我們可以在一起試試,如果合適的話,我們再結婚!”

什麼?

尼瑪!

林肖一腳剎車踩死,他瞪着眼睛看着蘇紅葉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既然你這麼真誠,又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們可以在一起看看對方的脾氣是不是合適……”蘇紅葉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向強勢的臉上露出羞澀的表情,聲音越來越低:“從明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試用期一年,滿意的話,我們就結婚!”

你……你怎麼答應的這麼痛快?

林肖懵逼了。

這算不算是自己把自己坑了?

剛剛入職三天,就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女朋友,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

這尼瑪要是讓我那個美女總裁未婚妻知道了,還不得當場坐飛機過來把我給撕了?

但事已至此,林肖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勉強擠出一抹笑意:“蘇經理……”

“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你……你可以叫我葉子。”蘇紅葉笑容很燦爛,也很期待,她伸出嬌嫩的小手放在林肖面前,說道:“我還從來沒交過男朋友呢,你是第一個!林先生,以後請多指教嘍!”

林肖默默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蘇紅葉。

自己的頂頭上司都如此主動了,如果自己再不給面子拒絕了她,以蘇紅葉的性格,恐怕會選擇和自己同歸於盡。

“葉……葉子。”林肖顫顫巍巍的伸出一隻手,握住了蘇紅葉的小手。

吧唧!

蘇紅葉又湊了上來,迅速的在林肖的嘴上親了一下。

佔便宜沒夠是吧?

林肖在心裏怒吼。

總裁大老婆,我這可都是爲了繼承權才委曲求全的,可不是主動出軌啊!

“開車。”蘇紅葉心情大好。

好吧……

爲了我能繼續在潤豐集團生存,我只好先讓你這個女魔頭佔些便宜。

不過……蘇紅葉的嘴脣,還是挺舒服的……

嘿嘿……

林肖踩着油門,徑直向前駛去。

而蘇紅葉則坐在副駕駛上,心情非常不錯。

她是個對感情很敏感的人,而且心理防線很強,但林肖今晚的做法無疑讓她十分感動。

試問有哪個女孩能拒絕一個,爲了自己甘願拋開富豪身份來做保安,只爲多見自己幾面的男生?

而且今晚的林肖,也讓蘇紅葉有了種被保護的安全感。

這是她從未體驗過的新奇感覺。

讓她沉寂多年的心臟再次興奮的跳了起來。

她低下頭,忍不住笑了起來。

然後,她的餘光瞥到了一個副駕駛雜物箱裏的某樣事物。

她挑了挑眉毛,伸手拿了出來。

接着微弱的光芒,她看清了那樣東西包裝盒上的三個大字。

杜蕾斯!

套套!

竟然是一盒套套!

她不可思議的扭頭看着林肖。

“這是什麼東西?”蘇紅葉冷聲問道。

林肖扭頭一看,頓時冷汗都下來了。

“這東西不是我買的!”

“那是誰買的?”蘇紅葉秀眉如劍。

“是……”林肖強憋了一口氣。

還是別把袁幼薇說出來了,否則又是一場混亂。

“是,就是我買的!”林肖咬牙說道。

“好啊!林肖,原來你不安好心,早就憋着想睡我了……說,你什麼時候有這個想法的?”蘇紅葉揪住林肖的耳朵,宛若女王一般問道。 林肖聽到蘇紅葉的話之後忍不住愣了一下,一雙眼睛中滿是崩潰和絕望的神色。

今晚的事,他是真的解釋不清了。

“虧我看你平時正氣凜然的,原來內心也是個好色之徒……”蘇紅葉冷笑着,手中輕輕晃着那盒套套,宛若抓到自己丈夫出軌現場的妻子一般。

“我是個正常的男人,有需求不是很正常嗎!”林肖知道自己不能就這麼問題繼續糾纏下去,而是迅速的把那盒罪魁禍首從蘇紅葉手中奪過來:“我保證,以後不亂想了行不行?”

“哼!”蘇紅葉沒好氣的翻着白眼看了看林肖,像是警告一般說道:“我告訴你啊,雖然我們的關係已經……那個啥了,但在我們訂婚之前睡我,你想都別想!”

林肖無奈的抿了抿嘴。

這他媽的……

我連送上門的袁幼薇都沒吃,還會惦記你?

雖然蘇紅葉確實比袁幼薇性感很多,也更加有女人味。

但是,林肖可沒忘記自己來潤豐是幹什麼的!

紅顏媚骨,最能消磨人的意志。

林肖可不想讓自己成爲一個滿腦子只有女人的廢物。

“好好好,我尊重你的意願。”林肖也只好順着蘇紅葉的意思說下去。

“算你識相。”蘇紅葉冷哼了一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