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是那個來着克里斯丁家族的女人麼?

還是東海市委書記的女兒林夕瑤?

或者還有隱藏的人?

何家,杭州炒房團的主力軍之一,產業遍佈整個華夏,甚至隱隱約約要衝出國外。

而何家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就是何石。

全靠他在幕後操控。

半個小時後,何遠等人膽戰心驚的來到了萬豪酒店。

撒旦嗜血:獨佔惡魔總裁 當他們下車時,看到那一輛輛熟悉的車輛時,包括何遠在內,所有人的臉色都變的很難看,有的還哆嗦了起來。

尤其是曹虹,她做夢都沒想到,她的爺爺也來了。

眼看何遠幾人到了,何石嘆了口氣,率先走下汽車。

何石一下車,其他人頓時跟着下車,跟隨在何石的身旁。

而何遠等人着膽戰心驚的緊跟在後面。

“不知死活的東西,等會上樓後,我讓你做什麼,你就給我做什麼,如果敢違抗,那麼你今天就給我滾出何家。”何石轉身瞪了何遠一眼,冷哼道。

何遠連忙彎腰點頭,“是!”

他此時就算有滿肚子的疑問,也不敢問。看到今天這陣仗之後,他就已經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

而且是連何家都不敢招惹的鐵板。

萬豪酒店的總統套房裏,蒂娜已經從保鏢裏接到了何石一行人要來的消息。

以蒂娜的智商,早已猜出了何石等人要來的目的。

她明白,以何家此時在整個浙江的地位,如此低聲下氣的前來,並非因爲她,也不是因爲林夕瑤,更不是因爲左毅。

而是因爲葉寒。

葉寒的身份,還有那場讓警察也恐懼的屠殺。

沉思了一下,蒂娜撥通了葉寒的電話。

電話過了很久才接通,聽筒裏傳來了葉寒那有氣無力的聲音:“喂?”

想起昨晚的瘋狂,蒂娜的眼裏閃過一絲迷離,隨後正色道:“親愛的,何家還有其他家族的人帶着昨天晚上和我們發生衝突的公子哥來了。”

電話那頭,葉寒此時還用枕頭蓋着腦袋,聽到蒂娜的話,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然後手一甩,將枕頭丟開,整個人從牀上彈起來,對着電話說道:“我知道了,讓你的保鏢在外面攔着他們,沒我的話,一個也不許放進來。”

蒂娜輕笑一聲,“你還是那麼喜歡不給別人面子。”

葉寒一邊穿着衣服一邊說道:“你什麼時候看過我給別人面子了,就這樣,穿衣服呢,還有,你等會把蕭宇叫上。”

說完,葉寒將電話一丟,跑去洗漱了。

聽着電話裏的“嘟嘟…”聲,蒂娜笑了笑,隨後拿起對講機,說道:“那羣人來到走廊後,先將他們攔下,沒有我和葉寒的命令,一個也不許放進來。”

“還有,幫我把蕭宇叫過來。”

“是!”

林夕瑤眨着大眼睛,她剛纔一直看着蒂娜的舉動,忍不住問道:“蒂娜姐姐,是剛纔昨天晚上那些人來報復了麼?不行,我要告訴爸爸。”

林夕瑤雖然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孩子,但她知道,她有一個很厲害的父親,所以遇到什麼麻煩,第一時間就是想要聯繫林川。

蒂娜笑着阻止了林夕瑤打電話的舉動,說道:“好啦,有你哥哥在,他們怎麼敢找我們的麻煩呢,你就等着看好戲吧。”

看着蒂娜的眼睛,林夕瑤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一分鐘後,穿戴整齊的蕭宇來到了蒂娜的房間,禮節性的對着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問道:“蒂娜小姐,您找我有事嗎?”

蒂娜點了點頭,說道:“蕭宇,昨天和我們發生衝突的那幾個有,有一個是你曾經的未婚妻,是嗎?”

“唰!”

聽到蒂娜的問題,蕭宇的臉色頓時變的蒼白,拳頭也不介意間握緊,指甲深深的刺進肉裏。

“是的,蒂娜小姐。”蕭宇深吸一口氣,對着蒂娜點了點頭。

對於蕭宇而言,曹家的恩將仇報和曹虹的退婚,都是他一輩子都無法抹去的噩夢。

“那麼,今天,你就會看到,那個女人,跪在你面前懺悔!”蒂娜輕輕的笑着,然後輕撫了一下林夕瑤的秀髮,說道:“夕瑤妹妹,你今天又能看到你哥哥發威了哦,你要睜大眼睛看着呢。”

林夕瑤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她雖然不是很懂蒂娜話中的意思,但她知道,葉寒總是能給她們帶來驚喜,無論什麼時候! 「早啊~~大家~」道別的氣氛被金大大的聲音所打斷,隨即一個人影從空中跳了下來。正是金大大本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已經到場了,只不過躲在暗處沒有現身而已。

「現在該送你們離開了。」他說著,「老毒怪家的小糖糖今天沒有來送你們也是有原因的,她師傅把她抓去煉藥了。」

上來先和幾人解釋一下唐嫣的去向,和不到場送同伴的原因。也是怕有些小插曲會疏離了他們一行人的關係。

「沒關係,三天前我們就已經算是道別了,而今天只是離開,唐嫣有事沒來,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清靈清楚金大大的估計,擺手說沒事,把這件事情給一筆帶了過去。

見其他人也沒有什麼意見,金大大這才進入正題。

「我送你們到那片森林旁邊,你們就自行上路吧,至於清瑩和緣峰赤,兩人就用空間門回去,八個月之後切記要回來,不然高層那邊我可沒辦法交到。還有我弟弟的事情,就拜託了。」最後一句話,金大大是看著清靈說的。

「那我們就上路吧。」

眼前是一道結界封住大門,這道結界從外面走進來比較困難,可是從里走到外面去,一點阻隔都沒有。七人在金大大的帶領下一起走出了先到學院,學院四周是一大片空地,離一圈圍繞的森林還是有不小的一段距離,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讓四周不會有隱蔽的機會,即使先到學院是中域最大的勢力,可是也要防範於未然,杜絕潛伏的偷襲者事件發生。

八人的隊伍安靜的走著,有了金大大的存在,內院七位之間的談話也有些迴避了。因為他們是同伴,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人,而金大大是院長,即使他對他們很好,可他的利益是以仙道學院為重的。

「峰赤,你的靈獸白鶴應該在森林中吧?這次回去要一起帶走嗎?」一路的靜謐氣氛讓清靈忍不住開口,問出的事情也是一些隨口而出的小事。

「當然要帶走了,我已經通知了白鶴飛往這邊,待會一起跟我穿過空間門離開,清瑩也帶走她的靈獸嗎?白鶴說那隻白虎也跟它一起往這邊趕來。」

「當然要帶走了,我的靈獸夥伴一定要帶回去給父親看一看!」一旁安靜的清瑩忽然語氣堅決的說道,她這個從小以父親為模範成長起來的少女對父親可是不要一點隱瞞的。

清靈明白姐姐的心情,她要帶著自己的強大靈獸,以小女兒姿態的表現,在父親面前邀寵,即使清瑩現在的修為或許已經比父親清鴻的實力要強,可她在父親的面前永遠都是孩子。

兩人的話說過沒多久,不遠處的森林中忽然『竄』出兩隻靈獸出來,一隻風姿卓越的靈獸仙鶴,一隻體型不大的灰色條紋白虎。兩隻靈獸迅速和主人匯合,來到緣峰赤的頭頂和清瑩的身側。

「小丫頭,想要帶我走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沒有好吃的丹藥當零食,我會在你身邊鬧翻天的!」白虎一來就開始趾高氣昂的跟清瑩撩開了話。雖然這樣做很不禮貌,也不該是靈獸跟主人說話的語氣,可事實就是這樣,清瑩現在的實力對白虎來說顯得極為弱小,這隻異變的白虎已經成為中級靈獸之列,而且還是成年的靈獸,思考力不下於人類,並且是唯一一隻可以口吐人言的靈獸,實力也相當於渡劫期人類修真者的實力,因此她對清瑩的無禮,也沒有人敢批判什麼。

有著這樣囂張的靈獸夥伴,清瑩也是無可奈何,好在妹妹清靈暗地裡跟自己說過,『它現在張狂就讓它張狂去,等姐姐實力比它強的時候,定會好好的揉虐揉虐它,出來混,欠賬總是要還得!』這樣一『安慰』讓清瑩好受的多了,好在吸引白虎的丹藥一直以來都是妹妹清靈在提供,而且白虎的要求並不高,一個月一顆修靈丹就夠了,因此清瑩還是有能力暫時『養』著它的。

「放心吧,丹藥少不了你的。」清瑩底氣十足的回應白虎,這次她要回家,妹妹清靈可是把身上所有的丹藥都給了她那。

聽說丹藥有了保障,白虎的語氣終於緩和了些,但是還是一副勉強答應的語氣冷哼,「哼!那就好。」

一旁金大大看看『人員』集合的也差不多了,離前面森林圈也極為接近,隨即停下腳步,看著緣峰赤和清瑩兩人。「就在這裡送你們兩個回家吧。」

……………………………………………………………… 何石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酒店的頂層。

然而,當他們走進走廊的時候,幾名黑色西裝的保鏢將他們攔了下來。

費奇滿臉嚴肅,眼裏卻帶着一絲不屑,因爲在他眼中,這種地方家族的負責人根本連見葉寒和蒂娜的資格都沒有。

“不好意思,我們小姐說了,沒她的命令,你們還不能去見她。”

費奇將衆人攔了下來,淡淡的說道。

聽到費奇的話,不少家族的負責人都是皺起眉頭,暗暗道:這排場也太大了吧。

他們不滿是正常的,這裏的人隨便找一個出去都是能讓整個杭州顫抖的人物,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

不少人的有點騷動了,有一名家族的負責人道:“怎麼說我們也是客人,這就是你們克里斯丁家族的待客之道?”

聽到這名負責人的話,費奇冷哼一聲:“你們有誰不滿的,可以現在就走,我們小姐本來就沒有邀請你們來。”

費奇的話,讓人羣的騷動更大了,畢竟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根本經不起這樣的刺激。

只有何石比較淡定,他開口說道:“都別吵了,我們就等等吧。”

何石開口了,衆人也沒有繼續吵鬧,但眼中帶着深深的不滿,甚至有了轉身就走的念頭。

費奇撇了何石一眼,暗暗道:“這老頭是個人物。”

而在房間裏的葉寒,也受到了何石等人在走廊等待的消息。

葉寒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忍不住感嘆一聲:又特麼帥了。

把自己贊完後,葉寒轉身離開了房間。

而在走廊裏,何石等人早已等的不耐煩了。當他們看到葉寒走出來的時候,頓時都將目光投到了葉寒身上。

何石頓時就想起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和何遠等人起衝突的一行人之一,而且這個,就是被朱文虎抓走的其中之一。

所有人都停止了吵鬧,目光全都停留在葉寒的身上。

感覺到衆人的目光,葉寒多少有點不自然,冷冷的撇了他們一眼,然後走進蒂娜的套房。

葉寒那一眼撇過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寒意,包括費奇在內,他們都感覺到了葉寒眼中的冰冷。

“死神他越來越可怕了。”費奇打了個冷戰,暗暗道。

葉寒走進蒂娜的套房後,蒂娜已經坐在沙發上了,而蕭宇則站在一旁。

蒂娜見到葉寒走進來,回想起昨晚的瘋狂,眼裏閃過一絲嫵媚。

葉寒看着蒂娜的眼睛,笑了笑,這女人昨晚那麼瘋狂,還那麼早起牀,真的是爲難她了。

“哥哥。”林夕瑤從房間裏跑出來,撲進葉寒的懷裏。

而心語也跟在林夕瑤身後,看到葉寒後,眼裏閃過一絲溫柔,但很快就消散了。

葉寒輕撫着林夕瑤的秀髮,柔聲道:“好了,有人看着呢。”

林夕瑤臉紅了紅,然後鬆開抱着葉寒的手。

“等會哥哥讓你看一場好戲,你別說話,就在一旁看着,知道了嗎?”葉寒捏了捏林夕瑤的小臉,笑道。

“恩!”林夕瑤乖巧點了點頭。

蒂娜看着兩人,笑了笑。葉寒也只有在林夕瑤面前纔會露出這副模樣。

說完,葉寒拉着林夕瑤坐到沙發上,然後對着蒂娜點了點頭。

蒂娜會意,然後拿起對講機,沉聲道:“放他們進來。”

“是,小姐。”

葉寒翹起二郎腿,對着蕭宇說道:“蕭宇,你想看到曹虹跪倒在你面前懺悔的模樣麼?”

跪下懺悔?

曹虹跪在自己面前懺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