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白澤大仙是想將百里澤培養成新一任的天命道祖?!

漸漸的,那些青色火焰虛弱了不少,逐漸消失不見了。

等那些青色火焰消失,虛空中的天命碑開始了顫動,逐漸朝百里澤頭頂挪去。

「什麼情況?難道白澤大仙想殺我?」

百里澤一拳轟向了頭頂的天命碑,一臉的凝重。

白澤大仙的名頭還是十分響亮的。

再加上大夢主宰的話,對於白澤大仙,百里澤也生起了一絲提防。

「小子,不要掙扎。」

這時,虛空顯化出了一頭形似山羊的祖獸,那祖獸目光犀利,俯視著百里澤,鄭重道:「這殘碑就是當年天命道祖所留,他曾留下遺訓,誰敢對萬法道燈不敬,誰就有資格得到他的傳承,並代替他重塑世界。」

「什麼?」

百里澤眉頭一挑,皺眉道:「天下會有那麼好的事情?我不信。」

「我沒必要騙你。」

白澤大仙一臉寒意道:「趕快,時間不多了。」

「別急,你先說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

百里澤可不信天上會掉餡餅,哪有這麼好的事,隨便來仙魔閣逛了一圈,就成了未來的天命道祖?

白澤大仙急道:「你想知道什麼?」

「天命碑是怎麼回事?」

百里澤問道。

頓了頓,白澤大仙說道:「其實在上一紀元的時候,真正的天命碑已經被血麒麟給打碎了。」

「什麼?」

百里澤、大夢主宰齊齊一驚,問道:「那前不久仙魔城上空出現的天命碑是?」

「那是血麒麟衍化出來的。」

白澤大仙哀嘆道。

「血麒麟?」

百里澤咽了口唾沫,緊張的說道。

白澤大仙點頭道:「不錯,就是血麒麟,它體內的天命精血最為純正,絕對有資格成為新的道祖,掌管諸千世界。」

「那血麒麟到底是誰?」

百里澤一字一頓道。

「血獄主宰!」

白澤大仙只吐出了四個字。

「什麼?」

大夢主宰也被驚著了,忙問道:「血獄主宰怎麼可能是血麒麟呢?」

白澤大仙點頭道:「是他,錯不了,你知道他為什麼要用鎮魔塔屠殺神道界修士嗎?」

百里澤搖頭道:「不知道。」

「其實血獄主宰就是想從神道界修士體內提煉出天命精血,所謂積少成多,現在血獄主宰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白澤大仙看向了天空,無奈道:「等他體內的天命精血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召喚出天命碑,從而激發『天人五衰』,到時候,三千世界將會重新洗牌,凡是不肯臣服血獄主宰的人,都會被屠殺掉。」

原來如此。

血獄主宰竟然會是血麒麟?

怪不得血獄主宰跟前總是跟著一頭嗜血鹿。

其實那嗜血鹿就是血獄主宰凝練出的法身,也就是血麒麟返祖后的形態。

怪不得在嗜血鹿身上,百里澤會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可石神呢?

現在百里澤還剩下最後一個疑問,那個石神到底什麼來頭。

白澤大仙捋了捋山羊鬍,說道:「你口中的石神,其實就是天命道祖最後一絲殘念所化,只可惜,他只剩下了殘念,記憶模糊,這才一直追尋記憶的,就在他打算趕來仙魔閣,煉化天命碑殘碑時,被血獄主宰給重創了。」

「什麼?!」

百里澤驚道:「你是說,石神被血獄主宰抓走了?」

白澤大仙點頭道:「嗯,或許已經被煉化了,成了血獄主宰神道碑的一部分。」

連石神都被煉化了,那麼百里澤的那些族人呢?

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怪不得這麼多年都找不到石神他們,原來他早都被血獄主宰給抓了起來。

天命精血!

像戰族、血族、法族等古老宗族的祖上,都曾出現過擁有天命精血的老祖。

經過遺傳,他們的後代體內也都有著微弱的天命精血。

雖然很少,但確實存在。

所謂積少成多,恐怕血獄主宰體內的天命精血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轟隆!

突然,從頭頂劈下一道血色驚雷,那血雷化為血色光斬落下,將仙魔閣從中間劈了開來。

「不好,他來了!」

白澤大仙朝空中吹了口氣,便見一張銀色天飛了出去,將虛空中的裂縫給封住了。

啪啪!

可是,那些血雷不停的落下,就像暴風雨一樣急促。

在這這種攻擊下,白澤大仙凝練出的銀色天根本擋不住。

「讓我來!」

見此,百里澤飛了上去,一拳轟向了那洞口。

看著空中出現的血色拳影,白澤大仙、大夢主宰都是一臉凝重。

「哈哈,你就是百里澤?!」

就在這時,從裂縫中落下一道金色拳影,與百里澤的血色拳影對碰在了一起。

嘭啪!

浮愛 兩人一觸即分,洞口的黑影紋絲不動,而百里澤則被抽飛了幾百米遠,整個右臂都沒有了血肉,只剩下了骨頭,血淋淋的。

只是一拳,百里澤的右臂就只剩下了骨頭?!

「是他?!」

大夢主宰臉色煞白,一臉的驚恐。

!! 哄!

破空般的聲音傳出,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仙魔閣,而出手的人卻一直沒有露面,只能看到一個輪廓。

那是一個壯碩的身影,渾身散發著金色光芒,他的大道十分古怪,竟然可以摧毀肉身。

在那金色拳影落下的時候,百里澤忍著右臂的刺痛,再次揮拳迎了上去,就聽『嘭嘭』兩聲,無數金色漣漪射出,就像波濤一樣,很快就將百里澤吞噬了。

還好百里澤反應迅速,提前祭出了死神鐮刀。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拳影落下,就像雨點般一樣。

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百里澤身子就被打退了幾十米,再看死神鐮刀,上面全是拳印,整個死神鐮刀都發生了變形。

「好強,他到底是誰?」

百里澤舒了口氣,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這還是百里澤第一次感到恐懼,跟眼前這個人比起來,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禁忌榜第二,罕見的『不敗道體』,他的肉身就像仙器一樣堅硬,這世上能擋住他一拳的人不多,大多主宰都被他一拳給轟殺了。」

大夢主宰咽了口唾沫,說道:「如果不是我擅長入夢,估計也會死在他的手裡。」

不敗仙皇,神古時期的神話人物,他自創的不敗皇拳,威力冠絕九天十地,傳聞他一拳揮下,就可以刺穿好幾個小千世界。

此人,是跟永生仙皇一個時代的人物。

這些年來,不敗仙皇也經過了九次輪迴,實力更是強大到了一定程度。

尤其是肉身,鋒利無比,就像一件無堅不摧的仙器。

「不敗仙皇,你想做什麼?」

大夢主宰身子懸浮在空中,瞬間,整個仙魔第四十九層都是黑色殘影,就像幽靈一樣四處飛馳著。

哄哄!

不敗仙皇的拳芒再次落下,一次次的打向了那些殘影。

但都被大夢主宰給躲過了。

「很簡單,交出天命殘碑!」

不敗仙皇霸氣的說道:「這個世上,也只有本皇才有資格煉化天命殘碑,剛才你們也看見了,那個叫百里澤的小子根本擋不住我一拳,這種人煉化天命殘碑,那絕對是一種浪費。」

「當然,你們也不吃虧,看在你的份上,本皇許諾,可以收百里澤為徒,將來他就是長生界之主。」

不敗仙皇宛若戰神,渾身散發著金芒,緩緩落下,懸浮在半空,而仙魔閣也開始了塌陷,就像鏡子一樣碎掉了。

耳邊的罡風『嗚嗚』咆哮著,這讓百里澤感到了一絲壓力。

這些年來,百里澤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不敗仙皇,憑你根本煉化不掉天命殘碑,它會將你吞噬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