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雪姬並不在意,她已經了解小龍女的性格,小龍女就這樣,平時沒有一絲笑容,只有面對楊玄真時,才會露出甜美的笑容。

待雪姬坐下后,楊玄真說,「雪姬,我們準備去混亂之嶺,你去嗎?」

「這?」雪姬有些猶豫,她在省城呆了一段時間,有些喜歡這裡。

楊玄真微微一笑,「如果你想留在這裡,我們也不會勉強。」

雪姬思考了一下,說,「楊叔,我想留在省城的魔法學院修行。」

雪姬隨楊玄真、小龍女兩人走出酒樓后,看著楊玄真和小龍女離開,心裡有些不舍。

當楊玄真和小龍女消失在雪姬的視線后,雪姬心想,『師傅,等我們下次見面,我就是七級魔法師了。』

楊玄真和小龍女離開省城后,乘坐青風雕前往混亂之嶺。 九級巔峰的青風雕,擁有速度上的天賦,其速度和聖域初階相當。

小半個月後,楊玄真和小龍女再次來到混亂之嶺,而後,直接前往那個神秘的小山村。

德斯黎一行聖域強者隱居的山村非常隱秘,少有人知,不過,玉蘭大陸的強者都知道這麼一個地方,玉蘭大陸的聖域極限強者都有聯繫。

楊玄真是教廷的大執事,可以從教廷得到情報,所以,他早就知道小山村的位置。

青風雕帶著楊玄真和小龍女來到神秘的小山村后,兩名聖域強者衝出山林,飛到空中,拱了拱手,「原來是貴客啊。」

「你認識我們?」楊玄真有些意外。

「我叫米勒。」米勒非常熱情,臉上帶著笑容,「玄真先生,我們雖然隱居在此,卻不是與世隔絕,大陸上的事情,我們都知道,我還知道,玄真先生是玉蘭大陸上的第一天才,年僅二十就已經是聖域巔峰強者。」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

米勒又介紹了一下身邊的聖域強者,「這位是利文斯頓。」

利文斯頓微微一笑,「見過玄真先生,龍女小姐。」他和楊玄真、小龍女打了一個招呼后,用手虛引了一下,「兩位,去山村坐坐吧。」

四名聖域強者從空中飛下來,村裡一片沸騰。

「竟然是聖域強者!」

「聽米勒長老說,那位好像是教廷的大執事。」

「我聽說過,他是玉蘭大陸的第一天才,還不到二十歲呢。」

「不到二十歲,就是聖域強者,這天賦,太逆天了。」

「很多人都說,百年之內,他就能成神。」

村裡的人非常崇拜強者,楊玄真和小龍女落到地上后,大家非常熱情的和楊玄真、小龍女打招呼。

一位儒雅的中年人向楊玄真、小龍女他們走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玄真先生,龍女小姐,我叫德斯黎,歡迎你們。」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德斯黎先生,冒昧來訪!」

村裡的人看到德斯黎后,有些驚訝,眾人沒想到,德斯黎會親自出來迎接。

德斯黎看了楊玄真一眼,心神一震,『此人的實力真的很強,比傳說中的還要強。』

二十歲的多系聖魔導,又是聖域戰士,讓人震驚,所以,德斯黎會親自出來迎接。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楊玄真感受到德斯黎的目光,心想,『以我現在的實力,不知道能不能戰勝德斯黎?』他仔細思考了一下,心想,『如果用命運法則,應該可以。』

命運法則屬於至高法則,任何一種玄奧都比普通法則的玄奧強很多,即使楊玄真的領悟很低,也能發揮出強大的威能。

一行人穿過一個小湖,來到靠山壁的位置,一個漂亮的中年女子領著一個少女走過來,楊玄真看到這兩人,心想,『這兩個人,一個是德斯黎的夫人,一個是德斯黎的女兒吧?』

楊玄真多看了那個少女兩眼,『如果命運不發生改變,這個少女應該是雷諾的女朋友吧?』

蒙妮卡有些羞澀,臉色微紅,打量著楊玄真和小龍女,心中非常震驚,『他們好年輕啊。』

沒錯!楊玄真和小龍女都顯得非常年輕,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歲,特別是小龍女,隨意修為的提升,小龍女的容顏一直不變,像一個冰雪少女。

蒙妮卡看著小龍女,心想,『看上去,她比我還小呢?』

冰瑟琳和小龍女的性格差不多,都非常冷漠,她站在旁邊,不說話,也沒有一絲表情。

德斯黎向楊玄真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夫人和女兒,又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好友,而後,微笑道,「玄真先生,裡面請。」

德斯黎為楊玄真、小龍女準備了豐盛的菜肴。

席間,眾人偶爾說到魔獸,又提到了眾神墓地,德斯黎臉色凝重,又帶著一絲期盼,「玄真,再過一段時間,眾神墓地又要開啟了,你應該會去吧?」

「當然要去看看!」楊玄真點點頭。

宴席過後,海沃德站起來,微笑道,「玄真先生,有沒有興趣切磋一下?」

楊玄真笑道,「我來這裡,就是想和各位切磋一下,同時,也交流一下修練心得。」

德斯黎也站了起來,「那還等什麼?正好吃飽了,活動一下身體。」

一行人凌空飛行,僅僅一會兒,就來到一處寬闊的地方。

德斯黎說,「玄真,我聽說,你修練的是大地法則?」

楊玄真晉級聖域境界后,斬殺過數位聖域強者,很多人都知道他擅長的法則,不過,只有少數人知道楊玄真還修練了命運法則,修練了大預言術。

大預言術乃是光明教廷的不傳之秘,即使是德斯黎,也沒有資格學習大預言術。

希金森說,「玄真先生,聽說,你不但是聖魔導,還是聖域戰士,我先和你切磋一下,如何?」

「好啊!」楊玄真凌空而立。

蒙妮卡也跟過來了,她已經是八級魔法師,觀看強者戰鬥,也可以讓她領悟一些東西,這會兒,蒙妮卡和卡瑟琳站在一起,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楊玄真,心裡非常震撼,『這個人的天賦真的太高了。』

楊玄真拿出一柄重劍,「希金森,開始吧。」

希金森手上握著一柄銀色的長劍,楊玄真猜測,『這柄劍也是用很多珍貴材料打造的吧?』

「大地脈動!」楊玄真隨手刺出一劍。

希金森想試試楊玄真的攻擊力,沒有閃避,只見他揮了一下銀色長劍,絢麗的白光閃耀。

「咻!」

兩股法則波動相撞,白光消失,大地脈動的威能減弱了大半,轟到希金森的手臂上,讓他的手臂一震,驚嘆道,「好詭異的攻擊啊。」

隨即,希金森笑道,「看來,傳言不虛,你的實力真的很強,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絕招吧。」

楊玄真淡淡的一笑,「好啊!」

「我這一劍,叫做幻空之劍。」希金森說完,長劍一揮,身隨劍動,整個人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光線。

楊玄真知道,這希金森參悟的是光系法則,而且,他的光系法則已經達到了比較高的境界。

而且,希金森還去過眾神墓地,且活著回來,從這裡也能看出希金森的實力。

老婆好顯小 楊玄真沒有出手,只見他凌空而立,心念一動,施展出宿命玄奧,這也是他第一次用宿舍玄奧來防禦聖域強者的攻擊。 宿命玄奧,屬於物理攻擊,也可用於物理防禦,只不過,宿命玄奧的防禦到底有多強,楊玄真只有理論數據,還沒有在實戰中運用過。

「幻空之劍!」希金森的絕招。

剎那間,楊玄真眼前出現層層疊疊的光劍,光影交錯,竟然產生了空間疊影的效果。

空間法則,空間之力,這是至高法則,至高力量,存在於無盡的空間中,無盡的時空中包含著所有法則。

不過,有一種法則,超脫時空,卻又包含了時空的奧義,這就是命運法則。

命運,從無始以來就存在著,在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的鴻蒙中,命運已經存在。

盤古開天,乃是命中注定,天地由盤古開闢,開闢了天地的盤古又註定了身隕,化身為天地萬物,此為命運。

在這一瞬間,楊玄真又想到了鴻蒙掌控者,『鴻蒙掌控者有命運嗎?』

「有為法?無為法?」

有些東西,在一瞬間頓悟,之後,又完全沒有印象。

當楊玄真頓悟的時候,無數的劍光落到楊玄真身上,宿命的力量在楊玄真身上環繞著,彷彿間,萬法不沾。

德斯黎震驚了,「這是什麼力量?」

冰瑟琳也震驚了,「從沒見過這種力量。」

「這是大地法則嗎?」

在場之人,都是聖域巔峰強者,德斯黎是聖域極限強者,他們對法則的感悟都達到了極高的程度,當然了,這種領悟也是相對的。

法則浩瀚如海,即使是主神,也不敢說自己領悟了所有法則。

在場的聖域強者遇到了無法理解的法則力量,既震驚,又疑惑。

楊玄真的頓悟只在一瞬間,他再次感受到宿命之力的強大,宿命之力的確比地水火風四大法則強大很多、很多,即使楊玄真只領悟了一點皮毛,剛剛入門,就擁有絕對的防禦力。

希金森很鬱悶,「玄真,你的防禦太強了,比大地鎧甲還要強,我破不了你的防禦,再打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德斯黎有些好奇,「玄真,這是什麼法則,我感覺,這不像地系法則。」

德斯黎修練的是光系法則,不過,他見過很多修練地系地則的聖域強者,而且,他的朋友海沃德修練的也是地系法則,所以,他了解地系法則。

顧爺深寵:柒少是女生 楊玄真說,「我運用的是命運法則。」

「命運?」

在場之人露出震驚的表情,冰瑟琳說,「命運,死亡,生命,毀滅,這可是四大至高法則啊,每一種都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據說,大預言術就是命運法則的一種運用方法。」德斯黎極為震撼,原本,他是教廷的紅衣大教主,地位非常高,他比其他人更了解大預言術。

楊玄真看向德斯黎,問,「德斯黎,你知道玄奧嗎?」

「知道!」德斯黎回了一句。

楊玄真露出笑容,心想,『不愧是聖域極限強者,了解的東西比別人多。』如,麥克肯希,他就不知道玄奧,而且,麥克肯希對法則的感悟還很低,只能勉強算是聖域巔峰。

聖域巔峰,這是一個非常籠統的說法,因為,凡是感悟了法則的聖域強者,都稱之為聖域巔峰。

感悟了『勢』的境界后,就可以晉級聖域,之後,通過感悟『勢』,天地之勢,也就是天地之中的元素之力,感悟出冥冥之中的法則之力。

所以,感悟了勢的境界,就是聖域強者,也是聖域初階,隨著個人對『勢』的領悟加深,實力也會緩慢的提升,當一個人對勢的領悟達到大成后,就是聖域高階。

由此可見,聖域強者的修練也非常難,正因為此,很多人都不知道聖域巔峰之後的境界是什麼樣子,聖域巔峰,就成了一個籠統的說法。

一個聖域強者,連法則的感悟都非常低,又怎麼能明白什麼是玄奧?

德斯黎知道玄奧,那就好辦了,楊玄真說,「命運法則,也有好幾種玄奧,其中,包括了預言玄奧和宿命玄奧,剛才,我所用的就是宿命玄奧。」

這些東西,楊玄真並不介意告訴其他人,因為,他即使告訴其他聖域強者,有預言和宿命兩種玄奧,又有幾個人能領悟?

即使是在神位面,能領悟命運法則的人也非常稀少,大多數神靈都是參悟地水火風四大法則。

「宿命?」

顯然,在場的聖域強者都不知道什麼是宿命。

楊玄真說,「我們是修行者,在玉蘭大陸上,已經屬於高階修行者,擁有幾乎不死的生命,所以,大家都不相信命運,而是更相信自己。」

「對!」德斯黎非常贊同,他非常相信自己,也非常自信,他相信自己能成神,他相信自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楊玄真又接著說,「其實,無論是聖域強者,還是神級強者,又或是普通人,都有命運,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

「呃!」眾人無語。

在場之人,除了蒙妮卡之外,都是聖域強者,誰會相信虛無的命運?

楊玄真微微抬頭,「命運,無所不在啊,有句話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你們相信嗎?」

「這?」德斯有些相信了。

去過眾神墓地的聖域強者,信心有些動搖了。

希金森感嘆道,「是啊,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在眾神墓地中,運氣佔了大半,有些實力弱的人,運氣好,反而能活著出來,有些實力強的人,運氣差一點,就死在眾神墓地了。」

眾人沉默!

楊玄真說,「宿命,就是命運法則中的一種玄奧,剛才,我就是用冥冥之中的運氣來防禦。」

眾人無法理解,『運氣也可以用來防禦嗎?』

楊玄真說,「想必,大家比較熟悉大預言術,我就施展一下大預言術吧。」

命運法則無法理解,楊玄真想用更直觀的方式表現命運法則。

「這個!」德斯黎有些心慌,「玄真先生,大預言術的威力太可怕了,即使是我,也不一定能防禦,還是算了吧。」

「無妨!」楊玄真微微搖頭,「我的預言玄奧已經入門,可以掌控預言的力量。」

這一下,眾人來興趣了,既然能掌控,那就沒什麼危險了,還可以感受一下預言的力量,到時候,或許能找到防禦的方法,即使無法完全防禦,至少,有一個心裡準備,如果遇到預言術攻擊,也等於多了一絲生機。

希金森說,「玄真先生,早就聽說大預言術強大而又詭異,卻沒有感受過,就由我來感受一下大預言術的力量吧。」 命運,預言,宿命,運氣……

楊玄真和聖域巔峰強者戰鬥,對命運法則的領悟也在不斷的加深,對預言之力和宿命之力的運用也越來越精微。

「魂,斷!」

楊玄真輕輕的吐出兩個字,彷彿間,就好像帝王的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剎那間,一股威嚴而又玄奧的力量進入希金森的識海,希金森完全無法防禦,命運的力量,無法防禦,直指靈魂。

「噗!」希金森吐出一口血,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你?」德斯黎臉上帶著一絲怒意,不過,他沒有發作,只是盯著楊玄真,希望楊玄真解釋一下。

在場之人都能看出來,僅僅一擊,希金森就損失了一半的靈魂,這是『靈魂』,不是精神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