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雲豹今晚又帶回來兩個看似學生模樣的女孩,現在正在後面的房中。”其中一個叫田良的人對萬一說着。

萬一聽後,心頭升起一股怒火,當即沉聲道:“立刻帶我過去。”

另一人周龍說着:“先生,後堂戒備森嚴,我們要闖進去不容易。”

一旁的黑狼一聽,連忙對周龍說着:“先生讓你帶路就帶路,哪有那麼多廢話。”

周龍與黑狼相熟,二人也合作過不少次,自然能聽出黑狼的話中之意,當即急忙說着:“先生,請跟我來。”

四人很快就到了會所的後堂,果然如周龍所說,走廊上,以及那房外,站着不下二十人,個個都是人高馬大的。

“雲豹就在那樓裏?”萬一指了指那三層小樓問道。

“他應該在二樓的房間中。”田良指了指二樓的一間房說着。

萬一點了點頭,輕聲說道:“這裏有二十幾人,你們三個應該沒問題吧?”

“先生放心,這裏就交給我們三人。”黑狼隨即說着。

周龍不忘提醒着:“先生,在那樓裏,應該還有云豹的兩名貼身護衛,他們兩都已經到了先天級別。”

然而,周龍的話還沒落,萬一已經大步向內走去了,黑狼三人急忙跟了上去。

“什麼人?”

院中的守衛立刻發現了四人,二十多人快速的圍了上來。

萬一也沒有理會這些嘍囉,身形一閃,宛如一道虛影,直接越過了人羣,來到了小樓的門口。

不論是這羣嘍囉還是周龍與田良都爲之一愣, 好快的速度,黑狼倒沒多大驚訝了,他畢竟與萬一交過手,吃過大虧。

“黑狼,是你,你還有膽子回來?”有守衛認出了黑狼。

黑狼冷冷一笑:“我是回來取你們的命!”

wωw◆ тTk Λn◆ ¢ ○

“啊,兄弟們,殺!”一衆守衛立刻與黑狼三人廝殺起來。

萬一順利的來到了樓內,徑自向樓梯奔去,他必須儘快趕到二樓雲豹的房間,如果真如田良所說,自己去晚一步,恐怕又將有兩位無辜的女孩被雲豹糟蹋。

“嗖嗖!”

樓梯上,兩道人影一左一右閃出,攔住了萬一。

“你是什麼人?”其中一人問道。

“要你命的人。”萬一閃身而出,一掌向那說話的人轟去。

那人以爲自己有先天修爲,有恃無恐,一掌向萬一對去。

“咔嚓!”

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那人的右手手臂骨直接從肩頭倒刺而出,噴出一口鮮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啊!”

另一人一聲驚呼,只感覺眼前人影一晃,還沒來得及出手,胸骨已經凹陷,倒飛了出去。

萬一絲毫沒有理會二人的是死是活,快速向二樓雲豹所在的房間衝去。

“求求你,放了我們,放了我們!”

萬一一踏上二樓,耳中傳來一道女性驚恐的聲音,萬一心頭一顫,這道聲音,竟然很是熟悉! 虎癡許諸一出!

全戰場都驚愕了!

“這是那位?”

寧遠城外,戰馬剛踏出一步,就被所有人給拉住了繮繩。

戰馬嘶吼不已。

似有不滿。

而此刻的李易與威達,卻是不敢有一絲分神。

兩人你來我往,打鬥的異常激烈,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當場斬殺。

“威達,讓開!”

圖斯策馬疾馳,轉瞬間便來到了威達身後,戰刀帶着呼嘯聲,朝着李易劈殺而去。

威達聞言,再次猛然發力,抽打在李易峯方天畫戟之上,策馬橫移,爲圖斯的留出了一個空隙。

這時。

面對圖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戰刀襲來。

李易已經避無可避。

只能眼眸不甘的凝視圖斯戰刀的落下。

“鏗鏘!”

但!

就在這時!

一柄大鐗出現在了李易頭頂三寸之上!

“捲毛畜牲,你找死!”

暴喝聲炸響!

李易露出了一絲笑意。

虎癡許諸來了。

只見許諸單鐗一挑,剎那就震飛了圖斯的戰刀。

不等圖斯反應過來,許諸右手握鐗,已然朝着圖斯頭顱砸去。

“砰!”

當即!

圖斯連任何表情都沒有,頭顱便爆炸了。

黃白之物四濺!

“圖斯!”

威達反應過來,嚇得眼球猛突,想要立即逃走。

但是!

早已鎖定威達的李易,豈能放虎歸山!

直接從戰馬上跳躍起來,雙手握着方天畫戟,來了個力劈華山!

“噗嗤!”

沒有來得及逃脫的威達,直接被李易劈成了兩半!

從戰馬上跌落在污泥之中。

轟!

寧遠城徹底沸騰了……

“好,好,好啊!”

“少將軍威武!”

“哈哈,我大唐有如此猛將,何愁大食騎兵不敗!”

“……”

寧遠城暴喝聲四起。

反觀大食騎兵。

他們卻陷入了沉默。

心中萌芽出了一絲恐懼,面面相覷的吞了吞吐沫。

接連戰死三名將領。

大食騎兵的士氣陷入了低谷。

“啊啊啊!”

“小砸種,你找死啊!”

“全軍聽令,衝鋒!”

“給我屠城!”

大食騎兵將領卡里,見自己兒子慘死,仰天咆哮。

像一頭髮瘋的野牛,眼眸赤紅如血。

下達了軍令!

衝鋒!

屠城!

“衆將聽令,殺!”

這一刻!

李易不顧自己已然虛脫的身體,也下達了將令。

身先士卒的朝着大食騎兵發起衝鋒。

戰馬嘶吼,雪花飛舞。

剎那間!

已然衝殺到了大食騎兵身前。

“噗呲!”

擡手,揮動方天畫戟,洞穿了大食騎兵的甲胃,挑翻在地,馬踏而過。

戰欲狂,殺意凜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