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雷震冷哼道:「上次沒能幹掉你們這些堂主真是可惜,不過這一次,我是來彌補之前的遺憾!」

孫寅點頭道:「我知道,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你也是不會來這裡的!我就坐在這裡,你想幹什麼就干吧!」

雷震對身後的人揮了揮手,立刻有一隻小分隊朝著孫寅的地下室走去,不一會兒,一人邊走了上來,手裡還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古時的酒樽。

雷震看了一眼,對孫寅說道:「當年楊金成立攬金集團的啟動資金,一大半都是憑藉你這一身盜墓的本事搞來的,想不到時至今日,你還把這些東西都留著!」

孫寅笑著說道:「人嘛!總該有點興趣愛好,他們有人喜歡花鳥魚蟲,有人到老依舊好色,也有人愛錢,我也一樣,不過是喜歡這些破爛而已!」

「雷隊,初步判斷是周朝的東西!」雷震這次來之前,特地帶上來專業人員。

「周朝的酒杯,孫寅,你的確有兩下子,我不用下去都知道,你這整個地下室,比這貴重的東西可不少吧!」雷震說道。

孫寅道:「其實也沒什麼,這些東西放在手裡也沒什麼用,到頭來也不過是堆破爛!」

「破爛?孫寅你這話說的可就有點過分了,那些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國寶,你卻將其據為己有,相信你也知道這些東西夠怎麼叛你的吧!」雷震逃出手銬拍在了桌子上。

孫寅微微一笑,抬起雙手,示意雷震來銬自己。

「把他銬起來帶走,然後封鎖這裡,等考古專家來了再說!」雷震起身離開,立刻有人上前銬住了孫寅。

方簡一因為好奇來到了孫寅的地下室,剛一下來,她就被眼前這一幕震懾到了,孫寅把盜來的這些東西全都堆積在這裡,並且將整個地下室都布置成了古墓的樣子。

「一個人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竟然能瘋狂到這個地步,真是讓人匪夷所思!」方簡一驚嘆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四季草莓,那是什麼品種啊?」

老張拿出手機點了幾下,然後把手機遞給了李方:「你看看吧,上面是四季草莓的介紹,如果沒有四季草莓,你以為一年四季的那些草莓是怎麼來的,總不可能都是大棚出來的吧。」

手機上是詳細的介紹:草莓種苗四季草莓——美德萊特(又名買得來)果實長圓錐形,果尖扁,大型果,平均單果重28.6克,最大單果重達87克,陽面鮮紅,陰面桔紅,有光澤,極美觀,果肉深桔紅色,汁多,味甜濃香。美德萊特生長健壯,適宜密植,一年可連續成花,多次結果。單株年累計產量可達800克,最高達1180克(2斤多),按每畝定植11000-13000株計算,累計年產量每畝為14000-16000斤,最高可達2萬斤以上。露地栽培9月底,次年3月中旬萌芽,3月下旬初花,也就是說從3月下旬開始,陸續開花結果,一直延續到11月初。10月下旬隨氣溫下降開始扣棚,結合保護地栽培,可實現四季開花結果,一年四季基本無明顯的休眠期。

四季草莓喜光、喜肥、吸水,但怕澇、怕旱。外界環境適宜的情況下,四季草莓可以連續開花結果,基本沒有休眠期,屬日中性連續結果型,彌補了5-11月草莓市場空缺這一難題。栽培過程中,把控好四季草莓的生長環境,就可以做到連續結果,全年供應。

「我這裡的話有4個四季草莓的品種,簡單的給你說下:蒙特瑞,原產地產於加利福尼亞的日中性品種,成花能力強,高產;植株旺盛,果實大,硬度適中,平均單果重33克,最大60克,后味甘甜,抗病性強。波特拉,根系健壯,抗高溫高濕;高抗病、休眠淺;果實圓錐形,單果重42克,果色艷紅,味濃香甜,硬度大;花粉量大、易授粉、無畸形果、不斷茬、高產。阿爾比,來自加州的日中性品種,葉柄較粗壯,茸毛少,植株較大,開花不受日照長短的影響,有芳香味,果實硬度較大,康紅蜘蛛,生長勢旺,產量較高。聖安德瑞斯,植株小、緊湊;葉柄細,茸毛多;來自加州日中性品種,開花不受日照長短的影響,環境條件適宜即可開花;果實圓錐形,色亮,香味濃郁,果實硬度大,抗病能力強,抗紅蜘蛛。」

「那你建議我種植那個呢?」

「像你在我們這邊種植,距離十個問題,如果要進行運輸的話,我的建議是選擇聖安德瑞斯,這款的硬度最大,抗病能力強,還能抵抗紅蜘蛛。你可能不知道,紅蜘蛛是危害草莓的重要害蟲,常常在開花掛過期出現,對草莓的品質和產量威脅很大。大棚環境中,由於環境適宜,天敵較少,更是紅蜘蛛的重災區。」

「原來還有紅蜘蛛這種東西,你不說我們都不知道。那你的意思是要我種美香莎和聖安德瑞斯嗎?」

「是的,我的建議是這樣,聖安德瑞斯十分之七,美香莎十分之二點八,五葉草莓十分之零點二.五葉草莓我的建議還是可以帶一點的,畢竟好看啊,如果你要弄草莓園吸引遊客過來玩的話還是有一定的市場的。五葉草莓雖然難種,但是並不是不結果,還有有一定的掛果率的。」

「那行,就聽你的,畢竟你在這一行混的久了,知道的多。那就聖安德羅斯70000株,美香莎28000,五葉草莓2000株。」

「行,我等會就安排,等你電話來了就給你送過去。」

「好的,那把蔬菜苗也一起定了吧。」

「可以啊,要哪些?」

「辣椒、西紅柿、黃瓜。對了,你們這甜椒有嗎?」

「有啊,這幾樣的話我給你說一下吧。辣椒的話以收穫鮮椒為目的的,每畝種3000~5000株,以收穫干辣椒為目的,每畝種5000~10000株為宜。甜椒的話建議栽種稀一點,所以建議種2200株左右。西紅柿的話是700-1200株,黃瓜的話4000-4200株。」

「行,那我等大棚裝好了就聯繫你,到時候你一起送過來。」

「好的,到時候你打我電話。」

「那行,都看好了那就走吧,你等下要忙趕緊去休息會,我們也走了。」

「那好,我送你們出去。」

老張送李方和羅子軒來到停車場,李方於他告別後就離開了。

今天算是第一次開始運送野生菌到楚樂那裡,所以李方不放心,給舅舅打了電話得知他和老獵叔準備去汽車站進行託運了。李方直接開著車來到了汽車站裡面的託運站,等待他們倆人的到來。沒過多久,舅舅就載著老獵叔到了。

老獵叔一下車,就拍了拍李方的肩膀說道:「好小子,不聲不響盡然搞了件大事,你這可是為山裡各個村的村民找了個外快啊,一年下來可是能多賺不少錢啊,我替他們謝謝你。」

「老獵叔,你可別怎麼說,說的我怪不好意思的。要謝就謝楚樂,這些野生菌都是他家的酒店和飯店收購的,我只是中間幫個忙,要謝就謝他。再說了,你們這也是幫他,他家酒店和飯店也能靠你們這些野生菌打響自己的名氣,算是互惠互利吧。」

「不管怎麼說,這裡面也有一份你的功勞,老獵叔記著呢。」

「好了,老獵叔,我們趕緊把這些託運了吧,不然等下最後一班車就開走了,那野生菌就運不過去了,那楚樂他們酒店就慘了。」

「對,你說的對,趕緊吧,先託運了再說。你看看,這都是按你昨天電話里說的,每一樣都分開放的,沒有合在一起。」

「嗯,這樣就可以了。舅舅,你們自己都把斤兩都記下了吧,可別弄丟了啊。」

「都記著呢,放心,丟不了。」

「那好,錢你先墊著,一個星期一結,你手上錢夠嗎。」

「夠的,這點錢還是有的。」

李方和羅子軒幫著張若忠和老獵叔把所有野生菌託運了以後就離開了。。 不過片刻功夫,顧微羽兩人便攀上了深淵崖頂。

與此同時,顧輕舟袖子一擺,一艘小型樓船憑空出現在半空,他率先跨了進去。

顧微羽緊隨其後,也走進樓船內。

轉瞬之間,樓船躍上高空,往妖獸海外的安林郡飛去。

「高祖,是四姐和許師兄。」

樓船還未出妖獸海,迎面碰見正御劍而行的顧微嵐和許魏洲兩人。

樓船應聲而停,顧微羽湊到樓船的窗前揚聲喚道,「四姐,許師兄,你們快上來!」

顧微嵐見到樓船目光中有異色一閃而過,顯然她已經認出樓船的主人。

顧微嵐和許魏洲一道走進樓船內。

當她瞥見那緋衣青年時,她恭敬得施了一禮,「小四見過大祖爺爺!」

顧輕舟淡淡頷首,目光不著痕迹得落在許魏洲身上。

許魏洲詫異極了,這緋衣青年瞧著不過二十齣頭的模樣,竟然是顧家高祖?

顧家既然有如此厲害的高祖在,又怎會陷入族破人亡的困境?!

許魏洲心中心思百轉,面上則一派恭敬之色得施了一禮,「小子許魏洲見過顧前輩!」

顧輕舟擺了擺手,「行了行了,不用多禮。」

樓船再次起飛,顧微嵐坐到顧微羽身側,「十一妹,那兩個人呢?」

「姓楚的混蛋已死,至於心娘,她獨自一人離開了。」顧微羽簡單的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複述了一番。

「死有餘辜。」顧微嵐恨恨地道了一句。

許魏洲靜靜地坐於一旁,心裏有些遺憾沒能夠手刃仇人,將之千刀萬剮。

「四姐,我阿弟小石頭……」顧微羽想起被心娘踢落到樹上的小石頭,忍不住擔憂得道。

「我已經將他送回顧府了。」顧微嵐扭頭看向顧微羽道。

顧微羽聞言放下心來,樓船內重新安靜下來。

顧輕舟端著長輩的范,自然不會主動多言。

顧微嵐和許魏洲都是寡言少語的,顧微羽坐了會兒,百無聊賴得靠在窗前,望着外面發獃。

「高祖,停一下!」

突地,顧微羽目光一凝,望着下方臉色臭臭的。

顧輕舟面露不解之色,不過他還是控制樓船停在了一座高山的上空。

「高祖,這裏是不是麒麟山?」

顧微羽望着悠然自得卧在下方草地上的一道純白身影,臉上陰雲密佈。

顧輕舟微微點了點頭,「沒錯,此山脈正是麒麟山脈。」

高山之巔,一隻白虎正悠然盤卧在一片碧綠如洗的草地上。

它疑惑得抬眸望了眼不遠處的樓船,大餅形的虎臉寫滿了不解,這人族的飛行靈器怎地停下來了?

接着,樓船內依次出現了四道身影。

為首那道緋色身影身上氣息浩瀚如深淵,令白虎頗為忌憚。

其他三個人族修士,竟也都是築基期。

白虎再也躺不下去,從草地上爬起,用力甩了甩身上的毛髮,發出一聲高亢的吼聲,「嗷——」

「喲,這就搬救兵了?」

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接着,一紅衣少女越眾而出,朝着它調皮得做了個鬼臉:

「大白虎,你還認得我嗎?七彩雉雞的烤肉好吃吧?」

大白虎歪著虎臉上下打量了一眼顧微羽,一段時隔數年的回憶緩緩浮現在腦海。

大白虎吃驚的虎嘴成了「o「形,口吐人言道,「你——你不是被我……」

「對呀,我今日可是特意來感謝你的,多虧了你當初的一腳之恩!」

顧微羽皮笑肉不笑,咬牙切齒地道。

大白虎:「……」

來報恩的?!

騙鬼呢吧?

「你這孽畜,竟敢傷我後輩!」

顧輕舟背着雙手,目光淡漠得瞥向大白虎,渾身自然散發出不怒自威的氣勢。

大白虎渾身一陣瑟縮,一股天然的壓制自緋衣青年身上傳出。

這個人族它認得,猛然間,它憶起了曾經被顧輕舟用板磚拍飛的慘痛經歷。

那個時候,面前這人族還沒有現在這麼強。

這才多長時間,就變得這般深不可測了?

「別!當初……當初我真不是故意的!」

大白虎被顧輕舟的神識壓迫得整個身子都伏到了草地上,做小伏低得討饒。

一邊說着它還翻騰出四隻香噴噴的七彩雉雞,虎臉上表情諂媚得道,「這烤雞是俺老白今日新獵殺的,請你們吃!」

「哼!」顧微羽冷哼一聲,小樣兒,誰稀罕你的烤雞!

她心裏忍不住嘀咕,這大白虎看來情商還可以的嘛,竟然無師自通學會了賄賂人族!

「這位小友,這烤雞還是我老白隨你學的呢,你嘗嘗?」大白虎覥著臉不遺餘力得推銷自己的烤雞。

顧微羽瞥了眼草地上大葉子包着的烤得焦黃的雉雞。

想起雉雞肉的鮮美,她下意識吞咽了一下口水,手一揮將烤雞收起,嘴上依舊不依不饒的,

「就憑這幾隻烤雞,你就想要將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

「啊這——」大白虎圓滾滾的虎眼滴溜溜轉了幾轉,突地長尾一甩,興奮得道,「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

「好地方?」顧微羽下意識扭頭看了眼顧輕舟。

「你們去吧。」顧輕舟興趣缺缺得道。

顧微羽又去看顧微嵐和許魏洲,「四姐,許師兄,你們去不去?」

顧微嵐和許魏洲對視一眼,在顧輕舟和大白虎之間,他們的天平不約而同倒向了大白虎,「去!」

三人一虎一起離開了山巔,往不遠處的懸崖峭壁行去。

「就這地方?」顧微羽還未靠近懸崖,看着那一棵光禿禿的淬靈果樹,她忍不住撇了撇嘴,「你是不是又想耍我?」

「別介啊,你隨我來!」說罷,大白虎四足騰空而起,朝懸崖下方御空行去。

顧微羽三人見狀,各自腳踏飛劍,也隨它一起往懸崖下方飛去。

飛到懸崖下方大約十米處,大白虎用前蹄撥開前方茂密的枝椏,它身子一矮,鑽進了崖壁上的一個洞穴內。

淬靈果樹枝繁葉茂,將一個幽深的洞穴遮掩的嚴嚴實實,撥開枝葉,才知原來後方別有天地。

顧微羽學着大白虎的樣子鑽進洞穴內,她好奇得打量面前的洞穴。

當初,她被大白虎掃下懸崖時,性命都危在旦夕,哪裏會留意什麼洞穴。

紫筆文學 楊默在說賒刀人這事的時候,一直在觀察著馮立的表情。

從始至終,馮立都保持著吃瓜群眾的樣子。

因為他本身是個冷漠的性子,因此沒有表現的像李白等人這麼詫異。

但楊默可以斷定,這件事應該和李建成沒有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