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電光沿著水流,水汽,在樹林間,空氣間遊走起來。

那些還在戰鬥的匪盜,布萊迪以及蓋亞皆身形一顫,倒在了地上,肉眼可見的電弧在他們身上冒著火花。

易林到沒有什麼感覺,那些電弧也傳到了他的身上,但和撓痒痒沒什麼區別,這讓他很是欣慰,看來煉體戰士的強大真不是催的,即便沒有這破魔能力,也不用太虛這魔法師。

他的本意是讓場中的雙方自相殘殺,然後漁翁,額,不對,他只想當了一個安靜的美男子,誰都發現不了他,事後輕飄飄地離開。

只是很可惜,隨著電弧的增加,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發光集合體,吸引了雷電的注意力,密密麻麻的雷電朝他涌去。

不過還好凱瑟琳與阿爾薩夫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誰也沒有注意到他。

「這特娘是啥玩意?」

易林看著滿身的電弧,哭笑不得,這些電弧像是喜歡上了自己,甩都甩不掉,它們在易林的皮膚血肉里跳躍,淡淡的舒麻感開始產生。

易林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又強了一分。

「這是雷電淬體?」

易林想道,「而且像是自己的身體在主動吸引這些雷電。」

越想,易林越覺得自己的想法正確。

「這是送上門的造化啊。」

易林眸光明亮起來。

「武技.十字斬!」

凱瑟琳斬出了一道十字鬥氣光芒,瞬息破開了阿爾薩夫的防禦,將其重重地擊飛了出去。

碰!

阿爾薩夫撞到一根粗壯的樹木上,身體慢慢滑落,其胸口處血流不止,隱約可以看見白色的肋骨。

呼!

凱瑟琳輕呼一口氣,她體內的鬥氣也消耗了一大半,如果不是安妮的牽制,她的戰鬥絕對會更加艱難。

世間第一力量魔法師可不是瞎說的,而且這魔法師還比自己高一個小階位。

「紅金匪盜團,果然名不虛傳。」

凱瑟琳看向阿爾薩夫,緩緩說道。

「呵。」

阿爾薩夫輕笑了一聲,隨後閉上了眼。

走上前凱瑟琳一劍刺進了阿爾薩夫的腹中,將他的術源徹底毀了。

「你!」

阿爾薩夫睜開眼,眼中一片怨毒。

「別這樣看著我。」

凱瑟琳嘴角冰冷,「我可不想陰溝裡翻船。」

「好狠的心!」

毀人術源,無異於斷人前程,雖然被警督署給抓住了,但只要有術源在,阿爾薩夫心中依舊存有一絲僥倖,但現在一切都沒了。

「紅金匪盜團的活動地點主要在北方,你為何會來到這裡?」

凱瑟琳問道,但阿爾薩夫卻沒有回答。

「讓我猜一猜,是與其他人鬧不和了,還是懷有特殊的目的,亦或是偷了某個不該偷的東西。」

最後一句的落下,讓阿爾薩夫的瞳孔瞬間縮成了一個點,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凱瑟琳,充滿了震驚,這是他從一開始都沒有出現過的神色。

「呵,讓我猜中了吧,恩,我們不妨再猜一猜,這東西是什麼?」

「兵器,武技,魔法?還是某張神秘的地圖呢?」

凱瑟琳眼睛眯了起來。

「你到底是誰!」

阿爾薩夫低吼,「是團長派來的嗎?!」

「崔斯特么,他如果求我,我沒準會答應。」

凱瑟琳走近,右手勾住了阿爾薩夫的下巴,「說吧,那張記載著巨龍陵墓的地圖在哪裡?」

「龍陵圖這件事只有紅金匪盜團的人才知道,你到底是紅金里的哪個人!」

阿爾薩夫答非所問。

「你太小瞧其他人了,龍陵一事可不是只有紅金才知道,說吧,我的耐心有限。」

凱瑟琳說道。

「騎士長大人。」

安妮過來,看著突然有些變得陌生的凱瑟琳,心頭浮現了一抹畏懼。

「是安妮啊,怎麼了?」

凱瑟琳轉過頭,笑靨如花。

「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

看著凱瑟琳,安妮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當然。」

凱瑟琳起身,走到安妮身邊,摸了下她滑嫩的臉蛋,「只不過你先回去吧。」

話音落下,安妮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她連忙想轉身逃跑,但脖子處卻傳來了撕裂般的痛感。

「小寶貝,往哪裡逃呢。」

凱瑟琳將安妮的頭顱直接扯了下來,一時間血如泉涌,噴了她一臉。

舔了舔嘴角的血液,凱瑟琳將手中的頭顱隨手一扔,頭顱滾動,砸進了泥水中,那一雙清麗的眸子此刻卻是驚恐莫名。 鐵環級的鬥氣戰士所擁有的鬥氣是黑鐵色的,如果不是環境暗沉,這鬥氣將會十分顯目。

這個場景讓場中還沒死去的人紛紛色變。

布萊迪和蓋亞兩個人並沒有在雷系魔法的波及下死去,前者原本被白布包裹的武器露出了模樣,那是一把很長的刀,刀柄很長,刀身成灰色,上面雕有許多複雜的紋路。

蓋亞右手上則拿著一張黑色的紙,紙上光輝瀰漫,將身上的電弧全部隔離了出去。

「你們兩個倒有些不錯的底牌。」

凱瑟琳眸光掃過布萊迪和蓋亞,輕笑一聲,「沉土.隔離-魔法捲軸,雖然只是一星級,但在市面上也是不可多得的。」

「還有你,鎮長,連魔刀羅什都在你的手裡。」

凱瑟琳眼中浮現一抹興趣。

「大人,這把刀是我以前在戰場上獲得的戰利品,您如果喜歡的話,我願意送給你。」

末日崛起 布萊迪連忙說道,現在的局勢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如果能用手中這把刀換取自己的命,他絕對不會有一絲猶豫。

「如果是完好無損的羅什,我沒準會感覺,但現在它只是一柄廢刀而已,我拿著它做什麼?」

凱瑟琳拿著長劍,劍尖在泥濘的地面上滑動起來,幾乎是毫不遮掩的殺氣開始朝著蓋亞與布萊迪二人壓去。

「完了。」

布萊迪與蓋亞互視一眼,皆面色難看,不過他們依舊沒有放棄掙扎,準備殊死一搏。

然而凱瑟琳沒走幾步路,就停了下來,她緩緩側過頭,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密林,那裡藍色的電光在閃爍,隱約可以看見一個模糊的人影。

轟!

下一刻,密林炸裂,破碎的樹葉,樹枝橫飛而出。

凱瑟琳靜立不動,她緩緩抬起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臉,隨後放到了眼前,那一抹殷紅觸目驚心。

見此,她眸光微微凝重了下來。

「那是?」

「易林?!」

布萊迪和蓋亞看著從密林深處緩緩走出來的人影,頓時眸光一縮。

易林雙拳握了握,他能感覺到自從雷霆淬體之後,自己的力量更強了,雖然沒有很大幅度地增加,但也不低,至少增加了一成左右。

「居然看走眼了,這小子藏得好深!」

蓋亞眼中充斥著震驚,回想起一開始易林的所有表現,他越來越覺得可怕,易林不過區區十五歲的少年,如何有這等城府?

因為易林還沒有顯露修為的原因,所以他還不確定易林的實力到底如何,但至少不會低!

「亞當家哪是找了一個替死鬼啊,這簡直就是一個福星啊!」

布萊迪眸光流轉,想到了求生的辦法。

「真是有意思,沒想到區區一個偏僻小鎮里,也有你這樣的天才人物。」

凱瑟琳看著易林說道。

「來吧。」

易林擺出了刀鋒體術的起手式,右手腕上兩道光環亮了起來。

他沒有說什麼類似「你放我走,我當這一切都沒發生過」的話,因為這都不現實,凱瑟琳明顯就是要殺了所有知情者,連自己的副手安妮都死了,又如何能放過他。

所以兩者之間,只有生死對決了。

「居然是煉體戰士。」

凱瑟琳眸光微訝,這個時代的煉體戰士可是很難修鍊的,像易林這種十五歲就能破開壁障的人,簡直屈指可數,「我真是捨不得殺死你了,你的天賦比之我教第三使徒唐訶都不遑多讓了。」

「只是可惜了,如果不是龍陵圖事關重要,我一定會帶著你回去。」

凱瑟琳輕嘆道。

易林心中無語,打架就打架,戰鬥就戰鬥,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

「易林,我來幫你!」

蓋亞來到易林身後,手中又出現了一張魔法捲軸。

「還有我。」

布萊迪雙手持刀,站在易林左側。

「兩個螻蟻。」

凱瑟琳不屑地一笑,「武技.疊影。」

呼!

凱瑟琳身形一閃,竟是消失在了原地。

易林瞳孔一縮,似有所感,一拳砸向了自己的右側。

碰!

凱瑟琳捂著右胸,退了十幾米,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易林。

「你是怎麼看破我武技的?!」

凱瑟琳聲音中帶著些許的痛音,顯然易林的這一拳讓她受了點傷害。

易林看著自己的拳頭,眼中閃過一絲茫然,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發現的,像是心有靈犀,像是福至心靈,但更像是身體的本能反應,一切都是那麼的水到渠成,信手拈來。

咔嚓!

腦中似乎有東西碎裂了,一大股信息在易林的腦中竄動開來。

這讓易林下意識地捂住了腦袋。

凱瑟琳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易林,但隨後便是面色一狠,朝著易林揮劍斬來。

「天地之間,九州八極!」

易林抬起了頭,與近身而來的凱瑟琳對視上了。

凱瑟琳心中一寒,因為易林的眼眸一片赤紅,甚是狂躁。

「退!」

凱瑟琳腦中只有這一個念頭,但易林卻如同一隻猛虎翻越山林,雙爪如勾,直撲凱瑟琳面門。

「武技.要塞!」

凱瑟琳舉劍在身前斬出一道黑色的盾牌。

寡妃待嫁:媚後戲冷皇 咔嚓!

然而交觸之際,卻如同明鏡般直接破碎開來,能擋下阿爾薩夫魔法一擊的武技卻擋不下易林一抓。

「這體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