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青幫!真正的貨物是一份生物藥劑的製造說明!”男人道。

陳鈔票早就猜測到了可能是青幫,因爲近幾年來戰斧與青幫之間時有摩擦,青幫也是超級黑幫之一,如今雄霸東南亞各國,以及寶島等地。

青幫發源於神州大陸,但因爲遭到**的強勢打壓,最終不得不離開大陸,在國外尋求發展。

雖然當時受到了重創,在如今的青幫依舊強盛。

之後陳鈔票沒有繼續追問,反而他對於這次計劃的策劃者有那麼點興趣,因爲他們是被當做炮灰扔出來的。

意思也就是送他們去死的。

如果不是卡特琳娜這次他們根本不可能抵達大金寺,就算到了大金寺也會被金髮男人四人給弄死。

即使陳鈔票等人把四人弄死了。

那最終陳鈔票等人也會被緬甸警方抓住,之後嘛,多半都是被槍斃……

因爲戰斧的能量是可怕的。

陳鈔票冷笑一聲搖了搖頭,如果事情真的演化到了那一步,這次青幫的計劃是成功了,但之後青幫可能又要多了一個強大的敵人了。

開玩笑,拿陳大洋的兒子當炮灰,即使是青幫老大,老子也要弄得你丫的不得安生。

對於他老子,陳鈔票是瞭解的,是個非常護短的人。

酒名千愁醉 而最後戰斧都會遭到他老子的瘋狂報復。

陳鈔票想着這些,心底滿是暖意,而他的鬥志也更加昂揚了,因爲他要變成比他老子更加牛逼的人物。

他以他老子爲榮,但是經常把他老子當做他的後盾,不是一件好事兒。

難道他跑出去對別人說“我老子是陳大洋?”

想着這一切,陳鈔票的心情不知不覺就變好了,想要超越他老子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陳先生,恕我冒昧問一句,你是不是陳家的大少爺陳鈔票?”男人問道。

“果然!”陳鈔票心道,男人一口答應給他四百萬,便是爲了問這句話,如果陳鈔票是,那着四百萬花的值,如果陳鈔票不是,算是對於青幫良心上的安慰。

畢竟雖然是黑幫,特別是類似於青幫這樣的超級黑幫,都不講道義橫行霸道,一黑到底的那種,相反他們更加道德仁義,講信譽,因此他們才能經久不衰,屹立長存。

“陳家?哪個陳家?很牛逼嗎?”陳鈔票故作不知道。

“沒什麼……”男人無奈的笑了笑道,心中在滴血了,在答應的事情,也不好反悔。

陳鈔票也沒有繼續追問,他根本不想承認自己的身份。

承認了自然是有好處的,青幫會給他更大的好處,從而接近陳大洋,雖然陳大洋與青幫也有交集,但一直都是不溫不火的狀態,不是敵人,也不是仇人。

而青幫也會從其中得到好處,甚至陳家也會得到不少好處,但那是他老子的事情,如果青幫真的想要拉攏陳家,自己去找,而不是通過他。

陳鈔票並不是喜歡爲家族代言的人,雖然這事兒對於家族有好處。

他不想靠陳家,如果他這次承認了,並且插手了青幫與陳家的事兒,那他這是準備接手陳家的苗頭。

他也知道自己接手家族,遲早會有那麼一天。

但他想自己擁有一支比家族更加強橫的力量。

接手家族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雖然他的家裏很和諧,但家族中各個產業等等,以及獄血天堂中的事情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和諧。

他現在去接手家族,接手獄血天堂,接手血影,別人鳥都不鳥他,即使他是陳大洋的兒子,因爲他鎮不住那些人。

陳鈔票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這件事兒幕後的策劃者拖出來打一頓,雖然這是任務,但叔叔可忍,嬸嬸不能忍,陳鈔票也做了個嬸嬸,他不能忍,被當炮灰的滋味兒不是那麼好受的。

不久後,陳鈔票與卡特琳娜被男人帶到了酒店,見到了陸翔等人,隨後也去了醫院看聶遠等人。

聶遠等人都受了些輕傷,並不算嚴重,而沒有人死。

這個結果是陳鈔票最希望看到的,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死,並且是自己親手將他們葬送的。 他是一個主導者,如果他決定錯誤,這二十多人都會隨着他的決定送命,無疑他的壓力很大。

他必須要保證自己每個決策都是正確的,而這次的決定,顯然是錯誤的,如果沒有卡特琳娜在,他們多半就死翹翹了。

其實也怪他太沖動,太想要錢,那個傭兵網站上的任務並不是那麼好接的,接了任務得,十成有兩成沒有好結果,那兩成就是類似於陳鈔票這類菜鳥。

在路上他已經得知了那男人的姓名,那人名叫陸子航,至於在青幫的地位陳鈔票並不知道。

知道陸翔等人沒事兒,陳鈔票也安心了,之後纔去洗漱吃飯睡覺。

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陳鈔票洗漱完畢,正準備去吃早餐,這時候陸子航卻是來到了他的房間。

“陳先生,一個星期後我們有一樣東西需要運送,不知道陳先生願不願意接這單!”陸子航進門後客套幾句便說道。

“什麼東西?我可不想什麼都不知道,再次被你們當炮灰!”陳鈔票問道。

“一份軍事資料!將這資料送去以色列!這次的危險係數並沒有那麼高,你們只需要小心當地的劫匪就好了!到達目的地交給指定人就可以了!”陸子航說道。

“軍事資料?青幫的手夠長的啊!這種東西都能搞到!”陳鈔票說道,他心中猜測,那資料一般來說都是一些軍事武器的設計圖,以及製造方法等等……

而買家肯定是中東的國家,並不能確定是以色列,至於是什麼國家買這份軍事資料,陳鈔票並不在乎。

中東地區一直以來都不太太平,石油二十一世紀最緊缺的資源各國都在搶。

而中東各國的軍事力量不夠強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個小國建立在金土地之上,一些強國自然是眼饞。

因此中東地區一直都不太平,大小暴動時常都有。

而青幫之所以把這次的任務給陳鈔票等人,那就是因爲陳鈔票等人實力低,不起眼,並且不是青幫的人,讓陳鈔票等人護送能起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而中東地區,都是一些火候不到的****,這次的任務對於陳鈔票等人來說並不難,只要小心一些便可以安全送到,只要消息沒泄露,這是安全係數挺高的任務。

“酬勞多少?”陳鈔票問道。

“一百萬!期間的消費我們出!”陸子航道。

“嗯,護照各方面幫我們處理好!”陳鈔票道。

“沒問題!”陸子航道。

之後這事兒便敲定了下來。

有了上一次的事情,這次青幫也不會再把他們當做炮灰。

陳鈔票需要錢,雖然說安全係數高,但也只是比上次任務高而已,而且期間會發生什麼事兒沒人知道。

事情敲定下來之後,陳鈔票等人在仰光呆了兩天,隨後便回國了。

回國之後,陳鈔票等人慶祝了一番,之後陳鈔票便回家了。

坐車看着CD市這些熟悉的街道,陳鈔票心中感嘆,還在國內好。

之後,陳鈔票便於卡特琳娜回到了家裏。

打開家門,陳鈔票便看到了正在啃麪包的林淺溪。

“臭小子,走也不說一聲!”林淺溪看到陳鈔票便罵道。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怕你們捨不得啊!”陳鈔票笑道。

“你們是不是出去過兩人世界了?”林淺溪看了看卡特琳娜又看了看陳鈔票道。

“錘子!出去辦正事兒了!分店的啓動資金有了!你可以連續開十家左右!”陳鈔票說道。

“你兩天內賺了兩百萬?幹什麼去了?不會是去當鴨子讓一堆富婆蹂躪去了吧?” 林淺溪盯着陳鈔票道。

而卡特琳娜回來後直接回房了,並未繼續留在客廳。

“錘子!”陳鈔票罵道。

“那你幹什麼了?”林淺溪問道,此時林淺溪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知道陳鈔票這錢肯定是冒着生命危險得來的,幾百萬不是那麼好賺的。

“幫人送了點東西!”陳鈔票說道。

林淺溪皺了皺眉,沉吟片刻後道:“鈔票,你做什麼我都不想去阻止你,但性命要緊,錢不是一切,我們也不需要錢!我需要你,媚兒她更需要你,我們都不想你爲了錢,丟了自己性命!”

“我知道,放心我不會做傻事的!”陳鈔票安慰道,他心中卻是嘆息了一聲,因爲這是他的路,他的一生註定就是要拼殺的,一步步走出來,腳印都會沾着鮮血。

林淺溪沒有繼續說話。

之後陳鈔票把兩百萬劃拉到了林淺溪的賬上,讓林淺溪去運作。

這錢雖然是爲了以後的天煞門所賺的,但他不是拿來發工資的,而是拿來投資賺錢的。

十家分店,每天收益三萬,一個月九十萬,兩個月便能賺回來,而且也可以養活天煞門的人,吃飯直接讓他們去大排檔吃就好了。

剩餘的三百萬,陳鈔票直接打給了柳風,拿下了柳風手裏的兩個酒吧。

陳鈔票要完全得到龍雲組和風雲門要走的路是漫長的,因爲他需要把場子一個個買過來。

加上陳鈔票原本擁有的兩個酒吧,一個溜冰場,加上這兩個酒吧,以及大排檔,每天的純收入在三萬左右,也可以稍稍穩住陣腳。

他找兩千萬,並不是說要拿去給天煞門的人發工資的,而是拿來購買柳風手裏的場子的,買下十個場子,加上他自己的場子以及十一個大排檔的收入,他就無壓力了,完全可以養活天煞門的人,並且還能小賺一點。

但陳鈔票還得借錢,而借錢他就只有給劉童借了。

就在陳鈔票想着借錢的時候,陳鈔票的手機響了。

“喂,老子找我幹什麼?”陳鈔票問道。

“你欠你老子的錢什麼時候給?一共二十五萬!”陳大洋問道。

“呃……”陳鈔票當場無語,他還想着借錢呢,可是現在催債的來了。

他欠的錢都是那天晚上救凌菲蝶,參與的那些人的消費。

“過幾天我去給李叔!”陳鈔票說道。

“小子做事兒想清楚一些,你最近都在做一些煞筆的事情!”陳大洋說道,顯然是陳鈔票最近乾的事兒讓陳大洋不太高興。 因爲他感受到了那個綿長的氣息,與飄忽靈活的身法,這一切決不是一個賊能有的。

如過是個賊,那這家裏也沒有什麼能讓這個賊偷的,因爲這人要是個賊,也是個高級別的賊,陳鈔票五人家裏應該沒有能讓這賊看得上眼的。

當然柳媚四個美女除外,畢竟這個不知道是不是賊的不明生物,陳鈔票確定是個雄性。

至於雄性都是好色的。

所以陳鈔票痛恨這個賊,想要抓住這個賊,當然他自己是不可能做到了,因爲他自認沒那個能力。

因爲這個賊和他不是一個級別的。

當然從武力這方面來說,陳鈔票比他矮了不止一截。

但是從道德這方面來說,陳鈔票瞬間覺得自己是個純潔的騷年了,有三觀,有道德,並且節操也找回來了。

因爲這個賊的行爲實在太可恥了,半夜三更打擾了陳鈔票這個採花賊想做的事兒。

陳鈔票很不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