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韓必躺在那兒,動彈不得,忽然用盡全身力氣大聲罵了一句:「陳小練!!若是還有下輩子,寫小說別再斷更了!」

兩人遠遠的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讀到了一絲絕望。

……

忽然,一團幽幽的綠色光芒,猶如鬼火一般,從牛頓留下的那團白骨粉末上漂浮了起來,迅速的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個小小的光團!

「還剩幾個玩具么?哼……遊戲還沒有結束呢!」

這個聲音,清晰的落在了陳小練和韓必的耳朵里。

……

【求推薦票!!順便也請您把本書「加入書架」!!拜託了~~】

……

………… 「滾,」

無雙,號稱終極帝術,為無雙族不外傳之密,且唯有聖子等少數最核心子弟有資格修行,這是在黑冥山中,為了保命,無雙聖女才破例外傳給了魂心,

若非情況特殊,危急生命,無論如何,魂心也不可能掌控帝術無雙的,

無雙,這帝術,從修成到如今,連同此次,他總共動了三次,第一次自然是為了和無雙聖女逃脫小靈山的追殺,第二次為了司徒小倩,搏殺了佛教孔雀明王一脈的第二高手,

每一次都擁有奇效,威能無限,

無任何副作用的十倍戰力提升,無比的逆天,

魂心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一拳崩出,風雲變色,空氣爆炸,罡風凜冽,

「轟」

拳頭交鋒,其勢可裂人耳鼓,

最終的結果,讓人很難相信,陸濤倒在地上,一隻手臂斷裂,鮮血淋漓,他臉色蒼白,死死的盯著魂心,更是帶著恐懼,

他從未想過,有人可以用肉身硬撼裂天十擊,更是將他擊敗,在陸濤的認知中,就算是天階凶獸也做不到這樣點,

「受死,」

雷凱均與火易雲殺至,極天力涌動,四大聖妖之影擠滿了空間,蓋住了魂心,

「區區八萬極天力如何與我爭鋒,」

魂心沖了出來,手掌太陰太陽,滿身都是星河之光,他踏步攻伐兩大神子,聖妖力與星河再次的碰撞,

帝術無雙給他加持的十倍戰力,讓他強到了絕頂,無人可撼動,

緊緊幾個回合,兩大神子便不敵,在魂心的七萬極天力與神通中敗北,臉色難看,狂吐血不止,

「都太弱了,我知道還有人,一起出手吧,要不然你們沒有機會,」魂心的目光掃過所有人,帶著挑釁與嘲諷,

他衝擊頭頂,真身臨近,那片劫雲在顫抖,似乎連雷霆都在懼怕,不敢落下了,

「噗」

他雙手掌控太陰太陽,伸進劫雲中,生生將它撕裂,

下方的雷凱均猛然的再吐血,臉色發白,精神萎靡,一如東大荒一般,魂心只手便破掉了他的無上神通,他的心情瞬間掉落低谷,一身驕傲被打的所剩無幾,

「還有你,此火,連凶獸都烤不熟,」魂心落下,元力天河鋪張,隨後一卷,所有的神火被卷進體內的輪迴海,被生生煉化掉,

火易雲倒在地上,憤怒的看著魂心,卻說不出任何話,再次敗給了魂心,他又能說什麼,還能說什麼,

「大哥威武,抬手掃敗所有人,」小布丁興奮的叫囂,讓所有人臉色更加難看,

「既然你們不敢出手,那就我來,」魂心冷漠的掃視眾人,忽然的衝進人群中,將兩個人掃了出來,

此二人大怒,為神的子嗣,是積分榜上第八與第九名,在帝碑中與雷凱均等逼迫過魂心,被吊打過,

魂心之前便注意到這兩人眼神不善,雖然他們不敢為圍攻魂心,但魂心覺得需要敲打一番,加深自己在他們心中的印象,

兩人被迫出手,但他們還沒有雷凱均三人強,十個回合便不敵,被魂心吊打一頓,骨斷筋折,口吐鮮血,痛呼哀嚎,

更是大呼倒霉,倒了八輩子血霉,看一場熱鬧,什麼話也沒說就被吊打,還有沒有天理,

隨後又有人被掃出人群,皆是一方翹楚,之前躲在暗中奚落魂心,煽風點火,以為魂心無法發現他們,但魂心靈覺何其敏銳,早已洞悉一切,隨即無情鎮壓,

結果可想而知,連雨化田等神的子嗣,被譽為同輩領軍人物都被吊打,他們雖說一方翹楚,如何抵擋魂心,最終被打的像狗一樣,起都起不來,

「阿貓阿狗什麼的我最討厭了,」魂心說一不二,雨化田、雷凱均等人像垃圾一般,全被魂心扔出了『可人居』,

「出大事了,」

「這主可真敢做,」

所有人都傻了眼,那雨化田可是雨王族的神子,那雷凱均、陸濤等神子背後也是大荒域赫赫有名的古老家族,曾誕生過無上之神,

他們背後的家族強大無比,自古長存,掌控著整個大荒域的命脈,就這樣被扔出門,對個人以及背後的家族都是莫大的恥辱呀,試問,古代以來,可有人敢如此瘋狂,

人們覺得,這很不現實,但又真的發生了,

就連孫子文與江百川都皺眉了,這主太囂張了點吧,其他人也就算了,連雨族的面子也敢折辱,太瘋狂了,同時心中也慶幸自己沒有參與,否則也是要被吊打,

特別是江百川,『可人居』本就是江族的產業,當代『可人』更是他的親妹妹,要是連他都被扔了出去,那就太沒臉了,

與此同時,更多的人是心中發寒,表示此人不可招惹,對魂心無比的忌憚,

「叫你們的聖子出來,否則,見一次打一次,」魂心更是叫囂,若是各族聖子敢來找茬,定然往死里吊打,

就連與魂心交情莫逆的小土匪與司徒兄妹也愕然,

話說魂心你是不是太兇猛了,這是在叫板大荒域所有的家族么,

「魂大哥,你這樣做不好,」連司徒小倩也看不過去,她有點同情雨天田等人,皆是大荒城赫赫有名之人,此事發生,顏面掃地,

同時,司徒小倩也為魂心擔憂,這些人的背後沒那麼簡單,特別是雨族,魂心招惹這麼大的麻煩,怕他出問題,

「小倩不必擔憂,不久我將化極天極致,到時再也無懼任何人,」魂心燦爛一笑,他很有信心,化極致,一旦成功,便可成就金剛不壞之身,同時進入神門境,

那時,神靈不出,無人可殺他,

魂心這樣說,司徒小倩才放心,也就眉開眼笑,不再惆悵,

魂心戰力驚人,吊打各族精英,人們突然覺得,非各族聖子不可與之匹敵,

「聖子當道」

此事,外界很快就知曉,更有老輩中的大人物動容,傳出這樣一句,驚動八方,

可人居內,魂心之威震攝群雄,再無人敢舌燥,

這就是魂子之威,一個人而已,足以吊打所有人,

「大哥威武,你是我的偶像,」小布丁落在魂心肩頭,歡快無比,它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大哥,你無敵了,」小布丁異常的激動,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魂心如此神勇,依舊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它撲扇著翅膀,像極了一個狂熱分子,

「傻不拉嘰的小鳥,只是一些阿貓阿狗,你至於這麼激動么,」魂心非常得意,轉而教導小布丁,道:「本聖子天縱之姿,如今不過是初展手腳,日後吊打各族聖子,大敗可能出現的帝子,還要力壓可能隱匿起來的諸王,君臨天下,」

「這些都只是跳樑小丑,不必激動,」魂心雖然說的一本正經,但惹來無數人的鄙視,

「太自戀了,」

「太不要臉,哪有這樣貶低他人,往自己身上摸金的,」

「自戀狂,」連司徒小倩都聽不下去了,更何況是其他人,

「大哥教訓的是,」小布丁唯唯諾諾的點頭,表示贊同,

「小布丁呀,你可是不死鳥的轉世,太古年間敢與大帝叫板,怎能如此低三下四,屈服在他的盈威之下,」小胖子不爽了,看著這隻傻不拉嘰的小鳥就來氣,也太沒骨氣了,

「要是你的太古真身知曉,一定被你氣,」小胖子搖頭,那是在說小布丁沒出息,

「放屁,我大哥必定超越太古所有大帝,為帝中帝,鳥爺就算恢復不死真身,也絕不是大哥的對手,」小布丁憤怒的叫吼,它哪管以後什麼的,現在過的好才是真,它這話是說給魂心聽的,怕魂心不高興,將它也吊打一頓,

小布丁可是深知魂心的秉性,遮掩他的光輝什麼的,魂心最討厭了,

兩個小傢伙嚷嚷著,最後說到天南地北,最後不知所云,讓人很無語,

而在場的幾百號人,早就變了臉色,

小布丁竟然是黃天不死鳥的轉世,不管是真是假,足以讓人關注與重視,

太古十大聖妖之一,可與大帝叫板,傳說此妖出,天地崩,陰陽亂,

可人居很亂,桌椅粉碎了很多,甚至斷了幾根支柱,

魂心掃視眾人,無人敢與他對視,

怕被無故吊打,

「可人小姐可在,」魂心看向了江百川,他從司徒小倩那裡得知,此人為江族神子,亦是可人的親哥哥,

「咳咳,魂子當真神勇,在下江百川,」江百川咳嗽一聲,一副笑臉待人,道:「可人是吾妹,」

「早聽聞可人小姐艷冠天下,為大荒域最美女子之一,本聖子來只為見可人小姐,還請可人出來,」魂心報之一笑,眾人眼中,那就是壞笑,

此人又要如何,難道是在打可人小姐的主意,

就連江百川心中也放嘀咕,他聽聞魂子打過無雙聖女的主意,揚言要將無雙聖女帶回家,

不會真是要妹妹的主意吧,該不會想搶人,連無雙聖女也敢搶,這樣一個百無禁忌的人物,說他做不出這樣的事,鬼都不信,

「大哥,你不會想把人家的妹妹拐跑吧,」小布丁轉動著賊眼珠,壞笑的說道,

所有人都盯住了魂心,警惕著,如防賊般防著,

「我去,小布丁你真是坑鳥,你這樣說,別人還以為我不是好人呢,」魂心一巴掌讓小布丁在肩膀上轉起了圈圈,

他氣的要死,這隻小鳥太氣人,每次都往他身上潑髒水,一定是存心報復,

「咳咳,魂子啊,我家妹妹年齡還小,不適合你呀,」江百川真怕魂心干出點,

「就是,大哥啊,人家妹妹還小,不適合你,你這特殊愛好,要不得呀,」小布丁嚷嚷著,聲音很大,生怕別人聽不到,不過它倒機智,第一時間飛到司徒小倩那邊,怕被魂心抓到拔光羽毛,

『特殊愛好』,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向魂心, 笛聲悠然而起.委婉與清亮並存.宛若天籟.怡人心脾.

優雅的笛聲婉轉動聽.飄蕩在宮殿內.靜聽.像是從遠方吹來.穿越無限遙遠的距離.又像是在起在耳邊.過去了悠悠歲月才讓人聽到.

殿宇內因為一番大戰.粉碎了很多的桌椅.本就凌亂.還帶著喧嘩.此刻卻無比的靜.所有人都在聆聽.似乎.人的心.因笛聲而寧靜.

魂心也在聆聽.就連調皮的小布丁也轉動著腦袋.似在欣賞.

笛聲悠悠.緩慢而綿長.像是一條跨越了時間的長河在飄蕩.飄進了眾人的心田.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笛聲還在繼續.很多人因此而陶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