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韓牧盯着那在陽光下那漸漸遠去的背影,漆黑的眸子之中,閃過一絲意動。

“我姐姐這個模樣,都是你害的。”

雁水柔也是走了出來,美眸深深望着前方那道讓她感到有些心痛的背影,她比誰都要明白,此刻姐姐的心裏,定然是極爲痛苦的,只是,姐姐那素來要強的脾氣,卻不會讓她這麼輕易地把這份柔弱表現出來。

韓牧聳聳肩,不置可否的道:“你自己也看見了,是她讓我走的。”

“你?!”

雁水柔真的快被韓牧給氣炸了,望着他那一臉若無其事的表情,真想狠狠的揍他一拳!

看着雁水柔那有些氣憤的模樣,韓牧輕笑了笑,隨即沿着湖泊小道,自顧的向前走去:“有沒有興趣,陪我走走。”

雁水柔面無表情,冷冰冰的道:“沒興趣。”

“是嗎?”

韓牧頭也不回,只是望着清澈的湖泊,在雁水柔話落之後,他促狹的笑道:“你不陪我走走,又怎麼會知道,我會不會離開呢。”

“她不陪你走,我陪你。”

雁水柔還沒開口,一道有些柔和的聲音,卻突然在韓牧前方響起。

韓牧微微擡頭,望着前方那不知什麼時候又折返回來的倩影,他淡淡一笑,道:“你知道什麼時候的你,纔是最吸引人的嗎?”

雁紅凌那精緻的俏臉之上,漸漸浮現出一抹紅霞,她瞥一眼韓牧,隨即微微一笑,道:“希望這個答案,不要讓我失望。”

“當然。”

韓牧點點頭,臉上露出一抹笑意:“自信的你,最吸引人。”

“就這些嗎?”

雁紅凌輕哼一聲,滿臉不屑的盯着韓牧。

韓牧搖頭一笑,道:“所以,你可以擁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機會,要是你自己都覺得做不到,即便是我想要幫你,那估計也夠嗆。”

“韓牧……”

雁紅凌美眸深深盯向韓牧,紅脣微咬,她猶豫了幾秒後,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突然走上前來,站在韓牧身前。

就在韓牧以爲她要說出什麼煽情的話語之時,結果雁紅凌直接冷哼道:“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個混蛋!”

聞言,韓牧額頭瞬間一黑,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噗嗤!”

望着韓牧這尷尬的模樣,雁紅凌笑了,這是她第一次,在韓牧面前,笑得像個小女孩一樣。

閣樓外,望着那在陽光之下,顯得氣氛十足的兩人,雁水柔的心裏,微微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的姐姐,日後,或許永遠不會像今天這般,如一個純真的小女孩,可以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肆無忌憚的,笑着……

“長楓大哥,這一幕,就是你想看見的吧?”

雁水柔回頭,望一眼那不知何時已是靜靜站在湖泊邊的青年,柔聲笑道。

雁長楓早就已經來了,他看着韓牧和雁紅凌,看着兩人此刻相談甚歡的模樣,心裏低聲輕嘆一句,旋即對着雁水柔用靈力傳音道:“別去打擾他們了,就讓你姐姐,能夠擁有開心一點的回憶吧。”

聞言,雁水柔一愣,傳音道:“長楓大哥,你不打算幫我姐姐?”

雁長楓平淡一笑,道:“鳴飛師弟把那靈市中發生的事都告訴我了,說實話,我挺欣賞這個韓牧的,不過欣賞歸欣賞,事實擺在眼前,卻不得不去面對,現在黑靈城的這個局面,能夠救雁府的,只有你姐姐。”

雁水柔俏臉一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雁長楓,她怎麼都想不到,雁長楓竟然在姐姐的這件事上,選擇袖手旁觀!

“事在人爲,此事,卻關乎雁府生死存亡,我並非無動於衷,只不過……”

雁長楓那複雜的目光,落到不遠處的韓牧身上,眼底掠過一抹莫名的意味,最後,他側頭望向雁水柔,低聲道:“只不過,有時候做錯選擇,將要付出的代練,我們這些人,沒有能力去承受。”

雁水柔沉默了下來,她能夠明白雁長楓的意思,可是她的心裏,就是覺得不服氣。

而在另一邊,雁紅凌與韓牧交談了一會,她突然伸出手來,隨即朝着半空輕聲喊道:“小靈……”

韓牧一愣,在他眼中,一道紫光嗖一聲,直接飛掠而來,落在雁紅凌的玉手之上。

當紫光散去,露出其中小靈的身軀,它對着韓牧呲呲牙,倒是顯得極爲的高興。

韓牧恍然,他差點把這個小傢伙給忘了,在那靈市之中,多虧這小傢伙控制了荒靈守護者,他方纔能夠藉助守護者的力量,打敗那白老大,若是不然,現在的結局,可就不是這般了。

“你這傢伙,關鍵時刻倒是有點用。”

韓牧望着小靈,淡淡笑道。

小靈撇撇嘴,嗖一聲掠到韓牧肩上,眼中突然露出一陣強烈的紫芒,在韓牧微詫的目光中,那紫芒,直接將他的身體給籠罩進去。

紫芒之中,韓牧眼前的場景一變,竟然是轉換到了一方極爲陌生的天地,在這天地之間,一條百丈龐大的紫色巨鏈,連通天穹和地面!

在這紫色巨鏈之上,仿若纏繞着無數道詭異的封印之力,韓牧只是略微感知一下,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極爲精彩起來! “想不到,你這小傢伙,竟然還有這等機緣。”

在那紫色巨鏈之下,囚鎖着一尊百丈龐大的魔軀,魔軀身後,則是閃爍着恐怖的紫色天雷,這等天雷之力,光是感受到那股威壓,怕是一般涅靈境的強者,都不敢撼其鋒芒!

韓牧嘖嘖暗歎兩聲,眼前這個地方,乃是小靈的精神世界,在它的精神世界中,囚鎖着這麼一個恐怖的傢伙,若是小靈能夠將其徹底掌控,這可是一個重量級的底牌!

嗤!

天雷在空中翻涌,其中醞釀着的恐怖氣息,令得韓牧都是忍不住輕吸了一口氣。

好半晌後,當韓牧逐漸回神,眼前的場景開始虛化,最後又重新回到了雁府之內。

“喂,沒事吧?”

雁紅凌古怪的打量着韓牧,剛纔這傢伙突然站在原地發呆,和他說話還不理人,這讓雁紅凌有些微怒。

韓牧收斂起心思,對着雁紅凌搖搖頭,輕笑道:“沒事。”

“沒事纔怪。”

雁紅凌嗔怒着白了韓牧一眼,細碎的陽光從柳樹枝葉縫隙之中射將下來,令得其那精緻的容顏,這一刻顯得格外的充滿魅力。

韓牧微微怔了怔,旋即恍惚着搖頭一笑,他肩上的小靈也是嗖一聲掠下來,落到地面,鼻子微微嗅了嗅,然後揮動斜小爪子,指向一個地方。

看着小靈這副極爲興高采烈的模樣,雁紅凌愣了一下,隨着它的爪子,看向同一個地方。

然而待看清楚小靈所指的方位之時,雁紅凌俏臉一變,狠狠的瞪了它一眼,沒好氣的道:“那是我雁府的藏靈閣,除了家主和長老,連我都沒有資格進去。”

小靈不理會雁紅凌,一雙清澈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盯着韓牧。

面對着小靈那極爲無辜的眼神,韓牧聳聳肩,攤手道:“沒辦法,這是人家的地盤,你得稍微收斂一點。”

“吱吱!”

小靈不滿的吱叫兩聲,耳朵也是搭茸下來。

“小傢伙,可別怪我沒警告你。”雁紅凌淡淡瞥一眼小靈,道:“你若是想偷着跑進藏靈閣,即便是韓牧,他也保不了你!”

或許是雁紅凌的威脅有了作用,小靈不滿的輕哼一聲,身軀嗖一聲掠進韓牧的衣袍之中,竟是不打算再理會兩人。

雁紅凌淺淺一笑,這個小傢伙,倒是挺有意思的。

“好了,現在可以和我說說,這黑靈城,究竟出什麼事了吧?”韓牧收斂起笑容,正色的看向雁紅凌,道:“我也很想知道,我們這些人,是怎麼從那靈市之中出來的?”

雁紅凌點點頭,俏臉略微變得凝重了一些。

“怎麼從靈市出來的,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當時在你打敗那白老大之後,突然出現一道靈光,然後我的意識就彷彿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暗中出現一道光亮,當我順着那抹光亮走出來時,已經是重新回到了黑靈廣場。”

韓牧眉頭微微一皺,在那神祕少女出現之時,他自然知曉,雁紅凌等人已經是被屏蔽了感知和意識,然而後來那少女引發的靈力風暴,明明把他們所有人,都給捲了進去。

“其他人呢?”韓牧問道。

“除了在靈市中死亡的那些,其他人全部安然出現在黑靈廣場上。”雁紅凌俏臉凝重的盯着韓牧,道:“除了你…在我看見你時,你已經昏迷了過去。”

韓牧點點頭,他的精神力在那靈力風暴中被絞碎,這還能活下來,已經算是運氣好了。

“倒是可惜了。”

旋即似乎想到什麼,韓牧一臉肉疼的搖搖頭。

“什麼可惜了?”雁紅凌一詫。

韓牧搖頭一笑,道:“在那靈市中,我可是救了不少傢伙,而我的條件,若是現在找上門去,估計沒有幾個人會認吧。”

“你是說……噬靈?”雁紅凌柳眉緊蹙。

韓牧點點頭。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這麼詭異的修煉法子了,他們不認纔好,這也太危險了。”雁紅凌俏臉不善的道,說罷還狠狠瞪一眼韓牧。

噬靈這種修煉方法,一般都是一些邪門歪道所用,高效益的同時,也伴隨着高風險,若是一個不慎,靈脈盡毀不說,說不定連性命,都是得賠進去。

韓牧無奈一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雁紅凌解釋,他體內本就沒有靈脈,而梧桐靈力對一般靈力具有極強的壓制力,若是憑藉噬靈脩煉,他有九成的把握,能夠噬靈成功。

“噬靈你就別想了,再說了,如今黑靈城的局勢,和以往可是大不相同。”雁紅凌依舊蹙着柳眉,說話的同時,顯得有些苦惱。

“因爲鬼宗嗎?”

韓牧眉頭皺了皺,剛纔雁水柔便透露出了一些消息,如今的黑靈城,貌似是那鬼宗在幕後操控着。

“你還記得,在那靈市之中,白老大幾人自稱是鬼冥門的人嗎?”雁紅凌問道。

韓牧點點頭,猜測道:“如此看來,這鬼冥門,倒是和鬼宗有着一些關係。”

“你猜的沒錯,鬼冥門確實和鬼宗有關係,鬼冥門中的大部分弟子,都是鬼宗曾經因爲犯過大錯,而被驅逐出來的棄徒。”雁紅凌清冷開口道,那雙美眸之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所以,鬼冥門設下靈市這個局,最後,卻被那鬼宗給破解了。”韓牧略微驚詫的道。

既然如今鬼宗掌管了黑靈城,那鬼冥門的計劃,顯然是沒能得逞。

“鬼冥門,已經被鬼宗和黑靈城的強者,給盡數屠滅在那黑靈廣場之上。”雁紅凌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和韓牧說出實情。

“嗯?”韓牧有些詫異的看向雁紅凌。

“你想知道,爲什麼這黑靈城的大部分勢力,都是投靠了鬼宗嗎?”雁紅凌俏臉微凝,美眸緊盯着韓牧。

韓牧低嘆一聲,旋即輕笑道:“無非就是,那鬼宗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黑靈城的這些家族勢力,在實力差距的壓迫之下,這些人,纔不得不屈服罷了。”

雁紅凌螓首微點,旋即悄然白了韓牧一眼,道:“這個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

韓牧聳聳肩,道:“區區一個鬼宗而已,有何懼之。”

“區區鬼宗,嗤,真是好大的口氣!”

韓牧話落,雁紅凌還沒開口,在兩人身後,便傳來一道極爲戲謔的笑聲,待兩人回頭望去之時,只見一位身穿黑袍,面目陰翳的青年,正用那如鷹般銳利的目光,將兩人給盯着。

這個黑袍青年,韓牧倒是極爲陌生,在這雁府內,他見過不少雁家的年輕天驕,可是這人,卻沒有一點印象。

“冥袁?”雁紅凌俏臉一變,望向那黑袍青年的目光,也是陡然一冷。

“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