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頓時,一道命令就是在蠻族大軍之中炸響了開來,似乎這道命令乃是出自於一位蠻族統領之口。

“殺啊……”

“衝啊……”

而聽着這道命令,那些包圍着王賁的蠻族軍士,也是立即就是臉色一狠,開始朝着王賁殺了過去。

不過即將等待着他們的,也將是會一片的血腥之景。

“來的好!!!”

剎那之間,一道大喊之聲直接就是響徹在了天地之間。

並且,隨着這道喊聲,一道道極爲寒冷的槍光,也瞬間就是帶着一道道血花飄灑在了半空之中。

“可惡,快殺過去,一定要殺了他!”

一位位的蠻族軍士不斷慘死,而那些蠻族統領卻還是在不停的發着如此命令。

似乎在他們的眼中,這些普通的蠻族軍士,也本來就是一些用來消耗強者的炮灰而已。

“典武休慌!!!”

“吾乃夏侯淵,誰敢與我一戰!”

然而就在這時,又是一道震動天地般的喊聲竟是直接就響徹了起來。

並且,隨着這道喊聲,一道極速的流光也是瞬間就朝着這裏飛掠了過來。

“什麼!又來了一位,這怎麼可能!”

“這兩人絕對不是慶河郡軍隊一方的人,我敢以性命保證!”

而就在一些蠻族統領還在爲新來的夏侯淵這等強者,感到震驚的時候。

“你……你們快看遠方,那……那是什麼!!!”

一位蠻族軍士,竟是直接就愣住了開來,並還用着手指顫抖的指向了遠方,甚至就是他在說話的時候,整個人也都是顫抖着的。

頓時,蠻族大軍的統領們,就是朝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而這一看,他們一行人的臉色也瞬間就是慘白了開來!

因爲那個方向,正是有着一大批精壯的軍士殺了過來。

並且那些軍士身上的氣息,也非常明顯,可是比起之前慶河郡軍隊一方普通軍士的氣息要強多了。

甚至,特別是在那些軍隊之中還有着那麼三四千軍士,這些蠻族軍士竟是從那三四軍士的身上感到了一種可怕而恐怖的感覺。

沒錯,這種感覺還正是可怕而恐怖!

就像是獵物遇到了獵人一般的那種感覺,他們只感覺那前方的那四千軍士,彷彿就像是他們的天敵一般。

甚至就是那些地武境級別的蠻族統領,見着了那三四千軍士,也同樣是有着如此的感覺。

“給我殺!!!”

而此刻,位於那一支軍隊的前方之處。

陸晨也是當之無愧的衝在了最前面,他的眼中也早已盡是戰意。

這落風原之戰,對於他陸晨來說,也在剛剛開始!

“此次參戰,除了我之前帶來的軍士之外,我還更是把所有靈源都用出去招募嶺南甲士了。我之軍隊現在可是共有八千餘人,我還就不信了,這次落風原之戰,我們就一定會敗!”

陸晨一邊在前方衝鋒的時候,他一邊也是在這樣想到。

而之前讓那些蠻族大軍感到可怕而恐怖的的軍士,也正就是陸晨之前所招募的嶺南甲士。

嶺南甲士:秦朝時期頂尖兵種,乃是秦朝四大軍團中的兵種之一。

嶺南軍團乃是秦朝平定百越和南蠻的最強軍團!嶺南軍團存在之時,整個百越和南蠻都是沒有一點犯秦之心!

境界:練體境七重

招募價格:100靈源一位

這時,陸晨也是回想起來了他先前招募嶺南甲士之時,他腦海之內所出現的那一道光幕。

這嶺南甲士,本就擺明了乃是天克蠻族的啊!

在萬古華夏之時,大秦之嶺南軍團就是專門爲平定南蠻和百越而生的。

而到了如今異世界,嶺南甲士卻還是如此,又是碰到了他們的死對頭——蠻族!

“哈哈哈,我有嶺南甲士相助,爾等蠻族大軍必定敗矣!”

陸晨的大笑之聲當即就響徹在了戰場之上。

而這個時候,他也是早已經率軍殺入了蠻族大軍之內。

在陸晨他們如此精悍軍隊的面前,並且還是在直接突然加入了戰場的情況之下。

這些本來就有些措手不及的蠻族大軍,也是終於開始自亂了陣腳,呈現出來了連連敗退之態。

“到底是哪裏的軍隊,這不可能,絕不可能!慶河郡怎麼會有如此之強悍的軍隊!”

“ 不好了,那位剛剛自報姓名乃是王賁的戰將,他已經殺死了兩位統領了,足足兩位啊!”

蠻族大軍之中,乃是一片混亂的嘶吼之聲,不過他們越加的混亂,也代表着他們將是越加的難以恢復到之前的戰況了。

然而有人憂,也自然是有人喜。

“哈哈哈,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軍隊,竟然如此厲害!這個情,我慶河郡軍方領了。兄弟們,給我殺!”

“殺光蠻族!爲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

那些慶河郡軍方的軍士們,在這個時候他們也終於看到了希望。

一支突然降臨在戰場之上的強軍,竟然會是來援助他們的,這可是讓着許多的慶河郡軍方中人,連想都是沒有想到的啊。

甚至,就是在天空之上對戰着的那兩位天武境強者,他們在此刻也都是深深的被震撼住了。

“呸!可惡,你們天火王朝的雜種竟敢出計算計我偉大蠻族軍隊!”

“我,我要殺了你!”

頓時之間,那一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就是發怒了起來,直接就朝着韓清雪打出了一道道全力的攻擊。

明明在先前,他自己可是一點怒氣也沒有的,然而現在的局面卻是完全的反轉了過來,他也因此脾氣大變。

“那……那是陸晨嗎?是他嗎,真的是他嗎?”

而另一邊,韓清雪此刻的心中,竟是有些不知爲何的開始激動了起來。

終於,在地面之上,陸晨一次猛然的轉身斬劍,伴隨着幾道蠻族軍士的血花顯現,陸晨的面容也是出現在了韓清雪的視線之中。

“竟……竟然真的是他!他又來救我了嗎……”

瞬刻之間,韓清雪的心中就像是花朵盛了一般。

並且,這個時候她體內的靈氣似乎也是更加的充沛了。

面對着對面那位蠻族天武境二重強者的攻擊,她即使只是身爲天武境一重強者,但卻是能夠完全的應付自如! “可惡,可惡啊!沒想到你們慶河郡竟然還藏了這樣的一手!”

天空之上,一道震動整個戰場的暴吼之聲當即就是傳了出來。

“傳我軍令,撤軍!!!”

隨後不久,就又是一道略帶着恨意的喊聲響起。

而這,也正是出自於那一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之口。

因爲他現在已經是明白了過來,此戰他們敗了!

不過雖然是敗了,但他們可是還有着機會的。因爲他們蠻族的軍隊,依然在數量之上是勝於慶河郡的軍隊一方的。

所以說他們蠻族大軍敗了,的確是可以接受的。 借心暖愛 但是如果慶河郡敗了,那麼慶河郡一方就不會有機會了……

“嗚嗚嗚……撤退!”

“快撤,阿橫將軍傳令了!”

蠻族大軍之中,一道道喊聲響起。

而凡是那些還能走動着的蠻族軍士,在聽到這道命令之後,他們也是立刻就撤離出了戰場之上,向着後方逃命去了。

“嗯?想跑?給我追!兄弟們,今日能夠殺一位蠻族軍士,那麼在明日的戰場之上,我就是可能會少死一位弟兄啊。”

“說得好!弟兄們,給我殺啊!”

慶河郡的軍隊一方,當即就是朝着蠻族大軍開始追擊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士氣甚至比起剛剛陸晨麾下軍隊的士氣,都是要高了一些了。

然而,慶河郡軍隊如此的士氣和他們如此的追擊,在陸晨的眼裏卻是那麼的可笑。

“這些人真是不想活了,蠻族大軍的人數依然勝於我兩軍之和,並且,他們一方的天武境強者也是完好無損,沒有受到任何重傷。”

“傳令,令我荊州軍、嶺南軍、黑甲軍盡皆不要追擊!讓那些不知死活的慶河郡軍隊去追就行了。”

頓時,一道軍令也是立即就從陸晨的口中傳了出來。

畢竟,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軍隊,也像這些不知死活的慶河郡軍隊一樣,發起根本沒有思考過目前所在問題的追擊。

而此刻,在陸晨的身後之處,卻是突然的就有着一道婉轉動耳的問候聲響了起來。

“陸晨,是你嗎?”

並且,聽着這道略微有些熟悉的問候聲,陸晨臉上的表情竟都是在這個時候,稍微的放鬆了一下。

隨即,他便是直接快速的轉過了身去。

只見在他的面前,也正是曾經出現在他腦海之內的那一道絕美身影。

看着這道身影,陸晨的心中當即也是有些不自覺的激動了起來,不過他的表面之上,卻是沒有一點露餡,還是一臉的嚴肅之情。

“哦,韓將軍是你?”

“哈哈哈,想不到我們竟是在這裏再次見面了。不過我記得你好像是身爲慶河郡的遊擊將軍吧,既然如此,那你出現在這裏倒是沒有什麼意外了。”

陸晨稍微帶着一點笑意說道,似乎他對於韓清雪在這裏,竟是沒有一點的驚訝。

不過陸晨的心中卻依然還是有些震驚了起來,只是他並沒有把這種心情給表現在臉上而已。

“遊擊將軍?哦,是的,我的確是遊擊將軍。不過我上次可能沒有告訴你,我除了是遊擊將軍之外,我還是這慶河郡的郡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