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頓時,禁止光幕轟然破碎,那深邃的巨大洞穴內,傳出了萬馬奔騰般的聲響,使譚雲腳下的地面如水般震顫起來!

「嗷!」

「其他共患難的同盟們,這個卑微的人類,到了本王的地盤上,那便是本王爪下的孤魂,沒有本王的允許,你們切莫踏入本王的領地!」

隨著一道粗狂的嚎叫,自一口高達三百丈的巨洞內傳出,旋即,方圓三萬里聖場內,又響起了一道道妖獸的回應之音……

不多時那最大的洞穴內,又傳出了獰笑聲,「小的們!聽本王的命令,去把這個人類活活撕了!」

話音甫落,立時,譚雲正面那巨弧形牆壁上數百個洞穴中,傳出一道道亢奮之音:

「聽大王的命令,將這個人類撕了!」

「殺!」

「嗷嗚……」

「……」

月光下一隻只長達三十丈、高達十丈的龐然大物,散發著五階生長期的強悍氣息,宛如灰色的潮水朝譚雲閃電般吞噬而去!

這些龐然大物,通體灰色,夜幕下一雙雙巨瞳散發著幽幽綠光,一條像是巨大掃帚般的巨尾,蓬鬆著拖在地上,帶起滾滾塵埃風暴!

儼然是一群多達上千隻的妖狼!

它們擁有著閃電般的速度,那鋒利的巨爪可以輕而易舉的撕裂中品亞尊器!

蒼穹中,眾人俯視著,狼潮朝譚雲氣勢駭然的涌去,多數人認為譚雲凶多吉少!

畢竟譚雲根據規則,可是不能使用任何法寶。

譚雲眺望著飛奔而來的妖狼群,他雙拳緊握,大吼道:「我不想大開殺戒,妖狼王你出來,我有話和你談!」

「談你個鬼,卑賤的人類去死吧!」那口深邃的巨大洞穴內,又傳出了毋庸置疑的怒嘯聲,「給本王殺!」

「是大王!」上千隻五階生長期的妖狼,口吐人言,聲震雲霄!

「咚咚咚——」

「人類受死!」

驀然,妖狼群中一隻五階成年期的妖狼,在猛獸之潮中脫穎而出,飛躍萬丈低空后,張開血盆大口,獠牙兇狠的朝譚雲撕咬而下!

「自己找死,那別怪老子心狠手辣!」譚雲面帶獰笑,身影一閃而逝,便出現在了妖狼頭上!

「給老子死!」

他左手攥緊狼毛,右拳舉起,狠狠地朝狼頭上砸下!

「咔嚓——」

「砰——」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伴隨著清晰的骨裂聲,那丈許之巨狼首,無法承受譚雲的一拳之力,轟然崩裂開來!

「不……」

絕望的哀嚎中,血液如瀑自崩裂的狼頭上噴涌而出,格外血腥!

「砰!」

堂堂五階成年期的妖狼,轟然倒下了房屋般的身軀!

「嗖!」

譚雲凌空飛落在,妖狼的屍體上!

「刺啦——」

見五階成年期的妖狼被殺,登時,那朝譚雲狂奔而去的上千隻妖狼,四蹄在地面上猛然滑動,不由的止住了身形!

顯然它們被眼前的人類突然嚇住了。

「這個該死的人類,殺死了我們的小統領,我們一起上殺死他!」

「嗷——」

妖狼群再次朝譚雲瘋狂而去!

這便是狼的狠!

狼的凶!

狼這種群居妖獸,在無數妖獸種族中,團結而兇狠程度,至少能排進前十!

它們不會因為譚雲強大而退縮。從某種角度來說,妖狼有時不畏生死,不達目的死不罷休!

它們高傲而兇狠!

「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自己找死,老子成全你們!」譚雲沉吼間,身體騰空而起,懸浮十丈高時,驟然朝迎面而來的狼潮狂暴的凌空撞去!

下一瞬,蒼穹中七百多萬人看到了震撼的一幕!

「砰砰砰——」

「咔嚓咔嚓——」

伴隨著聲聲巨響,譚雲以強悍程度媲美上品亞聖器的肉身,勢如破竹的將一隻只長達三十丈、高達十丈的妖狼硬生生撞爆!

他的身體像是無堅不摧的利器,帶著一蓬血液從一頭妖狼的腦袋中撞了進去,接著從狼股又炮彈般衝出,再次將另一隻妖狼的腹部洞穿!

一時之間,妖狼群如同進入了人間煉獄,到處都是噴射的血液,和一隻只被撞爆而散落的巨大碎屍!

婚入歧途 血液染紅了一片片地面,宛如血洗了一般!

當譚雲在狼潮中轟出一條血路時,已有上百隻妖狼斃命!

剩下的妖狼卻忘死的掉頭,張開獠牙朝譚雲圍攏而去!

「咻咻咻——」

同時,數十隻妖狼騰空而起,全身妖力滾滾,封鎖了譚雲逃出生天的上方去路!

「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

「砰砰砰——」

渾身沾滿狼血的譚雲,一雙眸子中充滿了殺戮,他身體極速呈環形閃爍,每一腳皆狂暴的踏爆了一隻妖狼的腦袋!

腳腳斃命!

霎時,數十個腦袋崩碎的無頭狼屍,在譚雲一腳之力下,崛地而起,帶著噴涌的鮮血,呈巨大的環形,砸落在數百丈之外!

僅僅片刻,便有近二百隻妖狼斃命! 「大王,這個人類好強大……」

「大王!他太強大了!」

「……」

圍攻譚雲的一千八百多隻妖狼,潛意識的將譚雲圍困后口突人言,發出了驚恐之音,卻不敢再貿然攻擊。

「人類,你死定了!」這時,那如雷滾滾之音,從偌大的洞穴內響起。

「嗖!」

譚雲凌空而立,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妖狼王,你出來吧,我們談個交易,否則,我把你們妖狼一族統統擊殺!」

「交易?人類你想耍什麼花樣!」隨著憤怒之音,一隻長達百丈、高達三十丈的巨狼,從偌大的洞穴內,緩緩地走了出來。

它覆蓋全身的紅毛宛如一縷縷烈火在焚燒著,它的四肢彷彿充滿了狂暴的力量,而讓譚雲尤為關注的則是它,生長著的兩隻腦袋!

其中一個狼頭散發著金芒,另一隻則焚燒著滾滾火焰!

「六階生長期:金火妖狼!」譚雲眉頭一皺,冷然道:「境界等同我魂脈境六重,通常情況下,魂脈境八重境的修士,也不是你對手。」

粉粉媽咪不準逃 「卑微的人類,既然你認得本王,那你就應該知道,本王殺你易如反掌!」金火妖狼王巨瞳中散發著嗜血的光澤,隨著它朝譚雲步步逼近,那些圍繞著譚雲的妖狼,便立即朝兩側退讓。

「金火妖狼王,我乃皇甫聖宗少宗主。」譚雲足踏虛空,說道:「你若同意臣服於我,我待你離開這暗無天日之地如何?」

「哈哈哈哈!」金火妖狼王恥笑道:「狡猾的人類,方才你們的談話,本王已全部聽到,你進入角斗聖場后,不得使用任何法寶要度過一日,才能通過開核!」

「即便本王想饒你不死也不行啊!否則,其他的妖獸的王,便會將本王圍攻致死!」

「縱使其他的獸王不為難本王,本王也不會放了你這個卑賤的人類!」

「當初本王被你們該死的人類,從隕神峽谷我的家園抓走時,本王的屬下整整五千隻,可是你看到了嗎?現在只剩下一千多隻了!」

「這都是你們人類害得!本王要把你碾死報仇!」

話及此處,金火妖狼王發出了一聲充斥著恨意與祭奠死去狼族的狼嚎!

「去死吧人類!」

怒嘯滾滾之中,金火妖狼王凌空而起,化為一道粗達數十丈的紅色光束,出現在譚雲身前,探出一隻房屋般的狼爪,撕裂了虛空,朝低空中的譚雲拍去!

「嗡——」

頃刻間,濃郁的金之力朝譚雲右臂湧入,掄起右臂朝拍下的狼爪狠狠地抽去!

「砰——」

沉悶的巨響中,空中的譚雲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被拍飛在地,接連倒退三步,才安然無恙的站穩了身體!

「啊!該死的人類,你居然傷了本王!」

怒火中燒的咆哮中,金火妖狼王的狼爪被譚雲一臂抽中后血流如注,它那龐大的身軀被抽飛數百丈,凌空一翻,再次踏空而立!

它徹底憤怒了!

譚雲昂首,傲然道:「我知道你修行不易,今日不想殺你,只要你乖乖臣服,我饒你一命,否則,你只有死路一條!」

「你要高貴的本王臣服於你一個卑微的人族?簡直是天大的笑話!」金火妖狼王怒嘯,旋即,右邊烈火滾滾的狼頭,張開了獠牙!

「呼呼——」

頓然,一股股長達千丈的火龍,從狼口內噴涌而出,閃電般將譚雲吞噬!

一時之間,滔天火海中消失了譚雲的身影,那方圓數萬丈內地域烈火滾滾,照亮了夜空!

「不知死活的卑微人類,還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金火妖狼恥笑一聲,飛落於地,掉頭朝它洞穴內走去。

它無比自信,自己那足以將極品尊器焚燒虛無的火焰,可以輕而易舉將譚雲化為烏有!

「大王厲害……」

「大王威武!」

「嗷嗚——」

一千八百多隻五階生長期的妖狼吶喊聲、狼嚎聲匯聚於一起,恍若撕裂的虛空,傳入蒼穹中觀戰的眾人耳中。

由於火海阻隔眾人視線,故而,澹臺玄仲、沈素冰等在乎譚雲的人們,目光焦慮不已。

反觀司徒無痕、金項海、拓跋擎天等八位大老祖,則面帶笑容,終於鬆了口氣!

五魂一脈大老祖魏也,語氣肯定的笑道:「金火妖狼王的火焰,可以瞬間將極品尊器焚燒殆盡,呵呵呵,少宗主這可真是英年早逝啊……」

驀地!

魏也笑聲戛然而至,他彷彿發現了什麼匪夷所思之事,俯視著角斗聖場,驚呼道:「沒死!」

眾人俯瞰而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但見一襲黑袍、身上沾滿狼血的譚雲,目光陰沉,步履沉穩的從烈火中一步步走出,隨之,他身上澎湃出了一條條金色蛟龍般的靈力!

「殺!」

譚雲厲喝間,施展了鴻蒙神步,閃電般爆射過了數萬丈虛空,揮拳朝金火妖狼王的後背搗下!

「人類,你居然沒死!」金火妖狼王驚呼之中,凌空一旋,龐大的身軀變得金芒萬丈,那濃郁而霸道的金之力布滿了整個身軀、四肢!

「本王看你這次死不死!」

金火妖狼王左前腿上,那被金之力覆蓋的狼爪,朝譚雲狠狠地拍去!

房屋般的狼爪瞬時拍爆了虛空,虛空塌陷中,與譚雲靈力旋繞的拳頭,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

「砰——」

隨著驚天巨響,一股由金之力、淡金色靈力交織在一起金色漩渦,宛如巨大的金雲爆炸開來!

「咻咻咻——」

那鋒利的金之力,猶如一柄柄金之力飛劍,斬裂了虛空,朝上千隻五階生長期的妖狼飈射而去。

「大王,救命啊!」

「大王……」

「……」

妖狼們驚恐萬分,儼然來不及躲閃,若被餘威波及,勢必傷亡慘重!

「咔嚓!」

「不……本王的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