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南楓伸手推了回去,「你吃吧。」

「好吧。」見他不想吃,季知意也不勉強,自己一個人抱著爆米花樂呵呵地吃去了。

大概排了十分鐘左右,終於排到了他們。

「先生,兩張3D電影票一共360元。」

售票員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女生,把票遞給顧南楓的時候,打量的目光毫不掩飾地落在他的俊臉上。

顧南楓沒有理會她的異樣目光,從口袋裡拿出錢包付了錢后就接過票,然後牽著季知意就準備往影廳方向走。

「先生!請等等!」售貨員有些焦急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顧南楓對她剛才肆無忌憚的目光已經很不滿意了,這會兒聽到她的呼喊,直接就充耳不聞地拉著季知意往前走。

倒是季知意停下了腳步,拉了拉顧南楓,作勢要往回走,「走啊,沒聽到人家在叫你嗎?」

季知意拉著顧南楓回到不遠處的售票處。

售票員在看見顧南楓后就滿臉通紅地遞過來幾張人民幣,「先生,你忘記找錢了。」

顧南楓看了她一眼,沒有動作,季知意連忙接過錢,笑道:「謝謝啊。」

售貨員看了顧南楓一眼,低下頭小聲道:「不客氣。」 全場震撼,難以置信。

在混亂星域,赫赫有名的蕭軍,竟然被一個新進之人,一巴掌抽在臉上,直接抽飛。

蕭軍,此時頭腦混亂,處於懵逼狀態之中。

更或者說,蕭軍已經被江寂塵這一巴掌抽懵了。

此時,四周天地,一片靜寂。

所有的人,都愣愣在地看著這一幕,說不出話來。

「自不量力,自取其辱。」

「不聽骷髏言,吃虧在眼前啊。」

韓青骷髏在一邊驚嘆,一副悲天憐人的樣子,但怎麼看,就怎麼讓人覺得可恨。

此時,聽到韓青的話,眾修終於驚醒了過來。

「這個新人是誰?竟如此生猛!」

「連蕭軍這樣的強大,都被他一掌抽飛,太可怕了。」

「不行,我要想辦法,不惜一切代價,讓其加入我們的奪寶隊伍,如此,就不怕奪不到機緣寶物了。」

…….

震撼過後,立刻就有人打起了江寂塵主意。

一邊,蒼狼公子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他本來還想著,如何的保護江寂塵,現在看來,對方如此生猛,根本不需要保護。

一擊驚四方!

此時,江寂塵顯然做到了。

畢竟,一巴掌將蕭軍抽飛,想不引人囑目都難。

蕭軍終於反應過來,定住了身子。

但是,他的臉上,一道清晰可見的掌印,格外的刺眼,更像是一種恥辱的像征。

其實,剛剛江寂塵還手下留情了,若不然,江寂塵剛剛一掌,已經將他抽爆,四分五裂了,又豈能完整的站在這裡?

然而,蕭軍可不知道江寂塵手下留情了,他捂著火辣辣的右臉,眼中充滿了憤怒、仇恨的之火。

被當眾抽臉打飛,對蕭軍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此生只怕都無法洗刷去了。

「該死,出手,所有的人,一起出手。」

「我要斬下他的頭顱當球踢,還有那骷髏,將他碾壓成灰,用來鋪路。」

「蒼狼奪寶隊,也給我全部屠盡,一個不留。」

蕭軍怒不可遏,大聲吼道。

他對江寂塵和韓青骷髏,恨之入骨。

因為,江寂塵以實力打臉他,而韓青骷髏則以言語羞辱他。

在蕭軍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強大隊員,紛紛閃身殺出。

這些人,一個個身上散發著驚人的殺氣,還有瀰漫出來的鐵血之意,便可知,他們都是身經百戰,殺人無數。

而且,他們出手,狠辣而絕情,直接要取江寂塵性命。

咻,咻,咻!

一道道神通之力,縱橫不息,殺至江寂塵面前。

面對這一切,江寂塵眼中冷芒閃動,生出了一絲殺意。

最美麗的時光 剛剛,自己已手下留情了,可是,對方卻很不識趣,依舊不依不撓,要取他性命。

本來,他想著自己初來咋到,有些情況不了解,所以,下手稍有分寸,若不然,蕭軍已是死屍一具了。

「剛剛,我已手下留情,你們依舊不依不撓,要取我性命,你們,都想死么?」

江寂塵站在那裡,冷冷地開口道。

什麼,剛剛他出手,一巴掌扇飛了蕭軍,還手下留情了?

這,這怎麼可能?

四周之人,再次震撼,覺得不可思議。

蕭軍自然也被驚震到了,但是,他並不相信江寂塵之言。

「哼,本公子何需你留情?」

「另外,現在,將要被殺的是你。」

「繼續給我出手,摘他頭顱。」

最後,蕭軍繼續下令道。

於是,蕭家奪寶隊繼續出擊,無情狠辣地殺向江寂塵。

自己再三警告對方,然而,換來的卻是對方更加無情的攻擊,江寂塵的嘴角終於牽起了一絲冰冷無情的笑意。

「你們既然要找死,我便成全你們。」

面對四面八方的可怕絕殺攻擊,江寂塵站在那裡,神色平靜,淡然開口。

各個奪寶隊伍,皆在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幕,見到江寂塵被淹沒在攻擊中,覺得,江寂塵只怕剛剛說手下留情,只是在說大話而已。

因為,如此境況,便是一名七品仙王後期境的存在,也必死無疑。

「面對這樣的攻擊,唯一的辦法,只有躲避一途。」

「但是,此人根本沒有閃避之意,他是在等死么?」

「確實如等死無異,因為,現在縱然想退避,也已經來不及了…….」

四周奪寶隊伍紛紛議論道。

蕭軍此時臉上也露出了快意的笑容,他彷彿看到了江寂塵被摘下頭顱的畫面。

轟!

無盡攻擊,終於落在了江寂塵的身上。

此時,身處這樣的攻擊之中,已經完全看不到了江寂塵的身影。

「本以為是個生猛新人,卻不想,是一個不堪一擊的垃圾,剛才生猛,也僅是曇花一現的表現。」

「現在,他必死無疑…….」

有人正發出如此感嘆。

嗡!

但是,就在這時候,無盡攻擊之中,突然青芒綻放,亮徹天地間。

隨之,眾修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他們看到,江寂塵頭頂神秘小樹,安然無恙、悠然自在的從無盡攻擊中走出來。

竟然,那可怕的無盡攻擊奈何不了他分毫!

今日,眾修已經被震撼到麻木了,這個新人,簡直就是猛到無邊,給他們帶一波又一波的震驚。

「太古生命仙器,如此防禦,簡直逆天。」

「難怪,他可以不躲避,這樣的防禦,確實可以正面相抗。」

「可怕,太可怕了。」

這些人發出驚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切,才只是剛剛開始。

因為,這一刻,江寂塵開始了反擊。

「死!」

江寂塵口中淡淡吐出一個字。

僅此一字,便言斷生死,這些圍殺向江寂塵之人,驀然看到,眼前出現一道道可怕的青色劍芒。

是神秘小樹,此時由守化攻,化成青色劍芒,大殺四方。

讓人驚悚可怕的是,面對這青色劍芒,他們竟然避無可避,閃無可閃,貌似只能等死了。

噗,噗,噗!

於是,血腥的一幕出現,只見,一顆顆人頭,衝天飛起,連帶著血水衝天。

人頭掉落在地,咕嚕嚕地滾動著。

出手之人,沒有一人能保住頭顱,全部都變成了無頭死屍。

誰能想到,蕭軍想摘江寂塵的頭顱當球踢,結果,卻是他所有隊員的頭顱,被江寂塵隨意之間斬盡。

UM-Missoula/Missoula College/Jameson Law Library (本章完) 顧南楓目光沉沉地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季知意。

她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嗎?

戀戀風塵:冷麪總裁不可以 不在意有其他的女人在覬覦他?

「走啊,電影快開始了。」季知意一回頭就看見顧南楓站在那一動不動的,於是急忙催促道。

「嗯。」顧南楓應了一聲,提步追上前面季知意。

「沒想到你還挺受歡迎的。」走著走著,季知意冷不丁說出了這段話。

季知意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顧南楓心神都晃了一下,就像一泊沉靜的深潭被投下了一塊有重量的石塊,泛起了一陣陣的漣漪。

她這是有意見了嗎?

「不過也對,像你這種渾身散發著人民幣清香,長得也對得起身份的男人,走到哪都是萬眾矚目的。」季知意對此深有見解。

「也包括你嗎?」顧南楓站住腳步,深邃的眼眸對上季知意清澈瑩亮的眼睛。

「咳……」季知意猝不及防地被口水給嗆到了。

「我只是隨便問了一句而已,你這麼著急幹嘛?」顧南楓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後背。

「小心!」季知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剛想說話,就被顧南楓一把推到了旁邊。

「啊!」季知意被顧南楓推到旁邊的牆角,後背重重地撞上了身後堅硬的牆壁,突如其來的痛感讓她不禁痛呼出聲。

等她從牆角爬起來的時候,只看見她原來站著的地方倒著一輛推車,車身已經翻了過來,裡面裝著的氣球,服裝等道具已經散落了一地。

「顧南楓!」季知意看見站在另一個角落的顧南楓,趕緊跑了過去。

走近了才發現,顧南楓的旁邊還坐著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女孩。

穿得粉嫩嫩小女孩已經被嚇得泣不成聲,抱著懷裡的洋娃娃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嘴裡嚷嚷著要媽媽。

「好了好了,小妹妹不哭了……」季知意看著眼前哭得快喘不過氣了的小女孩,心疼地從地上抱起來溫柔地哄著。

可能是哭累了的緣故,小女孩被季知意抱起來后,慢慢地就被安撫好了,抱著洋娃娃趴在季知意的肩上昏昏欲睡。

「這是怎麼回事?」季知意用手輕輕撫拍著孩子,對著顧南楓問道。

「不清楚,我推開你之後就看見她也站在那裡,就順手抱了過來,之後她就一直在哭。」顧南楓皺著眉看著趴在季知意肩膀上的孩子。

「也不知道這孩子的媽媽在哪。」季知意想著就四處張望,想尋找小女孩的媽媽。

「嬌嬌!嬌嬌!」季知意話音剛落沒多久,就聽見一道尖利的女聲傳了過來。

季知意尋聲望過去,只見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女人慌慌忙忙地從外面推門進來,嘴裡還一直喊著一個名字。

季知意還沒來得及對女人的出現做出反應,那女人就眼尖地看到了她懷裡的孩子。

一看到小女孩,那女人就飛快地沖了過來,尖叫著從季知意懷裡一把把孩子奪了過去,完了還使勁兒地推了季知意一把,「想幹嘛啊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