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念點頭:“嗯,聽話的小孩我都喜歡,那種乖巧可愛的我就更沒抵抗力了。”

駱修沉默幾秒,試探地問:“那結婚以後,你也想要孩子嗎?”

顧念臉紅了下,還是點頭:“當然了。”

駱修:“生孩子對母親的身體有損傷。”

“我知道。”

“那還想要嗎?”

“嗯。”

“爲什麼?”

車裡安靜幾秒,顧念微紅着臉頰,誠實地開口:“就是想養女鵝或者鵝子,如果像縮小版的你,那不管是板着臉的還是小狐狸類型的,一定都可可愛愛=v=”

“……”

駱修停頓。

顧念沉浸在想象裡,好一會兒沒得到迴應,她正好奇準備擡頭,就聽安靜的車裡那人聲音沉靜。

“那就不要麻煩了,”語氣四平八穩,“直接養我吧。”

顧念:“…………”

顧念:“?” 兩頭多頭蛇衝到海中去追逐蛇頸龍,海灘上只剩下一頭5級的多頭蛇。

面多對著三百個訓練有素的戰鬥魚人,這頭5級的多頭蛇漸漸落入了下風。

戰鬥魚人利用敏捷上的優勢以及魚人網和投矛的射程優勢不斷對落單的多頭蛇展開進攻。

事實證明人多就是力量大,當初勇猛如獸人將軍索克也被眾多的野豬人困在野豬人的地穴中差點喪命,這頭多頭蛇在三百個戰鬥魚人不斷的攻擊下苦苦掙扎。

多頭蛇身體被腐蝕酸液染成了綠色,它龐大的身軀上插了數不盡的短矛,看起來就像一頭綠色的大刺蝟。

多頭蛇憑藉著強大的生命力,頑強地掙扎。

最終,多頭蛇還是倒了下去。

「停止攻擊!」

「多投點魚人網,要抓活的。」

楊禕在最後時刻制止了魚人的殺戮,要是把多頭蛇殺死了,那之前的付出就白費了。

一張張的魚人網罩下來,身受重傷的多頭蛇被困得難以動彈。

海灘上的魚人總算搞定了一頭5級的多頭蛇,剩下的兩頭多頭蛇還在海中分別追著兩頭蛇頸龍。

多頭蛇的長有兩隻可以在陸地上行走的大腳和一個長而有力的大尾巴,這樣的身體構造可以讓它們同時適應陸地和水中的生活,但是這種兩者兼顧的身體構造又同時讓它們在路上和水中都顯得不夠靈活。

兩頭蛇頸龍的船槳狀四肢和流線型的身體讓它們在水中靈活自如,多頭蛇難以追得上它們。

小納迦站在泰瑟爾的頭上,她指揮著泰瑟爾追擊者其中的一頭多頭蛇。

泰瑟爾龐大的身體就是一條大魚的形狀,它那健壯有力的大尾巴猛力一擺就能向前衝出一百多米,多頭蛇的游泳速度在它的面根本不值一提。

泰瑟爾掀起巨浪追上了那頭5級的多頭蛇,它開始朝著多頭蛇發射水箭。

泰瑟爾作為海怪克拉肯一族,它不僅成長潛力巨大,戰鬥力也同樣超強。在海水中,泰瑟爾的戰鬥力大大提高,它吐出的水箭在海水中變得迅猛無比,威力倍增。

泰瑟爾吐出的水箭準確的擊中了多頭蛇的身體,爆開的水箭激起了幾層樓高的水浪。

「打他,再用水箭打他。」小納迦在泰瑟爾頭頂上興奮的叫著,指揮這泰瑟爾繼續對多頭蛇發動攻擊。

泰瑟爾的大水箭,一記一記朝著多頭蛇射去。

5級的多頭蛇中了泰瑟爾的三記水箭就沉了下去,泰瑟爾強大的攻擊力讓它身受重創。

「哈哈,太好玩了!那邊還有一頭,快打死它!」小納迦高興的拍著手,指揮泰瑟爾去追擊另一頭多頭蛇。

6級的多頭蛇也難逃厄運,它中了泰瑟爾的五記水箭后也失去了行動能力。

「嘖嘖,泰瑟爾作為克拉肯族的一員就是牛逼的不行,多頭蛇這樣強大的海怪遇到它都沒有反手之力。要是魚人族也是如此強大就好了。」楊禕感慨,強大的種族果然就是天生的贏家。

海中的戰鬥結束了,兩頭多頭蛇不久后就被拉到了海灘上。

運氣不錯,多頭蛇的生命力極其頑強,三頭多頭蛇都沒有死,它們只是受了重傷。

這個時候,剛才大戰的時候被叫開的幾個小魚人都鑽了出來。面對第一見到的巨大的多頭蛇,奔波爾霸和幾個小魚人好奇地指指點點。

「莫嘰姆斯,你先幫忙治療受傷的魚人,有什麼情況馬上通知我。」楊禕對站在一旁的莫嘰姆斯吩咐道。治療受傷的魚人是一件不可馬虎的事情,交個莫嘰姆斯楊禕比較放心。

「是。」莫嘰姆斯馬上跑去幫忙。

「奔波爾霸,你帶著他們兩個把這三頭多頭蛇都拖回去,丟到守護者水潭中養著。記住,不要讓它們呆在一起嗎,盡量把他們分開來。」楊禕對奔波爾霸和剩下的兩個小魚人吩咐著,最後他還是不放心地又說道:「這樣,把這頭體型最大的放在西大門的水潭,另外兩頭分別放在東面和南面的水潭裡。」

「是。」奔波爾霸和兩個小魚人開始組織鎮里的魚人把三頭多頭蛇拖走。

莫嘰姆斯和奔波爾霸兩個未成年的小魚人在棘齒鎮中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卻不可小覷,兩個小魚人目前都是2級的戰鬥職業者。魚人族社會文明低下,很大程度上是實力為尊,再加上他們兩個經常跟在楊禕身邊,因此他們現在在棘齒鎮中也是有點小威望。

楊禕在一旁觀察著幾個小魚人的表現。

莫嘰姆斯先安排給那些受傷嚴重的魚人進行緊急治療,然後有叫魚人把他們後送回鎮里去,這些受重傷的魚人還需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康復。

隨後莫嘰姆斯派了幾個魚人給受輕傷的魚人送去治療藥水和急救繃帶,這些魚人經過簡單的治療后很快就能康復。

楊禕點點頭,莫嘰姆斯的表現可圈可點。

莫嘰姆斯的戰鬥天賦很不錯,楊禕希望能把他培養成戰場上的魚人領軍,給在戰場上受傷的戰鬥魚人妥善安排治療,這是一個魚人領軍必須懂得的事情。

奔波爾霸那邊就顯得手忙腳亂的多,三頭多頭蛇還活著,想要拖著它們到指定地點必須費一番周折。

楊禕也不幫忙,他只是在一旁看著奔波爾霸它們如何處理。這時,幾個負責警戒的巡灘魚人突然騷.動了起來。

「有船開過來了。」

「鎮長,那邊有兩艘船。」

「前面的船好像是我們的棘齒一號。」

楊禕聞言后往海面上望去,發現遠處的海面上一前一後出現了兩艘船,行駛在最前面的像是棘齒鎮唯一的一艘雙桅帆船。

【鷹眼術】。

楊禕用上鷹眼術,強化版的鷹眼術讓他可以看得更遠,更清晰。

只見,兩艘大船行駛在棘齒海灣上,開在最前面的雙桅帆船上掛著代表棘齒鎮的貝殼盾牌和魚叉的旗幟,果然就是棘齒一號。

「後面那艘船也是雙桅帆船,看起來很陌生,帆船桅杆上的旗幟是──骷髏頭!」

楊禕發現那艘船上都掛著骷髏頭和交叉的骨頭的旗幟,這明顯是海盜船的標誌。

轟隆,轟隆,轟隆隆……

遠處傳來了炮火的轟鳴聲,幾朵白色的浪花在棘齒一號的周圍升起,後面的那艘海盜船向棘齒一號發動了一輪炮火攻擊。

「那艘船在攻擊我們的棘齒一號!」

「那艘船在幹什麼?!」

「那是海盜船!」

自從地精的棘齒城被風暴襲擊並被海盜洗劫一空之後,棘齒海灣曾經頻繁往來的商船也少了。棘齒海灣在這些四處劫掠的海盜眼中就失去了價值,這附近已經很久沒有發現海盜船的蹤影了,現在他們又回來了。

「這些海盜,居然敢對棘齒鎮的海船動手,真是活膩了。」

楊禕怒了,今天因為三頭多頭蛇的事情讓鎮里的戰鬥魚人出現了傷亡,這個時候竟然又跑出來一艘海盜船對棘齒一號開炮。

「戰鬥魚人都集合起來,去把那艘海盜船給鑿沉了。」楊禕命令道。

「是,鎮長。」

海灘上的兩百多個戰鬥魚人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他們怪叫著沖入了海水中。

楊禕在岸上著那些興奮的戰鬥魚人往海盜船游去。

海上看到的海船看著似乎很近,實際上卻很遠,半個多小時候魚人才游到了海盜船的附近。

看到海里游來大量的魚人,船上的海盜們嚇得面如土色,海盜船急忙調轉船頭想要逃跑。

一刻鐘后,這艘海盜船的船底被魚人鑿出了一個大洞。

逃跑的海盜船慢慢地傾斜,漸漸地沉入了海底。

這艘海盜船看起只是由普通的雲杉木打造的,用雲杉木造船最為便宜,但是這樣的船體很容易被外力破壞。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海盜,算你們倒霉,這種低級的船遇到魚人簡直就是送菜。」楊禕不禁為那艘海盜船上的海盜感到悲哀,居然跑來攻擊棘齒魚人鎮。

海盜船漸漸下沉,船上的海盜紛紛跳水求生,楊禕用鷹眼術發現這些海盜中有人類、矮人、侏儒,甚至還有巨魔。

可惜這回他們的敵人是擅長水中作戰的魚人,跳船逃生其實是羊入虎口。

這些海盜被魚人一個個拖入海水中,翻起幾朵小浪花后就沒有了動靜。

「今天的棘齒海灣可真熱鬧,這些海盜不知道還有沒有同夥。」楊禕看著海盜船沉入海灣,棘齒鎮的魚人雖然大獲全勝,但是他還是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色。

海盜船通常是成群結隊的出現的,這艘海盜船很有可能屬於某個海盜團,不知道後面還有多少的海盜船來到了棘齒海灣的附近。

楊禕馬上就派人去打撈那艘海盜船,現在有了海怪泰瑟爾和兩頭蛇頸龍的幫助,打撈沉船已經問題不大了,楊禕正打算組建一個屬於棘齒魚人的船隊。

天黑之前,十幾個海盜俘虜被押運到了楊禕的面前,這些海盜大部分是原住民的人類。

原住民的人類和開拓者是很容易就能認出來的,雖然兩者都是人類,但是外貌上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地星上不同民族的人類很多時候已經可以一眼就看出區別,何況是分屬艾澤拉斯世界和地星的兩種人類。

「你們是屬於哪個海盜團的?為什麼要攻擊我們的商船?」楊禕質問,「說出來,可以饒你們一命」

「我們是南海海盜,是巴隆男爵的手下,求你們放過我。」

「瑪斯克,你瘋了?你這個叛徒!」

「凱特琳,你不想活下去也別拉上我,我還不想死。」

「無恥叛徒!要不是巴隆男爵救了你,你早就死了。」

楊禕的話剛出口,馬上就有一個男性人類出口求饒,緊接著一個女性人類開始大聲指責他。

「不愧是海盜,忠心程度果然不高,本領主隨便說一句話就有人叛變了。」

楊禕看向這兩個人類。

【名稱】:瑪斯克

【種族】:人類(男性)

【等級】:3級人類戰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