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東虎沒有追殺,而是雙眼虛眯的盯著藍衣人此時已經掉落到地面上的腦袋,在回想藍衣人臨死前的話。

奉命?

奉誰的命?

顧東虎有點後悔下手太快了,早知道這些人不是一時起意,而是奉命而來,就應該先將藍衣人拿下然後逼問是奉誰的命。

"是一個穿黑衣的傢伙。"方昊天的聲音鑽進顧東虎的耳中,"在你出手之時他就走了。"

"黑衣?"顧東虎心裡一震:"門主不追?"

方昊天說道:"已經有人追去了。"

剛才那些人圍攻而上,注意力都在顧東虎的身上。

祝炎和百里筠為助顧東虎,自然跟顧東虎一樣注意力都在那些人的身上,所以方昊天讓最擅長追蹤的青乙去跟蹤那人並沒有其他人知道。

如果方昊天想殺那人,那人雖然在離這裡有三里的山頂也不可能逃得了。但方昊天懷疑這個黑衣人跟襲擊顧東虎的那七人是一夥的,所以讓青乙去暗中追蹤,希望能找到對方的落腳點,進而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顧東虎突然說道:"真是奇怪,那人怎麼讓一幫實力低微的人來送死?"

方昊天也考慮過這個問題,說道:"可能是想確定你的傷如何。如果你連這些人都對付不了,傷勢自是很嚴重,估計那傢伙就會出手了。"

顧東虎一聽立馬就後悔剛才出手了,說道:"早知道沒這麼快殺人,先裝做傷很重的樣子,這樣那人就會出手,我們就可以將他拿下了。"

方昊天笑了笑,道:"現在這樣更好。"

顧東虎怔了怔,隨之笑了。

如果將對方拿下,有機會問出點什麼,但對方也有可能什麼也不說或是當場自絕,這樣反而斷了線索。

現在方昊天讓人去跟蹤,有更多的可能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至於方昊天派誰去,怎麼派的人,顧東虎並沒有問。 給你所有 只是覺得方昊天身為門主,估計自已的師門有一些高手暗中追隨,隨時聽命門主。

這時,百里筠查看死去的人後走回到顧東虎的身邊,疑惑問道:"這些人會是誰派來的?看樣子是針對虎伯你來的。但他們的實力這麼低,派來對付你不是送死嗎?"

"我也覺得奇怪。但我們也不需要多想,如果有人想對付我,這些人無功而返,可能還會派其他的人來,我們總會有機會知道的。"

顧東虎隨口說道。他並沒有透露已經有人去跟蹤幕後指使者的事,怕對方在附近還有人潛伏聽去了。

"以虎伯的實力,他們來多少死多少。"

百里筠對顧東虎明顯有著一種無敵的崇拜。

顧東虎笑了笑,然後向馬車走去,道:"都上車吧。"

百里筠自然不敢讓顧東虎給她夫妻趕車,趕緊說道:"你和這位小兄弟坐到車內,我和祝炎趕車就行。"

顧東虎看了方昊天一眼,見方昊天已經坐在車頭上時便上車坐到車夫的位置上,對百里筠說道:"你一個女子趕車成何體統,今天就讓虎伯給你們當一回車夫。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這萬萬不行。"祝炎趕緊說道:"我來趕車吧。 這個總裁要不要

顧東虎招了招手,語氣不容置疑道:"沒事,快上車,聽我的。"

"這……那好吧!哈哈,能讓虎伯當車夫的人,這天底下怕且只有小筠了,小筠一輩子都會覺得是榮耀。"

百里筠見顧東虎是絕不肯讓祝炎當車夫了,於是與丈夫笑著上車。

從百里筠的應對來看,此女定是一個擅長言談之人。

顧東虎等祝炎和百里筠上車后便是揚鞭:"駕!"

馬車飛奔,揚塵而去,只留下一地的屍體和腥味濃烈的血水。

等方昊天四人離開后,那幫人剛才逃生的人折了回來,一個個垂頭喪氣,苦著臉默然收屍。

……嗖嗖嗖!

一名黑衣人在山裡中不斷閃掠,不時的回頭張望或是查看四周,表現的很謹慎。

但不管這黑衣人如何小心,如何謹慎都沒有發現有一道影子如同鬼魅一般的跟在他的後面。

黑衣人一路奔掠,大約九十多里后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腳下停下來。

嗖嗖!

那座大山的林中有兩道人影飛射而出。

三人交談了一會後三人突然散開,查看四周的情況。

沒有什麼發現后三人再度匯合,然後一同入山。

三人離開后不久,青乙從一處隱秘的地方轉出來。

"幸好我反應快,不然的話還真的會被發現,這幫人真夠謹慎的。"

青乙盯著前方的大山,眼神猶豫。

青乙在想著要不要繼續跟進去查看。

他猶豫再三后還是打消了入山的念頭。

這座大山中肯定存在著一股勢力,所跟蹤的黑衣人應該就是這股勢力的人了。

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這股勢力很謹慎,很小心,在山中肯定還有一些布置,一旦有外人闖入極難瞞得過他們。

如果他冒然闖進去,雖說被發現他也有自信能全身而退,但如此一來定然會打草驚蛇壞了方昊天的事。

"這座大山這麼大,不需要特別記認都能再找到……"

青乙小心翼翼的退走。

直到確定不會引起山上之人察覺后青乙才轉身朝郡王城的方向飛奔而去。

青乙一個人趕路,速度比方昊天他們坐馬車還要快。

青乙看到馬車時,距離郡王城還有兩三里的路程。

現在青乙自然是不方便再進虛元神山珠,於是他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跟著馬車。

不到半個時辰,郡王城終於到了!

城門前,方昊天仰起了頭。 按理說陳霖沒有偷聽別人談話的嗜好,只因電話那端提起了蘇菲,所以原本想要掛斷電話的動作就那樣生硬地停了下來。

「你是說蘇菲那個賤人只傷到手,對嗎?」

「嗯……沒想到她反應倒是挺快,被她遮擋住了臉……否則定當讓他毀容……」

「照我說,你就該直接找幾個小混混把她給糟蹋了……我哥可是有著嚴重的潔癖……那個賤人……」東方婉兒的聲音突然變得很低,這邊的陳霖有些聽不見了。

陳霖只覺得心口猛地鈍痛了一下,蘇菲被潑硫酸了?

而且,聽這兩個女人的意思,她們還不會善罷甘休……等待蘇菲的興許是慘無人寰的滅頂之災。

短暫的怔愣后,陳霖像逃避似的掛了電話,轉身進了包間。

不難想象接下來的應酬,陳霖整個人的狀態看上去就跟丟了魂魄的行屍走肉一般,即便是喝著最烈的白酒也感受不到灼燒的辛辣感。

莫名想起前不久蘇菲在美國聚會的時候被人下了葯,之後還割腕自殺……按理說對於這樣的殘花敗柳,東方玉卿是不屑跟她繼續糾纏的,可他卻聽說東方玉卿已經在為蘇菲籌備婚禮。

前所未有的挫敗蔓延至陳霖的五臟六腑,說不清究竟是因為什麼,而讓他最終選擇對蘇菲接下來面臨的險境袖手旁觀。

秦海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子的場景。

兩個女孩子猶如一灘爛泥似的趴在酒吧的吧台上,一人一句地討論著什麼,然後另一個露出幸災樂禍的奸笑。

「東方婉兒,你醒醒!」秦海俯身在東方婉兒的耳邊大聲說著。

東方婉兒被嚇了一大跳,惱怒地懟回去:「是你啊?你有病吧……那麼大聲,想嚇死我!」

秦海不理東方婉兒,示意酒吧的服務員將白倩倩扶起來。不管怎麼說,他都不能扔下白倩倩這個女人不管。

他沒見過這樣子的東方婉兒,臉上泛著酒後的紅暈,眼睛微微眨著,媚態橫生,「婉兒,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沒有家了……我哥要娶那個狐狸精過門……他說過會照顧我一輩子,全都是騙人的。」東方婉兒情緒激動地甩開秦海的手。

興許是東方婉兒說話的嗓音有些大,引來了不少人的不滿與好奇的目光。

秦海頓時一臉無奈地看著撒潑耍賴的東方婉兒,然後將電話撥給了蕭景睿。

電話響了好久才接通,秦海開門見山地說道:「你表妹跟人喝醉了,不讓我送她回家,你什麼時候能來?」

「我過不去,你把電話給她,我跟她說。」

不等秦海開口說話,東方婉兒就一把搶過電話,噼里啪啦罵道:「蘇菲,你這個賤人,你怎麼不去死?我真該讓人潑你硫酸才對……」

秦海微愣后,趕緊搶過電話,吼道:「醉了就閉上嘴巴……我送你回家。」

「你幹嗎搶我電話?……蘇菲只是輕微燙傷,你瞎操個什麼心?」

東方婉兒對秦海怒目相向,想動手打秦海。只是眼前的一個人突然變成了兩個,手被夾著,腳是懸空的,整個人幾乎是被秦海拎著出去的。

自從發現東方婉兒的陰險后,秦海已經不把她當成心尖寵對待了,拎著她的動作也是粗魯不堪的。

見東方婉兒手舞足蹈地作妖,秦海忍不住反駁,「誰搶你電話了?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麼惡毒的女人,我他媽怎麼就瞎了眼看上你?」

東方婉兒本來就心思敏感,一聽這話,便不再鬧騰。

秦海見東方婉兒安靜下來,抓緊時間將她帶出酒吧,向停車場走去。

誰知沒走幾步,東方婉兒突然嚎啕大哭,且趁著秦海愣神的瞬間掙脫開他的束縛,直接蹲在地上。

「你們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喜歡我了,就說我惡毒……以前還稱讚我乖巧、可愛。你說……我哪裡不如蘇菲,是皮膚沒她白,腿沒她長,還是胸沒她好看……」

烏七八糟的話從東方婉兒的嘴巴里冒出來,簡直讓秦海瞠目結舌。

他之前沒少交過女朋友,但是絕大多數都是對他言聽計從的類型,從來沒有哪個女孩像東方婉兒這樣膽大妄為,還死不悔改的。

有那麼一瞬間,他都有些後悔搭理醉酒的東方婉兒。

可是轉念一想,畢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女孩兒,就算要放棄,也不至於看著她繼續墮—落下去。

余浩陽和秦瓊從酒吧包間里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

樓下的酒吧里人影憧憧,昏暗不明的燈光里,余浩陽一眼就看到白倩倩被酒吧的男服務員攙扶著。

秦瓊順著余浩陽的目光看過去,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可好心提醒你,那個女人最好別去招惹。」

余浩陽頭也沒回,也沒有出聲,直接邁步走下樓,這才漫不經心地開口:「多謝提醒,其實我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我還真不怕麻煩。」

眼睜睜地看著余浩陽大步流星地走近白倩倩,秦瓊不置可否地搖搖頭。

白倩倩的視線有些模糊,眼前的光影總是重疊交錯著。要不是她體力不支,她早就將身旁攙扶自己的服務員推開了。

突然,視線中出現一雙做工精良的黑色皮鞋,視線往上是筆挺的褲腿。

短暫的對視后,酒吧服務員接過余浩陽遞給他的一沓紅皮,然後就將白倩倩交給對方。

在酒吧這樣光怪陸離的地方,這樣的事情早已是司空見慣,所以酒吧服務員樂得有人幫他善後。

估計是聞到了熟悉的男人氣息,白倩倩微微眨了眨眼,笑著抬頭,「阿卿,我就知道你會扔下蘇菲那個賤人來找我的……可是親愛的,你怎麼換褲子了……你該不會在公司就迫不及待地上了她?」

「嘖嘖,她都傷成那副鬼樣子了,你還折騰她……她不要高興的太早,我遲早要讓她付出慘痛的代價。」白倩倩語無倫次地說著,絲毫沒有察覺到余浩陽在聽了這些話后徹底黑了臉。

蘇菲受傷了?

難怪給東方玉卿打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只見余浩陽嚴肅的臉頰上,不動聲色注視著白倩倩。 城門很有氣勢,壯觀恢宏。

之前方昊天遠看郡王城就覺得此城規模龐大,薪火城都是有所不如。

此時近距離看到,單是這高達百米的城門就讓人有一種壓迫感,讓人心凜,讓人生出渺小的感覺。

此時方昊天仰著頭,盯著城門之頂上,看上面"元武"這兩個大字。

這兩個字,跟元武門山門的"元武門"這三個字絕對是出自於同一個人之手。

顧東虎見方昊天看著上面出神,也是忍不住多看幾眼那兩個字。

車內的祝炎和百里筠雖不解為什麼會停下,但兩人並沒有出聲問,在裡面靜等著。

顧東虎說道:"這兩個字是出自陳徹之手。此人在很多年前天才橫溢,十七歲就到達元陽境九重,成為元武郡第一高手,十九歲成就天人。"

"厲害!"

方昊天凜然,看著"元武"兩個字,目光中自然就多了一份敬佩。

這樣的天才,說是絕世都已經難以形容,在離開元武郡后若不早早夭折,現在定然已經是整個洪武皇朝的不世強者。

"是啊,他真的很厲害。"

顧東虎也是由衷敬佩。

十七歲到達元陽境九重,十九歲成就天人,這絕對是元武郡眼前為止的第一超級天才,論對應的年齡成就,方昊天都是不如。

兩人停下馬車,竟然在談論兩個字,談論一個幾乎算是遠古存在的天才,車內的祝炎和百里筠都覺得顧東虎對這個徒弟真不錯,真有耐心,連這個都如此細心去解釋。

可是祝炎和百里筠卻不知道讓顧東虎將馬車停下是方昊天的意思。

只是顧東虎也只是以為方昊天是為了"元武"這兩個字而停,卻不知道方昊天停下來實際上也是在跟慢慢接近馬車的青乙交流,暗中交代一些事。

等方昊天交代完事情后青乙便超過了馬車,隨著入城的人進入了郡王城中。

等青乙入城後方昊天才讓顧東虎驅車入城。

做為元武郡權力象徵的第一大城,繁榮程度也絕非其他的城可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