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銘隨手扔給少女一個乾坤袋,「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她們,另外照顧她們的生活起居!」

少女神識一掃,看到里竟然有一千中品靈石。

「你們雇傭我兩個月?」

「有問題?」

「沒,沒問題!」少女十分的激動,急忙將乾坤袋收入她的納戒之中。

「帶我們去這裡的藥材市場,另外再找一個客棧,天色不早了,晚上好休息!」顧銘淡淡的開口。

「嗯!你們跟我來!」

有少女做嚮導,顧銘三人少走了許多的冤枉路,很快就來到了這裡的藥材市場。

「這個藥材市場,分為四層,下中上極四個等級的藥材全都有,只要你們出的起價,許多藥材都可以買到。但是你們千萬記住,在這裡千萬不能動手,否則就殺被當場斬殺!」

聽了少女的話,顧銘笑著說道:「這麼說這個藥材市場的背景很大呀!」

「不是很大,是非常的大!前天有一個化神後期的修士,自以為實力很強,在這裡強賣強買,當場就被藥材市場的老闆給斬殺了,只用了一招!」少女臉上浮現驚恐之色,不停的咽著口水,顯得很恐懼。

「哦?」

顧銘不由的驚訝了一下。

化神後期的修士,他也能一招斬殺,想來這個藥材市場的老闆應該是化神大圓滿,或者是合體期。

如果是合體期的話,那麼就是顧銘見到的第二個了,就是不知道他和趙家的老祖比起來,誰強誰弱了。

對付趙家老祖,顧銘要用上全力,才能一招將其制服,找時間要好好提升修為了。

「我的話,你們一定要記住。不過,只要進了這裡,你們也是最安全的,誰也不敢對你們出手。」

聽了少女的話,顧銘徹底無語了。

他可沒怕過誰,只要別招惹他,否則顧銘就會讓對方知道花兒為什麼別樣紅。

龍千兒和魔水芸兩女微微苦笑搖頭,但是卻沒說什麼。

畢竟她們是跟著顧銘的,只要顧銘沒有生命危險,她們兩人是不會出手的。

就算出手,也不會讓顧銘發現。

顧銘正準備再說點什麼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接著朝著一個攤位走了過去。

「老闆,這個怎麼賣?」顧銘指著一根赤鳳玉泉參問道。

龍千兒和魔水芸看到這根赤鳳玉泉參,也不由的張大了嘴。

因為這是煉製涅盤丹的主葯之一,沒想到在這裡竟然遇見了。

那個老闆看到顧銘的神色,就意識到這個自己不認識的東西恐怕不簡單。

思索了半天,輕聲說道:「一萬中品靈石。」

「你說什麼?這個破東西,你要一萬中品靈石?你怎麼不去搶呀!」

少女聽后,頓時直翻白眼。 「小丫頭,這是我的東西,我想賣多少就賣多少,不想買可以走人!」那個老闆一臉的傲氣,不屑的瞥了少女一眼。

「走就走!一根爛木頭,你要一萬中品靈石,我看你就是在搶!」

少女說著,拉著顧銘就走。

顧銘目光瞥了一眼老闆,輕聲說道:「恐怕你都不知道它是什麼吧?一萬太高了!」

「一萬,少一塊靈石都不行!」那個老闆閉上了眼睛,也不理會顧銘。

「好吧,一萬就一萬吧!」顧銘擺出一副極其肉疼的樣子。

那個老闆瞬間睜開了眼睛,面色異常激動。

他沒想到一個不知道名的東西,竟然賣出一萬中品靈石的高價。

「東西歸你了!」

那個老闆接過乾坤袋,掃了一眼靈石,將赤鳳玉泉參遞給了顧銘。

顧銘接過赤鳳玉泉參后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看到顧銘的樣子,老闆意識到自己賣虧了!

「你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嗎?」那個老闆問道。

顧銘抬頭瞥了老闆一眼,微笑的說道:「你給我五千中品靈石,我就告訴你!」

「你怎麼不去搶呀!」老闆尖聲大叫。

顧銘淡淡一笑,「那你要我一萬中品靈石時,怎麼不去搶呢?」

「不告訴就算了!」老闆可不傻到再掏出五千靈石出來。

顧銘微微一笑,將赤鳳玉泉參收入納戒之中后,轉身離開。

「一會小心一些,那個老闆一看就不是好人,財不可外露,你已經把自己給暴露了!」

走出不遠后,少女白了顧銘一眼,小聲提醒。

「沒事,他想搶我的話,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實力!」顧銘笑道。

「你真是無藥可救了!兩位姐姐,我看你們還是離他遠點吧,否則會被他連累的!」

見自己的勸解無效,少女把目光看向了龍千兒和魔水芸。

二人微微一笑,異口同聲的說道:「他會保護好我們的。」

「你們……」少女頓時無語,氣的直跺腳,「我真沒見過你們這樣的。算了,既然已經收了你們的錢,我白可欣這個護衛也要做到底。不過,你們要聽我的,這兩天就呆在這個藥材市場吧……」

「你不是我們的護衛嗎?難道你打不過他嗎?總呆在這裡幹什麼?」顧銘看向白可欣。

白可欣一怔,揚著頭否認的說道:「誰說我怕他了,我是不想再招惹麻煩。算了,不跟你說了,走吧,你們還想買什麼就買吧。」

顧銘看著白可欣的樣子,不由的笑了笑。

很快,第一層便轉完了,除了那顆赤鳳玉泉參外,顧銘再也沒有發現所需要的藥材。

於是四人來到了二層。

第二層比第一層要規範一些。

如果把第一層比喻起地攤的話,那麼第二層就是菜市場,整齊的床位擺著,一個接著一個。

這裡的老闆,個個都是藥材商,而且專門像是搞批發的一樣,各種藥材最少是五株打底。

顧銘慢慢的走著,左瞧右看。

忽然,剛剛走過的一家藥材店時,龍千兒突然停了下來,目光看向了一株藥材。

顧銘順著龍千兒的目光看去。

「丹陽藤!」顧銘眼中閃過驚喜。

丹陽藤是煉製六品丹藥丹陽丹的主葯,是一種治療神識重創的丹藥。

「你需要這個?」顧銘扭頭看向龍千兒。

「嗯!我需要它!」龍千兒說道。

「老闆,這株怎麼賣?」顧名指著丹陽藤問道,但是並沒有說出它的名字。

這家藥材店的老闆,是個個子很矮的中年人。

聞言,看向丹陽藤,微笑道:「這株丹陽藤兩千中品靈石!」

「我要了!」

顧銘隨手扔給老闆一個乾坤袋。

老闆查看了一下,點點頭,將丹陽藤遞給了顧銘,「它是你的了!」

顧銘剛把丹陽藤交給龍千兒,就聽到一個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請等一下!」

龍千兒瞬間將那株丹陽藤收了起來。

這時,一個少女朝著他們跑了過來。

少女看著龍千兒,輕聲說道:「你可不可以把丹陽藤轉讓給我?」

「不能!」龍千兒直接拒絕!

少女一怔,沒想到龍千兒竟然拒絕的如此乾脆,俏臉不由的尷尬的紅了起來。

少女長的很漂亮,可是這並不代表龍千兒會因為她漂亮,而把丹陽藤讓給她。

更何況,她比誰都反感顧銘身邊出現漂亮的女人。

就沖這個少女那張漂亮的臉蛋,龍千兒也不會讓給她。

「咦,你是林詩詩小姐?」白可欣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你是……」

林詩詩輕聲問道,她並不認識白可欣。

「我叫白可欣,是林家的外親子弟!」白可欣急忙恭敬的說道。

「原來你是外親子弟呀!」

林詩詩驚訝的看了白可欣一眼,目光不由的落在了顧銘三人身上。

在她看來,白可欣是外親子弟,那麼這幾個人想來也應該是了。

「那麼這幾位……」

「他們是我的僱主!」白可欣自然明白林詩詩的想法,急忙解釋。

「僱主?」林詩詩有些吃驚的看著白可欣。

她怎麼也沒想到外親子弟會到了這種地步。

「這位小姐,你看這樣行嗎?我願意付出雙倍的價錢來買你手中的丹陽藤,你看如何?」

林詩詩帶著懇求的目光看著龍千兒。

「不需要!丹陽藤對我也有用!」龍千兒再次拒絕道。

「小姐,我看你是給臉不要臉了!」

這時,一個錦衣青年走了過來。

「把嘴巴給我放乾淨一些。」

顧銘冰冷的看向這個錦衣青年,直接擋在了龍千兒身前。

「你說什麼?」雷威立即就怒了。

正當顧銘準備出手教訓雷威時,卻被白可欣一把給拽住了。

「這位是雷家的嫡孫雷威,這個藥材市場就是雷家的!」

「那又如何,難道說他們雷家在嗜血域是霸主嗎?」顧銘冷笑。

如果雷家真的是嗜血域的霸主,這裡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雷家的實力也僅僅能保住這個藥材市場罷了!

「哼,我們雷家雖然不是嗜血域的霸主,但是想讓你從這裡消失,還是能夠辦到的。」雷威冰冷的盯著顧銘,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他的聲音落下后,數道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後。 「真是狂妄!」顧銘冷笑,「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消失的!」

「你不相信嗎?」雷威不屑的問道。

顧銘手一翻,一顆六品丹藥出現在手中。

頓時那濃郁的葯香湧出,一時間整個大廳內的修士都看向了顧銘。

「這是幾品丹藥?」

「好濃的葯香,至少五品丹藥!」

「五品嗎?咱們嗜血域可是已經好像沒有出現過五品丹藥了!」

大廳內的修士們紛紛議論起來。

顧銘一聽,暗叫虧了,早知道拿五品丹藥好了。

不過,既然已經拿出來了,那就算了。

「諸位,你們已經看到了這是一顆丹藥,它是一顆六品丹藥!」

「什麼六品丹藥!?」

顧銘的話音一落,瞬間引起大廳內所有修士的驚呼。

「小兄弟,這顆丹藥你要賣嗎?」有人大聲問道。

「不賣,我可以送給你們。」說著,顧銘指向雷威,「前提是殺了這小子!」

瞬間全場嘩然!

誰也沒到顧銘會用一顆六品丹藥來買雷威的命。

雷威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