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馬小虎以前見過金梨,但是當時金梨又黑又小,現在金梨雖然還是小,也不算白,但是好歹長了些肉,看起來也是清秀的小姑娘了。

「你是大金的妹妹?」馬小虎打量著金梨。

「對,小虎哥,我叫金梨,以後你可以叫我梨子。」金梨聲音清脆悅耳,臉上又是一臉笑容。

馬小虎對她的印象非常好,索性說道:「我帶你去找他。」

金寶根半路上實在是走不動了,金梨又懶得背他,最後還是馬小虎抱著他去的城外。

「大金說要搞什麼糞場,一直在這邊忙。」馬小虎說道。

這邊蓋房的蓋房,圍院子的圍院子,人不少,每個人都在忙。

金梨在這些人裡面找金有根,但一時半會,她也沒找著。

金寶根也睜大了眼睛盯著來來去去的人,哪個是他大哥?

「大金!大金!」馬小虎高聲喊了起來。

這時,和人抬木頭的金有根吃力的抬起頭來,這才發現了金梨他們。

金有根讓人幫忙先把木頭抬走,他自己滿身灰塵,而且大汗淋漓,搞得他臉色黑一道白一道的,特別狼狽。

「小寶,你現在知道你大哥在外面幹什麼了吧?」金梨說道。

「……」金寶根獃獃的看著大哥過來。

「你們怎麼來了?」金有根掀起自己的衣服,隨便在臉上擦了一把。

「娘讓我帶小寶進城逛逛,所以我就帶小寶來看看你,小虎哥怕我找不到這兒,特意帶我過來的。」金梨說道。

「小寶,你跟小虎哥到旁邊去玩,我問大哥一點事情。」金梨把小寶托給馬小虎照看一下。

「大哥,你怎麼自己幹上了?」金梨不親眼看到,還真想不到金有根會自己出力幹活,乾的還是這種體力活,以前家裡讓他下地,他都死活不下地幹活。

「我以前覺得幾千兩銀子已經很多很多了,現在才知道,租個地方蓋個房子,眨眼就沒了!」再加上金梨說的那些,金有根都不敢想,還得往裡面搭多少銀子。

「你中飯吃了沒有?我這邊有點菜。」金梨提著油紙包說道。

「中午就吃了幾個窩窩頭。」金有根也不客氣,直接拆開了往嘴裡送,儘管已經冷了,他也吃的津津有味。

「我已經託人去打聽了,有沒有半死不活的花……再能找到幾盆就好了!」金有根啃著骨頭說話,也不耽誤他吃。

「這邊的活咱爹不也能幹嗎?」金梨打量周圍,也有不少跟金保田差不多大的男人在幹活。

「他?他連地都不好好種,他干這活?」金有根了解他爹,不是勤快人,不然家裡也不會這麼窮。

「他好歹也下地幹活,你以前可是連地都不下的,現在不也乾的好好的?」金梨笑道。

「我是為了我未來的師父!還有你都肯為了我搭進來這麼多銀子,我要還跟以前那樣,不也是忒對不起你了?」金有根吃的有些噎住了,使勁在自己胸口捶了幾下。

「你慢著點吃。」金梨埋怨道。

金有根使勁咽了下去,銀子怎麼算都不夠用,他只能摳摳搜搜過,以前他一個人吃飽,也不用管全家,吃喝還不錯。但現在身上有銀子了,他卻過的比以前還慘,身上有銀子卻不能亂花的感覺,實在是太難了,比沒銀子的時候還難。

「我這兒還有點錢你先拿著,銀子的事情我再想辦法。」金梨把早上賣黃瓜的錢都給了他。

「你別說你一百兩銀子,現在就剩下這麼多了?」金有根嗆了一下,頓時驚天動地的咳了起來。

「你就別管我了,管好你自己吧!」金梨瞪了他一眼,她花她自己的銀子,吃她自己的,管他什麼事!

倆人說好話,金梨就要帶金寶根回去了。

馬小虎被金有根拉壯丁留下幹活了。

「我看到你把好多錢給大哥了!」金寶根不高興的說道,吃的給了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把錢都給大哥?

「你沒看到大哥那麼可憐嗎?」金梨說道。

「……」金寶根不說話了,今天看到的大哥,跟他以為的大哥一點都不一樣。

「大哥在這邊幹活,又累又餓又臟,你親眼看到了吧?」金梨問他

「嗯……」金寶根滿臉糾結,以前大哥說他在外面特別威風,有很多小弟!

很多小弟的意思是很多人一起幹活抬木頭抬石頭的嗎?

「大哥給家裡的五兩銀子,也就是你的束脩錢,就是大哥天天抬木頭幹活賺來的。」金梨吹噓道。

「但這些錢給你讀書,還是不夠的,像你讀書要用到筆墨紙,這些東西都非常貴……所以你回家之後,要說服爹去大哥那邊幹活……」金梨緩緩的說道。 如今穎子只能在後頭干瞪著眼,因為在走幾步就脫離了陣法的加持buff。

「我們只需要逃走就行了,那對面這個陣法不跟個二傻子似的。」

有人笑著調侃道。

不得不說,如果沒有秦昊的話,他們還真一時半會拐不過彎來。

步伐逐漸加快。

已經知道了櫻花國的人就在身後,那麼接下來哪怕全速趕路也不成問題。

可就在眾人走了還沒有兩百米的時候。

突然一根箭矢劃過,筆直的朝向百忍襲去。

鐺!

剎那之間,秦昊果斷出手擋下了一擊。

「那群傢伙那麼快就趕上來了?!」

「不對,是另外一群人。」

秦昊皺著眉頭抬頭望去。

果然…

一群人,不對,恐怕有四五十個人,站在懸崖之上俯視著他們,其中還有一個身影無比熟悉。

「一丁!!!」

百忍難以置信的望著懸崖上,同時還驚訝道:「是虎頭幫的那群人。」

雖然他專註與任務,所以情報收集的繁多,虎頭幫在夢城之中也算是一個大公會,幾乎掌管了周圍三分之一的資源。

而如今一丁站在其中,其中的含義自然不用多說。

「靠,叛徒!」

「不會吧,那傢伙原來是虎頭幫的姦細。」

「我就說了那傢伙脾氣不怎麼樣,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跟我們做任務。」

「….」

隊伍中的眾人抱怨聲不斷響起。

而百忍這邊也已經接收到了一丁退出公會的提示,臉色異常難看。

剛出虎穴又入狼口。

這也算是他看走眼了,當初因為情況緊急所以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一丁是否有問題。

「喲,這不是哪個誰嘛。」

一丁俯視著秦昊,滿臉猙獰喝道:「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死字是怎麼寫,居然敢侮辱我!」

想也知道。

他的脾氣在夢城可謂人盡皆知的暴躁,怎麼可能會淡下心來,跟著一丁這群傢伙去好好做任務。

這顯然是有問題的。

「百忍,你的任務我就多謝了。」

此時,虎頭幫的會長『大虎』走了出來。

從一開始聽說百忍最近在搞一個大任務時,他就已經在著手安排了,恰好百忍又在招聘幾名實力玩家。

這簡直就如瞌睡中有人遞來枕頭,無比的舒坦。

「大虎,你這是什麼意思。」

百忍皺著眉頭喝道。

虎頭幫在夢城之中一向與他井水不犯河水,這一次居然為了一個任務徹底翻臉,那以後的日子顯然兩家不會太對頭。

「你啊,還是那麼死腦筋。」

聞言,大虎輕輕一笑,說道:「當初我找你合作,你自己非要拒絕,這怎麼能怪我呢,更何況….這次的任務材料聽說是金色品質的吧,你不會真的天真的以為,沒有人會心動?」

金色品質。

光靠著這四個字,就能讓全服的玩家為之瘋狂。

所以有那麼一出鬧劇顯然沒有任何意外,而且如果消息傳開的話,在這峽谷之中的恐怕就遠遠不止是櫻花國和虎頭幫。

怕是連散人玩家都會心生歹念摻和上一腳,萬一趁亂奪取到了那個金色品質的任務裝備,就徹底賺大發了。

「我記得可沒有告訴過一丁任務內容吧。」

百忍板著臉沉聲說道。

他做任務從來都是一個人去思考,哪怕是跟在他身旁多年的助手,都不會輕易知曉任務內容。

除非是普通的任務,還會分享出來。

但是這種不普通的任務根本不會說出來,但是….畢竟是一起行動,所見的事物都一樣。

「你還真是冥頑不靈啊。」

一丁冷笑道:「當初在拿到那半截太刀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送去太陽湖,我說的對吧?」

聞言。

百忍的臉色瞬間鐵青。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沒有跟第二個人說過,沒有想到一丁居然能夠從任務的過程猜測出來。

「他們在說啥啊,啥太陽湖?」

另外一邊,凡塵滿臉懵逼的問道。

「你管那麼多幹嘛,反正等會你看著打就行,唉…我就說這會是一件麻煩事。」

盈盈頭疼望著一直沉默的秦昊。

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不會那麼簡單,不然怎麼會讓櫻花國的玩家千里迢迢跑來他們的國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