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骨骼碎裂聲響起,江道明神色冰冷:“邪魔歪道,以人爲飼料,當殺!”

轟隆隆

腳下店鋪崩塌,掩埋裏面的一切,也掩埋了人體飼料。

“逃,逃!”

驚恐的逃命聲響起,一位位武者再無一絲戰意,奪命而逃。

五龍五象縱橫虛空,攜帶磅礴真氣,鎮壓而下。

轟隆

恐怖的氣浪,壓迫地面裂開,四周武者如同揹負山嶽一般,奔逃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

轟隆隆

龍象壓迫,真氣縱橫,一位位武者身軀炸裂,化作血霧,消散在天地間。

江元亮和江老三,饒是知道江道明的手段,此刻也感到心驚肉跳。

那對男女,已經伏地乾嘔,這手段太殘暴了,簡直就是個驚天魔頭。

“還不出來?”

江道明目光看向黑衣護法出現之地,沒有再出現動靜。

難不成,劉衡現在不在妖魔集市?

“住手!”

一聲驚喝響起,一名黑衣瘦削中年男子幾個起落,來到妖魔集市。

江道明雙眼一眯,男子身穿黑衣,上秀除殿三字,除魔殿!

“江水除魔殿?”江道明揹負雙手,冷漠地看着眼前人。

留着山羊鬍,面色憔悴,神色蒼白,眉宇間夾雜着疲憊。

瘦削中年拱手道:“江水除魔殿殿主,江長山,見過蕭嶽殿主。”

“我非蕭嶽。”江道明淡漠道:“我名,江道明,現任江城除魔殿殿主。”

“江道明?”江長山微微一怔。

江城除魔殿殿主,不應該是蕭嶽嗎?

這怎麼換成江道明瞭?

“蕭嶽自知無能,退位了。”江道明淡淡道。

殺殿主,自立爲主,這事說出來終歸不好聽。

江長山看了看四周,滿地殘屍,不由心頭一跳,道:“還請江城殿主移步,到除魔殿一談。”

“談?可以。”江道明漠然道:“待我肅清這些妖孽,定去除魔殿走一遭!”

“道明殿主!”江長山聲音拔高几分:“你不知道江水城情況,還請勿要衝動,再者,江水城乃是我管理之地,還輪不到你來管。”

“是嗎? 總裁輕輕親:丫頭,好久不見 抓了我的人,殺了我兄弟,就該本殿主管!”江道明強硬道。

“殿主,還是去看看吧。”江元亮出聲道。

“是啊,殿主,你們都是殿主,何必因爲一些妖孽而鬧僵。”那對男女也勸道。

江道明神色略微緩和,五龍五象迴歸體內,殺機平復下來:“也好,今日本殿主就給江水城殿主一個面子,饒你們這些孽障一次!”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江長山:“……”

饒?

這街道上,還有幾個活人?

放眼望去,熱鬧的妖魔集市,已經沒有活人站立,只有少數幾分,逃了出去。

店鋪內還藏有一些武者,沒有出來,但也不多。 在李逸晨的引領下,六人被帶入主位之上,與傅紫月打過一番招呼之後坐了下來。

「宗主吉時將近,你準備一下!」王至峰走到正在與六人交談的李逸晨身邊小聲地說道。

「諸位,失陪一下還請見諒!」李逸晨聞言,微微抱拳說道。

「李宗主請便!」此次前往原本就有求於李逸晨的眾人此時自然不敢拿捏身份,當即紛紛還禮道。

李逸晨緩緩地步入祭台,抱拳環禮道:「逍遙宗初來乍道,能在此開門立戶,全仰仗諸位同道抬愛,同時也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前來觀禮。」

說完之後李逸晨便靜靜地站在祭台之上,這是青雲大陸的規則,若是有哪方勢力或者有誰認為逍遙宗不具備在此地開門立戶的資格那麼現在就得提出來,否則一旦等到人家祭禮開始,那可就不能再提出異議了。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皆齊齊望向主位上的六大勢力與術師公會。

雖然逍遙宗底蘊不足,但就憑著如今這個變態護宗大陣,那也不是一般的勢力所能比擬,如今有能力提出異議的也就只有六大勢力及術師公會了。

可是那處於所有視線聚焦的七人此時皆是眼觀鼻,鼻觀心,明顯不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為難於逍遙宗,見著青雲大陸的七個巨無霸勢力都保持著這般的沉默,其他勢力縱然有些想法,此時也不敢表露出來。

青雲大陸輕不出戶的七大人物齊聚逍遙宗,此時沒有反對,那自然就是支持逍遙宗開門立戶,有了他們的支持,別說逍遙宗還有著強大的護宗大陣以及這位充滿著傳奇色彩的宗主,哪怕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宗門,此時也沒人敢站出來反對。

「既然大家沒有異議,那逍遙宗在此就謝過諸位了!」等了略一柱香的時間,依然沒有人站出來,李逸晨倒不覺得意外,抱拳之際笑道:「現在就請已經同意加入逍遙宗的各位散修同道出來吧,從今天起,你們就是逍遙宗的元老!」

此言一落下,無數的目光立刻向著散修那邊望去,畢竟逍遙宗這一次搞出如此巨大的聲勢廣招散修,大家也想看看究竟會是怎樣的收場。

一時間,數十散修紛紛走了出來,「參見宗主!」

既然選擇了加入逍遙宗,那麼他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何況對於他們來說,加入逍遙宗也不是什麼丟人之事。

七個窺天境初期,數十餘人皇境武者。

這就是願意加入逍遙宗的散修陣容,看著如此一幕,四周不少人臉上流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

這樣的實力,哪怕是青雲大陸的二流勢力也能招到,逍遙宗搞出如此大的動靜,卻只收到這麼些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有些丟臉。

「諸位免禮!」李逸晨拂了拂手又鼓勵一番后,令離天雄將他們帶入後院,做一些安排。

「看來大家還是對逍遙宗沒多大信心啊!」對於四周的各種眼神,李逸晨自然清楚無比,不由搖頭道:「不過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勉強了,不加入逍遙宗只能說我與諸位的機緣未至吧!」

「李宗主言重了,只是我們散漫慣了,怕受不得宗規的約束而已!」雖然不看好逍遙宗,但那些散修此時還是不願意得罪於逍遙宗。

「其實李宗主若是想我們加入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在條件方便需要再提高一些!」這時,又有一名散修開口道。

「條件,我想逍遙宗開出來的條件已經不低於各方勢力招攬諸位時所開的條件了吧,若是這樣的條件你還無法滿足,那逍遙宗也無能為力了。」李逸晨輕輕一笑。

為了快速補充逍遙宗的高端武力,李逸晨的確已經開出不弱於六大勢力招攬散修所開的條件,當然此時他也沒有生氣,畢竟這事就像是做生意一般,大家討價還價也是正常。

這名散修名叫王青山,乃是一名窺天境後期巔峰的強者,在散修界也頗有聲望,這次其實他也是看準了逍遙宗接手了碧雲天的部分家底,但又沒有足夠強大的武力,所以才在暗中聯絡諸多散修,甚至去說服一些原本打算加入逍遙宗的散修靜觀其變,目的就是坐地抬價。

否則逍遙宗如此大的動作也不可能才招攬到七名窺天境初期的武者。

「當然,我沒有否認李宗主的誠意,甚至我也承認逍遙宗開出的條件比起其他六大勢力也只強不弱!」王青山說道:「不過如今逍遙宗比起中州的一流勢力自然還是有些差距,所以我們若是加入逍遙宗,想要多一些保障也不是沒有道理,而且多得到資源我們的修為也會提升得更快,說到最後,那也同樣是提升了逍遙宗的實力,這是雙贏之事。」

「是嗎?那這位道友說說你還希望多一些什麼條件呢?」雖然這傢伙有些坐地起價的意思,但對於這樣的人,李逸晨還是微微有些欣賞,畢竟沒有野心的人也很難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高更遠。

「我這裡大約有三十多個兄弟,若是李宗主答應在原有的條件上窺天境後期者,每年多一萬上品靈石,窺天境中期者每年多七千上品靈石,窺天境初期者每年多五千上品靈石,那麼我保證大家絕對馬上加入逍遙宗,而且我相信在這樣的條件下,其他散修同道也會有不少人會心動。」王青山自信滿滿地說道。

在此之前他就已經做過推算,他相信如今的逍遙宗是不可能拒絕這樣的條件的,畢竟三十多個窺天境強者對於如今的逍遙宗來說有著至關重大的意義。

誰料王重山話音一落下,李逸晨臉色卻是一變,雙瞳帶著幾分寒意的凝視過來,「如此說來,逍遙宗這次招攬散修收效甚微,這位道友也是出力不少了?」

tw.95zongcai.com/zc/2182/ 「李宗主話可不能這麼說!」 首席老公,強勢愛! 雖然李逸晨只有人皇境的修為,但是在他的目光下,王青山心思仍然微微有些毛骨悚然,「招攬與接受,這本來就是利益的交換,我們也只不過是為了利益的最大化而抱團取暖而已,我相信以李宗主大人大量,一定不會介意吧?」

「這個自然不會介意,不過這位道友的行為已經觸及到逍遙宗的利益,所以逍遙宗無論招誰以後也不會招你!」李逸晨輕聲一喝道:「至於其他人,若是願意加入逍遙宗的,之前的條件不變,若是不願意的,那麼請隨意!」

原本以為會在形勢之下妥協的李逸晨突然表現出極大的強勢,王青山也是微微一愣,目光不由望向身側之人。

不過好在此時有幾個與之交好的散修正在安撫著其他人,使得那些原本對逍遙宗的條件有些意動的散修又穩定下來。

看著這一幕,王青山才安心了幾分,「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告辭了!」

被李逸晨當著眾人落了面子,王青山自覺留在此處也沒有意義,而且若是自己能一下子帶走那麼多散修,在他看來也是對李逸晨的一種回擊。

「李宗主……趙幻請求加入逍遙宗!」

「李宗主……湯龍請求加入逍遙宗!」

就在此時兩道風塵僕僕的人影飛快的趕了過來,瞬間擠出堵擁的散修群對著李逸晨行禮道。

趙幻、湯龍?他們怎麼會願意加入逍遙宗呢?

趙幻、湯龍兩人乃是窺天境後期巔峰的強者,而且皆不足千歲,能在背後沒有大勢力的支持下,這麼短的時間內修鍊到如今的地步,可見兩人的天賦非同一般,可以說沒有人懷疑他們能否能邁入洞天,唯一不確定的,估計只是他們能不能證道聖境而已。

為此當初包括碧雲天在內的七大勢力曾經多次比兩人接觸意欲招攬,所開出的條件可比剛才王青山要求的要高出許多,但皆是被兩人謝絕,可是如今兩人卻要加入逍遙宗?

而且看他們的模樣明顯是匆匆忙忙的趕來,彷彿還害怕逍遙宗不要他們一般。

「宗主,這兩位便是我之前和你提過的散修朋友,還請你給個面子把他們收了吧,至於招攬條件給不給都無所謂!」就在此時身為逍遙宗首席術師的李清海帶著幾分懇求地說道。

「不錯,只要李宗主願意將我們收入門牆,我們不需要任何條件!」趙幻和湯龍亦立刻齊聲回道。

收到李清海的傳訊,兩人便飛速的趕了過來,雖然李清海在傳訊中並沒有明確的告訴他們李逸晨有多變態,但以三人之間的交情,兩人還是看出李清海的傳訊中所隱含的信息。

就連李清海這樣的人物也甘願在逍遙宗做一百年的首席術師,而且術師公會居然也默認了這樣的行為,其實從這些兩人也能猜出,逍遙宗絕對不僅僅是表面看來依靠一個護宗大陣支撐這麼簡單。

「既然是李術尊的朋友,那我又怎麼會拒絕呢?至於招攬條件,那自然和逍遙之前宣布的一樣,我想兩位應該不會有什麼異議吧?」李逸晨當即點了點頭。

「參見宗主!」見李逸晨點頭,兩人立刻毫不猶豫的行起禮來。 看著這一幕,那些打算跟著王青山的散修不由停下了腳步。

趙幻和湯龍在散修界的名氣比起王青山可不知要高出多少,如今連兩人都肯加入逍遙宗,而且似乎還生怕逍遙宗不要他們一般,這樣的情況頓時令眾人疑惑不已。

當初七大勢力的招攬兩人都是婉言謝絕,如今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這是逍遙宗演的一場戲嗎?

這顯然不可能,青雲大陸的武者都十分看重門派宗承,哪怕今天趙幻和湯龍是為了配合逍遙宗演一場戲,那麼將來他們的身上也同樣已經打上逍遙宗的標籤,除非他們願意成為背上世人所唾棄背叛師門的罪名,否則他們這一世都只能是逍遙宗的人。

難道逍遙宗有什麼大家所不知道的秘密。

散修,能在青雲大陸這樣的環境下生存下來,並且成長到窺天境的地步,哪一個不是心思慎密之輩,此時不由一個個眼珠轉動起來。

「李宗主,我願意加入逍遙宗,還請收留!」

「李宗主,我也願意加入!」

其實逍遙宗開出來的條件也算優厚,若非王青山當初橫插一腳,這些人本來已經加入逍遙宗,如今看著李逸晨那堅決的態度,便知想要坐地起價只怕有些困難,而連趙幻和湯龍這散修界中的兩位大人物都已經加入逍遙宗,他們又哪裡還坐得住。

而且大家更明白一個道理。

若是他們加入其他六大勢力,憑著他們的實力自然可以受到一些優待,但絕對不會被太過重視,而如今的逍遙宗缺乏像他們這樣的高端武力,一旦加入逍遙宗他們必將受到重用,這也是大多散修願意選擇逍遙宗的原因。

原本就有些猶豫的散修看著有人帶頭,頓時更是不少人站了出來,紛紛表示願意加入逍遙宗,眨眼之間便又多出二三十個窺天境的強者。

當然也有一些不願意被約束自由的散修繼續堅持著自身的信念,還有那些王青山的死黨,此時也做不出加入逍遙宗的舉動。

「多謝各位看得起我逍遙宗,凡是願意加入的都到離長老那裡統計審核一下,若是沒什麼問題,都可以加入。」李逸晨抱了抱拳說道。

雖然逍遙宗如今缺乏一些高端武力,李逸晨也不是任何人都願意招攬,這段時間藉助術師公會和瓊花宗的力量將中州大部分散修的資料早已收集起來,讓離天雄細細閱讀。

如此一來,若是有誰的背景不夠乾淨,或者品格有問題,那麼無論實力再高自然也不可能被逍遙宗所招攬,而這方面則是由曾經作為散修的離天雄來選擇。

李逸晨此言一出,那些散修便紛紛向著離天雄的方向走去。

「宗主,吉時已到!」就在此時,王至峰走過來開口說道。

「開始吧!」李逸晨點了點頭。

「逍遙宗開門立戶大典開始,祭天!」隨著一聲清脆的吟唱,六大勢力以及術師公會的首腦此時也紛紛從位置上站立起來。

而逍遙宗的一眾弟子更是紛紛跪拜下去,李逸晨緩緩走入祭台中央,點上一柱香,雙手舉於頭頂身體微微下俯,此時之前唱禮的那名弟子立刻朗聲道:「逍遙宗創造於青雲歷49856年,后因宗門逢劫,遷至中州,今日在此開門立戶……」

揚揚洒洒足足說了半刻鐘的時間,李逸晨才將手中的檀香插在祭台的香爐之上,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各種儀式。

雖然對於這樣的儀式李逸晨根本不屑一顧,但李逸晨還是把這些過場一一走完,如此一來,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逍遙宗的開門立戶大典才算完成。

也就是說從此刻起,逍遙宗就成為中州乃至整個青雲大陸所承認的一大勢力,而那些在逍遙宗大劫中僥倖生還的人們,看著這樣的場景,一個個神情也是激動無比,甚至不少人臉頰有淚痕劃過。

「多謝諸位前來觀禮,逍遙宗在大殿備下薄酒,還請諸位移步前往。」儀式完成,李逸晨也就帶著眾人向著逍遙大殿走去。

如今的逍遙大殿早已不是當初的逍遙宗所能比擬,擺上百餘桌酒席依然絲毫不顯擁擠,逍遙宗一眾弟子以及前來觀禮之人皆紛紛入席。

不過主席之上,自然是六大勢力的首腦,以及術師公會的唐會長,同時王至峰也在一旁陪同。

「我們這一席才九人,還空著一個位置,不知李宗主覺得讓誰過來合適一些呢?」剛一坐下,萬青教教主蘇光龍便有些不懷好意地說道。

這個時候無論李逸晨叫誰過來,那顯然都會得罪其他人,畢竟能入主席那自然代表著高人一等的身份。

而如今蘇光龍說出這番話幾乎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了李逸晨的身上,甚至有幾個聲望略高的勢力此時皆滿懷期待的望著李逸晨。

畢竟能和六大勢力的首腦以及術師公會的會長同桌同飲,這絕對是身份的一種象徵。

「蘇教主不說我倒忘了,今日正值本宗一位太上長老出關,所以這個位置是專門為他老人家留的。」李逸晨輕輕一笑,招來一個弟子交待兩句之後那弟子便退了下去。

「太上長老?」蘇光龍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以這樣的手段來化解自己的陷阱,當即笑道:「逍遙宗如今招攬的散修都是窺天境起步,想必這位太上長老至少應該也是洞天老祖級的強者吧?」

「一會太上長老出來蘇教主不就知道了嗎?」李逸晨淡淡一笑道。

「這倒也是,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蘇光龍微微一笑說道。

「太上長老到!」就在此時一聲輕喝傳來,一個看上去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從後堂走了出來。

逍遙宗眾人皆是一愣,顯然大家對於位憑空出來的太上長老也充滿著疑問。

「參見太上長老!」不過好在王至峰反應夠快,雖然他不知道眼前之人從何而來,但他卻發現來者在自己的探視下如同一個不曾修鍊過的人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