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高大男人二話不說,更是直接出手,千星感覺到渾厚的壓力撲面而來。

就在他準備躲閃的時候,一側土埂變幻,剎那化作一道巨大刀刃,生生破去對面男人的攻勢。

「戰熊,人家看不上你靈寶閣這個商人起家的市儈勢力,你們還強人所難不成,這可不是做買賣,這是招人。」嗤笑傳來,又一群人從塵土後面緩步走出。

「塗山虎!」高大男人戰熊冷哼,卻也無懼。

塗山虎根本沒有理會靈寶閣的人,笑吟吟看向千星,「兄弟,我們是塗山氏,堪比古老十大的存在,我家少爺舉世無雙,將來定能成祖成聖,他們家的那人差不多,做我們少爺戰衛如何?你運氣好,這是一個追隨未來聖者的機會,你的家族都會榮光的。當然了,也是要考驗的,即便通不過,一樣可能拜入塗山氏。」

****** 千星滿頭的黑線,尼瑪的,一個個看誰驕縱,好像做個奴才都很爽,多麼高不可攀,而這些傢伙也都是奴才而已。

一個個爭著讓他去做奴才的?千星鬧心。

「只要你點頭,這些傢伙我們幫你收拾。」塗山虎笑到,有些妖異。

「就憑你們?」戰熊帶著靈寶閣的隊伍也紛紛冷哼。

「小子,啞巴了,說句話啊。」塗山虎見還沒有回應,面子掛不住,有些不耐煩了。

「哈哈哈,塗山虎,這小子傲氣還沒打磨掉呢,想讓他同意,你做夢呢。」戰熊嗤笑,「小子,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我靈寶閣是天下最富有的勢力,一些十大都未必有我們資源多,你想清楚了,一步登天,還是去死。」

「要不你們先打一場,誰厲害我跟誰?」千星忍住噁心,笑著建議。

戰熊和塗山虎的臉色都陰沉下去。

「你不想活了。」

「操,你們兩個傻逼,真以為自己是什麼玩意,去你大爺,腦殘。」千星破口大罵,兩人一愣一愣的,他們雖然是屬下,也地位很高,一時間竟沒反應過來,不可置信。

千星發泄一通,這些傢伙還真被他大義凜然的氣勢震住,罵一聲白痴,趁機便走。

「啊……給我殺了他。」

「你死定了。」兩個人反應不同,都是滿含殺機,狂怒追去。

轟!霸道的交手,領頭的至少是八重天,千星心中叫苦,壓力撲面而來,餘波都讓他氣血翻湧。

他也太倒霉了,之前蝶舞還有袁爺爺在,這些傢伙怎麼沒找來,他們才剛走沒多久,這些傢伙就囂張尋來,一個個風塵僕僕,看樣子還找了很久。

蝶舞他們若在,袁爺爺一巴掌都能全拍趴下吧。

塵土在翻湧,化作巨刃追擊攔截,戰熊霸道揮拳,打出狂暴的拳印,碾壓前面,千星翻退,大口吐血,鑽地上天都被攔下,不是神通差,對方境界太高。

「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誰也救不了你。」戰熊說道。

「本來我也必殺你,不過這大塊頭說誰也救不了你,只要你給我跪下請罪,我偏偏能救你。」塗山虎冷笑。

千星藉助翻出的速度快速遠去,一群人在後面猛追,兩個領頭的傢伙境界更高,速度都不差什麼,身後還有攻擊緊隨。

情急之下,千星視野覆蓋方圓,尋找機會,忽然眼神亮起來。

「塗山氏,靈寶閣,幾個狗奴才而已,你們才是找死。」千星邊逃邊喊,直衝一側方向,「還想收我為戰衛,為你們白痴少爺護道,什麼玩意,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姐是誰嗎,我姐馬上過來,你們全部得死,還得被誅滅九族,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一群白痴,有些事情不是你們能得罪的,現在後悔都晚。」千星喊道。

「今日你必死無疑,你的家族都得覆滅。」戰熊冷著臉說道。

「本想饒你一命,你沒機會了。」塗山虎也徹底怒了。

他們的人也是罵罵咧咧,瘋狂追去,他們背後就是最大的勢力,到哪裡都莫敢不從,除了十大級別,誰敢這麼說,就是十大一般也不敢隨便和他們開戰。

「哈哈,無知奴才。」千星大笑遠去,拼著受傷暫且擺脫轟擊,一溜煙沖向遠方山頭後面,「姐姐救我,殺光這些狗奴才。」

千星是回頭沖著後面喊的,前面被他氣勢阻隔,什麼都沒有傳出,後面兩群人狂怒,並沒有任何察覺。

接著他們也追殺過山頭,強橫餘波把山頭都衝擊的破碎凌亂。

山頭後面,千星不見了,他們看到一個黑衣女子曼妙走來,方向正是他們追擊的方向,女子抬頭看向他們,沒有任何懼色。

「殺了她。」一群人含怒殺來,迎面碰到千星說的姐姐,狂暴出手,攻勢鋪天蓋地落下。

黑衣女子俏臉閃過怒色,身後骨翼,手中骨劍同時出現,一劍掃出,劍光伴隨著魔音浮蕩,無數攻擊全部都被齊齊切斷,同時斷開的還有一群高手,一個個驚懼不信,空中便分成兩段。

戰熊和塗山虎倒是沒死,也是都受傷,尤其是戰熊,手臂都被一劍斬斷,女子再動,骨翼一振,虛空魔音攝魂,接著便到塗山虎身側。

「你……住手,我是塗山氏……」他話還沒落,腦袋便飛了出去,一招都沒接住。

戰熊還有其餘追的慢沒死的人全嚇住,轉頭轟逃,女子看了一眼,振翼追去。

遠處的某處角落,千星看的是汗毛倒豎,這個魔女竟然這麼猛?黑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靈魔藍曦。

上次她是留手了?應該也不是,上次藍曦受傷很重,還想活捉他,這次看樣子傷勢已經恢復,這娘們出手就是很狠。

他在進步,這女人估計也一樣。

無故對付我,這次還你一次,千星沒有任何負擔,哪怕靈魔一族,對面這兩個勢力同樣也不好惹。

不過一個天驕,幾個奴才,還真不是一個層次的。

遠處又有交手聲傳出,戰熊在怒吼,很快又停歇,之前還驕橫無比的一群人,高階虛天,藍曦瞬息全部滅掉,誰的面子也不給。

千星趕緊遠走,他大爺的,這女人太猛了,太狠了。

他是逃跑的時候,草木視野內忽然看到藍曦的身影,這個魔女剛從一座城中出來,他便把敵人全引過去,反正這些人他都不爽。

還以為有一場精彩交手,竟然這麼結束。

藍曦滅掉那些人之後,冷眼掃視周圍,她總感覺哪裡不對,不過這些人一上來就下殺手,她也不客氣。

千星悄然離開,等走遠后,更是加快速度,跑到兩萬裡外才停下,掩飾氣息,進入鎮子休息。

他喜歡這樣的小鎮,安逸事情又少,大陸到處都是,最不容易追尋。

想想還是不爽,上次說是和尚師兄,這次又說魔女是姐姐,真他爺爺的,這都叫什麼事,曾經他也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現在到處跑路,千星嘀咕。

看向房間內的鏡子,昏迷的幾年他猶如經過時空回溯,比沒昏迷前看著還年輕,血脈根骨都年輕,充滿活力,顯得破稚嫩。

這就是之前混亂中很多人都想襲擊他的原因之一,他看著年輕,魔女也叫他小男人,剛剛說姐姐,他還特意用生死真力模擬一些魔族手段,那些人碰到藍曦,還真深信不疑。

真是每次佔了便宜,都覺得不夠爽。

那小娘皮實力也真是猛,他得努力修鍊,早日趕上去。

千星在客棧小院內修鍊起來,趕上大事件,不論是心得,還是資源,他都收穫很大,慢慢消化。

次日千星遠走,走過一個個城市。

晚上,再次進入一個普通城市落腳。

傍晚時分,千星練拳完畢,坐在小院前吹著小風,有人來了,轉眼已到院外。

還不是一個。

這群人的層次其實還沒有戰熊他們的隊伍高,普遍是四重天五重天六重天,領頭是一個高階虛天帶隊,千星估計應該是七重天,但他們人數更多。

千星就納悶了,剛來是碰到大事,他遭遇太多,這都過去了,他還走這麼遠,怎麼又找上他?還不能消停了。

「年輕人,不要緊張,我們是地煞宮的。」來人笑著說道。

****** 千星臉色一變,尼瑪的,不緊張才怪,他都有逃跑的衝動。

之前的事情應該不會查到他啊,古聖遺迹那邊那麼混亂,各方亂殺的,他也在儘快離開嶺州地盤。

還有這些人來者不善,但也不像是苦大仇深的樣子。

很快的,千星臉色精彩起來。

「聽聞嶺州出現了一個奇才,輾轉大鬧斷雲宗還有韓家,作為嶺州主人,我們特意過來看看。」領頭老者周同說道。

「你是千星吧?」周同淡淡一笑,「你應該知道我地煞宮威名,我地煞宮乃嶺州主人,統領方圓三千萬里,傳承幾萬年,高手無數,神通資源多不勝數,更有天下至強法決地煞七十二變,各方莫敢不從,註定揚名天下。」

「地煞七十二變?」千星輕呼。

「沒錯。」周同很滿意千星的反應,「老夫便直說了,我地煞宮情報遍天下,前些日子你在斷雲宗還有韓家的戰績都已知曉,年紀輕輕便又此等實力,堪稱奇才,而我們得知你還沒有門派庇護,我地煞宮廣納天下英傑,你有資格進入,本來在嶺州如你這般亂來,該有大罪,只要你加入,都可赦免,從此也沒人再敢隨便招惹你。」

「我們正好路過,知曉你在此,是來邀請你入地煞宮的,到了門中只要表現優異,修鍊資源各種功法應有盡有,將來若貢獻足夠,還會被賜予地煞七十二變神通,這可是很多人都夢寐以求而不得的。」周同傲然說著,語氣充滿優越,恩威並施。

「小子,你走運了。」周同旁邊的一人倨傲說道。

「還不跪下拜謝周長老,哪怕你入門,周長老也是內門長老,長老可是親自連夜來見你的。」後面又有人說道。

千星摸了摸鼻子,思緒快速浮動,感情這些傢伙根本不知道他在古聖遺迹那邊做的事,還敢說情報遍天下?一個個鼻孔朝天的嘴臉他就很不爽,不過地煞七十二變這個名字還是讓他有些期待的。

「小子,發生么呆?」有人不滿。

「呃,那個……我能問一下,若是不小心殺了同門,會怎麼樣?」千星乾笑看過去。

「自然是重罪,天下哪家都是如此,背叛師門,格殺勿論。」周同怔一下,沉著臉說道,耐心也漸漸用光,有些不喜。

在他看來,千星得知他親自邀請,應該欣喜若狂,連連拜謝才是,而不是問東問西,當他們地煞宮是什麼地方,能讓你來都是恩賜。

「小子,你什麼意思。」有人哼道。

「年輕人,你覺得如何?」周同擺手,盯著千星問道。

「多謝好意,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暫且不想加入任何實力。」千星隨口說道,剛剛想過無數可能,肯定不能去,早晚會被查出,絕對是羊入虎口,尤其他記得高永口口聲聲說過他爺爺在地煞宮如何厲害。

「無知小子,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來邀請你是我們正巧路過,給你臉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有人已經露出殺機。

「怎麼,收弟子還強來不成?」千星膩歪,毫無好感,從剛來這些傢伙的驕傲嘴臉就看出。他的實力已經是五重天,比在場的很多都絲毫不差,他隨時都能進步,這些傢伙不知多少年到這個地步,不知多久都沒進步過,哪來的優越。

真是和之前高永那些人一路貨色。

周同臉色徹底陰冷下去。

「哈哈,地煞宮還是這麼霸道。」忽然一聲大笑從夜空傳來。

千星正準備動手,或離去,或先穩住,很多都沒決定,感應到來人,便停下了。

「麒麟堂!」周同一群人冷冷看去,「好大的膽子,竟敢來我地煞宮撒野,你們不想回去了。」

「說的我麒麟堂怕你地煞宮似的?看你們囂張,老子就是不爽來破壞,怎麼地。」來人嗤笑,人未至攻勢已經落下,虛空幻化麒麟咆哮。

「找死。」周同一聲怒喝,口中竟然吐出刀影,呼嘯斬出,虛空顫抖。

天空麒麟轉向,並沒有交錯碰撞,然後便殺了下去。

「尼瑪的。」千星臉黑,麒麟堂的人霸道殺招襲來,他還真以為是看不慣地煞宮霸道呢,哪知根本就是虛晃一下,目標是他。

狂暴的攻擊轟下,四面都有,千星反擊,連續翻退。

「你們敢!」周同怒不可遏,雖然他也不喜歡千星,但也不容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搞事。

「哈哈,嶺州出現巔峰奇才,本想來帶走的,既然我們麒麟堂得不到,你們地煞宮也別要了,殺了一了百了。」天空中大笑聲肆意,又是連續霸道攻擊,麒麟大吼,很快便逃走。

他們很自信,看到千星翻湧在殺招中吐血,又連續轟殺,認為已經滅掉,出手的那個也是七重天。

千星趁亂地行遠走,這兩家王八蛋,難怪都只能一州稱霸,在整個大陸上不得檯面。

然而即便這樣,目前對他來說還是很強,巨無霸的存在,統領方圓幾千萬里,傳承幾萬年,高手肯定很多,他還真惹不起。

他看過資料知曉,麒麟堂是臨近一州的霸主。

「人呢?」有人含怒追殺麒麟堂,不過那些人身法很快,人數又少,還早有準備,很快逃沒影,這畢竟是地煞宮領地,他們不敢留下糾纏。

有人掃視戰場,千星不在了。

「難道被殺了?讓他走他不走,自找的。」有人嗤笑。

「不對,可能逃了。」有人又說道。

沒多久周同也回來,他親自帶隊追殺,沒追上返回。

「受傷逃了,追。」周同沉聲說道,「要麼帶入地煞宮,要麼殺了,這等資質年輕人不能為我們所用,也不能便宜別家。」

千星草木視野聽到,很想罵人。

他還真是多想了,以為地煞宮不知道他殺的高永等就沒事,哪知霸道人的心思他不懂,不需要那麼多理由。

「我們不是要去查探處理誰殺了高永他們嗎?」一人說道。

「這個小子又能耽擱我們多少時間?先解決他。」有人倨傲道。

「我看根本就是麒麟堂做的,他們總想殺我們的潛力弟子。」有人哼道。

「放心,我已經傳信給五長老,他親自去截殺剛剛那些人,我們先去解決那小子,沒人能冒犯我地煞宮。」周同說道。

千星心中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冒犯你個羊駝,我只是不願加入你們,就成大不敬了。

「原來這些人追查那件事的。」千星嘀咕,還是趕緊走的好,上次正好碰到藍曦,戰場很多都沒有抹去痕迹,還是很容易查到他的。

「嘶。」千星觸動傷口,剛剛的傷,地煞宮,麒麟堂,爺爺的。

千星一口氣走了很遠,進入一個破廟療傷,夜半時分,千星驚醒,有人竟然追來了,現在就在附近徘徊,很快便能找來。

不得不說,這是嶺州地煞宮地盤,地煞宮的情報果真有獨特之處。

****** 這是一個小隊,他們分開追擊了,六重天帶隊,其餘三個五重,五個四重。

千星眼神微眯,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流星槍在手,倏然消失破廟內。

「在這邊嗎?」黑暗中,有人不耐煩道。

豪門甜寵:嬌妻哪裡逃 「要我說直接殺了,這小子一看就腦後有反骨。」

「那就殺。」領頭的六重天哼道,「根據氣息追尋,就在附近,我們分開找,我自己去一邊,你們一起走另一邊,一旦發現,馬上發信號。」

「放心吧,老大。」一群人很自信。

Leave a Comment